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570章 她周蓉只有我能欺负

第570章 她周蓉只有我能欺负

2022-06-28 作者: 咖啡来也
  第570章 她周蓉只有我能欺负

  下课的周蓉心情还不错。

  和同学结伴要去学校图书馆。

  虽然路途中同学聊到了大魔王,现在她就是要挑战对方的正义之师,对方不是大魔王是什么。

  想到校园中最近流传着对方的传说,她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可还是很快的调整好了。

  一路和同学有说有笑的走着。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让她咬牙切齿的人。

  冯化成!
  身旁还跟着一个年轻姑娘,很是亲密的挽着他,看着二人关系就不一般。

  偶遇冯化成,周蓉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后,和同学说了句有事,她就冲了过去。

  拦下了对方。

  都是因为他,自己才在刚满19岁时打算瞒着家人,准备私奔。

  然后家人训斥,被掌掴,强制下乡,再然后步步慢于小弟,从家中老二的位置掉到老末,处处生活在对方的阴影下,让一向骄傲的她在光字片沦落到那般境地。

  要不是高考制度突然恢复,她说不定还在吃土呢。

  而自己为对方做了这么多,他却从头至尾没出现过,所有的一切都让自己背负了。

  现在看着对方红光满面,她后悔了。

  后悔当初自己的幼稚,几篇破诗就把她迷的神魂颠倒,串联的时候,还没长成的自己和一个三十的大叔一见钟情了,现在想想,她恶心,吐了。

  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把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简直瞎了眼。

  多年后再次见面,她心中怒火万丈。

  “冯化成~”

  周蓉拦下冯化成,眼冒怒火。

  而冯化成却好像没认出周蓉,斯斯文文,微笑道,“这位姑娘,有什么事么?”

  “你不记得我?”见冯化成没认出自己,这让周蓉更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

  “我们认识么?”冯化成见周蓉语气不善,皱眉问道。

  “化成,她是谁啊。”挽着冯化成的年轻姑娘见周蓉娇媚漂亮,心中一个激灵,敌意的看着。

  要知道冯化成回京后,他的诗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京城诗歌界都有不小的名声。

  小迷妹可比在贵区时多多了。

  “佳佳,我不认识她啊,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周蓉和小时候变化还是挺大的,虽然一如既往的花容月貌,可只当初串联见过一面,这么多年过去,又无联系,冯化成早忘了周蓉是那位了。

  听冯化成这么一说,周蓉本就是暴脾气,差点没忍住就上手,活嘶了对方。

  她为了对方,和家人都差一点断绝关系,现在再见面,竟然是轻飘飘一句,‘不认识。’

  她差一点疯了。

  不过校园中同学来来往往,周蓉也不愿成泼妇,她硬生生止住了她的心中所想。

  深吸口气,提示道,“我周蓉。”

  冯化成眼往上飘,在思索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乍一听在哪听过。

  几秒后,冯化成才恍然,眼睛有些躲闪,想隐藏什么,然后指着周蓉略带惊喜道,“周蓉,你是周蓉?
  我想起来了,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

  伱这是……在北大上学?”

  然后冯化成对身旁年轻姑娘解释道,“这是周蓉,以前我的诗歌笔友。

  这么多年未见,我一下没认出来。”

  年轻女子见周蓉的样子,女人的敏感让她觉得没那么简单,心中开始警惕,伸手,“你好我曲美佳,冯化成的老婆,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喜欢我老公的诗歌。

  不过我们一会还有事,下次有时间再聊,不好意思。”

  老婆?
  周蓉因为冯化成的一句轻描淡的笔友,她一下到了怒火的边缘。

  他们当初的关系是‘笔友’两个字能说的清楚的么?
  周蓉突然发现当初自己是多么可笑,她当初视为的信仰,不惜和家中决裂,现在竟然怎么看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深吸了口气,周蓉不像让她跌份,她可是傲娇的周蓉。

  看向因为她出现,越发紧挽冯化成的曲美佳,年轻,长相不差,好像年龄和她差不多。

  心中想到什么,“你们是什么时间结婚的。”

  冯化成感觉不妙,急忙就想拦老婆曲美佳,可还是慢了一步,曲美佳余光瞥了冯化成一眼,“我们已经结婚八年了,孩子都五岁了。”

  周蓉厉目射向冯化成。

  她是已经对冯化成没有一丝一毫的念想了,再次见面拦下,也是认为因为对方她才会经历那么多她不应该经历的,心中有气。

  可现在,不一样了,心算一下,69年到78年,一共才9年。

  他们就结婚8年了。

  那时自己还在被家中批判,顶着所有人的不理解,插队时还幻想冯化成会来找她,他们情比金坚,家里人都不了解她什么的。

  可在这时对方就结婚了。

  她从头至尾图了个什么,彻头彻尾的小丑么?
  想到这里,周蓉双眼猩红。

  看着冯化成,问话却是曲美佳,“你和冯化成怎么认识的?”

