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574章 有病吧

第574章 有病吧

2022-07-02 作者: 咖啡来也
  第574章 有病吧

  需要放储物间的东西,郑娟和郝冬梅抱着走了,放东西去了。

  蔡晓光凑到孩子哪,和岳父,岳母,光明闲聊,娃娃们逗乐。

  钱文走到大哥周秉义身旁。

  他的到来,让周秉义急忙往回收手中让他纠结的两筒茶叶。

  “收什么,给我吧。”钱文余光搂了眼周志刚哪里,轻声说道。

  钱文思前想后,还是感觉要拦上一拦。

  “啊?”周秉义一愣,“什么给你,这是爸给冬梅爸妈的,给你像什么话。”

  说着,往一旁的包里装。

  “真要拿回去?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周秉义手上动作一慢,“伱不懂。”

  “恰恰相反,旁观者清,我或许比你这个学哲学的看的还明白几分。”

  钱文伸手抓向他手中的茶叶。

  周秉义紧紧不放,钱文看着他,“其实没必要自己为难自己,老爷子也是见孙子,孙女,咱们都回来了,一时高兴坏了,没想的这点。

  等他回过神,他是不会让你送这两筒茶叶的。”

  “亲家往来,有什么不能送的!”他越是劝,周秉义越是心中不得劲。

  见周秉义犟那了,去储物间放东西的郝冬梅回来了,有些话也不适合在这说。

  他强行拿下茶叶,往二层走去。

  “书房等你。”

  周秉义看着钱文的身影,心中万般无奈,‘你让我怎么办,我夹在中间也很为难。’

  “怎么了?”回来的郝冬梅见茶叶被拿走了,奇怪问道。

  周秉义温柔一笑,“秉昆馋了,想偷偷尝一点,品品。”

  郝冬梅捂嘴轻笑,“要不给秉昆留一筒吧,我爸妈其实不怎么爱喝茶,都拿回去浪费。”

  周秉义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二层,书房。

  钱文和周秉义面对面坐着,茶叶被随意摆放在一旁,没人在意这两筒茶叶。

  书房中一片安静,钱文和周秉义都没有开口。

  良久后。

  “你自卑了。”钱文突然说道。

  周秉义一怔,然后笔挺的坐姿一下软下,靠在背后的靠椅上,可还是没开口。

  他继续说,“其实你有些小看你自己,咱们老周家了。

  你,我,周蓉,北大的。

  郑娟,蔡晓光著名大学的。

  虽然表面上看是比不上现在的郝家,可这都是暂时的,冬梅姐父母已经没有任何亲戚了吧,他们现在就靠自己支持着郝家。

  看似荣光无限,其实是空中楼阁。

  别的不敢说,往后推5年,10年,那个位置还是他的么,人走茶凉,可不是说说的。

  而十年后,我们还会是现在的我们么?
  稍微有些志气,也不会没一点成就吧。

  别把自己往扁里看,也别太重视对方。

  尊敬是应该的,可过于的讨好……”钱文顿了一下,因为他看到周秉义那一下脸黑了几分,换了个词,“……过于尊重,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况且一眼望去,咱们老周家正在兴起,而那边已经到头了,剩下的只有落寞。

  大哥你在自卑什么!”

  周秉义没想到小弟会说这些,他还以为,以现在弟弟的暴脾气,会在他面前一阵数落郝冬梅父母。

  没想到却是给他简单分析两家。

  “你不懂。”周秉义叹气道。

  “不,其实是你不懂。”钱文摇头道。

  周秉义没明白,疑惑看向他。

  “你和大嫂结婚,是对他们另有所图么?”

  “怎么可能,我们是相爱才在一起的。

  要知道,那时候你大嫂父母没任何消息,不知所踪呢,我图什么。”

  周秉义有些生气。

  钱文继续问,“那现在大嫂父亲是高官,你心中有小九九么?”

