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亲家

2022-07-01 作者: 咖啡来也
  第573章 亲家
  郑母确实老了很多。

  腰比以前弯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可精神头却很足,花白的头发很顺,整齐,头上还夹着一个花发卡,脸上洋溢的幸福,满足的笑容。

  “妈。”郑娟小跑过来,伸手搀扶上。

  郑母拄着拐杖,高大帅气的儿子,漂亮美丽的女儿站两旁。

  “回来啦,累不累。”郑母握着女儿的手,想念道。

  “不累,秉昆买的卧铺。”郑娟给母亲轻轻拍身上的寒气,亲密说道。

  “妈,去北陀寺的路不怎么好走吧,这天看着可能要下雪,娟儿刚刚口中还念叨有些担心呢。”

  钱文走上前,重重捶了光明胸口一下,小伙子壮实的很。

  “姐夫。”光明摸摸头,又咧嘴,露着大白牙冲他笑道。

  看着光明明亮的眼睛,钱文笑了。

  确实很漂亮。

  当初接光明到京城,治眼睛确实费了好一番周折。

  先是郑娟的老师周老看了,然后去军医院看了,协和几个大专家会诊,又请来周老上海的同学,最后才下方案,治疗,手术。

  过程很艰辛,可结果很美好,光明的大眼睛复明了。

  当拆开纱布的那一刻,郑娟捂嘴嘴,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当光明睁着复明的眼睛,看着他们,叫他们姐夫,姐姐的时候。

  钱文觉得一切都值了。

  这个从小懂事,听话的小家伙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礼物。

  他答应郑娟的,郑娟一直的愿望也达成了。

  复明后的光明给他们带了一阵小康康,确定眼睛彻底康复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吉春市。

  懂事的他不放心在家的李素华和年迈的母亲。

  虽然请了阿姨,可这几年其实一直是光明在照顾二老。

  “臭小子,又壮了,都赶上姐夫了。”钱文笑着说道。

  光明咧嘴笑着,“姐夫还是那么帅。”

  二人互相吹捧,相视而笑。

  换好鞋,几人往客厅走。

  “外婆。”小康康起身喊道。

  “明明,英英,看外婆来了,叫外婆。”周志刚和李素华抱着孩子,让两个小不点看郑母。

  “郑姨。”周秉义,郝冬梅,蔡晓光叫道。

  “诶诶~”郑母笑着回应道。

  一大家子人,就周蓉不在了。

  刚刚话题的凝重被突然回来的郑母,光明打破了。

  周志刚要面子的不行,怎么可能在亲家母面前谈论这个。

  刚刚满脸的阴沉已经消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逗着孩子,满脸笑容的和亲家母随意聊着。

  只是聊天中,他不由自主的瞥了大媳妇郝冬梅一眼。

  忍不住心中叹息想到,‘这才是亲家,其乐融融,互敬互爱。

  哪像大媳妇的高官父母,都多少年了,像没有一样。’

  他不是抱怨大媳妇不好,恰恰相反大媳妇很好,一点没高官子女的矫情,也很尊敬他们,只是这个亲家让好面子的他闹心。

  不管哪的习俗也没有亲家一面不见的事吧,就是他很忙,在山城,不在吉春市,老婆李素华总在吧。

  两家说好,约个时间,大伙见个面,点头客气一下,保持一下双方亲家的颜面总可以吧。

  可这么久了,却意思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实在是让他,心里不得劲。

  让外人知道了,真是笑话他老周家。

  周志刚摇了摇头,不能想了,越想心里越憋得慌。

  大嫂郝冬梅看着公公和自己亲家母热情聊着天,她心里也不得劲。

  老一辈哄孩子,年轻一辈整理着带回来的东西,家里一团祥和。

  “光明,这是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钱文扔给光明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装好的礼盒。

  光明没有推辞,姐姐,姐夫年年都给他准备礼物。

  大哥周秉义,蔡晓光好奇看来。

  拆开包装,是一个巴掌大皮质的盒子。

  盒子打开,是一块精致的男士手表。

  “呦,还是俄国货。”眼尖的蔡晓光说道。

  “嗯,与言老去俄国,顺手带回来的。”钱文笑着解释道。

  “姐夫这……”光明看着太贵重,想说什么。

  还没来得及,就被蔡晓光给堵了回去,伸手拿出手表,就往光明手腕上戴,“快让我们看看怎么样。”

  手表很精致,在光明的手腕上很搭。

  光明很喜欢,可还是感觉太贵重,蔡晓光一拍他肩膀,“你姐夫你还不了解,他能听伱的,他是独裁者!”

