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爆头

2021-09-17 作者: 咖啡来也
  第216章 爆头
  都挺好就两条主线,一条是苏大强各种作妖,折腾三个儿女。

  另一条就是苏明玉和苏家的感情纠葛。

  剧中苏明成和苏明玉仇恨分两段,第一个是小时候苏母不公平的对待,苏明成的不成熟,欺负苏明玉。

  第二个就是剧情中期苏明成暴打苏明玉。

  当然这第二个现在应该不会出现了。

  他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小时候的事。

  餐桌前,思索的苏明玉开始呼吸急促,情绪波动巨大,激动起来。

  可能是想到了小时候,自己的委屈。

  “苏明成,我无法原谅你。”苏明玉猛地抬头看着钱文说道,最后几个字说的很重。

  埋头吃饭的钱文,身形一顿,然后他抬头微微一笑。

  现在的苏明玉脸部有些狰狞。

  “小妹,我没有让你选择原谅我。

  这么大,进入社会这么久,我学到一个道理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虽然这些事是发生在你我之间的,可是角度不同,感受不同,我不会轻飘飘一句血脉相连,就自以为是的让你宽宏大度。

  我这次来只是想说清楚,我想要弥补小时候自己幼稚的过错,你原不原谅是一会事。

  我弥补又是一回事。”

  钱文面带微笑,没有因为苏明玉狰狞的面孔,不客气的语气,就愤然起身离开。

  苏明玉闻言闭目,在桌子上的手微微颤抖,她没有睁眼,而是开口说道,“苏明成,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初中升高中的时候,我想买一本中考习题册,全班同学都有就我没有。

  每一次我问妈要钱,妈都说你就不是读书的料,你买那东西浪费。

  也是在那时候你想出去玩,找妈要钱,妈偷偷的把钱给你了。

  但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拿着钱在我面前炫耀,我当时一气之下就把钱都撕了,你当时……”苏明玉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非常明显,钱文也看到了,苏明玉在恐惧。

  钱文脑中记忆里有这件事,那次苏明玉离家出走好多天,最后被人找到已经虚脱了,几天几夜没吃饭。

  他没有插话,继续听,苏明玉也没有睁眼继续讲。

  “你当时……当时疯狂的打我,踩我,那时你的眼神……你的眼神,让我恐惧,害怕,我至今都忘不了,一直缠绕着我。

  我当时吓坏了,那时的我瘦弱,无力,想要反击你,想要打你可是没有力气啊,只是在你脸上挠了一道。”

  钱文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你打我的时候,妈正好下班回来,呵呵……呵呵,你还记得妈当时说什么了么?”苏明玉闭目问道,不过更像是自嘲。

  “妈什么也没说,可是在你走了之后,她说他打你是不对,但你不也还手了么!你还把她脸挠破了。

  你知道我当时听到这句话有多绝望么,那天我离家出走了,一个人跑到湖边,呆坐了一晚上。

  我当时想,我还是去死吧,我要是死了,妈说不定会难过,还会时不时想一下我,我最终差一点就跳下去了。

  你还记得么?那天家里没有一个人来找我,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一个不重要的人。

  从那以后我表面上不怕你,但我心里一直有一份深深的恐惧,你就是我从小的阴影,你让我怎么原谅你,怎么忘记这一切。”

  餐厅明亮的灯光下,苏明玉双眼闭目,在讲话的时候一直微微的颤抖,一直在压抑自己起伏的情绪。

  今天钱文捅破他与苏明玉之间的窗户纸,让苏明玉说出了她深埋在心底的话。

  钱文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知道关键时刻到了。

  下面他处理好,他和苏明玉之间也就不会再有太大矛盾了。

  如果处理不好,那今天就是带着儿歌被赶出门,以后在想修补好苏明玉与他之间的关系,让她认自己这个哥哥就会难上加难。

  有时候说的在多也没有行动重要,钱文没有说话,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离开餐桌。

  苏明玉感觉到钱文的动作,睁开眼,心里波动,“呵~要走了吗?这就是你要弥补的态度?你还是当初那个他!”

  苏明玉眼中带着深深的失望,她心中还是渴望亲人的。

  紧接着她一愣,因为钱文进了厨房。

  钱文来到厨房,打开冰箱,他刚刚来时在超市不仅买了菜,还买了六瓶啤酒,那种浅咖啡色玻璃瓶的。

  单手一扭啤酒瓶盖,一瓶接着一瓶把里面的啤酒都倒进洗菜池。

  等都倒完了,钱文拿起一个空啤酒瓶,敲了敲“铛铛铛~”手指与空瓶相撞的声音。

  “还挺硬,不过还可以接受。”钱文使劲捏了捏,玻璃酒瓶咯咯直响。

  钱文慢慢加持力道,啤酒瓶上慢慢出现轻微的裂痕。

  他本来买这个啤酒是打算如果和苏明玉谈的还算顺利,到时在加上点酒,让他们可以更融洽些。

  可是按目前这个情况,他这些啤酒另有它用了。

  六个啤酒瓶都捏了一遍,表面都出现不仔细看难以发现的裂纹。

  然后提着酒瓶回到餐厅,苏明玉已经重新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了。

  看着钱文出来,语气冷清道,“该说的都说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过你的,我生活我的就像以前一样,互不相见。”

  “那怎么行!”钱文想到。

  没有理会苏明玉的话,钱文手握酒瓶。

  对面的苏明玉瞳孔一缩,她会错了意,以为对方恼羞成怒,厉声道,“苏明成我不怕你,你也就能打女人!”