  没等老婆曲美佳回答,冯化成就拉着要走,“不好意周蓉,我们真有事,下次见。”

  周蓉快步拦下,一个字一个字蹦出,“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真有事。”冯化成说道。

  周蓉拦着不让,其实这时候一切已经明了了,没有深挖的必要了,可她是一个倔种,她想知道自己当初到地图了个什么。

  周蓉连连拦路,冯化成二人有些不耐烦了。

  曲美佳好像明白了什么,看了看身旁的丈夫冯化成,对周蓉的动作开始别客气。

  冯化成好像心中有鬼,还躲着,可曲美佳却一点不让周蓉,被拦着,一气下,“我和化成早就认识了,当初我们还在京城的时候就认识了,现在告诉你了,你可以不打扰我们了么?”

  周蓉闻言,身形一顿。

  在京城时就认识,还结婚8年。

  原来她真是小丑。

  “他没的说错,什么狗屁的信仰,就是青春的骚动。

  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刚刚成年的花季少女,没点别有用心,怎么可能一见钟情。”周蓉自嘲说着,她想起来有次大魔王送她回知青点,对她的劝诫。

  当时她还一心冯化成,全然当成耳旁风,还认为没人能懂她,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原来,是她太幼稚,真被书中所谓的诗和远方迷了眼。

  周蓉呆滞在原地,冯化成和曲美佳看了她一眼,擦肩而过。

  “疯婆子~”

  周蓉唰的看向曲美佳,眼中带着吓人的目光,“你说什么!”

  曲美佳倒退半步,然后挺胸,“你不就是当初化成的某个追求者嘛。

  我希望你不要在妄想,不要在打扰他,他已经结婚了!”

  说完,用力一撞周蓉的肩,要扬长而去。

  周蓉被措不及防下撞倒,这一下,眼中猩红大胜。

  爬起后,追上就给了冯化成一脚。

  “这一脚是我当初瞎了眼!”

  在接着就是周蓉战冯化成,曲美佳场面。

  钱文到来,周蓉委屈叫他。

  “周秉昆,给我打他!~”

  钱文上前,不由分说,轻轻松松拦下冯化成和曲美佳,歪头看向周蓉,“你叫我什么?”

  周蓉披头散发,傲娇的她这一刻狼狈不堪。

  钱文的到来,家人的出现,让她忍不住了,眼眶红了,委屈道,“二哥,冯化成欺负我~”

  钱文闻言,使劲揉了揉周蓉的脑袋,本就凌乱的秀发更乱了,一笑道,“看二哥给你收拾他们。”

  然后厉目,目光森然的看向冯化成,“就是你当初勾引我妹妹!”

  抬脚就是一飞蹬。

  冯化成嘭的飞出。

  “啊~”曲美佳尖叫。

  心中委屈,流泪的周蓉嘴张大。

  “我靠,人就这么飞出去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秉昆咋和人打起来了。

  “那个被打的好像是图书馆的副馆长。”

  “快快快,拦住,赶紧拦住,这打架最轻也是一个处分。”

  人群中有几个钱文的同学,而且钱文现在也小有名气,毕竟开学刚刚两个多月,别人都在学习,他就已经崭露头角和老师,专家争锋,很多人都认识他。

  冯化成揉着胸口爬起,惧怕的躲着钱文,“你别过来。”

  “给我拦着这个女的。”钱文没理冯化成,而是回头喊住同学。

  “噢哦哦。”同学急忙点头。

  熟人打架,怎么可能没拉偏架的,再说你个女人冲上去干嘛,来,咱们站一旁看着。

  钱文拍掉几个拦自己的同学的手,向冯化成走去。

  曲美佳被拦着,堵在一旁。

  钱文和冯化成面对面,上下打量了一下,看着斯斯文文的,一把揪住他衣领,“你多大了,勾引我小妹?”

  被卡脖子,冯化成呃呃呃喘不过气来。

  “你和我小妹最差也是差十岁吧,她当初成年了嘛,你就月月和她通信。

  想艹粉啊!”