  听着蔡晓光对他的评价,钱文无语,要给出的下一个礼盒放下,“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啊,那这礼物就算了,毕竟是独裁者送的,你肯定不喜欢。”

  蔡晓光一怔,然后凑了过来,玩乐般讨好道,“别呀,胡言乱语的话你怎么还当真了,不识逗。”

  说着,就很自然的从他手中接过礼盒,“这个是我的吧。”

  “咦,眼镜?”打开,蔡晓光拿到眼前,金丝边,看着儒雅,大气。

  “你不是检查出眼睛有些近视嘛,在俄国遇到了就买了,正好当礼物。”钱文说道。

  “有心了。”蔡晓光先谢谢,满意戴上。

  戴上眼镜,蔡晓光身上出现一股以为没有的气质,痞坏,痞坏的,有些拽啊。

  “怎么看着像流氓。”钱文摸着下巴打量道。

  身旁郑娟拍了他一下,给了个娇嗔的眼神。

  “大哥,这是你和大嫂的。

  都是秉昆从俄国带回来的。”郑娟递给周秉义,郝冬梅两个礼盒。

  “我也有?”

  “谢谢。”

  周秉义,郝冬梅意外接过。

  周秉义的是皮带,郝冬梅的是一瓶香水。

  还有周志刚的皮鞋,李素华与郑母一样的貂皮大衣。

  蔡晓光胳膊肘碰了碰钱文的胳膊,“下血本了这是?”

  “还好,去了有专人招待,捡了些便宜。”钱文说道。

  主要是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优秀,他很快就和俄国一些人打成了一片,得了一些小优惠。

  “我老婆的呢,我先替她收着。”蔡晓光抚了抚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拽气四溢啊。

  “给。”随手扔给蔡晓光一东西。

  “没包装?”蔡晓光手忙脚乱接住,惊讶道。

  “我和周蓉的关系那么亲密,要什么包装,俗!”钱文拍了拍蔡晓光怀里的娃娃。

  周蓉的礼物,很具有俄国特色,俄国套娃。

  见蔡晓光一脸的嫌弃,钱文还嫌他没眼光呢,要知道这可是他为周蓉精心挑选的。

  “没眼光。”

  周秉义笑着说道,“在俄国,套娃也是吉祥娃娃,显然每件礼物秉昆都准备的很用心。”

  虽然他不是这个意思,可钱文还是重重点了点头,看着蔡晓光,一副看见没,是你学识浅薄的样子。

  可蔡晓光怀疑的看了看手中的套娃,又看了看钱文,以他的智商,总感觉不是周秉义说的那样的。

  众人都喜欢自己的礼物,尤其是老一辈。

  貂皮大衣已经穿在李素华和郑母身上了,暖洋洋的,爱不释手。

  周志刚还有些放不下一家之主的架子,想试试皮鞋,又不想让孩子们看见他没见识的样子。

  鞋看了看,随意放一边,一副还算满意的样子。

  只是翻身的英英,咿呀咿呀一把抓过,给咬了一口。

  也不知是在心疼谁,急忙把两者分开,皮鞋放远了。

  钱文见了,笑了笑。

  “对了晓光,周蓉呢?”这么长时间,周蓉也没出现,钱文奇怪问道。

  “陪我爸妈补年货去了。”蔡晓光说道。

  钱文点了点头,“还有个儿媳样。”

  蔡晓光瞪向他,“给我老婆点面子好不好,她很好的!”

  “也就你稀罕她。”

  他和周蓉的关系,所有人都知道,蔡晓光更是从头至尾了解,微微带点语气话,没人当回事,他更不会当回事。

  “爸,这是我兵团战友来京城出差,特意给你们带的礼物,他在南方工作,这都是当地特产,咱这没有的。

  这水果糖,鱼松,罐头……”

  周秉义把摆好的东西一一介绍道。

  周志刚看了看,都是吉春市少见的稀罕物,突然说道,“秉义啊,把这些东西都装上,给冬梅她爸妈拿过去啊。”

  还是一如既往的要强。

  周秉义一怔,然后笑着说道,“爸,楼上房间还放着一套呢,就是给冬梅爸妈的,一模一样的。”

  “秉义的那个战友也送我爸妈了,爸。”郝冬梅急忙应和道。

  “你战友有心啦。”周志刚不知想到了什么,起身,“你们等一下。”

  说着,周志刚走向一层的杂物间,现在已经不叫杂物间了,被钱文前年规整了一下,改成储物间了。

  钱文看着周志刚匆匆的背影,心想,‘不会是茶叶吧。’

  要真是茶叶,要强了一辈子,辛辛苦苦了一辈子的周志刚,最心塞的时刻就要到了。

  剧中老周家顶梁柱一直在对这个高官亲家,都是带着一丝自卑的,多多少少有一些讨好的意味。

  钱文觉得挺正常,毕竟是一省之長,而周志刚只是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普通老工人,这阶级层次差距这么大,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平视高官亲家。

