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保护别人,师父保护我

2021-08-06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2章 我保护别人,师父保护我

  东平郡的衙门后面连着城主府,建筑连成一片,比其他城池气派很多。

  衙门前的空地处,以木架搭建了一个丈高祭台,上面架着一个十数米长,二人环抱粗的纸糊巨龙。

  糊裱巨龙的匠人十分用心,胡须根根分明,身上的鳞片也是一片片粘上去的,栩栩如生。

  前来祈雨和看热闹的百姓,塞满了整片空地,水泄不通。

  来晚了的芙蓉踮起脚尖儿,远远望去,隐约能够看到祭台上的巨龙如同泥鳅一般,完全看不清具体样子,十分失望。

  常笑云笑着环住芙蓉的腰,御剑而起,从众人的头上飞过,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春香楼聚在二楼的姑娘们,看到御剑翩若谪仙的常笑云,全都嘻嘻哈哈的讨论起来。

  有个叫红桃的妓子,揶揄花魁凤仙,说她仰慕天师常笑云,可惜人家是位问道修仙的正人君子,从不踏足烟花柳巷之所,可怜她一片痴心空对月,只能在梦中与爱慕之人相会。

  红衣胜火,肢体曼妙的凤仙不屑的哼了一声。言常笑云谁都不爱,伤心之人,又岂止她一个。

  红桃望着与常笑云一同御剑而行,面如春花,笑容灿烂的芙蓉:“那倒未必。”

  “师徒伦常,哪里有情愫可言!”

  花魁凤仙不以为意,红桃以圆扇遮面,笑言情之力量,足以毁天灭地!
  花魁凤仙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有一妓子名青枝,瘦如竹竿,言她听闻,常笑云新收的两个女弟子皆是妖,乃荷塘那朵并蒂莲花所化。

  红桃再次挑衅的看向花魁凤仙:“不管是人是妖还是鬼,只要常天师喜欢便好。凤仙姐姐生得再美丽也是无用,不对天师胃口,也只能孤芳自赏,真是令人心疼。”

  红桃言语讥诮,表情做作,引得春香楼的姑娘们笑闹成一团。

  凤仙狠狠的瞪了一眼红桃,语气阴深:“人妖殊途,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好多久!”

  喜爱戏谑的红桃见了,捏住鼻子:“是谁在这里摆了一个酸菜缸?”

  姑娘们再次哄笑,咬牙切齿的凤仙只是哂笑,双眼死死的盯着空中的常笑云与芙蓉。

  御剑飞行的芙蓉十分兴奋,在看清龙的模样之后更是兴奋不已,常笑云担心她会心血来潮的要去骑那个龙。

  芙蓉噘嘴,言她又不是小孩子。

  这时,下方的百姓分开,城主苏幕由衙役开道,行到祭台近前。

  有杂役搬来了长梯子,城主苏幕握着蘸满墨汁的毛笔,登梯上去为龙点睛。

  心宽体胖的城主苏幕,刚一攀上长条梯子,梯子立刻颤抖得起来,发出“嘎吱”的声响,下方站了好几个扶梯子的人,生怕梯子无法承受城主之重。

  梯子十分结实,只是大汗淋漓爬到上方的城主苏幕,肥短的胳膊够不到龙头。

  他费力的踮起脚尖儿,还是够不到,只好抬脚踩在祭台的架子之上。

  梯子很结实,但是架子不结实,没能承受住城主苏幕的体重,“哗啦”一声解体了。

  城主苏幕随着木头架子,一同朝下方坠去,站在下方看热闹的百姓急忙四散奔逃。

  有两个小孩子,家长被人群挤散,哭着站在下方。

  眼看着,那些木头架子就要砸在两个小娃娃身上,芙蓉从剑上跳下,护住两个小娃娃,常笑云则接住了下落的城主苏幕。

  “轰”的一声,木架子砸在芙蓉的身上,落在地上的常笑云惊呼一声:“芙蓉。”

  烟尘滚滚,两个小娃娃毫发无损,有鲜血从芙蓉的额头上流下,她的后背被划伤一道道血口子,她却似感觉不到疼,笑着抚摸两个小娃娃的脑袋,安慰他们不要害怕。

  两个小娃娃的父母跑上前,将孩子抱起,不住的朝芙蓉鞠躬表示感谢。

  常笑云走到芙蓉身边,将无袖的大氅披在芙蓉的身上,伸手抹去芙蓉额头上的鲜血。

  “疼吗?”

