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甩锅

2021-09-16 作者: 咖啡来也
  第215章 甩锅
  新租的农家院到明玉家废了接近一个小时。

  到了玉龙湾小区,已经接近九点了,天黑漆漆。

  门口的保安和在家的苏明玉通了电话,等确认后,钱文开车进去了。

  在停车位停好车,从后备箱里提出两个袋子。

  “儿歌,走啦。”

  钱文叫住在天上乱飞的儿歌,可能是在车里关了一天有些闷了。

  儿歌在空中清脆鸣叫一声,飞到钱文的肩膀上,一人一宠走进楼栋。

  玉龙湾小区是高档小区,市区里低层的豪宅,全是独栋低层,环境、绿化、私密性相当好。

  而苏明玉的户型在其中就是数一数二的。

  “叮咚~”钱文摁响门铃。

  等了一会,猫眼一暗,紧接着门打开了。

  穿着居家服的苏明玉出现在钱文面前。

  “小妹好久不见。”钱文微笑打招呼道。

  苏明玉没有说话,环视了钱文身上一圈,重点关注了一下在他肩膀上的儿歌,然后是他手上提着的袋子。

  没有说话,回应,只是转身回客厅了。

  有些热脸贴冷屁股。

  不过可以理解,他俩关系本来就不好,这次能让进门,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

  钱文提着东西迈进屋,顺便把门带上。

  玄关处显眼的地方摆着一双男士拖鞋。

  钱文微微一笑,换上拖鞋。

  “小妹,你家厨房在哪里?”进了客厅的钱文抬了抬手上的袋子。

  “我这不需要你的东西,一会你带回去吧。”苏明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钱文一耸肩,他才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还送礼?
  他真送了就是脑子有病了。

  苏明玉又能挣钱,他送便宜了没有一丝好处,送贵了,苏明玉不骂他,他自己都要骂自己,“傻缺,装什么大头蒜。”

  “这可不是给你买的,我忙了一天,一直没顾上吃饭,来这的时候路过超市就买了点菜,借用你家厨房一下,我填个肚子。”

  苏明玉默然,整个客厅陷入了安静,还有一丝丝尴尬。

  “小妹,厨房在哪?”钱文打破客厅的安静,扭头左右望了望。

  苏明玉的这套房子是真大,独栋低层,估计有三百多平米,里面装修应该是现代化简约风格,整体上看起来非常舒服。

  苏明玉抬头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指了指客厅左边。

  钱文明白,向里面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看向肩膀上的儿歌。

  “儿歌,我要做饭了,去找小妹玩去。”钱文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苏明玉一愣,看向钱文,皱眉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

  自从开门,就没有一件事是在她预料之中的。

  儿歌歪着小脑袋看了看客厅沙发上的苏明玉,然后扇了扇翅膀,飞了起来。

  苏明玉的目光跟着儿歌飞行的轨迹变动。

  钱文见儿歌飞了过去,就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接下来就不用他管了,只要是不恐惧或者厌恶鸟的,他相信以儿歌的交际能力足以征服任何人。

  这几天的训练,儿歌已经足以独当一面了,再经过时间的洗礼,它只会越来越聪明。

  苏明玉家厨房里各种厨具应有尽有,钱文抽出一把菜刀,上面锃光瓦亮,一看就用过寥寥数次。

  打开冰箱,里面几盒牛奶,速冻饺子,一些面包矿泉水,几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鸡蛋,已经有些脱水的蔬菜。