  钱文微微一笑,知道对方误会了,不过他没有解释,“小妹,小时候的事我不想辩解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让你释怀,不要老是回忆过去。

  我今天只做我觉得应该做的,我模糊的记得,我们开始不和谐是从小升初开始的吧,那时的我确实没有一点哥哥的样子,你离开家应该是大一吧,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一年,在算点利息,算他个九年。

  我这里有六个啤酒瓶,不怎么够,不过今天先还本金。”

  说着钱文猛的举起酒瓶,对着脑袋,“嘭~”。

  啤酒瓶支离破碎,四散在餐桌,地面,空中。

  现在的钱文就一个感觉,“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啤酒瓶敲脑袋真疼。”

  他这还是有裂纹的。

  酒瓶撞击脑袋的一瞬间,他懵了。

  疼,懵,脑袋空白。

  他也不想这样,他也想平平静静,顺顺利利的与苏明玉和好。

  可是看刚刚苏明玉的样子,他就知道编在多的故事都掩盖不了小时候欺负对方的事。

  尤其是苏明成给他留下的问题可不是小问题。

  重症需猛药!
  他现在就是给苏明玉心灵上的一击。

  “啊~你干嘛~”苏明玉惊呼道。

  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也吓住了。

  鲜血流淌,划过脸颊,脖颈,沾在衣服上。

  “真他妈疼……”钱文心中呻吟了一声。

  系统给他点了耐力,点了攻击,给了宝宝,就是没给他点防御。

  “第一个,小妹,二哥没有当好一个哥哥,二哥错了~”

  钱文说完接着第二个啤酒瓶瞬间砸向脑袋。

  “嘭~”第二个啤酒瓶也爆了。

  刚刚惊呆了的苏明玉回神了,“苏明成你干嘛~住手~”

  苏明玉急忙起身,慌忙的跑向钱文,在短短的几步路中,拖鞋掉了一只。

  “救命啊~救命啊~”儿歌也被吓坏了,突然飞起在空中乱飞。

  “第二个,小妹,二哥为当初的事道歉,二哥没做好一个哥哥~”

  就在钱文要轮第三个啤酒瓶的时候,苏明玉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死死地抓着他的右手,不让他轮第三个啤酒瓶。

  脑袋都开了,怎么能半途而废。

  以钱文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就推开了苏明玉。

  第三个酒瓶接着碎裂。

  “第三个,小妹……”

  还没等钱文说完话,苏明玉叫道,声音有些尖锐,“苏明成你住手~”

  钱文单臂支开对方,话被打断他也就不在言语,右手拿起第四个啤酒瓶。

  接着啤酒瓶碎裂。

  “小妹,二哥没当好一个哥哥,二哥向你道歉~”

  第五个啤酒瓶碎裂。

  “小妹,二哥没当好一个哥哥,二哥向你道歉~”

  第六个啤酒瓶碎裂。

  “小妹,二哥没当好一个哥哥,二哥向你道歉~”

  整个过程苏明玉都在阻止他的致残行为,可惜单臂500斤可不是开玩笑的,她未能寸进半步。

  其实除了前两个啤酒瓶是真的砸了脑袋,剩下的四个都是手握啤酒瓶肚子,在撞击脑袋的一瞬间被钱文的巨力捏碎了。

  其实刚刚他在砸第三个啤酒瓶时就想,第二个啤酒瓶其实也可以捏碎的。

  餐厅餐桌地下都是啤酒瓶的碎裂残渣。

  现在钱文就两个感觉,头疼,头晕。

  他假装一个趔趄,倒在苏明玉身上,沉重的身形压着对方也跟着跌倒在地上。

  “啊,屁股压到玻璃碎片了。”钱文心中高呼道。

  双眼一闭,假装昏了过去。

  “苏明成~苏明成~”苏明玉想要扶起钱文可是徒劳无功,想要阻止他脑袋上的鲜血直流,鲜血沾了一手。

  事发突然,女强人的苏明玉一时之间慌了神。

  “120~120~”儿歌落到餐桌上,不断渡步喊道。

  儿歌的话惊醒了苏明玉,“对,对,救护车。”

  “苏明成,苏明成,你醒醒,你醒醒,你可不敢睡着啊。”

  苏明玉急忙掏出手机拨打120。

  现在钱文满脸是血,手上有玻璃的划痕,脖颈,上衣也沾满了血迹,一副非常惨的样子。

  钱文他没有昏迷,只是脑子疼,晕,有些胀。

  不过他不会醒的,三十六计之苦肉计。

  苏明玉对苏家还是有感情的,对他这个哥哥更多的是心中的怨气,放不下以前的事。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加上之前他的那个理由,苏明玉不敢说立刻就放下两人之间的隔阂,可是有个非常好的开始还是可以的。

  至于说他这番行为会不会给苏明玉带来,钱文有暴力倾向的感觉。

  拜托,他每一个啤酒瓶后都带着一句,“小妹,二哥没当好一个哥哥,二哥向你道歉是白叫的么!”

  他弥补以前错误的决心有多坚决,多诚恳!
  打完120的苏明玉艰难的扶起钱文,扶到沙发上,从家用医药箱中找出纱布摁在钱文伤口上。

  不一会救护车来了,苏明玉跟着去了医院。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再次被关在家里的儿歌叫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