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她有娘和姐姐

2021-09-25 作者: 桥烟雨
  第134章 她有娘和姐姐
  清辞把玩着他腰间玉穗,轻声说:“景翊,是我的错,不会再有下次了。”

  她已经跟萧承书说得明明白白,就差跪下来求他别回来了。

  把萧承书送进羽国的时候,清辞感觉身上卸下了一块大石头,特别的轻松。

  过去让萧承书回金陵城这件事,她早就后悔了,她没有想到萧承书会这样,她以为他也可以做到一别两宽,从此各自相安又各自无关的过下去。

  现在好了,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萧承书做出什么举动来,搞出多难堪的局面来让她为难。

  傅景翊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就刚刚,她直呼他名字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跟她是平常夫妻。

  很普通的那种,相濡以沫的柴米夫妻。

  这就是他想要的,他想要两个人没有距离,没有隔阂的相处。

  “再有下次怎么办?”

  “那就不要原谅我,罚我失去你。”她说完,又补充,“失去你的爱。”

  失去感情还可以忍受,失去他不行。她到时候可以像牛皮糖一样天天黏着他,黏到他烦,黏到他不得不再回头看她。

  清辞觉得这个怀抱很舒服,还有淡淡的茶叶香,她慢慢有些困了,半眯着眼,“我们是不是一起去过山里?”

  傅景翊放下笔,盯着她看,“怎么这样问。”

  如果她没有想起来,他绝不会去提醒她,去让她想起那一段回忆的。

  关于她师姐的那件事,毕竟会让她痛入骨髓的。

  “我前些天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些画面,我跟你两个人在山洞里……可是我一点都不记得。”

  就是在祁元朝和羽国的边界处,那座九鸣山上,清辞在山洞里燃起篝火的时候,脑子里闯入一些陌生的画面。

  是她和傅景翊,他们在山洞里暧昧相拥,彼此穿得很少。

  画面很破碎,是她记忆里没有的,可是又好像很真实。

  傅景翊揉揉她的肩膀,“梦到过吧?”

  “也许吧。”

  “是怎样的画面?我俩谁在上?站着还是跪着?”傅景翊若有所思,“山洞里土那么硬,跪着不合适吧,或许站着是不错的。”

  清辞越听越不对劲,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你想什么呢。”

  傅景翊被她掐得不痛反而有点痒,按住她的手,认真商量着说:“我想试试山洞。”

  他不可能说出来,其实做那种梦的人是他。

  他的梦里无一不是她,也时常回到那个山洞里,与她沉沦交融如鱼水,难舍难分。

  这样的梦从前他舍不得醒来,醒来会特别寂寥。

  他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梦里情窦初开,越来越想她。

  而后来她终于主动到他身边,哪怕醒来,身边还有个真实软香如玉的她可以亲亲抱抱,心里那种满足感是难以言喻的。

  他早就想拉她去山洞里实践下那个梦。

  清辞看到他这样诚恳眼巴巴的神色,这不答应会伤他心。

  可也没理由拒绝啊,多大点事儿?

  别说山洞了,树林,汤池里,马车,哪里不行?

  格局要打开。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耐心等等,好歹要等生完孩子。”她说。
-
  傅景翊没说让她留下,她趁傅景翊在汤池里闭眼休息的时候,无声下了水,从水里潜过去抱住了他。

  那双手臂在水下环住他的时候,他立刻回想起那个令他绝望的冰窟。

  在冰冷的寒水中,就是这一双手臂带着他获得重生。

  她像仙子降临凡尘,给了他新的生命,让他汹涌澎湃的心动。

  傅景翊捞她出水面,把她抱起放在汤池边大理石岸上,亲亲她的肚子。

  “这些天要远离朕。”

  江太医说现在不可以同房了,对她和宝宝不好。

  “为什么?”清辞一双水眸亮晶晶的,“可是我不想一个人睡。”

  傅景翊看了看她,妥协道:“好。”

  睡觉的时候他刻意离她远,可他退一点,她就黏上来一点,非挨着他不可,柔软的手游进他寝衣里。

  他避无可避了,叹了口气。

  “睡了,乖,别闹。”

  “不,我检查一下让方嫔碰过没有。”

  她已经对他的寝衣很熟悉了,三两下就把衣带散开,灯烛未灭,一览无余。

  傅景翊的理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你可以去看彤史,看看朕在这些天有没有守身如玉。”

  清辞轻哼,“你不让写的话,谁敢在彤史上擅自记录。”

  她的指腹在他胸膛上左左右右的画圈,然后一路向下。

  傅景翊及时抓住了她作乱的手,反问:“你呢,你在外的那些天跟萧承书是一间房两间房?”

  清辞的神色就在此刻古怪凝滞。

  傅景翊看到她的反应就明白了,心头狠狠的一痛。

  他放开清辞的手,清辞翻身平躺到边上。

  傅景翊没有把脸转过去看她,直直望着静止的帐幔,思绪乱得发慌发躁。

  清辞半晌后开口,“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

  “手也没有碰到吗?”

  清辞又傻了,严格上说手确实碰到了一回,在她要离开暮夕城的时候,萧承书拉了一下她的手,只是一下。

  她这片刻的沉默,傅景翊的心仿佛掉进了冰天雪地里,冻得能结出冰碴子。

  “可是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

  她发现自己的解释是苍白无力的。

  完了,完了。

  他沉默着,她心里面越来越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恐慌。

  良久后,傅景翊缓缓靠过来,握着她的肩膀把她翻过来,圈进怀里。

  清辞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还听到他说:

  “我信你,不过,你以后也得信我。”

  他微哑低醇的声音,温柔落在她头顶。

  清辞伸手抱住他,点头点了好几下,“我信你。”

  “不管什么都信我。”

  “不管什么都信。”
-
  清辞梦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好可爱,忍不住上手摸了又摸。

  小猫突然变大了一点,一个巴掌都握不下了,她捏住想提起来看看。

  男子嘶了一声,按住她的手,声音低沉沙哑,“别掐。”

  她迷蒙醒过来,想抽回手。

  他又说:“别,别停。”
-
  孩子足月了,听产婆说胎儿入盆,傅景翊想了想,把陆丹惠和苏英从姑苏接了来。

  清辞即将生产,有娘和姐姐在,她会好受一些。所以尽管没经过清辞的同意,他还是擅自做了这个主张。

  陆丹惠挽着苏英站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人还是有些惶恐的。

  一朝元妃天下识。

  她们自然听说了皇上将一位叫做清辞的女子封为元妃的事儿,只是不知此清辞是不是彼清辞。

  直到清辞站在她们面前,捧着大肚子,惊讶错愕得看着这两人。

  傅景翊邀功道:“惊喜吧?”

  清辞点点头,表情有几分生硬,“惊喜。”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