  又看了看垃圾桶里的包装盒。

  这有钱过的也是外卖生活。

  钱文打开带来的超市袋子,把里面的蔬菜一个个摆进冰箱。

  在钱文忙活着做晚饭的时候。

  苏明玉家客厅。

  苏明玉和儿歌大眼瞪着小眼。

  苏明玉没明白钱文带来这么一只鸟干什么。

  而儿歌是没有听到指令就安安静静的看着苏明玉。

  不过儿歌经过了几天和人的互动,也没有刚开始的死板了。

  没弄明白的苏明玉也不理儿歌了,拿起手机休闲起来。

  “小妹~”儿歌突然喊道。

  苏明玉一怔望向厨房方向,又感觉不对,声音不是从厨房传出来的,然后看向儿歌。

  “小妹~”儿歌又喊道。

  苏明玉这次听清了,嘴角上扬,兴趣来了。

  “你会说话?”苏明玉小心问道。

  “会说,会说。”儿歌迈着小爪子在茶几上走了几步。

  见儿歌可以回答自己的话,苏明玉露出惊异的表情。

  “你还会说什么?”苏明玉问道。

  “你问,你问。”儿歌叫道。

  “你叫什么?”

  “儿歌,儿歌。”

  “二哥?”苏明玉疑惑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

  “你叫二哥?”苏明玉再次问道。

  “儿歌,儿歌。”儿歌叫道。

  在厨房做菜的钱文听到有人叫他,举着沾有水的手,探头出来。

  看见苏明玉不断问儿歌叫什么,他呵呵一笑。

  “它叫儿歌,儿子的儿,歌声的歌,它会的东西不少,比如一些儿童歌曲,互动,表演。”

  钱文说完就又回去做饭去了。

  钱文回了厨房,苏明玉才继续和儿歌互动。

  钱文在做饭,苏明玉和儿歌在玩闹。

  谁又能拒绝一只聪明伶俐,能听懂话,能说话,还会表演的小可爱呢。

  没有钱文在场,苏明玉和儿歌互动的非常好,已经伸手让儿歌站在自己手上了。

  她从自己耳朵上摘下耳环,扔了出去,“去,把我的耳环捡回来。”

  儿歌呼扇着翅膀叼着耳环飞回苏明玉手心。

  “耳环,耳环。”儿歌叫道。

  苏明玉露出笑容,摸着儿歌的小脑袋。

  她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苏明玉已经带着儿歌在自己住的房间到处逛,介绍给儿歌了。

  “小妹,饭好了,你要吃点么?”做好饭的钱文喊道。

  给儿歌介绍书房的苏明玉,听到钱文的声音,摸了摸肩膀上的儿歌,脸上的笑容一收,面无表情的走出书房。

  钱文在不断的往餐厅餐桌上端菜。

  “你不是要和我说爸的事么?天也不早了,赶紧说完,我要休息了。”苏明玉说道。

  “儿歌可能也饿了要吃点东西。”钱文没有接苏明玉的话,到放在厨房的超市袋里拿出里面的鸟食。

  苏明玉看着钱文的背影,吐出口气,她搞不懂对方了。

  等钱文回来手上拿着一袋鸟食和两人用的餐具。

  “吃的,吃的。”儿歌看见鸟食叫道。

  “小妹,你喂儿歌吧,我先吃饭,不要喂太多,对它不好。”

  钱文递过鸟食,苏明玉迟疑了一下接过。

  给两人面前摆放上餐具,钱文就开始吃饭了,他是真饿了。

  钱文大口吃着饭,苏明玉喂着儿歌。

  “谢谢,谢谢。”

  听着儿歌的话,苏明玉微微一笑,不过钱文在一旁,她很快又恢复面无表情。

  看到这一幕的钱文,迟疑了一下说道,“小妹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应该多笑笑。”

  苏明玉一怔,然后看向他,自从他进门苏明玉就觉得不对劲,一点都没有说苏大强事的意思。

  “你有什么事就说,不用拐着弯讨好我。”苏明玉语调平淡道。

  闻言的钱文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大口的吃了几口菜,填了填肚子。

  苏明玉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等肚子里有些东西了,灌了一口水,钱文才再次看向苏明玉。