  这让周秉义对他瞪眼,像是在侮辱他。

  “我大学毕业后不打算从政,这么多年一直在外,我想回来陪陪妈。

  毕业后,我可能会回来当个老师,和冬梅安安生生养孩子。”

  岳父是高官,却不打算从政,这是不想沾光的意思啊。

  钱文就知道会这样,周秉义有周秉义的坚持,骄傲。

  “那你有信心能养活自己老婆,自己的家,自己今后的孩子么?”他是越问越离谱。

  周秉义蹭的站起,有些真恼了,“周秉昆!”

  钱文不在意,挥了挥手,“一惊一乍的,坐。”

  “既然,又不图权,又不图好处,也不图钱,那什么也不图他们。

  你哪来的那么多顾虑?
  你现在要做的反而是和他们保持距离,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才是最好的分寸。

  而不是为了大嫂,委屈自己,委屈我们老周家,让自己夹在中间尴尬又难受。

  你图点什么还好,可什么都不图,其实最尴尬。

  看似是爱大嫂,替大嫂考虑,实则不尽然。

  也让老周家尴尬,让大嫂尴尬。

  你从始至终,就只学会了迁就,委屈自己去迎合,理解,却没有学会距离和说不。”

  钱文话语刚落,周秉义定哪了。

  话如鸣钟,萦绕耳畔。

  钱文看着站在那里愣神的周秉义,摇了摇头。

  周秉义就是过分的自我开导了。

  什么学哲学的,看的透彻,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很明显的亲家瞧不起自己家,要是他,我都不图你分毫,媳妇还是在你们没落时娶的,我又不亏欠你们什么。

  最多为了老婆给你们个尊重,你们要是要脸面就花花轿子人人抬,要是高人一等,哪对不起,这面子不给!
  他在这自己想吧,反正该说的他说了,个人认为是过于迎合了。

  能不能听进去,随意。

  钱文起身,拿起那两筒茶叶,往一旁的柜子里一锁。

  “茶叶就别拿回去了,送这东西是为了过年图两家开心。

  现在看来这东西还是我回校时,给我老师吧,他挺爱喝的。

  好东西啊。”

  钱文走到门口,回头,“对了,大嫂哪你解释”。

  他走了,就留下周秉义一人在书房。

  书房空了。

  周秉义缓缓坐下,手掌无意识摸着手边的座椅扶手,轻轻摸索着。

  现在他,脑中挺乱的。

  以往没有人跟他说这个,与岳父家的关系,都是靠自己一人摸索,判断,相处。

  就是有人聊起这层关系,也都是羡慕的语气,他是高官的女婿,说的也都是好话,偏心那边的。

  现在优秀远超自己,在学院已经有一番成绩的小弟,突然因为两筒茶叶和他聊这个,他挺意外的。

  他刚刚像反驳,可却不知说什么。

  隐隐中,他心有些意动。

  有一定的距离,反而更会比以往融洽?
  接近傍晚。

  周蓉拎着一堆东西回来了。

  “周蓉,就等你了。

  赶紧去做饭,你想饿死我们么?”陪家人看着电视的钱文回头望说道。

  刚刚放下东西,歇了口气,接过蔡晓光递给她的套娃,还没吐槽,就被催活了。

  “你很忙吗?”

  钱文起身,左手一个明明,右手一个英英,挑了挑眉。

  让康康抱他大腿,可惜孩子大了,没以前可爱了,捂脸不理他。

  周蓉顶气,翻白眼。

  “什么破礼物!”

