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575章 光字片的一天

第575章 光字片的一天

2022-07-03 作者: 咖啡来也
  第575章 光字片的一天

  周蓉和蔡晓光走了,留下了周秉义和郝冬梅。

  同样的事还有他们俩。

  周秉义和郝冬梅也准备好被训得准备了。

  可周志刚起身,望着二人,没有像周蓉那边,而是语重心长道,“秉义冬梅啊,在忙孩子还是得要的,你看康康他们爸爸妈妈叫的,秉昆娟儿他们多幸福。”

  郝冬梅急忙点头,“知道了爸。”

  周秉义也应道。

  周志刚点了点头,“爸相信你们有分寸,一天了,我和你妈也累了,睡了,回去的路上小心。”

  李素华还想拉着儿子,儿媳说些什么,可被周志刚叫走了。

  刚刚热闹的客厅,也一下安静下来。

  周秉义静了静,跟身旁郝冬梅说道,“天也不早了,爸妈在家也等急了,拿上东西咱们也回吧。”

  郝冬梅去二层房间拿要带回去的过年礼物。

  等她走远,周秉义给了钱文一个外面说的眼神,二人走向门口。

  天已黑,寒风呼呼,天上也飘起了小雪。

  钱文看了看手表,九点出头。

  “秉昆,伱老实和我说,你大嫂还能有么?”门口,小雪中,周秉义跺了跺脚,突然问道。

  钱文扭头看向他,见他一副忧虑的样子,“大哥,大嫂原本就有创伤,后来治好了,没有意外是不会复发的,你们不是也有了孩子么,后来头三月还没过,意外发生了。

  人的身体恢复性很强,可也很脆弱,二次创伤,我实话实说,想怀上的几率没有第一次大。

  你们得有耐心,大嫂的身体我给治了,也时不时给把脉,调理,我负责任的告诉你,孩子会有的,只是比常人难一些。”

  周秉义惆怅的拍了拍肩头的落雪,“爸妈在催,你大嫂父母也急。

  唉,当初怀了就应该让你大嫂先休学,学医那么累……唉……”

  钱文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都一年多了,该说的都说了,该安慰的都安慰了,这时只能周秉义自己调节了。

  当初郑娟和郝冬梅是前后怀的,郝冬梅比郑娟早一个月。

  学医嘛,本就学的东西很多,二人都没打算休学回家,可郝冬梅的身体怎么能和郑娟比,当时他和郑娟也都劝了,郝冬梅也是要强的人,说等肚子大了,她就会办理休学。

  结果,还没等肚子有大反应,一个挑灯看书的夜晚,就意外流了。

  谁都意外,周秉义悔恨的都抽自己嘴巴子了,郝冬梅就更别说了。

  周秉义又重重叹了口气。

  没一会,郝冬梅拎着一个纸箱子出来了。

  “秉昆,我们走了。”

  “嗯,下雪了,骑自行车慢点。”

  二人骑着自行车走了。

  钱文跺了跺脚上的雪,拍了拍肩头,回屋了。

  周蓉是嫁出去的,要住到人家蔡晓光家。

  而周秉义是今天刚回来,郝冬梅父母也好长时间没见女儿了,今天回去住一晚,明天就回来一起过年。

  回了二层,孩子们都哄睡了,郑娟靠在床头,正安静的看着一本医书。

  “大哥他们走了?”郑娟听到脚步声,回头轻声温柔问道。

  “嗯。”

  很快,屋里的灯熄灭了。

  回省大院的路上。

  自行车上,郝冬梅紧紧搂着周秉义的腰。

  二人刚刚聊完孩子的事,过程不说,最后是互相给对方打气,努力。

  “诶呀!”郝冬梅突然惊呼。

  “怎么了?”周秉义急忙停下,扭头。

  “爸给的茶叶好像忘拿了。”郝冬梅低头翻军绿色侧肩包。

  天色暗,掩盖住了周秉义变幻的脸色,“好像是忘拿了。”

