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开并蒂

2021-08-06 作者: 我是李木米
  第1章 花开并蒂
  兖州东平郡有位天师常笑云,酷爱莲。

  他于城西建一荷塘,舟可行之,其内遍种荷花。

  芒种之日,塘中荷花盛开,馥郁花香飘散至城中各个角落,引无数人前来赏荷。

  众人赫然发现,池塘当中,生出一朵并蒂莲花,花开双向,清雅之中透着妖媚。

  有人言,此为祥瑞,为东平郡天杰地灵之象征;也有人言,物之反常者为妖,应将其连根拔起,以除后患。

  常笑云十分钟爱这朵并蒂莲花,以自身灵力灌输滋养,城中人皆言其爱花成痴,赞其雅致。

  如果,常笑云知晓自己日后会杀死一生挚爱两次,是否还会亲手种下这一池祸起的荷花?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

  璀璨夜空之下,身穿雪白轻薄长衫的常笑云立于一叶扁舟之上,凝视身前并蒂莲花,如沐春风。

  芬芳馥郁的荷花香令人沉醉,常笑云以剑尖儿从酒坛中挑起几滴佳酿,滴在并蒂莲花之上。

  “修行半载,还未见过真仙,望荷花仙子有灵,能够指点迷途一二。”

  暖暖夏夜,促织的叫声隐隐透着情动。

  突然,常笑云眼前的并蒂莲花,似有月亮溶入其中一般,散发出夺目的银白光辉,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以袖遮面,嗅到一股异常馥郁芬芳的荷花香气,熏得人似酒醉一般,神智都变得恍惚起来。

  银白刺目光亮渐消,常笑云缓缓垂下手臂,只见并蒂双莲当中,升起两团白气。起初只有拳头大小,转瞬间,化作两个妙龄少女。

  一名少女杏眼桃腮,双眼闪烁银星,小巧鼻尖上有一颗黑痣,颜容莹朗,十分貌美。另外一个少女与之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更妖丽一些,眼角眉梢萦绕这妩媚。

  二人皆体轻气馥,卓越窈窕,常笑云笑叹:“莫不是吾酒醉花了眼?”

  鼻尖一点痣的少女眼睛灵动,十分爱笑,就只是盯着常笑云痴痴的笑,也不言语。

  “我叫水华,她叫芙蓉。”

  妖丽女子言,她们乃为并蒂莲花,受常笑云灵力滋养修身成人。感念常笑云之恩惠,若不忌讳她们为妖,愿不辜负这良辰美景,与常笑云一同对酒当歌。

  馥郁芬芳的荷塘之上,风流倜傥的常笑云立于扁舟之上,轻轻吟唱,歌声清风爽籁,飘梁动尘。

  那一夜,很多人听见了常笑云的歌声,并看到荷塘上的三人。

  隔日,城中就传出常天师法力高深,与仙子在荷塘之上饮酒作乐,令人津津乐道的传闻。

  常笑云收芙蓉与水华二人为徒,入住天师府,教导二人修行正道之法。

  性子活泼的芙蓉好似一个纯真的小孩子,不爱修行打坐练功,十分贪玩儿,时常与年龄小的师弟一起疯闹,玩些骑马打仗,弯弓射箭的游戏,明快的笑声响彻整个天师府,无忧无虑,似没有任何的烦恼。

  师兄弟们大多喜芙蓉天真可爱,府上几名洒扫杂役也皆喜欢爱笑的芙蓉,但也有人背后笑她傻。

  天师府有个统管起居饮食等杂事儿的婆婆姓朱,她很喜欢芙蓉,时常忧心,这般单纯的女孩子,恐日后会被浪荡公子哥的花言巧语欺骗。

  且这般年纪还不知愁苦,不懂男女之情与过日子之道,将来如何能够嫁一个好人家,不禁时常规劝芙蓉收敛性子,芙蓉却只是笑。

  天师府的弟子当中,一个叫做刘茫的人,见芙蓉容貌娇美,又似孩童般纯真,起了轻薄之意,就以言语挑逗她。

  芙蓉似听不懂刘茫的挑逗,笑容明艳,像是冬日的骄阳。

  刘茫心动不已,误以为芙蓉对他有意,就更越加放肆,上前牵芙蓉的手,还想一亲芳泽,结果冷不防挨了一拳,被打了一个乌眼青。

  路过的常笑云刚好看到这一幕,觉得甚是有趣儿,笑对轻浮放浪的刘茫道:“芙蓉她只是单纯,又不傻。”