  周蓉拿下一个娃娃,拿下一个娃娃,拿下一个娃娃,又拿下一个娃娃……

  更顶气了。

  服气走进厨房。

  厨房里郝冬梅,郑娟正在忙活,她见了更没话说了。

  两个媳妇,没一个比她差的,一个比一个优秀,她身为老周家的闺女,想吐槽吐不了啊。

  “姐,娟儿,我烧火。”周蓉挂上笑容。

  “别沾手了,洗洗手准备吃饭吧。”郑娟回头笑着说道。

  “快好了,去陪爸妈说说话。”郝冬梅也笑着让她不用占手了。

  周蓉坐在小板凳上,挑了挑火中红彤彤的煤,瘪嘴道,“周秉昆在外面。”

  郝冬梅和郑娟对视一眼,不说话了,眼中都是笑意。

  还有两天就是初一,大部分菜都是现成的,提前卤制好的,家里人多,加几个素菜,也就开饭了。

  两个桌子,十三个人。

  可热闹了。

  周志刚看着,端着酒感慨道,“生活好啦~”

  饭后,又闲聊了一会,郑母有些累了,就上楼先睡了。

  而被钱文撵着洗了碗,坐电视前,没心没肺哈哈大笑的周蓉,进入了周志刚的眼帘。

  “周蓉,你和晓光给我过来。”周志刚沉声道。

  蔡晓光大感不妙,这是要挨批的语气啊。

  周蓉看电视正开心呢,屁股都没移,“爸你说,我听着呢。”

  “过来!”周志刚叫道。

  蔡晓光麻溜坐过去,周蓉不情不愿的也过去了。

  大嫂郝冬梅看了一眼周秉义,这她好像知道要说什么事。

  周秉义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安慰。

  郑娟看了钱文一眼。

  “爸,妈,明明英英有些累了,我带着他们先回屋休息了。”郑娟拍了一下光明,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小不点。

  周志刚闻言笑着道,“早点睡好,早点睡好。”

  郑娟他们带小康康上楼了。

  一旁的电视还吱哇乱叫。

  “秉义把电视关了。”周志刚金刀大马坐那。

  客厅就剩他们老周家人和大嫂郝冬梅了。

  “爸,什么事这么严肃啊。”周蓉一点未觉她要挨训。

  周志刚瞟过大儿子周秉义,大儿媳郝冬梅,看向蔡晓光,周蓉夫妻二人,面色一沉沉声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给我和你妈一个准话。”

  周蓉一下嘴也不咧了,牙也不露了。

  一旁,钱文玩着套娃,看着。

  一个,一个,又一个……

  见周蓉不说话,周志刚一拍大腿,来气,本应该让他操心不断的小儿子是省心的可以,本乖巧听话的女儿是,让他一连串发愁,经过了催婚,现在还要催生。

  “蔡晓光~”

  “到!”听到周志刚喊他,蔡晓光一个起立。

  周志刚看着,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坐。”

  他这个女婿哪哪都好就是拿不住女儿,要想有小儿子一半的硬气就好了。

  “你不愿要孩子?”周志刚看着蔡晓光问道。

  “我愿意。”蔡晓光拍胸脯道。

  “你不愿要孩子。”有了蔡晓光的保证,周志刚问向至今不省心的女儿。

  周蓉张了张嘴,片刻后,蚊蚁声道,“我想在等等。”

  “啪~”周志刚的茶缸,重重拍在面前茶几上。

  玩套娃的钱文被吓了一跳。

  郝冬梅一激灵,眼眶瞬间红了,看向丈夫周秉义。

  周秉义急忙半搂住她。

  要是周蓉的事算事,他们的不就是捅破天了。

  李素华急抚胸口,这一惊一乍的。

  “混账!”周志刚暴喝。

  “还等等,你是晓光家媳妇,人家晓光是家里独子,你说等等。

  你想干什么,无法无天了么?
  你要知道,你嫁人就不是你一个人了,你要考虑到全部!
  你说等等就等等,你问过晓光的意见,问过晓光父母的意见了么!
  昨天和你妈去百货,碰到晓光父母,我都没脸见人家,让我怎么见,看看我的好女儿么?看看有多任性么?”

  见老丈人仗言维护,蔡晓光感动,可老婆委屈,想维护几句,“爸,妈……”

  “你闭嘴!”周志刚说道。

  “周蓉,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大学生,明年就毕业了吧。

  你也该为自己的小家考虑考虑了,30多岁的人了,在等等,等到什么时候了。”周志刚说的吹胡子瞪眼。

  周蓉委屈道,“我还在上学,哪有时间!”