  “那咋办,这是爸给我爸妈的。”郝冬梅急道。

  “没事,明天不还回去呢嘛。”

  “哦,也是。”

  今天腊月二十九。

  昨天,已经和照相馆约好拍全家福。

  一大早,周志刚就让所有人穿戴整齐,等周蓉,周秉义他们到来就出发。

  到了九点,周蓉和蔡晓光来了。

  周蓉红光满面,蔡晓光却有些憔悴。

  嗯,看来,他们昨晚很忙。

  周蓉牛气的看了他一眼,殷勤的讨好周志刚去了。

  “有病!”钱文吐槽道。

  什么都是能比的么?
  智障好伐。

  自从拦下周蓉去见冯化成,周蓉就越来越怪了,跟正常人都快脱钩了。

  到了快十点,周秉义和郝冬梅来了。

  一进门,就能看出二人脸上的喜色。

  钱文却心中咯噔一下。

  茶叶都没收了,不会还来吧!
  “好了,人到齐了,大家都动起来,咱们去拍全家福喽。”看到人到齐了,在客厅和孩子玩的周志刚起身说道。

  众人也都闻声动了起来。

  “明明,英英,来让爸爸妈妈抱。”

  “康康,跟着你光明舅舅。”

  “老姐姐,咱俩手挽手,慢慢走。”

  “爸~爸~”

  周志刚看去,见是大儿子周秉义叫他,“你愣着干什么啊,没吃早饭啊,自己去笼屉里拿去,有包子。

  冬梅也先凑合一下,中午咱们吃好的。”

  郝冬梅笑着急忙解释道,“爸不是的,我们吃过了。”

  “爸,是这么回事。

  晚上,冬梅爸妈要过来坐坐。”周秉义笑着说道。

  周志刚一下定在原地,以为听错了,扭头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终于两亲家要见面了。

  这一直是周志刚的心事,一直的别扭。

  “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和您还有妈见个面,顺便认认门。”郝冬梅也高兴。

  “哪都赶紧得吧,照完相回来打扫一下。”李素华说道。

  周志刚在家里望了一圈,止住往出门的众人,“不,不照相了,我来分分工吧,秉义你把家门口这条街打扫一下,娟儿,周蓉你俩把家里……”

  “还是先照相吧。”一直看着的钱文说道。

  因为亲家要来,周志刚有多高兴他是看到了,他也不想泼冷水,可谁知道晚上会不会来呢。

  再说时间上完全赶的急,这才上午,晚上才来,没必要抓一头,放一头。

  “秉昆。”周志刚看向他,有些不高兴。

  钱文一直都不惯周志刚脾气,在他这一是一,二是二,让你享受儿孙乐是一回事,该说的,该讲的,他是一点不拉。

  “您也别这么看我,大嫂爸妈来是高兴的事,可现在中午都没到吧,晚上才来,拍照完全有时间。

  至于什么打扫家,让家里看着更光鲜亮丽。

  你问问妈,光明他们,他们打扫过没,过年谁家不大扫除,非要打扫,回了也很快。

  没有必要不去照相,还有我们初八前就得走,今天不照,下次就又是数年后了。

  完全没必要这样。”

  钱文直接和周志刚顶,让所有人安静下来。

  周志刚气呼呼看着他,“你在教我做事!”

