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2021-07-24 作者: 五穷
  第252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

  看到自家老婆,被上面的东西整得这副模样。

  牛二有些心疼。

  同时,也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不说别的。

  就单单这一副样子,实在是太他妈诱惑了。

  别说牛二这个乡土人家。

  怕是久经沙场,经历过无数风雨的林峰,也有了几秒钟的晃神。

  这一种魅,并不是那一种邪魅,也并不是勾引人的那一种魅。

  他是魅惑之中带着一丝圣洁。

  让人情不自禁。

  如同传说之中堕落的天使一般,给人一种十分惊艳的感觉。

  “你……你……”

  “你别太过分了。”

  “林先生已经来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让你先生把你降服。”

  咽了一口唾沫。

  牛二有些底气不足的,看着对面儿的女子。

  虽然是自家老婆的身体。

  但是那种神,实在是太销魂蚀骨了。

  哪怕是看着。

  牛二都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愧对了自家媳妇儿,多年以来一直对于自己的照顾。

  看到他这副模样。

  旁边的那几个大婶儿,却是忍不住调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小牛,要不你就从了吧。”

  “我看小嫂子似乎并没有害人的意思。”

  “你这样就相当于一个人娶了俩,你可占了大便宜了。”

  “咯咯咯,是啊是啊~”

  “白天嫂子精明能干,晚上还能给你唱歌跳舞,这是多少老爷们,都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要不你就从了吧。”

  “……”

  这些大婶儿也看出来了。

  今天晚上附到身上的,这一位唱曲的姑娘,应该没有太大的恶意。

  如若不然的话。

  这位林先生早就已经将他降服了。

  没看到这位林先生一脸的笑意吗?
  就连跟他来的那位先生。

  也是一脸的轻松。

  根本不像是有着一丝一毫危险,所露出来的表情。

  别看他们都是乡下人。

  但是乡下人的朴实,并不代表他们傻。

  他们在说话之前,就已经悄悄的看过林峰他们的反应了。

  要不然的话。

  也不会如此的大胆调笑。

  有时候啊。

  乡村之中各种复杂的关系,感情,甚至比大城市之中的勾心斗角还要复杂。

  一般情况下。

  乡村之中,丈夫只管赚钱,而妇女则在家中管理钱财,管这管那各种亲戚应酬。

  一个个精明的很。

  “这……这……”

  “先生……”

  牛二也是个老实人。

  脸皮薄,耍嘴皮子也耍不过这些大婶儿们。

  所以只能红着脸爱向着林峰求救。

  看着他这一副拘谨的样子,林峰笑了,笑容之中满是温和。

  当然了。

  也少不了一些小小的调侃:

  “别想啦。”

  “如果是鬼附在身上的话,会对身体产生许多影响。”

  “更何况。”

  “经常与鬼魅接触,会越来越倒霉的,你不会是想要你们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吧?”

  “再说了。”

  “这也不是灵魂。”

  “寻常对待鬼魅之物的东西,对他们也没有什么作用。”

  “这是一段回忆,也是一段执念。”

  “他对人没有恶意。”

  “有的只是了却她今生最后的遗愿。”

  “是不是啊。”

  “牡丹姑娘?”

  说到最后,林峰向着对面的女子轻轻的一挑眉毛,饶有兴趣地询问道。

  听到林峰的询问。

  这位牡丹姑娘,则是对着林峰行了一个万福礼。

  千娇百媚的回答道:

  “林公子着实是眼界不凡。”

  “妾身不过是原生死前,所遗留下来的一段回忆罢了。”

  “蒲柳之姿不敢高语。”

  “不知道林先生,可否无让妾身了却此愿,从此了无牵挂的离开呢?”

  对于自己被叫破了身份。

  牡丹则是显得十分淡定。

  毕竟这些道士的本事,他曾经也是有所了解。

  只要是真有本事的道人。

  虽然不说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但是一旦真的接了某个法事的话。

  那必然是有所了解。

  知道自己曾经的身份,也是没有什么疑问。

  另一旁。

  张心觉听着林峰喊出来的名号,眼神之中露出来一丝思索:

  “牡丹姑娘?”