  剧中就是拿回来两筒自己都不舍得的好茶叶,在高兴下,周志刚就拿了出来,送给高官亲家。

  其实周志刚也没什么意思,企图,就是简单的认为东西好,快过年了,分享给亲家。

  谁知让高官亲家以为是逼他们就范,放下身段来接受老周家。

  钱文只想说,改造的不彻底啊!
  还没怎么呢,就先想坏别人三分。

  再接着就是郝冬梅为了两亲家见面,和家里人吵架,郝母大道理一番后,又怕女儿夹在中间尴尬,就说通郝父抽空来个亲家见面。

  之后就是,高官亲家皇恩浩荡答应接见老周家了,周志刚为了不丢面子,指挥全家打扫卫生,连光字片的公共厕所都打扫了。

  最后是,周志刚不舍得喝的茶叶又被送回了老周家,高官亲家也没来,一天白忙活了。

  周秉义和郝冬梅难堪,而周志刚看着那两筒茶叶,像是在嘲笑自己,狠狠的伤透了他脆弱的心。

  虽然高官亲家没来是因为疾病突发吧,也算情有可原。

  可钱文不敢想象的是,高官亲家真要来了,周志刚到底如何面对这个清高而不可一世的亲家。

  省長大人带着老婆,秘书,一堆手下走进砖瓦房的老周家,像巡视一样。

  周志刚带着老周家所有人,像企业的员工突然接受领导的视察一样,毕恭毕敬?
  两个亲家见面没有嘘寒问暖,亲家该有的热情,亲密,而是像上下级,巡视工作般,问吃的好不好,喝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问问周志刚工作顺不顺心,累不累什么的?
  简直不敢往下想。

  态度就没端正,见面又有何意义。

  简直是闹剧中的闹剧。

  在钱文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志刚从储物间出来了,手里拿着两筒油纸包好的茶叶。

  钱文这一刻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拦,还是不拦。

  “秉义,这是我带回来的两筒茶叶,特级的,这可是稀罕玩意儿。

  冬梅,给你爸和你妈一并带过去。”周志刚笑呵呵捧着茶叶。

  周秉义的脸色却细微的有些变化,钱文捕捉到了,蔡晓光也捕捉了。

  学哲学的,这些里里面面的事,往往比常人还要看的透彻。

  他早就知道媳妇父母的意思,这数年,一直没有往来,互不干扰,今天却突然亲家送东西,郝冬梅父母是回不回礼,这不就是无形的软招式么。

  当然周秉义了解父亲,他知道父亲不是这个意思,可耐不住对方胡思乱想啊。

  他一下僵哪了。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冬梅,拿着。”没什么弯弯绕的李素华也笑着说道。

  郝冬梅更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热情的收下了。

  看着两筒茶叶入包,周秉义犯愁了。

  “对对对,还有晓光父母,看看我这脑子,老了老了。

  晓光你等等啊。”说着,周志刚又笑呵呵扭头回了储物间。

  蔡晓光笑笑,也没拦,他可没大哥周秉义的顾虑,他们家和老周家关系不错。

  在他们上大学期间,他父母在过年过节也来老周家和亲家聚一聚,联络联络感情,两家关系就是亲家关系,亲近又保持合适的距离。

  李素华好像想到了什么,让光明看着孩子,急忙走进储物间。

  没一会两人出来了,拿了两个盒子,一个是扁长盒子,一个是长方形的盒子。

  郑娟见了,露出会心的笑容,扣了扣他手心,钱文跟她做了个嘘的动作。

  “嘘什么。”周志刚看见了他的动作,然后看向蔡晓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晓光啊,爸没偏心的意思。

  可这次回来除了那两筒好茶,就是一些米面,肉,吃的东西。

  那些谁家都有,给你爸妈多少有些不合适。

  这两个是秉昆给我的,我没舍得动,也都是稀罕物。

  你拿着,给你爸妈。”

  “谢谢爸。”蔡晓光一点没推辞,接下东西。

  聪明的他,才不会给自己添堵,给周志刚没台阶下。

  钱文笑了笑,给介绍道,“晓光,这一个是特供言,一个是特供酒,都是我从言老哪抢来的,你谢错人了,你应该谢我。”

  周志刚直接无视他,这么多年,看似他还是老周家的顶梁柱,可钱文这大大小小这么多事做下来,老周家所有人都知道,老周家顶梁柱换人了。

  无形中换人了。

  周志刚是有些不得劲,可也默默应许了。

  毕竟他都快退休了,也老了,孩子也不小了,娃娃都有了,而且孩子也出色的让他都不敢相信,他也就别扭中无声中卸下重担了。

  蔡晓光看也没看他一眼,而是在周志刚,李素华身旁,乖巧道,“谢谢爸,谢谢妈。”

  李素华笑了笑。

  周志刚点了点头,突然让蔡晓光心塞道,“爸就不用谢了,尽快让我抱到外孙,外孙女吧。”

  钱文一下笑出了声,让你瞎舔。

  你是拽王,又不是舔王。

  蔡晓光心塞的到了角落,蹲下画圈圈诅咒某个看好戏的。

  “亲家母,咱们两家的关系,我可就不给你啦。”周志刚笑呵呵和郑母说道。

  “哎呦,天天吃喝住这,我都不好意思了,那还能要什么东西啊。”郑母急忙不好意思摆手道。

  “老姐姐,这话就不对了。”李素华亲密拉着郑母的手,“是你和光明一直在照顾我,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

  这两家亲家早熟的不行了,和一家一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三老也就都没在矫情。

  三老去陪孩子,钱文看向周秉义。

  他正发愁的拿着哪两筒茶叶不知如何呢。

   感谢只看书不说话的老白大佬的打赏,谢谢!
    感谢20180223145424795大佬的打赏支持,谢谢!
    【苏~联就直接俄国了,方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