  钱文一耸肩,“我只是认为我的安排很合理。

  两不误。”

  周志刚是老周家最大的倔牛,还是首领级别的。

  你要是顺毛捋他,他不刺毛,可你要当着所有人面驳他的面子,就是你有理,也不行。

  “周秉昆!”周志刚瞪眼,和牛眼似的。

  “秉昆。”郑娟急忙劝道。

  怎么好好的突然杠起来了。

  “爸,其实先照相,完全来的及。”周秉义给他使脸色,让他别在说话了。

  “对爸。”郝冬梅也有点被吓道。

  “秉昆。”蔡晓光也急忙拉他。

  钱文没在意他们,而是走向周志刚,在众人紧张的眼神中,看着他和周志刚眼对眼看了一会,他突然把怀里抱着的明明,塞到周志刚怀里,“明明,抱紧你爷爷。

  康康,拉你爷爷照相。”

  “周蓉,娟儿,昨晚下雪了,一会扶好妈。”

  “大嫂帮忙抱英英。

  大哥,晓光,去照相!”

  钱文扭头看着众人说道。

  语速有些太快,众人一下没反应过来,还愣在原地。

  钱文见状,啪啪啪,鼓了鼓掌,催促道,“快快快动起来,照完相还有事呢!”

  “哦哦哦。”第一个回应他的却是周蓉,急忙扶住李素华穿貂皮大衣,往外面走。

  因为她发现,小弟语气变了,要是一会真发起火来,她相信,没人能治的住,就是父亲也不行,到时候肯定有人会倒霉。

  这个出头鸟会是谁,她感觉,自我感觉啊,会很大一部分几率,她会成为目标。

  谁让她一直和小弟隐隐约约不对付,要她选,她也这么选。

  周蓉动了,老婆郑娟也急忙支持自己丈夫,抱起英英,让光明给郑母换上新年礼物貂皮大衣。

  “娟儿,你扶郑姨,我来抱英英。”大嫂郝冬梅急忙道。

  周秉义去劝倔牛周志刚。

  陆陆续续的人往外走。

  周志刚觉得没面子,就抱着明明一直瞪着他。

  钱文理也不理他,他一直知道周志刚有时候是说不通的,明智时是老周家的掌舵人,倔起来,能让人气死。

  站他身旁的周秉义也没办法,面露无奈,束手无策。

  这好好的事,怎么就……

  “康康。”钱文看向自己的大儿子。

  “爷爷,我们去照相吧。

  上次我们拍照都好几年了,照片都黄了,一会我们多拍几张好不好。”机灵鬼康康接受到老父亲的信号。

  顺便,还隐秘的,悄咪咪的掐了自己亲弟弟一下。

  “哇哇哇~”本来乖乖在周志刚怀里都快睡着的明明大哭起来。

  周志刚哪还有时间顾的上钱文,急忙轻颠着,哄自己大孙子,“不哭,不哭,看看爷爷给你做鬼脸。”

  钱文见状自信一笑。

  以前就能拿捏周志刚,现在有了三个大法宝,周志刚更是他掌中物。

  “大哥,晓光,走!”

  钱文拉着蔡晓光就往门口走。

  康康掐弟弟的一幕被无奈的周秉义看的真真的,额头流汗,这怎么还打配合了。

  周秉义也配合道,“爸,我去看看妈。”

  一下,屋里就剩下周志刚,康康,明明了。

  康康仰头看着周志刚,拉了拉他衣角,眼中闪过狡黠,幼稚道,“爷爷,你不想和我拍照片么?”

  哄孩子的周志刚,“哼,我是为了和我大孙子拍照片。”

  自己给自己找到台阶,下了。

  “康康,我们走。”

  “诶,明明咋老哭啊。”

  康康默默递上一颗钱文制的纯奶糖。

  “爷爷,让明明舔舔就好了。”

  拍照很顺利。

  老周家拍了不少。

  郑家拍了不少。

  还有钱文他们一家五口的。

  众人一起的大合照。

  回来的时候,周志刚还是不理他。

  钱文也不喜欢自找没趣,拍完照,钱文走着走着,路偏了,中午也不回家吃饭了,回来有一天了,去看看发小去。

  到肖国庆家。

  家里一堆人,肖国庆看到他,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啥时候回来的,我还说你应该回来了,今天抽空去看看呢。”

  “昨天下午到的,上午去拍了个照,这不就来找你了。

  走,找赶超去。”钱文拍了拍肖国庆的背。

  和肖国庆父母问了声好,跟吴倩打了声招呼,二人往赶超家走。

  路上,说到赶超,肖国庆叹了口气,钱文见状奇怪道,“唉声叹气啥?”

