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诡计九连环

2021-08-06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9章 诡计九连环

  掉下荷塘的姜沫呛了一口水,并无大碍。

  他浮出水面之后,觉得身上那股莫名的燥热一扫而光,脑袋变得清醒。

  “师兄,你没事儿吧?”

  姜沫笑着安慰水华自己没事儿,还从水中捞上一条鱼,逗得水华哈哈大笑。

  水华朝姜沫伸出手,将他从水中拉出。

  爬到船上的姜沫浑身湿淋淋,好似个落汤鸡,但心情十分愉悦,高兴并蒂莲花并未受损,言芙蓉应该很快就会醒来。

  说着,还将抓到的那条小锦鲤放在舟上的水桶中,言锦鲤能够带来好运,他要把这条好运气的小锦鲤送给芙蓉,希望她可以平安无事儿,快些醒来。

  水华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姜师兄喜欢芙蓉师妹吗?”

  “芙蓉师妹纯真可爱,谁人不喜欢?”

  水华没再言语,望着姜沫的背影,露出一个诡异笑容。在她的身后,月光笼罩的荷塘中央,并蒂莲花一侧莲花闪烁银辉,花开正艳;另外一侧光秃秃没有一片花瓣儿,晦暗无光。

  匆匆赶回天师府的姜沫,匆匆禀告师父并蒂莲花一切正常,再将装着小锦鲤的大口瓷缸摆在桌上,才匆匆回房换衣服。

  水华盯着大口瓷缸里面的小锦鲤,手指微微一动,一条花茎顺着桌子腿攀爬到瓷缸之上,好似蛇一般弓起身体,正欲抽打缸中小锦鲤,常笑云突然出声。

  “并蒂莲真的无碍吗?”

  攀爬在瓷缸上的花茎一下子化为灵气消散,水华回道:“师父放心,我与姜师兄查看过了,并无问题。”

  常笑云闻言,陷入沉默,水华转身行到门口的洗漱架子旁,取下手巾,投入盆中,以清水浸湿,拧半干,替常笑云擦汗。

  常笑云从水华手中接过手巾,水华眼神一暗,随即脚步踉跄一下,便往常笑云身上栽倒。

  坐在床上的常笑云微微侧身而起,避开了水华的投怀送抱,跌坐在床铺上的水华尴尬的捂住了额头,言天气太热,她好像有些中暑了。

  “你也回去休息,不要因为照看芙蓉,反倒累坏了自己的身体。”

  “我不辛苦,师父不也一直在守着芙蓉妹妹嘛!”

  水华从床榻上站起身,言要去煮两碗冰糖绿豆汤来替常笑云祛暑。说着,一溜烟的跑出门去。

  跨出门口的水华停住脚步,她紧握拳头转头,看到常笑云又坐回了床边儿,用她给常笑云擦汗的那个手巾,在轻轻擦拭芙蓉的脸。

  不用祈盼了,她不会醒了!
  什么带来好运的锦鲤,皆是无用之物。

  只要过了今晚,芙蓉的身体就会虚化,无法再继续维持人形。

  所有人皆喜欢芙蓉又如何。就算百年之后,她能从新修出花瓣儿,化身为人。到那时,物是人非事事休,如今这一府牵挂她的人,又能还活着几人!

  心底不断发出冷笑的水华行去厨房,屋内,常笑云挽起袖子,将变得温热的手巾再次浸湿,轻拭芙蓉雪白的脸颊。

  芙蓉毫无血色的脸,已经白得好似洁白无瑕的白瓷瓶儿,皮肤近乎透明,脆弱得好似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般。

  是为师之过,未能照顾好你。

  “师父。”

  芙蓉的声音突然响起,常笑云微微一怔,看向芙蓉,却发现芙蓉仍旧双目紧闭,并未醒来。

  水华莲步轻移,从门口走进内,行到常笑云身前,将绿豆糖水端给常笑云。

  什么时候开始,水华的声音,与芙蓉如此之像了?

  常笑云并未接绿豆糖水,而是让水华将昏迷的芙蓉扶起,要给其灌输真气。

  水华一下子变了脸色,出言拦阻:“不行。师父为人,芙蓉为妖,若给其输入真气,恐导致其体内真气絮乱,令芙蓉爆体身亡。”

  “你二人虽为妖,但受我灵气滋养而生,应是无碍。”

  水华不愿芙蓉冒这个险,常笑云言芙蓉已经气若游丝,情况越来越不妙,恐怕撑不过今夜。

  我就是希望她今夜过后,不再醒来!
  水华挡在床铺前,苦苦劝说常笑云不要冲动,再观察一晚,若是明日芙蓉还未醒来,到时再孤注一掷也不迟。

  常笑云看向芙蓉,发现芙蓉的下巴好似变成了透明颜色,急忙推开水华,上前将芙蓉扶起,盘膝坐在其身后,双掌抵住芙蓉后背,开始给芙蓉灌输真气。

  源源不断的真气流淌进芙蓉的体内,芙蓉冰冷的身体开始回暖,苍白的脸庞渐渐有了血色,常笑云的额头满是汗水,水华的脸色十分难看,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但她很快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装出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师父,你体内余毒未清,不可消耗太多真气,还是由我来为芙蓉妹妹输真气吧!”

  水华上前,想要触碰常笑云,搅乱二人的气息。却未料到,不慎被常笑云流出体外的真气震开,连连向后倒退数步,险些跌倒。

  “水华,你可还好?”

  满头大汗的常笑云收势,看向嘴角流血的水华,担心的询问。

  水华拭去嘴角的鲜血,挤出一个坚强笑容,抱歉道:“对不起师父,给您添乱了。”

  “没事儿就好。”

  常笑云说着起身下床,将面色变得红润的芙蓉扶躺倒在床上,观察其反应。

  芙蓉并未出现真气排斥的反应,常笑云松了一口气儿,脚步踉跄一下,被眼疾手快的水华扶住。

  以袖为常笑云拭去额上汗水的水华,心疼的落下几滴眼泪:“师父,您辛苦了。”

  “芙蓉没事儿便好。”

  水华手上一顿,随即挤出一个笑容:“多亏了师父,芙蓉妹妹才能无碍。”

  “是我没能照顾好她。”

  “芙蓉妹妹敬重师父如生身父母,若是醒来听到您此言,必要伤心。”

  生身父母四个字儿,水华着重加重了语气儿。

  说完,她又开始劝常笑云去休息。

  这时,床榻上的芙蓉悠悠醒转。

  水华发现了,微微侧身,有意遮蔽常笑云的目光,并伸手挽住常笑云的胳膊,言芙蓉已经无碍了,要送修为损耗严重的常笑云回房休息。

  只要将常笑云送走,她还有机会,让芙蓉无法平安度过此夜!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