第51章 被人当猴耍了

2021-08-18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51章 被人当猴耍了
  火金真人曾言芙蓉心脉受损,但并非受内伤所致,原来是中毒。

  常笑云扭头看向岳谷真人,眸光咄咄逼人!

  为了避嫌,特意站远了一些的岳谷真人面色一沉,高声唤道:“火金真人。”

  身着火焰术袍的火金真人,好似从天而降的一团火焰,他又伸出胡萝卜一般的手,搭在芙蓉纤细雪白的皓腕上。

  “常天师猜想的没错,令徒中了一种奇毒,可惜老夫暂时也未能诊出是何种毒物。”

  “师父我”

  刚一开口的芙蓉剧烈的咳嗽起来,常笑云急忙让她不要说话。

  “是情花种子。”

  梁君语气哀伤,告诉常笑云,芙蓉之前被地仙木客掳走,对方威胁她若肯服食情花种子,便放她回去。

  情花种子是十分罕见的毒物,火金真人与岳谷真人几位见多识广者,对这种毒物有些许了解。

  情花毒平时并不会有任何征兆,然则一旦动情就会发作,如万箭穿心,生不如死!

  “那该死的地仙,这是要让小蓉蓉断情绝爱啊!他好歹毒的心!”

  地仙木客想要了断芙蓉对于尘世的眷恋,一心修行,用了十分阴险恶毒的一招。

  当时痛快服下情花种子的芙蓉,完全不晓得,她将遭遇何种磨难。

  心疼芙蓉可怜的仙娥,一把扯住火金真人的袍袖,恳求他一定要帮芙蓉解毒。

  火金真人甚是无奈的摇头道:“据吾所知,此毒无解。”

  仙娥的手,无力的从火金真人绣袍上滑落,看着嘴角挂血,容颜惨白的芙蓉。

  “我可怜的小蓉蓉,这该如何是好?”

  天师府与天一仙门的人,全都陷入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浑身冷如冰,只有心脏似火烧的芙蓉,仰头朝常笑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师父,不用担心,我真的没有关系。”

  芙蓉努力安慰人的样子令人心疼,常笑云伸手抚摸她的头顶:“没事儿,师父一定会想到法子帮你解毒。”

  “嗯,我相信师父。”

  “芙蓉师妹你放心,师兄也一定会想法子帮你解毒。”

  眼眶泛红的姜沫也郑重其事的向芙蓉保证,芙蓉也笑着朝其用力点头:“嗯。我相信师兄。”

  天师府师徒情深,师兄弟十分友爱,好生令人羡慕。

  岳谷真人却眼神诡异的扫视着常笑云与芙蓉二人。

  情花之毒,只有动情时才会发作。

  当时这个叫做芙蓉小丫头情毒发作之时,待在她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的师父常笑云。

  徒弟对自己师父动了情,这可真是百年难见的仙门丑闻。

  此事儿若是传扬出去,不知天师府以后还有何脸面立足于江湖之上!
  诸葛神宗的大司马更是直接在心中叫嚣,好你个常笑云,平日里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正派模样,没想到,竟和自己的弟子有了首尾,真是不知羞耻。

  因自己弟子余富受伤,觉得丢了颜面的大司马十分憋闷,欲借此事儿发难,还未待他开口,仙娥已上前一步,一把扯住芙蓉:“走,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里,我一定替小蓉蓉寻到解毒之法。”

  “慢着。恶妖杀人饮血之事儿还未调查清楚,她不能离开。”

  岳谷真人与芫华真人齐刷刷挡在仙娥面前,仙娥鄙夷的瞥了二人一眼。

  “已经过去近半月的时间,岱宗山还未查出个子午寅卯来,我看你们根本无心查案,只想诬陷小蓉蓉。”

  仙娥喷了芙蓉一脸的口水,但凡她一开口,定要将事情闹大,芙蓉急忙让她不要激动。

  “我真的没有杀过人,若是岳掌令不信,可请那位指认我的仙友出来与我当面对质。”

