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灵魂的危机

2021-09-14 作者: 菲童小可
  第244章 灵魂的危机

  郑坤现在很谨慎。

  他才不相信今天自己遇到的事情是巧合呢。

  怎么可能是巧合。

  有什么巧合能够让自己在一个偶尔决定不睡的晚上,无目的的散布之中遇上将臣和他的女朋友压马路。

  话说,现在这个时间点,除了一些像他这样别有用心的人,谁会跑到这种阴暗的小巷之中来散步。

  没看到周围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再也没有第四个人了吗?

  这是巧合?

  不,这是命运的安排!
  这不是推测,也不是郑坤得到了什么消息,而且一种强烈的预感。

  一种突如其来的预感。

  但是,这个时候的命运,真的能够安排将臣的行踪么?
  即使将臣说他的言灵之力已经失去了效果,可是将臣强大之处从来就不是什么言灵之力。

  他的强是全方位的强。

  而且,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言灵之力失去作用,对他的影响似乎也不大。

  或者说,他根本就是无所谓。

  他现在在努力的扮演着一个郑坤说不出来的角色,感觉很便扭。

  因为他的表演真的很生涩,演技太差。

  马叮当更加的便扭。

  她只是出来和男朋友压马路而已。

  而且这个男朋友的底她已经查的非常清楚了,她很清楚蒋天生的背景。

  港岛最大的社团洪兴的太子爷,未来的龙头。

  但,那又怎样?

  社团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长的帅,对她好,其他的都是浮云。

  她也知道蒋家和郑坤有些关系,但是那种关系甚至都无法代入到灵异界。

  而且据她所知,蒋天生和郑坤不熟。

  可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对。

  不是不对,是很不对。

  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蒋天生的话语之中,她就能够断定蒋天生也是灵异界的人,而且甚至有可能拥有很强大的力量。

  别的不说,看看郑坤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面对蒋天生时那种略带着谨慎的态度就知道了,他对蒋天生十分的忌惮。

  以郑坤这个嚣张跋扈的性格,在港岛,还有谁能够让他如此的忌惮吗?

  下意识的,她松开了挽在蒋天生胳膊上的手臂,退了两步,望向蒋天生,那目光的意思似乎是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蒋天生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了一本书,在手上翻阅着。

  郑坤看到书的封面,脸都绿了。

  他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碰到蒋天生了。

  《分手的一百条理由》

  话说,当着女朋友的面看这种东西真的好么?

  他看到了书的封面,马叮当同样也看到了。

  只是她的表情变更加的愕然,甚至不知所措。

  她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看了所有的内容,就是找不到一个适合我的理由。”

  “渣男!”

  即使一直与马叮当处于对立面,可是面对蒋天生这样的极品,郑坤还是义愤填膺的。

  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自己虽然渣,但好歹也算是挺负责任的,不会像他这样随便的把女人当街甩掉,还拿一本书羞辱人家。

  这样不好!

  “你有那么多的女朋友,我想,你对这种事情一定很擅长,对不对?”

  “我不是渣男,我对每一个女朋友都很好,不会甩了她们。”

  郑坤用一种鄙视的语气对着此时充满求知欲的蒋天生道,“特别是不会找一个蹩脚的理由甩了她们。”

  “那我应该怎么办?”

  啪!!!
  话音未落,他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的力量太大了,直接将蒋天生的脸打到了另外一边,然后,马叮当怒气冲冲的走了。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巷口,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蒋天生才反应过来。

  “这……”

  “渣男,我怀疑你是老司机!”

  郑坤心中暗骂了一声,面上却带着微笑道,“你看,这不是很简单么,她觉得你是在玩她,所以自己走了,走的干净利落。”

  马叮当临走之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很明显,她是将这个锅按到了郑坤的脑袋上。

  郑坤和蒋天生从小就认得。

  郑坤现在是港岛警方的当红炸子鸡,蒋天生是洪兴的太子爷,未来的龙头。

  这是黑白勾结!

  郑坤让蒋天生来勾引自己然后把自己甩掉,就是为了报复自己当时唤醒他的驱魔人血脉,一报还一报!
  看,多么完美的剧情啊!

  这个小机灵鬼只要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事实的真相。

  “你好像知道我的很多事情。”

  就在郑坤浮想连翩的时候,蒋天生突然抬眼望向郑坤,手里的那本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的气质亦发生了猛烈的变化。

  郑坤面色一僵,最近,好像真的有些得意记形了,忘记了眼前这位究竟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你的事情,我其实知道的并不多,我只是无意中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罢了,僵尸真祖,将臣。”

  “是内地的那个沈节告诉你的?”