  “不疼。”

  “你是铁打的吗?”

  芙蓉十分认真的摇头:“不是。”

  常笑云被她气笑了,芙蓉说她回去打坐修行一日,这些小伤便会好,让常笑云不要担心。

  常笑云的手指划过芙蓉额上伤口:“保护别人之前,都不会考虑自己的安危,难怪被人笑你傻。”

  “我不傻。”

  “对,你不傻,你只是不懂。”

  “我懂。”

  芙蓉仰头凝视常笑云的眼睛十分明亮,像是泡在水中的黑曜石,微微的荡起一圈儿涟漪。

  “我保护别人,师父会保护我。”

  常笑云闻言,似有暖流淌入心间儿,但马上别开了目光。

  “师父不能永远一直保护你。”

  芙蓉似懂非懂,问为何不能?

  “人长大了,便会各奔东西。”

  芙蓉闻言,一把挽住常笑云:“我永远不离开师父。”

  常笑云苦笑,话说得太多委婉,芙蓉果然听不懂。

  这时,惊魂未定,好似一个不倒翁的城主苏幕,一晃三摇的走了过来,拱手向常笑云表示感谢。

  当苏幕看到芙蓉的时候,不禁微微一怔,问芙蓉叫什么名字?
  “我叫芙蓉。”

  城主苏幕恍然:“原来你就是那位仙子姑娘。”

  芙蓉不明所以,常笑云微微侧身,挡住了城主苏幕看芙蓉的眸光。

  老狐狸城主苏幕见了,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表情端正严肃,一丝不苟的常笑云,心内偷笑一声。

  “在下只是惊奇,芙蓉姑娘竟与小女长得十分相似,刚刚误以为是我家那小祖宗又偷跑出来胡闹了。”

  芙蓉从常笑云的背后伸出头,好奇的打量着长得好似不倒翁的城主苏幕,想不出他的女儿是个什么模样。

  “小女不似我,像她早逝的娘亲。”

  城主苏幕说完这一句之后,再次向常笑云表示了感谢,与二人告辞,要去继续处理祭祀祈雨之事儿。

  常笑云担心芙蓉的伤,带她回家检查。

  一点儿都没有玩尽兴的芙蓉,怏怏不乐的跟着常笑云回到天师府。

  芙蓉后背的衣服都被划烂了,常笑云握着装着金疮药的白瓷瓶儿,脸色难看。

  芙蓉像是偷吃骨头硌到牙齿的小狗一般可怜又委屈,眼泪汪汪,不敢出声。

  深深叹了一口气儿的常笑云,手指划过芙蓉背上一道一指长的伤口:“痛吗?”

  芙蓉想要点头,但怕常笑云生气,急忙摇头表示不痛。但当药膏涂抹在伤口上,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平常让你修行你只知贪玩。若是身法快一些,你就能救下那两个孩子还避免受伤。”

  “打坐修行太闷了,我不喜欢。”

  “人生在世,难免会选择妥协。”

  芙蓉扁嘴,似未将常笑云的话听在耳中,常笑云无奈又道:“你非人类,可能会因此遭遇非难,应该要好好修行,提高修为,保护好自己。”

  “什么非难?”

  “世上有些人,吝啬花费时间用来了解一个人的内在,而是只通过片面的表象就快速的自行下判断。可能单单只因你为妖,不管善恶是非而伤害于你。”

  芙蓉似懂非懂,常笑云爱怜芙蓉的天真纯粹,不愿破坏。但这样的人,一定会遭遇更多的磨难和伤害。

  他伸出手,想要抚摸芙蓉的头发,但手停在了半空。

  这时,水华走进屋内,她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挂上一个担心的表情,上前责备芙蓉:“你又不听话惹祸,给师父添麻烦了!”

  芙蓉抱歉的垂下头,常笑云站起身:“她没错,她救了人,做了好事儿,应该表扬。”

  说完,将药瓶放在桌子上,让水华帮忙给芙蓉换一件新衣服,他去让朱婆婆宰一只老母鸡,给芙蓉补补身体。

  水华张口欲唤住常笑云,但却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盯着芙蓉背上那些被十分仔细涂抹药膏的伤口。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