  余富的腿伤已经养好,这段儿时间,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那晚的情景。

  他可以确定,那女妖穿着和芙蓉一样桃粉色的天师袍,身高体型也与芙蓉一般,但是具体容貌却有些不好说。

  深更半夜,山上雾气昭昭,余富又色迷心窍的忙着脱裤子,根本没仔细端详那女妖模样。

  芙蓉害大司马输了银子又丢了脸,大司马便让余富一口咬死芙蓉,岱宗山也是被蒙在鼓中。

  心脏还隐隐作痛的芙蓉有些气虚,她深吸了一口气儿,直视余富:“师兄那夜可看得真切,袭击你的人便是我?”

  余富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大司马,见师父表情严肃,便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看得可真切儿?”

  “真切儿。”

  “那我问你。当时我穿着的衣裳、发型,是否与现在相同?”

  余富快速的上下扫了一眼芙蓉,再次用力点头:“没错。”

  “可我身上的衣裳是今日新换的,发型也与昨日不同。”

  “天黑又身处险境,哪里能看得那么仔细!”

  大司马替余富搪塞过去,芙蓉嘿嘿一笑:“刚刚余富师兄可是说他看得十分真切儿?”

  被噎的大司马正欲再开口,芙蓉转身一把牵起小梅子的手,走到余富面前。

  “现在天光大亮,余富师兄好好看看,我与小梅子身上的衣服有何不同?”

  身高体型与芙蓉相近的小梅子,身上也穿了一件儿桃粉色天师袍,二人并肩而立,好似两个桃花精灵。

  余富平时就是一个马大哈,在他眼中,二人身上的衣裳完全一模一样,根本看不出有何不同。

  眼见自己徒弟余富好似个睁眼瞎般看了半天,支支吾吾屁都没能放出一个,大司马把自己的额角都快捏青了。

  满头大汗的余富,像是色狼一般盯着小梅子的胸前,仙娥狠狠一巴掌拍在余富的后脑勺,骂他个色胚竟敢当众耍流氓。

  “不、不、不,不是。我是看她胸”

  感觉自己一张老脸都丢光了的大司马,一巴掌抽在不成器的徒弟脑袋上,一把揪住余富的耳朵,上前指点芙蓉与小梅子身上的衣服吼道:“你是不是瞎,是不是瞎。明明衣领款式,腰带绣花,还有衣服颜色皆不相同,你怎么就看不出来?”

  仙娥嗤笑:“大司马,令徒这般有眼无珠还敢冤枉好人,也不知像谁?”

  像他奶娘腿儿!

  虽然余富让自己丢尽了脸,但大司马还得替他把场子圆回来,再次拿天黑看不真切说事儿。

  “既然看不真切,余富师兄为何一口咬定就是我?”

  芙蓉抓住大司马的话柄,大司马被噎了一下,一时未想到如何答复。

  岳谷真人终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眸光扫视大司马与余富,发现二人全都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恍然大悟,知晓自己被人当枪使了。

  这下子,该如何下台收场?
  不能承认岱宗山识人不清,犯了错误。

  此时,装聋作哑乃是最佳对策!
  “岳谷真人,我们小蓉蓉宽宏大度,你们冤枉她的账我们不予计较。现在我们要下山,你若是还敢拦着,就休怪吾翻脸无情!”

  仙娥说着,笑呵呵的上前挽住芙蓉的手臂,正欲离去,却被提着剑的殷志平挡住去路。

  “芙蓉师妹,咱们的比试还未结束,你不能走。”

  芙蓉拼死拼活的参加天师大会比试,乃是为了赢丹药,救师父。

  现在她师父活蹦乱跳的就站在她面前,她便没了比试的理由,除非皮子痒想要挨打!

  “我”

  芙蓉刚一开口,远处突然响起“轰隆”一声巨响,犹如晴天响霹雳,惊得所有人身子一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