  “赶超不是家里人多,想给自己家加盖个房子嘛,这邻居熊家就是不让盖。”肖国庆说道。

  钱文一听,这事他知道啊,都前年的事了,“我不是给解决了嘛。

  让你们去找街道办的李主任,他孩子的癫痫还是我治的呢。

  赶超也写信给我,感谢我说房子盖起来了啊。

  我还骂他见外来着,你们还给我照顾着老妈,岳母,光明,这不都举手之劳的事嘛。”

  “我知道,信我们一起写的,回信也看了。

  可住了没两月,熊家明的不敢,玩阴的。

  趁赶超家没人,把房子一下推了,砖还偷回去不少,也砸烂不少。”

  钱文一下火了,“那拿板砖拍他们啊。

  咋,你们越活越怂了?”

  “我和赶超,德宝,就是春燕都来了,要找熊家麻烦。

  可……可赶超爸妈,你也知道,说是脾气好,其实就是软,怕这一下把事闹大。

  熊家两个壮小子,都娶了媳妇,那小舅子,大舅哥就更多了,乌泱泱一群人,赶超爸就死死拦着我们。

  我们能怎么办。

  秉昆,不说别的,要是发生在我家,我一车链子抽死他们,可这说到底是赶超家事,赶超爸不让,我们也没办法。”

  看着肖国庆窝火的样子,钱文挺理解的,毕竟去帮忙,却得不到需要帮忙人的支持,他那怎么办。

  “那去找李主任啊,这一块也算他管啊,不就一句话的事。”钱文说道。

  “找啦,第一次去,一听是你发小,痛痛快快就帮忙了,房子不就盖起来了嘛。

  房子塌了后,我们就又去找了,还拿了不少东西,这次李主任就看着有些勉强了,可也给办事。

  可房子再次盖到一半,可能是熊家听了什么小道消息,知道我们和那李主任关系一般,趁晚上又给推了。

  第三次我们再去找,人家就不见我们了。

  挺理解的,要是我,我也不见。

  一而再再而三的。”

  钱文点了点头,这么看来李主任已经够意思了。

  “那你们怎么不给我写信,打电话也行啊,我家属楼的电话不都告诉你们了,这么不舍得钱?”钱文问道。

  他对帮助肖国庆,孙赶超这些发小是不算排斥的。

  因为,他们是真的能托付,就说他和郑娟去京城上学,没办法把小康康留下。

  孙赶超和肖国庆是真三天一趟,跑的可勤了,有什么忙一点不推辞。

  康康到了京城后,还一直喊着要找赶超叔叔和国庆叔叔呢。

  后面那几年,光明好了,可国庆他们帮忙是一点没少,他可是听光明跟他说了。

  朋友不在于交多少,多权贵,而是在于,你有难时,他真真的伸手帮你了。

  孙赶超,肖国庆,就是这样的朋友。

  穷是穷了点,可他在乎钱么?
  对他来说,钱应该是最廉价的,以后会越来越多。

  只要发小关系没变,他愿意适当的施以援手。

  就是乔春燕,现在也和他亲近的不行,没出现一点矛盾。

  他挺重视这群发小关系的。

  “唉,赶超爸说来,让我们再找找你,德宝也说这对你不是事。

  可赶超和我商量后,都一致决定不能在麻烦你了。

  你都帮忙把房子盖起来了,是我们自己没守住。

  再说人情越用越薄,咱们发小不怕,可你和那些领导不是发小啊,那个李主任不就很明白吗,人家帮忙了,可我们自己不中用。

  再让你求人,就赶超爸的架势,这房子也不一定保的住,赶超就说算了。

  再说你在那么远,我们也不想给你添麻烦。”