  “不是,当然不是,我猜他也只是知道你的存在,但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郑坤连忙道。

  这种锅他可不想乱甩,也甩不掉。

  “我是转世之人,拥有前世的记忆,前世虽然没有见过你,不过我也是知道一些信息的。”

  “转世之人,这就说的通了,在港岛,除了那个短命鬼之外,不会再有其他的茅山传人了,你的出现也让我很奇怪,现在看来,倒是我疏忽了。”

  对郑坤的解释,蒋天生倒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他现在一门心思的想要理解人类的感情,为此他做过无数次的尝试,甚至连元神投胎这种事情都试了好几次。

  但是即使以人的身份活了几十年,他还是搞不清楚人类的感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人类很难理解。”

  “你有没有想过是你的方法不对?”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变成蒋天生的,不过你活了几千年,也算是看尽了人生的百态,都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法呢,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换一种方式转世,譬如说,封闭住自己的记忆转世,那样的话,说不定很快就能够拥有人类的情感,等到恢复记忆的时候,说不定你一下子就能理解了呢?”

  “封闭记忆?”蒋天生眉头珠皱,似乎在想着这个可能性。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摇头道,“不行,时间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郑坤故做不解的道,“有什么来不及的,这根本就花不了几年的时间,人类的情感从小培养,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差不多就定型了,接下来就是看看是不是被生活折磨了,反正就算是到死,变化也不会很大。”

  “二十岁就能定型了吗?”

  “差不多吧。”

  蒋天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大半夜的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散步啊!”郑坤道,“对了,你刚才说你的言灵之力失去了作用,除了言灵之力还,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很多,而且很麻烦。”蒋天生道,“用你们气功师的说法,这个世界的元气在变化,用内地那些人的说法,这个世界的能量粒子正在进行着未知的转变,用新闻报道上的说法,就是末日将至。”

  “那些阴影之蛇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阴影之蛇只是前兆,失控的前兆,这个世界受到未知的力量侵蚀,这种力量的根源之一就是人类的欲望和思维,几乎不可能根除掉。”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世界上的能量粒子与人类思维的波动形成了共振。”蒋天生,“共振产生以后,能量粒子会随着人类的思维变化而变化,能量粒子是构成世界的根基,他们的变化,也就意味着世界的变化,人类的思维无限,变化也是无限的,变化无限,意外也就无限,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蒋天生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身形缓缓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郑坤的确是明白了什么。

  蒋天生似乎在跟他说怪谈具现的原因。

  可是,怪谈具现的原因真的就这么简单么?

  郑坤无法确定。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把事情说开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坏处,除了和马叮当交恶之外。

  和马叮当交恶又如何?
  反正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

  看到马叮当的社死现场,无疑是一件让他感觉到愉快的事情。

  这心情一快乐,困意就上来了。

  他想睡觉!

  很诡异的,他就睡着了。

  诡梦世界!

  黑夜消失了,当郑坤睁开自己那四只复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处境很是诡异。

  他被熬成了一锅汤!

  一锅浓汤。

  正在被摆上桌子。

  “二丫头,快,趁热吃吧,这虫子很肥,肯定很补的。”

  虽然身体同样被切成了好几块,被熬的烂熟,可是郑坤还是诡异的听到了那将自己捧回来的汉子略带关心的语气。

  可惜,关心的不是他。

  然后,他就被桌前的那个女人吃下了肚子。

  看着自己被吃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他不知道。

  或许现在能够惟一让他感觉到安心一点的是,他并没有完全被吃掉。

  他被吃掉的只是身上的肉而已。

  内脏和身体一些残余的部位还在,被丢在了屋外,其中就包括他的四只复眼。

  “所以我其实还是以神魂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无论身体怎么变化,只要神魂还在,我就不会在这个世界死亡!”

  感受着自己此时奇异的状态,郑坤忽然明白了过来。

  无论是刚刚进入这里时的那一具丧尸的身体,还是后来长出来的虫子的身体,都只是身体而已。

  在这个世界,肉身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船儿,他的灵魂才是根本。

  可是,没有了身体的灵魂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就像现在,他的身体盘旋在那对眼睛上头,哪怕是轻轻的一阵微风,也让他的灵魂产生了一种被千刀万剐的感觉。

  他现在急需要一具身体。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将他从沉思之中惊喜。

  “嚯!”