  说完,又笑呵呵的命人揍了刘茫一顿板子,将他赶出府去。

  水华与活泼单纯的芙蓉不同,举止成熟妩媚,每日除了在房间内修行练功,就是出入常笑云的屋子对其嘘寒问暖。

  时间久了,众弟子笑言,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改口唤水华这个师妹为师娘了。

  管事儿朱婆婆不喜水华,言她狐媚轻佻,心眼儿多,眼中总是闪着算计人的光芒。

  她说完这话没两日,就在水井旁摔了一跤,险些一头栽进井里,摔断了腿。

  芙蓉知晓了,笑嘻嘻的去看望朱婆婆,还端了一碗她自己熬的药,言喝了必能药到病除。

  人们皆言芙蓉又不是郎中,且痴痴的模样哪里像是会配药,不让朱婆婆喝,小心拉肚子。

  朱婆婆念及芙蓉的心意,喝了药,摔断的腿竟然当晚就好了。

  弟子姜沫好奇心重,跑去询问芙蓉药方,她言是去药材铺抓的药。

  姜沫让她详细说说都有些什么药,她讲了,却也只是治疗跌打损伤的普通药方,并无特别之处。

  奇怪的是,平常从不修行的芙蓉,在治好了朱婆婆的腿后,连续三四日在屋内打坐修行,不出屋子,也不进饮食。

  常笑云去看望芙蓉,盘膝坐在床榻上的芙蓉没有了平日里欢快跳脱的模样,身体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桃花面变得雪白,像是月宫中的清冷仙子。

  静静坐在凳子上的常笑云,一动不动的盯着芙蓉看了许久,十分入神,水华走进屋时,他也并未发现。

  水华看了一眼打坐练功的芙蓉,然后笑着挽住常笑云的手臂,让他不要打扰芙蓉修行。

  以往水华亲密的挽住常笑云,常笑云皆不以为意,但这一次,他却避开了,笑言确实不应该打扰芙蓉这难能可贵的修行时间。说完,转身先行走了出去。

  水华深深的看了芙蓉一眼,随即快步追出去,撒娇的表示她新学了两招剑术,希望师父常笑云能够指点一二。

  色彩缤纷的花园内,金灿灿的银杏树下,舞剑的水华翩若惊鸿,风姿绰约,炫目得如同一朵大红牡丹花。

  常笑云坐在凉亭的美人靠上,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剑柄,似在思考,有些心不在焉。

  突然,常笑云眼睛一亮,收势的水华刚好看到,以为常笑云喜欢她舞剑,欣喜的提剑迈步上前,却发现常笑云转过了头。

  望着花园月亮门儿方向的常笑云,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朝伸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的芙蓉招手:“芙蓉,过来。”

  芙蓉立刻似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一般,欢快的跑到常笑云身边告状:“师父,朱婆婆不让我出去看龙王。”

  东平郡最近干旱无雨,城主苏幕在府衙前搭了祭台,以彩纸竹条糊裱巨龙祈雨。

  修行了几日的芙蓉,又开始嬉笑玩乐起来,想要去看热闹,但朱婆婆担心她被人拐走,不许她去。

  “好,我带你去。”

  常笑云笑着站起身,芙蓉十分高兴的挽住水华手臂:“水华姐姐一同去。”

  黑着脸的水华猛地甩开芙蓉,言天热她不去凑热闹,要回房间打坐修行,晚饭也不必唤她了。

  常笑云望着水华的背影,眸光闪了闪,然后笑着牵起芙蓉的手往外走:“看完龙王,我带你去买玉芳斋的水晶点心儿,谢谢你治好了朱婆婆的腿。”

  “朱婆婆爱吃那里的桂花糕,可以给她买几块儿吗?”

  “好。你总是记挂着别人,难怪大家都喜欢你。”

  “朱婆婆对我很好。”

  “我对你也很好。”

  芙蓉十分认同的用力点了一下头:“师父对我最好。”

  芙蓉眨着一双灵动的杏眼,十分苦恼且郁闷的表示,常笑云除了喜欢督促她修行之外,她并未发现他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未能投其所好。

  “我喜欢看星星,晚上,你陪我一起看吧!”

  芙蓉不觉得星星有什么好看的,但十分爽快的用力点头:“好。”

  常笑云伸手摸了摸芙蓉的小脑袋,但又似被什么东西刺到手一般,猛地缩回。

  芙蓉不解的用双手摸自己的头顶,有些委屈:“我又不是刺猬,也没长刺儿啊!”

  常笑云被逗得哈哈大笑,再次牵着芙蓉的小手,行出府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