  “其实这次过来,一是说说爸的事。

  二就是谈一谈我们之间的关系。”钱文看着苏明玉认真的说道。

  他这次来除了打算给苏明玉送儿歌,还想两人聊一聊,让他们关系缓和一下。

  可是从他进门到现在,苏明玉都一直是面无表情,爱搭不理的样子。

  他感觉这次如果不温不火的随便聊几句,可能除了儿歌对方会放在心上,他说的话对方不一定会听在心里。

  “我们有什么可聊的。”苏明玉淡淡道。

  钱文顿了顿,然后道,“从小到大,妈都不在乎你,只在乎我和大哥。

  大哥要去留学,妈把你住的房子卖了。

  我要去旅游,妈二话不说就给钱。

  你想买个练习册,妈都说买那玩意有什么用。

  我结婚,妈可以卖房子。

  你要考清华,妈说没钱让你读师范。

  我和你打架,吵架,每次妈都说你骂你。

  我……”

  钱文一点点叙述着苏明玉和苏明成小时候的事。

  苏明玉默默的听着,可能勾起了心底的回忆,眼眶有些红了,委屈涌上心头。

  钱文继续说着,“这些事我也不想辩解什么,也不想解释什么,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是徒劳。

  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你,大哥,爸,都不知道的事。”

  苏明玉听到这里望了钱文一眼。

  “儿歌你觉得怎么样?”钱文问了苏明玉一个问题,不过没有等对方回答,而是接着说道,“它很聪明吧,能说会唱,可你知道么?它只是我前段时间花五百多买的,是不是有些诧异?”

  苏明玉看了看吃鸟食的儿歌,这么聪明就五百块,老板是瞎子么?

  “儿歌是我这几天训练的,他的说话,唱歌,和人互动都是我教的。”钱文说道。

  苏明玉看了看钱文,又看了看儿歌。

  “其实从小到大小动物都非常亲近我,我也非常喜欢小动物,可是这事被妈知道了,你猜猜妈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

  你是不是觉得妈那么宠我肯定会满足我,对不对。

  没有,你想错了,妈给了我一巴掌,说我撩猫逗狗,玩物丧志,不务正业。

  是不是很意外,觉得和印象中宠我溺爱我的人不一样。

  其实妈是什么样的性格,你比我了解。

  她在家里说一不二,她喜欢的没人能阻止,她不喜欢的同样没人能阻止。

  就是我也一样,我听话的顺从了,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接近过任何小动物。

  我说这件事是想告诉你。

  小时候,在苏家老宅,我选择了顺从,你选择了反抗,你敢对妈说不。

  家里只有你敢,我,大哥,爸,你看那个敢。

  加上妈对你的不待见,你就发现自己不像苏家人。

  我小时候爱玩,性格跳脱,可是妈不喜欢什么我就也不喜欢什么,妈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当初幼稚的我,对你也就是这样的状态,妈不喜欢你,我也顺从的不喜欢你,毕竟这样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是我一点点的长大,懂了不少东西,知道家人不应该这样。

  可你也十几年没有回过家,我也没办法弥补小时候的幼稚过错。

  现在我只是想说,你原不原谅我都无所谓,可是你是我妹妹,我们血脉相连,分割不了。

  我是你二哥,你是我小妹。”

  钱文就是要把自己拉到和苏明玉同一条战线上,最少也是接近同一条战线上,让她觉得其实他也是受害者,他们是一样的。

  他们的矛盾,他们的不好都是苏母造成的。

  是不是听起来有些别扭,有些歪理。

  可是如果加上钱文和苏明玉第一次见面就和蔼可亲的态度,亲密的称呼苏明玉小妹,至今为止一直温柔面带的笑容呢。

  你还觉得奇怪么?
  这不就是一副阔别重逢,弥补的态度么!
  苏明玉默然了,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听了这翻话的她,有些乱了。

  这和她形象中的小时候不一样了。

  在苏明玉慢慢思虑的时候,钱文又吃起了饭。

  钱文其实就是用来甩锅大法,把错都甩到苏母身上。

  反正苏母身上虱子多了不怕咬。

  如果这样能让苏家和和睦睦,她也可以安稳的睡了。

  这其中也有苏明玉心里还是有苏家,钱文的话对她才有冲击力,要不然,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和她说这些,她肯定不会这样沉默,思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