  港岛,小巷之中,郑坤猛的张开了双眼,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

  “小伙子,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就是睡着了。”

  郑坤爬起来,看清了面前的人,那是一个收废品的老太太。

  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却是他昨天晚上遇到将臣的那个巷子。

  “没事就好,现在的年轻人啊,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你们现在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到老了,一定会后悔的。”

  “是是是是是,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听着老太太好心的唠叨,郑坤连连称是,几步之间,离开了巷子。

  回到家中,他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脑海之中一直闪动着昨天晚上梦中的经历。

  在听到那一块婴儿的啼哭以后,他的灵魂便受到了哭声的牵引,进入了那具婴儿的身体。

  他以为那是夺舍。

  但那不是,他根本就不是自愿夺舍的,而是因为那一块婴儿的啼哭声之后,被摄入那具婴儿的身体的。

  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最恐怖的是,那并不是什么婴儿的身体,那也不是正常的婴儿。

  他也不是第一个被摄入这具身体的,或者说这个地方的灵魂。

  在那个鬼地方,他看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灵魂。

  那是一处禁锢灵魂的地方。

  他的灵魂也差一点被禁锢住,之所以能够脱离出来,完全是因为那是在梦中。

  是的,他的灵魂事实上还是被禁锢在那个鬼地方,只是因为那是诡梦世界,他醒过来了,他同样也清楚,一旦他再次入梦,他的灵魂还是会回到那里,成为某个未知存在的餐点。

  因为在那个鬼地方的灵魂一直在不断的消融着,被某个未知的存在消化着。

  只是还没有消化到他罢了。

  如果某一天,他入梦之后,他的灵魂也被消融,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次醒来,八成是醒不来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变的不好了。

  “难道以后老子不能再睡觉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即使现在他的气功造诣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尽管他的闪电奔雷拳和九火炎龙大气功修炼都需要冥想,所以他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以冥想代替睡眠,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完全不需要睡觉啊!

  他的身体,还是需要休息的。

  所以他的心情变的不美了。

  “为什么等离子火花塔没有融入我的灵魂,只是融入到我的心脏中呢,看来得想一个办法来增强我的灵魂力量了,至少让我的灵魂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够暂时保住小命。”

  这个世界上修炼灵魂的法门很多。

  九火炎龙大气功和闪电奔雷拳中便有。

  只是这两种气功想要修炼灵魂,首先要打通九条主气功,才能够接触到灵魂方面的修炼,将灵魂雷霆化或者炎龙化。

  不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只是理论上的法门,在历史上,无论是烈火教还是茅山派,都没有人真正的修成过。

  这些信息,都是从石坚和赤龙的修炼经验之中得知的。

  他还知道,历史上不只一个人想要跳过气功修炼的步骤,直接修炼灵魂,最终的结果就是灵魂飞灰烟灭,走火入魔而死。

  郑坤也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

  所以他要想一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找谁呢?
  想来想去,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岳父大人,一个是沈节。

  岳父大人来历神秘的紧,不过看自己不顺眼已久,而且从罗娜修炼的法门来看,这厮修炼的体系肯定和现世区别很大,罗娜的修炼是他量身定制的,想让他帮自己量身定制一个法门,估计有很大的困难。

  沈节那里肯定有灵魂的修炼方式,毕竟这厮带着一帮人在内地破山伐庙,肯定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而从他那里想要到这样的法门也不算是太难,毕竟以现在自己在港岛的身份和地位,内地应该非常重视,再加上有家世背景的加成,沈节那边也不会拒绝。

  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想清了这一点,他连警局都没有去,直奔内地。

  是的,他直接去了内地。

  半天之后,渔村某处白色的小楼内,他见到了沈节。

  看到他,沈节的面色并不好,甚至还着着晦气。

  “你搞什么,谁让你来的,你知不知道,你上次可把我给坑惨了,现在上头还在和港岛那边打口水官司呢,我现在已经被停职了,你知不知道?”

  “口水官司可以慢慢打,不着急。”

  郑坤说道,“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请你帮忙。”

  “喂,你不会又要我去港岛吧?”沈节此时已经腻歪到了不行。

  这个家伙每一次请他去港岛都是为了让他背锅的,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他已经不想和这厮打交道了。

  “我需要修炼灵魂的法门,最好是防御力强的,我遇到大麻烦了。”

  “修炼灵魂的法门?你疯了吗?你的精神力仅仅只是跃迁了一次,承受不住的。”

  “不会吧?修炼灵魂的要求很高吗?”

  “你不是茅山的嫡系传人么?还懂闪电奔雷拳,这种常识你不懂吗?”沈节说道。

  “我师父没跟我说过啊,他只是将闪电奔雷拳传教给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我现在怀疑你究竟是不是茅山的传人了。”

  看着郑坤一脸懵逼的表情,沈节没好气的道,“灵魂这个东西是人类的根源,几乎是不可碰触的东西,要对灵魂动手,前提条件就是要有强横的精神力,精神至少要经过三次跃迁,否则的话,必然会被污染和异化。”

  “就以闪电奔雷拳来说,精神没有跃迁三次的话,就修炼其中的精神法门,你会变的暴噪,易怒,最后灵魂会炸开,或者完全化为一道闪电,将你所有的灵智都抹除掉。”

  “其他的修炼法门也大同小异。”

  “那有没有那种比闪电奔雷拳更容易修炼的法门,不是那么暴躁的?很容易修炼成的?”