  啪~
  周志刚又是狠狠拍桌子一下。

  “秉昆没上大学,他不忙?他三个孩子了。

  明明英英还是在学校出生的,坐月子你妈和你郑姨说要去照顾,都没让。

  怎么就你忙的不行!”

  周蓉更委屈了,“他个变态我能比。”

  “周蓉,有优秀说优秀,怎么能乱用词语呢。

  你可是中文系的,请注意言辞!”钱文瞪眼,吃个瓜都能躺枪。

  周蓉给了他个眼白。

  现在她是能用表情,绝不哔哔,因为她从长久的时间验证发现,钱文真敢揍她。

  “哪,大哥……”

  突然,周蓉想拍自己的嘴。

  那壶不开提哪壶,大嫂郝冬梅流产的事她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周秉义呵斥,“周蓉~”

  郝冬梅急忙低头,她怕滴落的泪让周志刚,李素华看见。

  周蓉扁了扁嘴,她不敢说话了。

  周志刚没看向老大他们,周蓉是女儿,自己家的,他能说,大儿媳怎么说。

  他可是公公,不合适。

  见周蓉一副不服的样子,周志刚头疼,李素华看了他一眼,让他别火气这么大,出声道,“蓉儿,就是等等也得有个理由吧。

  学校在忙,秉昆都能忙中有了明明英英,这理由说服不了爸妈。”

  周蓉嘴唇动了动,看了一眼气呼呼的父亲,小声说道,“我想读研。”

  “啥玩意?”周志刚没听懂,李素华也听不懂。

  周秉义急忙给解释。

  钱文一下听明白了,原来周蓉是因为这个一直拖啊。

  蔡晓光看了钱文一眼,其实除了这个,还有就是周蓉一直想压他一头这回事。

  有次聚会,他说他不一定会读研,本也没一定要读研的周蓉,瞬间意志坚定,回家就说她一定要读研,说她怎么也要压周秉昆一头,这次说不定是最有希望的机会。

  让蔡晓光血压差点飙升,脑溢血。

  想掐着钱文的脖子,大喊,你考虑不读研就不读,你说什么!
  钱文放下手中的套娃,看向周蓉,“周蓉,你晚要孩子,我以老中医的身份跟你说,年龄慢慢就不允许了。

  到时候老了,退休了,我康康,明明,英英,儿女环绕。

  你孤家寡人。

  咦,想想就开心啊。”

  钱文咧嘴笑道。

  蔡晓光捂脸,要不是确定打不过,他怎么也得上去比划比划,就不能消停会?
  人是这么劝的么?
  知道你好意,可我还是要谢谢你啊!
  周蓉闻言一愣,然后低头掰着手指数起什么,她其实也是咨询过这方面的事的。

  晚育还是可以的,可好像她算漏了一件事。

  孩子!
  她不允许自己一直吃亏,任何方面都不行,尤其是与对方。

  人多势众是吧。

  “我决定了,要孩子,马上就要。”周蓉说道。

  “啊?”周志刚和李素华一愣。

  蔡晓光也一怔,想法这么跳脱的么?
  她看着钱文瞪目,然后扭头问郝冬梅,“姐,多胞胎的几率大么?”

  郝冬梅就是妇产科专业的。

  “嗯……”这也问傻了郝冬梅。

  孩子也要比么?
  比生孩子个数?
  “不知道。”郝冬梅老实说道。

  “蔡晓光回家!”周蓉起身说道。

  还有些懵的蔡晓光被周蓉拉走了。

  “周蓉现在这么风风火火的了么?”周秉义嘟囔道。

  “只要和秉昆有关系,并能压一头的,小蓉都不竭余力。

  魔障了。”郝冬梅的悲伤也被这一幕顶回去了。

  钱文错愕,“有病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