  听着肖国庆的话,钱文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着,孙赶超家到了。

  于虹正和孩子在门口玩耍呢。

  “于虹~”钱文叫道。

  “秉昆你回来啦。”于虹闻声抬头看到他们,回头朝屋里喊道,“赶超,秉昆和国庆来啦。”

  “叫叔叔。”于虹和怀中小不点说道。

  小不点有些怕生,只往妈妈怀里躲,钱文一笑,“这是认不得我了。”

  手里出现一块奶糖,递了过去。

  厚厚的被帘拉开,孙赶超出现。

  欣喜道,“秉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

  “快,快进屋。”孙赶超热情道。

  “跟我走走吧。”钱文说道。

  “行。”孙赶超回屋拿上棉帽,手套。

  和于虹说中午不用等赶超吃饭,他们三人就走了。

  “去找春燕?”赶超问道。

  “不了,一会还有事,年后约个时间,在一起聚聚。”钱文说道。

  “也行。”肖国庆说道。

  已经接近正午了,钱文他们走进一饭馆。

  “老板,来三碗面,卤多点。”肖国庆喊道。

  “再来三碗面汤。”钱文搓了搓手,出门没戴手套,真的挺冷。

  孙赶超夹小咸菜回来。

  “在大学咋样,是不是快毕业了。

  到时候能分配个什么工作?
  春燕这下半年可已经参加工作了,坐办公室的,可受领导器重了,现在已经是副主任了,前两天遇到,说年后马上就是主任了。

  读书就是不一样。”孙赶超有些羡慕道。

  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当初也都被拉着学习,最后就他和国庆落榜,春燕考了个铁路专业的中专,还没毕业就有单位抢。

  现在坐办公室,上班去铁路局,工资嘎嘎的,有面,有里,光字片的人羡慕死了。

  春燕她妈那个牛啊,在光字片都快横着走了。

  “我毕业得明年,至于工作还不知道。”钱文笑着说道。

  “秉昆去的可是北大,毕业后肯定是好单位。”肖国庆说道。

  “不聊这个了,赶超,刚刚国庆跟我说你房子被推了?”

  钱文的问话,让孙赶超有些尴尬,房子都盖起来了还让人推了。

  “嗯,其实多不多哪一间房都一样。”孙赶超笑笑说道。

  “别给我说虚的,你就说这房子要不要盖吧。”钱文问道。

  闻言的孙赶超还有些犹豫,一旁的肖国庆急了,伸手一拍他后脑勺,“这有啥可想的,当然盖啦。

  你家现在十几口人,就住在两间半的房子里,于虹还带着孩子,不盖咋行。

  再说秉昆在这呢,以他脾气还能饶了熊家。

  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肖国庆的话让孙赶超一激灵,“盖!”

  “行,我记得这熊家人也不少,好像也加盖了房子吧。”钱文回想问道。

  “对,盖了,真不是玩意,他们家盖就行,赶超家盖就是占了公家的地。

  什么他们家盖的早,不算违建。

  他们咋不说其他家呢,现在光字片谁家没多几口人,谁家不在自己小院或者家旁边盖个小屋。

  他就是看赶超家盖房,把他家旁边的道给变窄了,觉得自己吃亏了,就故意来找茬。

  要知道他们家可是咱们光字片出了名的不讲理。

  还当初找来龚叔,振振有词说自己是守法公民。

  呸~”

  “这饭店,小心老板擀面杖打你。”钱文说道。

  老板正好看来,肖国庆急忙对不起,“没吐,没吐沫,就是声音大。”

  “行啦,这不是事,交给我就行啦。

  不仅房给赶超盖了,还替你们出口气,别人我不管,我发小就不能无端被人欺负!”

  孙赶超感动的不行把面汤当酒,一饮而尽,被烫的直咧嗓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