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81年

2022-06-30 作者: 咖啡来也
  第572章 81年

  库茨库茨库茨~
  他们再一次离开了吉春市。

  “照顾好康康,光明~”月台上,李素华向驶出站口的火车不断挥手。

  这次暑假,钱文他们回来一直待到快开学。

  再次的离开,他们带上了光明,小康康。

  家里他请了一位勤快,手脚麻利的阿姨,来照顾李素华,郑母。

  二人是拒绝的,一再表示她们身体很好,很棒,吃嘛嘛香。

  可这一点,家里人是由不得她们的。

  李素华身体还行,没什么大问题,郑母的身体就差多了,头发已经花白,走路都需要拄拐了,她处理药材的活,这次走之前钱文已经不允许她在做了,老了老了享享清福吧。

  这次暑假没什么大事发生,家里一切挺好,欣欣向荣,发小也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时间一晃,一往无前。

  高考制度恢复后,社会上变化很快,很大。

  社会上思想解放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校园里也前所未有地活跃。

  还在校园的钱文,对社会上的大变化只关注不参与,可校园里他就无处安放了。

  论文是不断发表在经济学权威刊物上,观点频频引起争议。

  在不断的崭露头角下,79年他和几个同学在学校的支持下,创办了一份自己的经济系刊物。

  鼓励全年级在刊物上发稿。

  在校和学院教授研究课题,跟着言老前往人大,复旦等高校参加讲座,会议。

  他已经超越同期的同学太多了,好多老师,教授都是平等对待他,很难把他当做学生。

  他带着学校的经济系在各大高校的经济系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吊打所有不服者,校领导对他青睐有加,寄予厚望。

  时间匆匆。

  81年,冬。

  春节前几天。

  本来学校早放假了,只是前段时间钱文跟着言老去了一趟俄国,连番的会议,参观,学习下,他们在春节前才堪堪回京。

  北大家属楼。

  “康康,把弟弟妹妹的玩具装一下。

  还有你爸书桌左边第二个抽屉里,放着的几本书也装起来。

  对了,给你光明舅舅新年礼物别忘了,记得装上。

  秉昆,给明明,英英的奶冲好了么,两个小家伙都饿了。

  哦,对了,先试试温度,别烫着他们。”

  在卧室的郑娟,忙的脚后跟停不下来,一手手里抱着一个大眼睛,粉嫩粉嫩的小娃娃,轻摇了哄着,一手不断整理着要带回吉春市的礼物。

  钱文从厨房走出,擦了擦手背上试温度的奶渍,路过已经7岁的周学康,“康康,你去收拾伱要带的东西吧,这里我弄就行了。”

  虎头虎脑,眉目间出乎意料的带着几分同龄人没有的懂事,小康康看着他,咧嘴一笑,“爸,我的东西早收拾好了,这也快收拾完了。

  奶瓶给我吧,我去喂弟弟妹妹。”

  钱文闻言无奈,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不要这么懂事好不好,让我很没有父亲的成就感,活泼一点,闹腾一点。

  也让我学学别的父亲,揍你一顿。”

  本来咧嘴笑,要接过钱文手中两个奶瓶的周学康表情凝固,嘴角抽了抽。

  “咦~”钱文好像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着自己懂事的大儿子,“康康,好像我真没揍过你诶。

  你这童年是不完整的。”

  周学康不想理这个他人口中精英的老父亲了,白了他一眼,拿过奶瓶去喂弟弟妹妹了。

  钱文笑了笑,低头装眼前最后几样东西。

  他这个大儿子,周学康啊,怎么说呢,懂事,听话,乖巧,聪明。

  几年前跟他们来了京城,那时小康康不大不小正好在启蒙阶段,可因为种种原因,他和郑娟都没有太多的时间贴身照顾他。

  也幸好他租的是学校家属楼,里面都是老师的家人,钱文,郑娟不在时,小康康就在邻居家,一边启蒙学习,一边等他们回家。

  慢慢的,小康康就跟家属楼里的所有邻居混熟了,他聪明伶俐的样子,性格,很受人喜爱。

  钱文那时又怕因为他和郑娟学业太忙,忽略了孩子,让孩子性格孤僻了,就尝试着带着身边,带着小康康去课堂。

  出乎意料的,小康康不吵不闹,在钱文跟校领导调解下,在不妨碍他人学习的情况下,钱文可以带小康康进入课堂。

  就这样小康康的启蒙教育是在大学课程中进行的,在学院钱文也算是名人,小康康也很是受喜欢,算是在一堆高智商叔叔阿姨中长大的。

  他和郑娟不在时,小康康不是在某个老师家,就是在某个教授家或者是同学宿舍。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小康康不仅没有长歪,还懂事的让人心疼。