  “有啊,很多,一些小门小派的气功就可以,不需要经过三次精神跃迁,只需要经过一次就行了,对灵魂的污染也很低,你要不要?”

  “要啊,当然要!”

  “人体可以打通许多气脉,但是灵魂只有一个,而且一旦对灵魂进行修炼,过程就是不可逆不可变的,那些法门可以让你灵魂提前修炼,但是前路也都限制死了,永远都不可能修炼到最高的境界,甚至还有可能拖累你身体的修炼速度。”

  “身体和灵魂互为表里,相辅相成,一种修炼法门,身体能够蜕变多少次,灵魂就能够跃迁多少次,同样的道理,灵魂能够跃迁多少次,身体也就能够蜕变多少次,一理你修炼那些低端的法门,开始的灵魂的重塑和修炼,你的闪电奔雷拳和钛极金身也无法进步了,只能够止步于一次蜕变,你真的愿意吗?”

  “这个……”

  你要早这么说,我就不会这么干脆的答应了啊!

  郑坤有些尴尬。

  他的心气还是蛮高的。

  特别是他的闪电奔雷拳已经修炼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不想冲上一冲呢?

  还有九火炎龙大气功!
  那也是烈火教的核心传承啊,修成之后不说成佛做祖,至少能够逍遥于天地之间。

  有了顶级的传承,他又怎么会看上那些低端的传承呢?
  限制死自己的未来发展,这种传承不要也罢。

  可是,现在他的灵魂很危险啊!
  “我现在的灵魂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被某个不可知的存在标记了,如果没有一点保护的话,我说不定活不过一个月。”

  这个倒是没有夸张,毕竟在诡梦世界里的时间与现世不同步,一夜之间,在那个世界有可能是一年呢,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惊人的意外?

  再说了,睡觉这种事情也不是他想不睡就不睡的,昨天晚上在那巷子里头,困意突然之间涌上心头,他不就是当场睡去了吗?

  “你的灵魂被标记了?被谁?”

  “我不知道啊,所以我才会冒险跑到内地来,火急火燎的来找你。”

  “这件事情我会向上头汇报,而且如果你的灵魂真的被标记了,现在修炼也来不及了,你能在这里呆多久?”

  “只要你这边保密措施到位,我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怎么,你不干警察了?”

  “我是部门主管,杂务部的事情交给下头的人就行了,我现在就可以回去找威廉,请一个长假。”

  “这种时候他会批你的假?”

  “不休假也行,我跟他说我找到了杀死康斯坦丁凶手的线索,需要秘密调查不就行了。”

  “你真的是港岛皇家警察吗?”

  “如假包换!”

  “好吧,我现在就向上头汇报你的情况,看看上头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那就,拜托你了。”

  郑坤拱了拱手,有后台的感觉就是好!

  一小时后,当沈节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他发现,郑坤竟然已经睡着了,怎么叫也叫不醒。

  诡梦世界。

  郑坤的灵魂疯狂的逃窜着。

  这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没有天,也没有地,无数的灵魂悬浮于这一片无边无限的灰色空间之中。

  此时,他们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空间之中的灵魂卷入其中,甚至郑坤还能够隐约的看到这个漩涡当中隐约出现的利齿。

  大量的灵魂被郑族漩涡之中,搅的粉碎,然后消失。

  郑坤被一群灵魂挟裹在一起疯狂的朝着漩涡相反的方向飞去,现在,唯一能够给郑坤一点安慰的就是,他的念动力恢复了。

  所以即使是在一大群灵魂之中,他是能够游刃有余的躲避着那些不断的吞噬着周围同伴的灵魂。

  是的,他是被挟裹着奔逃,而不是被人带着奔逃,在奔逃的过程之中,这些灵魂之间也并不和平,他就发现有好几个灵魂在吞噬周围的那些灵魂,随着他们吞噬的数量越多,他们的灵魂也就越发的凝实,有些其实已经凝成了实质。

  “该死的。”

  他用念动力推开其中一个向他吞噬而来的灵魂,大骂了起来,“难道非要逼我在这里修炼灵魂么?吗的,看老子在这里现场修炼,把你们这帮王八蛋都炸死!”

  他带着恶毒的念头看着被自己的念动力击碎的灵魂,恨恨的想着。

  一路奔逃下来,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力量竟然是无数的灵魂之中最强的一个,即使是那些吞噬了大量其他灵魂的家伙也都远远不如。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