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锅从天降,圣人落泪

2021-09-18 作者: 我是剑客
  第189章 锅从天降,圣人落泪

  在造化天碑放榜的这段时间里,圣人们的心完全被封神大劫和佛门这两个关键词牵着走,尤其是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

  前者的道统在封神大劫中分崩离析,后者的弟子则被佛门撬走近半。

  只不过封神大劫远在天边,但佛门却近在咫尺,因此元始天尊这些天一直在琢磨佛门在哪,谁创建了佛门以及如何处理佛门。

  为了寻找佛门,他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亲传弟子逐出门庭,但仍没弄清佛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今在造化天碑上,佛门终于现身了!
  是他!就是他!西方圣人接引!
  女娲饶有兴致地望着接引,心想原来佛门是接引创建的,这件引得所有圣人关注的大事终于水落石出了。

  造化天碑,YYDS!

  准提和接引向来形影不离,接引创建佛门,准提八成也脱不开干系,接下来他们要怎么跟元始天尊交代呢,只是想想就感觉很有意思!
  对了!

  准提似乎还当着元始天尊的面把慈航收进西方教了,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跟元始天尊谈这件事,谈了的话是怎么谈的?

  元始天尊没和他大打出手,是不是他做出了什么保证?现在造化天碑把他给曝光了,元始天尊会怎么想,一定会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吧?
  一定要打起来了吧?
  准提&接引VS三清?

  上次圣人大战是通天教主战元始天尊,两边都收着力气,根本看不过瘾!真要看撕破脸的圣人大战,还得指望准提!

  不过这里可是无生道主的故居,他们敢在这里动手吗,要是在这里动手会不会惹得罗睺现身把他们全撵出去?
  要是他们都被撵出去了,这里只剩我一个圣人了,到时候所有先天至宝都是我女娲的!
  快打起来!快打起来!
  女娲越想越兴奋,一双美眸几乎要放出光来。她从袖口掏出一朵祥云舒服地坐上去,还端出一副茶具给自己泡了壶苦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吃瓜群众女娲已上线!
  其他圣人的心情远比女娲单纯的幸灾乐祸复杂得多。

  佛门?接引?
  通天教主怔怔地望着接引,脑海里的念头杂乱得怎么理也理不清,无穷迷思向内坍缩,最终凝聚成一个大大的问号:究竟是谁创建了佛门,而我又创建了什么?
  这个大问号很快又崩裂成无数个填满脑海的小问号。

  准提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接引。

  惊喜!

  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惊喜!
  惊喜就是他前脚刚跟元始天尊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西方教跟佛门没有一丁点关系,后脚接引就把他“杀”了!

  他心里纳闷极了,他不明白接引创建佛为什么不跟他讲,难道怕他泄密?

  总不会是想连他一起坑吧?
  如果接引先前能跟他坦白,他就不会对元始天尊说出用身家性命担保西方教跟佛门无关的蠢话,更不会向元始天尊索要杏黄旗和灵脉。

  他颤颤巍巍地对接引传音问道:“师兄,你创建佛门时为何不先跟我商量,你可知我刚才跟玉清说了什么?”

  接引更是一脸懵逼,满脑子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创建佛门是什么鬼东西?

  佛门我创的?
  别人上榜愉悦身心,本尊上榜身败名裂?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他完全不知道佛门的事情。要不是造化天碑曝光,他压根不知道佛门是他创的。

  接引一头两个大,他万万没想到造化天碑会给他这么一惊喜,让他创建了佛门,真是太看得起他了!
  此刻他的想法跟准提一模一样:
  这锅大!他背不动!

  他哆嗦着答道:“我压根不知道佛门是什么,谈何创建佛门?”

  准提皱眉道:“师兄,你连我也骗?”

  他们西方圣人向来无耻,但为了有个能托付的人,他们对彼此是不说谎的。可今日造化天碑都说接引创建了佛门,接引却还在狡辩。

  尤其是他还对元始天尊承诺了西方教跟佛门无关,这令他感到十分心寒。

  接引欲哭无泪地说:“师弟你要信我,我真不知道佛门是怎么回事。”

  这事如果是他做的也就算了,振兴西方不寒碜,反正撬元始天尊墙角的事情还没发生,只要跟准提好好商量,再跟元始天尊保证一番,这事其实也就揭过了。

  毕竟他们是两个圣人,元始天尊就算怒气再大法宝再多,仅凭一人之力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可这件事不是他做的!
  不是!

  不是!

  不是!

  向来是他占别人便宜,还从未有被别人占便宜一说,况且眼下早已不是占不占便宜的事,而是平白无故替别人背了一口得罪元始天尊的大黑锅,他可不能吃这亏!
  准提不假思索地说:“那你发誓!”

  发誓是自证清白的最佳方式,只要接引能发誓证明自己跟佛门无关,那元始天尊就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也不需要替人背黑锅。

  “发誓就发誓!”接引毫不犹豫地伸出三根手指,“我对天发誓,我”

  发誓才刚开了个头,他的喉咙就仿佛被人捏住了似的,半晌说不出话。

  准提皱眉道:“继续发誓啊!”

  接引惊恐地瞪大眼睛:“我我.我发不了这个誓!”

  他望见无声道主故居的漆黑穹顶上睁开了一只冷漠的眼睛,正是天道竖瞳。竖瞳中饱含警告之意,仿佛只要他发誓,它就真敢劈!

  接引的脸憋得发紫,他的肩膀微微发颤,完全理解不了他所经历的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

  他真的没有创建佛门!
  他冤枉啊!

  准提看不见接引眼中的景象,他气笑了,怒气冲冲地说道:“哪有发不了的誓,我看你就是不敢发誓,造化天碑所言岂能有假?等会儿元始天尊来找麻烦,你自己应对吧!”

  接引这下真哭了,他委屈!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的眼眶里滚出,啪嗒一声滴到鞋面上。

  这声音在平时不会引起注意,但在这连掉一根针都清晰可闻的诡异气氛中,大能们都听得真真切切。

   感谢大家的支持!

    谢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