  他和郑娟都有些内疚。

  进屋的周学康给弟弟妹妹喂吃的。

  两个小家伙已经都一岁多了,咿呀咿呀的,其实在大学期间要孩子是很不明智的。

  先不说学业,就说照顾孩子就有诸多不便。

  可一次意外,措施没做好,孩子来了,总不能不要吧。

  他和郑娟就决定生下来,什么困难不是克服的。

  所以现在就有了二哥周学明,小妹周学瑛。

  屋内,郑娟把要带回吉春市的礼物都装好,两大包。

  都是提前买个朋友的礼物。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向认真喂弟弟妹妹的大儿子,走过去,在他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被亲,虽然是自己的母亲,可周学康还是有些害羞,头微低,脸羞红。

  “害羞什么。”郑娟又亲了一口。

  “妈~”周学康撒娇道。

  “好好好,康康大了不和妈妈亲了。”

  “没有!”周学康急忙解释道。

  “逗你的,古板的像个老学究,厨房里还有块蛋糕,赶紧去吃了。

  妈妈照顾弟弟妹妹就好。”

  郑娟推着周学康往外走。

  有时候儿子太懂事也不好,总感觉没有成就感。

  钱文走了进来,回头搂了一眼在吃蛋糕的大儿子,见看不到卧室里,他从后面搂住郑娟的腰。

  “干嘛。”郑娟瞥了他一眼。

  “搂我老婆。”钱文的手掌轻揉郑娟的腰部,让她痒痒的。

  “康康会看到的。”郑娟按住钱文作怪的大手,娇嗔说道。

  “看不见,视角正好堵住了。”

  “那突然进来怎么办。

  再说我还要喂明明,英英呢,哥哥乖,听话。”郑娟死死摁着腹部上的大手,哄道。

  钱文凑前,点了点脸颊。

  郑娟无奈娇媚一笑,然后回头看了看,见真看不到,飞快的亲了一口。

  这才让钱文放过她。

  钱文抱起小女儿,黑黝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英英真漂亮,以后一定会和妈妈一样,是个大美女。”

  郑娟又白了他一眼。

  钱文拿着奶瓶,喂着小女儿,“娟儿,东西都齐了么,用不用我再去买点。”

  郑娟抱着明明,歪头思索了一下,片刻后,“齐了。

  给爸妈的,光明的,春燕他们的,还有过年要用的,齐了。”

  “那就行,今年老爷子回来,家里人又难得团聚了。”钱文说道。

  “爸退休年龄快到了吧?”郑娟估算道。

  钱文一想,“应该还有几年。”

  “爸和妈一直聚少离多的,在过几年就好了。”

  钱文点了点头。

  第二天,钱文和郑娟与还未走的周秉义,郝冬梅坐上前往吉春市的火车回家了。

  孩子多,他们买的是卧铺,一路还好。

  库茨库茨中,火车停在了吉春市火车站,天有些凉。

  “秉昆,娟儿,你们抱好孩子,行李我和冬梅拿就行。

  康康,跟紧大伯。”周秉义前后招呼着。

  “知道了,大伯。”康康被郝冬梅紧紧牵着手。

  一行人刚刚出站,就看到了等他们的周志刚,蔡晓光二人。

  “这里,大哥,秉昆,这里~”在站口,人群中,蔡晓光不断挥手。

  “大伯母,是爷爷和姑父。”小康康指道。

  一行人走了过去。

  “爷爷,姑父。”小康康叫人。

  “康康真乖。”周志刚满脸笑容的抱大孙子周学康。

  “爸,你咋来了?”蔡晓光帮忙拿东西,周秉义问道。

  “我咋不能来。”周志刚瞥了大儿子一眼。

  现在大儿子,二女儿也不小了,还让他操心,周志刚没给他好脸色。

  周秉义闭嘴,和老婆郝冬梅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老爸为什么这个态度。

  “爸,回家再聊。

  这天冷的,别冻着明明,英英。”蔡晓光见状也有些尴尬,因为他最近也不怎么得老爷子喜欢,这两天老挨批。

  而和大哥周秉义一样,他们两人犯的是同一件事。

  “哼。”周志刚还是那个脾气,扭头看向钱文的二儿子,小女儿,一下满脸笑容,“回家,别冻着了。”

