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输一局一万块

2021-08-01 作者: 叶非夜
  第8章 输一局一万块
  …

  看比赛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陈景嚷着肚子饿,三个人从体育馆出来,叫了一辆车直奔附近的一家火锅店。

  虽然已经快九点钟了,火锅店里还是人满为患,三个人杵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总算等到服务员收拾好了一张四人桌。

  落座后,陈景持着手机扫完码,刚递到盛况面前喊他点菜,盛况的手机响了。

  是GDT现任中单小陌打来的电话。

  盛况接听,隔着手机,他清晰地听见小陌那边传来杨斯年的声音:“服务员,先来一扎酒。”

  “况哥,”小陌很快出了声:“我们在庆功,禹哥让我问问你来不来?”

  盛况:“不了。”

  小陌:“行吧,那晚会儿基地见。”

  等盛况挂断电话,陈景划拉着手机屏幕边点菜,边问:“小陌?”

  盛况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陈景:“喊你去吃庆功宴?”

  盛况没说话。

  陈景点完菜,把手机推到盛况跟前:“看看还想加点什么。”

  盛况没看,直接让下单了。

  等菜的过程中,陈景去微博逛了一圈,看了没几分钟,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艹,GDT真的是恶心透了。”

  兰博文挂了女朋友查岗的电话:“怎么了?”

  陈景:“况崽粉丝去GDT官博骂了,说GDT欺骗粉丝,GDT给出的解释是况崽今天身体不舒服,然后GDT还不要脸的又给杨斯年那货买了一波热搜,吹他打野多么的厉害,赶超了当年的况崽,GDT为了捧新的明星选手简直是脸都不要了,杨斯年这都被捧了多久了,还他妈没学会独立行走,每次都得绑着况崽艹热度。”

  陈景骂骂咧咧了好一阵儿,抬头看了眼盛况:“况崽,春季赛一结束,就是新的一年的转会期,你要是错过今年就又得等一年,GDT现在还是按着你不让你转会吗?”

  兰博文看透似的冷笑了一声:“这还用问,况崽就算是一年多没打游戏,人气依旧是最旺的,GDT没榨干况崽的最后一丝价值,怎么可能舍得放他走?”

  陈景:“操,当年那事,是没证据,要是有证据,早他妈跟他们鱼死网破了。”

  比起陈景的暴躁,盛况一脸的无动于衷。

  陈景受不了的在桌底踢了他鞋尖一下:“况崽,你不能一直这么混下去,职业这饭碗,就是青春饭,最佳状态就那么几年,耗不起的,反正你学习好,不然你回去读大学吧。”

  盛况眼皮都没抬一下:“不去。”

  陈景:“那你想怎样?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坐冷板凳,守饮水机吧?”

  盛况没接陈景的话,转头看向旁边的兰博文:“你腰伤怎么样了?”

  “还那样,”兰博文倒了杯水,“要不是我腰真的扛不住,现在KPL第一中单的位置,说不定还是我的。”

  …

  吃完火锅,盛况回到GDT基地,已经是十二点钟了。

  大家都去参加半决赛的庆功宴了,基地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

  盛况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冲掉一身的火锅味,拉了个椅子打了几把游戏,就躺床上了。

  睡前,他去微博看了一圈,跟陈景说的一样,网上节奏带的飞起,说什么杨斯年才是KPL第一打野,盛况早就是过去式了。

  盛况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就刷到了@甜甜甜甜同学的微博。

  看比赛之前,陈景跟他说的事,晃进了他的脑子里,他想了两秒,进入@甜甜甜甜同学的主页。

  盛况是在刷着微博的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醒来,他解锁屏幕看时间的时候,一入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刺激香艳的图片。

  他愣了下,把手机翻过去,看到背后刻着的“Miracle”,才确定这真是自己的手机。

  缓了几秒钟,总算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他,忍不住在心底骂了句自己有病。

  别人画他,把他画成这样也就算了,他还跟着研究上了。

  这不是有病是有什么。

  盛况丢下手机,捡起旁边的短袖,套在身上,踩着拖鞋进了浴室,洗了个澡,他持着牙刷刚挤完牙膏,门被人敲响了。

  他咬着牙刷,懒懒散散的晃到门口,拉开了门。

  是小陌。

  “况哥,你醒了。”

  盛况没说话,让开了门口。

  小陌左右看了一圈,确定没人在楼道里,飞速的挤进盛况的房间,关了上门。

  他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微弯着身,半湿着头发正在刷牙的盛况,犹豫了一会儿,往前踏了几步:“况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盛况咕嘟咕嘟的漱着口,含糊不清的吐了个“说”字。

  小陌纠结了片刻,一闭眼,一鼓作气道:“况哥,昨晚上在外面聚餐的时候,我无意之间偷听到杨斯年跟禹哥提议,KPL决赛的表演赛让你上。好让大家都知道,你现在就是水平下降了,跟娱乐职业选手一样,只能打打表演赛,然后,杨斯年还跟禹哥说,决赛让你去当解说。”

  盛况一顿。

  小陌嘟嘟囔囔的吐槽道:“他参加的决赛,让你去给他解说,这不摆明了就是在对外说你退役,只能给新生代的职业选手当解说了吗……”

  听到这儿,盛况忽的笑了一声:“还真挺有意思的。”

  说着,盛况把手里的牙刷往牙缸里一摔,抽了两张纸巾,擦干脸上的水珠,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丢:“真挺有意思的。”

  小陌打完小报告就溜了。

  盛况对着镜子摆弄了两下头发,套上战队服跟没事的人一样下楼去吃早餐。

  快吃完的时候,杨斯年睡醒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进了餐厅,他看到盛况,愣了下,打了声招呼:“况神。”

  盛况动了下眼皮,慢吞吞的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唇角。

  杨斯年站在水吧前,一边倒水,一边笑的很是无害的又喊了声况神:“昨天真的挺不好意思的,我打的有点上头,教练也有点上头,我们都给忘了你,昨你来现场了吧,还待到了最后,不管怎样,都应该让你上一局的。”

  盛况卷着手里的纸巾,看着杨斯年不说话。

  杨斯年喝完一杯水,笑着又说:“昨儿是我跟教练疏忽了,况神,你别往心里去啊,马上月底了,我那个得补直播时长,先去直播了。”

  盛况没拦他。

  直到杨斯年消失不见,盛况低头轻笑了一声,下一秒起身,踢开身后的椅子,走进训练室,打开自己的电脑。

  他好久没直播了,登进直播间还没一分钟,里面就已经涌进了不少人。

  他一遍登手机游戏,一边抬头随意的捡着几条弹幕回应。

  “怎么突然直播了?”

  “不是直播,是来PK的。”

  “跟谁PK?跟我们大名鼎鼎的KPL第一打野杨斯年PK。”

  “难怪杨斯年也直播了,提前约好的?当然是提前约好的。”

  盛况一边说,一边将直播间的名字做了个更改:【1V1PK赛,输一局一万块。】
-
  狂还是我况崽狂。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