  冯化成想说什么,钱文一巴掌打在他嘴上。

  “闭嘴,允许你说话了么?
  还一见钟情!
  你踏马不就是看老子小妹长的可人,漂亮,你能一见钟情?
  你这是见色起意!”

  “还打女人,打的还是我小妹,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她周蓉只有我能欺负!”

  本来周蓉还挺感动的,没想到大魔王二话没说就给她出头,让她都不好意思以前对他的态度了。

  可听到‘她周蓉只有我能欺负的时候。’她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让她感动会能死啊!
  钱文拎着冯化成走到周蓉面前,“道歉!”

  冯化成揉着脖子,眼睛充血,连连咳嗽,“我没有勾引你妹妹!”

  “话真多。”钱文直接一个大巴掌打在冯化成后脑勺。

  巨力让冯化成一个趔趄。

  是非曲直,钱文不想谈,他只知道他现在是老周家掌门人,谁欺负老周家人,先过他这关!
  冯化成不愿道歉,他不觉得自己有错,再说众目睽睽之下,他已经很丢脸了,他不允许自己更丢脸。

  “道歉。”

  又是一个大巴掌。

  后脑勺生疼,冯化成有些顶不住了。

  “秉昆,这……”同学想劝,可不知道如何劝。

  而周蓉也冷静了下来,没有了刚刚盛怒下的火气。

  四下望了望,见更多人围了过来,家丑还不可外扬呢,她这事也不想成为其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再见冯化成,她心中彻彻底底放下了,只是真为当初自己不值当,不过也幸好当初被拦下了,要不然……想想后果就后怕。

  周蓉心有余悸的看向冯化成,见那个窝囊样,真是怀疑当初自己的眼光,脑子,当初她是智障么?怎么一见钟情的?
  冷哼一声,看向冯化成,“当初真是瞎了眼。”

  说出这句话,她心中一松,好像告别了一段过去,从未有的轻松。

  见大魔王还要教训冯化成,她急忙拦下,在打就不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拉住钱文的胳膊,“大魔王,我们……”

  “嗯?”钱文认为他耳朵出错了。

  周蓉讪讪一笑,“周秉昆我饿了,陪我吃饭去。”

  “嗯?”

  “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你跟谁学的,我去把他腿卸了。”钱文说道。

  刚刚还是二哥呢,现在就成周秉昆了?
  变脸都差你一筹。

  周蓉嘴角抽了抽,挽着他胳膊,半撒娇,半硬拉道,“走啦~”

  “以后在敢勾搭小姑娘,想想今天的巴掌!”

  钱文瞪了唯唯诺诺的冯化成一眼,然后被周蓉往外拉。

  “老牛,胖子,电线杆走啦。”钱文招呼自己的同学。

  “靠,老大,早知道不帮你了。”瘦瘦高高的天线杆是他宿舍舍友。

  “化成,你没事吧。”

  曲美佳扑向冯化成,钱文这时才认真上下打量了一下,挺年轻的,感觉比周蓉都小一些,这冯化成是有老牛吃嫩草的被动技能?
  没了周蓉还有下一个?不过也是,那个诗歌诗人没有一批小迷妹。

  现在的诗人就好比以后的明星,死忠粉还是有几个的。

  钱文他们走了,见没什么可看的了,围着的人群也散了。

  钱文的同学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很有眼神的说有事先走了。

  他笑着说晚上一起吃饭,他请客。

  而周蓉有些扭捏,一路没话。

  他也知道以周蓉傲娇的性格,想让她这时蹦出几个屁比登天还难,挥了挥手要走。

  “诶,你去哪。”周蓉急忙问道。

  “去善后,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这么多同学都看见了,不干预一下结果,怎么放心。”钱文头也没回,朝身后挥了挥手,往校领导楼走去。

  周蓉怀中抱着书,“你就不问我和冯化成为什么打起来么?”

  “懒得问,咱老周家人没吃亏就行。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没什么事了。”

  钱文走了。

  周蓉这人现在怎么说呢,没有剧中那么可气人了,可能是因为没去成贵区吧,没有那么偏激。

  钱文也就没太偏颇。

  这么多年该教育也都教育了,没有一开始那么大火气了。

  周蓉看着钱文背影,捋了捋头发,有些想感谢对方当年拦下她,可想到对方这些年对她的操练。

  背影消失,她心中挺莫名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