  回家坐的是轻轨电车,没一会就到光字片了。

  车上钱文还遇到几个熟人,见面就热情的打招呼,套近乎,原因是想让他春节期间,抽空给家里生病的老人看看病。

  钱文都习惯了,每次寒暑假回来都会有这种事。

  回家的路上遇到街坊四邻,打打招呼,住步聊几句,走走停停。

  路过照相馆的时候,周志刚停步。

  照相馆门口挂着个牌子,‘本馆腊月三十至初七休息。’

  “爸,69年后,咱们家还没有拍个全家照吧。

  家里新添了这么多人,应该拍个了。”周秉义看出老爸的想法,说道。

  “今天腊月二十八,明天腊月二十九是照相馆年前最后一天开门,明天人都齐,明天照吧。”蔡晓光说道。

  周志刚掰了掰手指,数了数,“多了六口人,翻了一倍,是该照个全家照了。”

  光字片的路又窄了好多,违建房多了数倍,当然小孩也多了,快过年了,都蹦蹦跳跳在路边玩耍。

  轻车熟路,到了老周家。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他不在,一点没变。

  进门的钱文摸着下巴,考虑是不是抽时间去趟深城,弄些钱,弄些新家电回来。

  去年他跟着言老去深城调研,南北方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哪边都尝试开始销售楼房了,这边房屋买卖才刚刚有个响动。

  实在是有些落后几步啊。

  “康康,明明,英英。”一进门,李素华眼里就只看到三小只。

  钱文等大人一笑,年纪越大,眼里越只有小孩。

  真是隔代亲。

  钱文他们自己顾自己的上楼,放东西。

  一层,客厅处,铺着一块老大的纯羊毛地毯,周志刚,李素华和小不点明明,英英玩着,一旁小大人的周学康无奈吃着糖,他实在不习惯爷爷奶奶把他当小孩逗。

  不过明明,英英可没小康康小时候乖,没一会就哇哇哭了起来。

  “妈,郑娟妈和光明呢?”钱文下楼,没看见人,问道。

  “老姐姐去北陀寺了,光明陪着。

  说上柱香。

  今天要不是你们说回来,我也跟着去了。”李素华抬头说道。

  钱文点了点头,这些年生活越好,郑母是越信佛。

  个人信仰,他也不阻拦,反而觉得挺好,心中有念想,也容易长寿。

  让郑娟去哄一下孩子,他打开带回来的行李包。

  “我和娟儿带了一些特色小吃,都是全国各地的,妈你看放哪。”钱文从包里往外拿东西。

  周秉义和郝冬梅也在往外放东西,也准备了不少过年用的礼物。

  “先放哪吧,一会在收拾。

  英英这是咋了。”小女儿英英就是郑娟都没哄好,哇哇的哭,让周志刚和李素华手足无措。

  钱文看了看,“是不是饿了,您这孙女可是个大胃王,比明明能吃多了。”

  李素华急忙冲奶粉,吃上东西的英英一下不闹了。

  抱着孩子,周志刚突然有些惆怅,看向不远处在往外拿东西的周秉义,又看了看儿媳郝冬梅,莫名的叹了口气。

  忙前忙后的蔡晓光看到,急忙转身要躲开。

  可他还是闯进了周志刚的眼帘,“晓光,你看康康,明明,英英可爱么?”

  蔡晓光住步,慢慢转身,他这是逃不了了。

  干笑道,“可爱,看着就让人喜欢。”

  “那你和周蓉什么时候要孩子啊,都老大不小了,周秉29,都三个孩子的爹了,你和周蓉都三十出头了,也该要个孩子了吧。”周志刚沉声说道。

  他至今都没想明白,都老大不小了,大儿子和二女儿怎么就不急呢。

  尤其是大儿子,当初答应着去了大学就要孩子,现在却一拖再拖,让他费解。

  听到二人的话,周秉义一顿手上的动作,然后当做什么也没听到继续掏东西。

  郝冬梅眼眶微红,很快忍住。

  蔡晓光就呆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倒是想要个孩子,也非常方便,可周蓉这些年犟那了,他也很无辜,无奈啊。

  他看向钱文,心想,‘都是因为这货!’

  钱文见家里气氛一下凝重起来,砸了咂嘴,往嘴里塞了一颗蜜枣。

  周蓉什么情况他是不怎么清楚。

  可周秉义和郝冬梅什么情况他知道,他们有过孩子,可惜给流了,当时郝冬梅哭的死去活来的。

  现在怎么说呢,正在努力,怕家里担心又不能解释。

  周秉义更怕没有结果,伤了郝冬梅。

  无声中,这时家门开了。

  去烧香的郑母和光明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个凝重的环境。

  “妈,光明。”钱文望去。

  光明已经长大了,大高个,人帅气,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漂亮,又深邃。

  “姐夫~”光明笑得很光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