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傲慢与偏见(4)

2021-08-15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47章 傲慢与偏见(4)

  常笑云不明白,他收什么样的弟子,关其他仙门什么事情?
  “吾之弟子,吾自会教导,不劳烦旁人操心。”

  险些被气个仰倒的岳谷真人,记得印象当中的常天师是个随和之人,没想到却是如此油盐不进!
  气氛因常笑云生硬的语气变得刀光剑影,异常紧张起来。

  一鸣大师上前一步,朝常笑云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常天师,恕贫僧直言,你身为天师,怎可与妖类为伍?”

  “人有善恶之分,妖亦是如此。大师胸怀宽广,兼济天下,不该有此偏见。”

  一鸣大师觉得常笑云此言似乎说得在理,便退后不再言语。

  “怕是常天师,并不真的了解自己的这个徒弟!”

  常笑云不解的看向岳谷真人,岳谷真人冷冷回视常笑云:“常天师的这个无品小徒弟,杀人饮血,人证物证具在,抵赖不得!”

  “不可能。”

  常笑云语气斩钉截铁,言他了解芙蓉,她绝对不会无故杀人。

  仙娥也是愤愤然的眼皮一翻,让常笑云不用与岳谷真人这个死脑筋多说废话,浪费口舌。今日他们就要带小蓉蓉走,谁若是有本事拦着,尽管放马过来。

  芫华真人猛地一抖软剑:“这里是岱宗山的地盘,容不得你撒野。”

  气氛再次陷入僵局,双方人马横眉立目,争吵的吼声都能将河面掀起层层水浪。

  肃然的岳谷真人朝吵嚷不休的众人一挥袍袖,示意禁声。

  “岱宗山乃第一名门大派,一向以德服人,绝不会平白诬陷他人。来人,带证据上来。”

  几名人高马大,术袍染血的岱宗山的弟子,抬着一具年轻男子尸体走上前,摆在众人面前。

  尸体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创口处泛白,衣服上并未有多少血迹。

  小梅子等女孩子看到这狰狞尸体,全都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后退,不敢细看。

  “此人被妖刺穿胸口,吸干了心头精血”

  岳谷真人的话还未说完,性子急的仙娥就一脸嫌恶的嚷道:“我家小蓉蓉纯真善良,绝对干不出这种恶心的事情。”

  常笑云十分认同的点头,天师府其他弟子也都纷纷点头,言杀鸡宰鱼这些事情芙蓉坐起来,确实比小商贩还在行。但说她无故杀人还喝血,绝对不可能。

  胡须乱颤的岳谷真人狠狠瞪了一眼打断他的仙娥天师,当其是空气无视,又唤弟子带人证上来。

  之前,真的跑去茅房拉屎的余富被找到了。

  头戴莲花冠,身穿灰黑色术袍的余富由岱宗山弟子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行到众人身前。

  诸葛神宗的大司马玄叶看到余富,立刻沉下脸:“你不好好参加天师大会,深更半夜的出去瞎跑什么?”

  余富“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把抱住大司马的大腿,声泪俱下,嗓门儿好似只公鸭子生了颗鸵鸟蛋:“师父啊,师父啊!徒儿差点儿就再也见不到您了。”

  余富的语气好似哭丧叫魂儿,差点儿没把大司马直接送走。

  大司马让他等会儿再嚎,让他赶快说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余富言他昨夜吃太多撑到了,就在白头镇外面散步消食儿,偶然间发现一貌美女子,一时鬼迷心窍色心起,尾随其身后,不知不觉中行到了铁山屯附近的山中。

  那身姿妖娆的女子突然转身,朝其妩媚一笑,勾得他心神荡漾,不知不觉就与其行进树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行起媾和之事儿。

  谁知,余富正心神荡漾时,女子突然对他发起攻击。

  还好余富是个天师,一掌拍在女子的胸口,逃过一劫。

  但忙乱逃亡中,不慎滚落下山坡摔伤了腿,当时脑袋还撞到石头昏了过去。

  待他醒转之后,听到林中哜哜嘈嘈,看到了岱宗山的弟子。

  这才知,昨夜在他遇袭之地,死了一名年轻后生,被妖刺穿心脏,吸走了心头精血。

  脊背发凉的他暗暗庆幸,若自己非仙门中人,而如这后生一般手无缚鸡之力,恐昨夜已经命丧黄泉。

  心有余悸的余富声音又是颤抖,又是愤怒,扬言一定要除此恶妖。

  仙娥天师听得云里雾里,甚是不耐烦,问他遭遇此事儿,又与小蓉蓉有何关联?

  “她,就是昨夜诱我之人!”

  猛地挺直脊背的余富,异常愤怒的伸手指着常笑云怀中的芙蓉,眼神可怖,像是马上就要抽出刀子,剐了芙蓉一般。

  “呸,你少玷污我家小蓉蓉名声!”

  瘸了一只脚的余富跳着脚,好似一只受惊的弹涂鱼,指着芙蓉说其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能认得,就是芙蓉昨夜引诱他媾和,还想杀他。

  “啪”的一声,梁君抬手,扇了余富一耳光。

  “不许你侮辱我师妹。”

  眼见徒弟被打,诸葛神宗大司马立刻上前,抬手回扇梁君一耳光。

  不怕事儿大的仙娥见了,立刻挺身上前,一边喝骂大司马竟敢胡乱打人,一边将其头上莲花冠劈手打落,场面瞬间失控。

  被卷入乱战之中的岳谷真人,稀里糊涂的险些被人把胡子都扯光了,忍不住怒吼一声。

  所有人全都停止了动作,擂台周围瞬间鸦雀无声。

  高空之上,挤破云层的闷雷像是回应岳谷真人的愤怒,轰的一声,砸在擂台之上。

  被常笑云砍断的擂台,余下的半壁残骸“哗啦”一声,彻底的倒了台,险些将距离最近的岳谷真人埋在下方。

  “雷公爷爷作证,我绝对没有撒谎诬陷人。”

  滚滚尘烟之中,满面尘土的余富对天起誓。言他所言若有半句虚言谎话,愿挨天打雷劈!
  余富信誓旦旦,不似作假,常笑云凝视其看了半晌,声音风卷云舒:“我愿与弟子芙蓉留下,配合岱宗山调查此事儿。”

  仙娥一听就不干了:“常天师,你不知道,芙蓉与姜沫等人在来岱宗山的路上皆遇截杀,因此受伤,输了比试。此事儿还未调查清楚,你们留在此处,恐受迫害。”

  脸色阴沉的岳谷真人,问仙娥这若有所指的话,究竟何意?

  “究竟是何意,大家皆心知肚明,除非有人猪油蒙了心,才会听不懂!”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