  “戏曲?”

  “这么说来的话,这位牡丹姑娘就是老人家所讲的,几十年前死在村外的那位当家花旦?”

  “怪不得林峰聊天儿的时候,老是往戏曲上面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心觉恍然大悟。

  他也是心思敏捷之辈。

  在林峰叫出名字的一瞬间,便已经有所猜测。

  所以说。

  看着对面附身在女子身上的那一位当家花旦,眼神之中却是带着丝丝怜悯。

  这也是可怜人呀。

  曾经多么红火的一位戏班子的当家花旦,结果就因为长得太美,嗓音太好遭人嫉妒。

  被人毁了嗓子。

  在二八年华,便自尽而去。

  可以说算是一种早夭。

  如果她还能继续唱下去,兴许有朝一日能红遍大江南北。

  毕竟。

  二八年华,对于林峰他们两个人来说,也不过是个小姑娘。

  这也是一个悲剧吧。

  所以说,看在这悲惨的小姑娘的身世的份儿上。

  张心觉一直选择沉默。

  为的就是让这在自尽之前,仍然是小姑娘的小丫头,能多说出几句话,多唱出几句歌词。

  这也是张心觉仅能做的。

  说到底,这一个小姑娘,也不过是死前的一段执念罢了。

  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看着对面牡丹小姑娘附着的妇人,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林峰承认,他确实心软啦。

  面对这么一个可怜的小姑娘,面对这么一个有着大执念的小姑娘。

  他决定。

  帮助这位小姑娘,了却临死之前的执念。

  只看到。

  林峰在小姑娘期待的眼神之中,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好!”

  聊聊一语虽然十分单薄。

  但语言之中尽是坚定。

  接着。

  林峰向着院落之中所有的大婶儿看了一眼,紧接着向着众人请求道:
  “诸位大婶儿。”

  “不知可否物腾出一些地方来?”

  “晚辈在此多谢了。”

  面对林峰的这一礼。

  院子之中的那些妇人纷纷躲开,一个个脸上则是十分的惊慌失措。

  “使不得使不得。”

  “这可使不得啊!”

  “您是县城之中的大人物,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是有学识的老爷。”

  “能像我们这些卑贱之人行礼。”

  “我们受不起。”

  “折寿了,折寿了……”

  一边躲着。

  有些大婶儿,一边着急忙慌的解释:

  “先生不要这么客气。”

  “我们这些妇道人家不懂什么东西,我们还是先离开了。”

  “走走走。”

  说完之后。

  其中一个年龄大点儿的带着头,向着房子之外走去。

  其他人也是一个个低着头小步快走。

  看那样子。

  就跟身后有着狼追他们似的。

  看到这一幕。

  林峰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人,还真是可爱的紧呢~

  “这真是。”

  “唉~”

  无奈的摇了摇头。

  整个院落之中,只剩下林峰,张心觉,牛二,还有他的老婆。

  农村之中的院落普遍比较大。

  所以说。

  虽然这里站了他们四个人,但是整个院子还是十分的宽阔。

  而此刻。

  牡丹姑娘站在院子的最中央,手中掐这兰花指。

  似乎回到了他当年在舞台之上四方纵横,红极一时的状态了。

  “能再唱一曲。”

  “真好~”

  牡丹幽幽的一叹。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愁丝,一丝的回忆。

  让人在听到的一瞬间。

  就感觉到仿佛进入了一个悲寂的秋天一般。

  一股寒意从心里散发而出。

  整个人蓦然的有一种,悲凉萧瑟的感觉。

  这感觉来的快去的越快。

  就在牡丹摆好姿势之后,院落之中便变得欢快了很多。

  好像刚刚那一瞬间,只是幻觉一般。

  但是。

  作为真正的体会过当时感受的牛二,他看着占据自家老婆身体的牡丹,眼神之中则是有了一丝的同情。

  这种悲凉的感觉。

  这种看透人生的凄凉。

  这位姑娘也是一位苦命人~

  一时间。

  牛二心底对于牡丹的感情,竟然变得有些复杂。

  从原本的敌视,到模糊,再到可惜,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感情。

  十分的复杂曲折。

  林峰向着牛二看了一眼,紧接着,又看了一眼在院落中央的身影。

  开口对着牛二说道:

  “这一次的戏曲。”

  “你就来当观众吧。”

  “正好。”

  “双方因果全消,也算是了结了他此生最后的念头。”

  说完之后。

  林峰自己一个人席地而坐。

  一瞬间。

  无数残影从他身上,向着四方涌去。

  等到残影凝视。

  只看到,身着各式各样衣服的林峰在院落之中或坐或站。

  但是都有一个相同点。

  那就是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乐器。

  或是二胡或是铂。

  大鼓,小鼓都不缺。

  妥妥的是一个民间艺术团的样子。

  这一幕。

  不光是牛二惊了。

  张心觉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整个人看着院落之中,无数个林峰的身影喃喃自语:
  “还……还能这样?”

  “这真是。”

  “离谱!”

  一时间,张心觉也不得不感慨林峰的多才多艺。

  不过紧接着。

  张心觉便是有一些警觉。

  他总感觉到,哪里似乎有点儿不对。

  但是。

  一时半会儿,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来。

  但是。

  就在林峰一开口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林峰对着张心觉坏笑了几声,然后,幽幽地说道:
  “这场戏主角儿音乐都够了。”

  “就差一个龙套。”

  “身为龙虎山小天师,武行的本事,你应该比他们更熟吧?”

  “既然如此的话。”

  “那你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吧。”

  “你说呢?”

  还能是哪里不对劲。

  就知道!
  有了主角,有了音乐,这不还缺一个在一旁帮衬着的龙套武行吗?

  说到底。

  他就是需要摆一些动作。

  就跟后世那些人,唱歌的时候的伴舞差不多。

  靠!
  又被坑了。

  张心觉忍不住在心中爆了粗口。

  他可是堂堂龙虎山小天师。

  干这种事情,这也太跌面儿了。

  如果说上一次在店铺之中跳舞,那只是玩闹的话。

  这一次。

  估计会被别人说不务正业。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毕竟这戏子,可不是有着什么好名称的职业。

  不过。

  林峰已经如此说了,他还能怎么办?
  看着林峰坐在马扎上,手中拿着乐器,一副大爷的模样。

  张心觉不由得有些反思。

  看样子,多学会一门技术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自己也会念唱作打。

  这个时候也能舒舒服服地坐在马扎上,而不是作为跑龙套的。

  在心中郁闷了几句后。

  张新心觉无奈上场。

  不过紧接着,林峰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着张心觉与牡丹两个人,轻轻一指。

  “差点忘了。”

  “这样才对嘛!”

  刷!
  一道光芒闪过。

  只看到一个十分华丽的衣袍,便穿在了牡丹的身上。

  同样的。

  一个跑龙套专用的黑色衣服,也被穿在了张心觉得身上。

  看到这一幕。

  张心觉更郁闷了,随手揪了揪身上的衣服,忍不住抱怨道:

  “这破纸。”

  “质量也太过差劲了。”

  咚咚铛。

  叮。

  叮。

  叮。

  铛!
  几声轻打。

  一个清脆而又婉转的桑音,从院落之中,缓缓的向着四面八方传去。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
  恰便似啊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
  啊广寒宫,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曲调悠悠。

  这一夜。

  整个牛家村一片寂静。

  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全部都守在了牛二家的四周。

  整个房间灯火通明。

  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家伙事儿。

  但是。

  每一个人的眼角,似乎都常含泪水,好像是什么打动了他们的心扉。

  歌声婉转清脆。

  悠扬的在整个村落之中上下回荡。

  时喜时悲。

  绕梁三日而不绝。

  这一夜。

  所有人都失眠了。

  这一夜。

  院落之中的曲子,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一段又一段。

  鼓声雄厚,二胡凄凉。

  似乎在这短短的一夜,便已经演尽了春夏秋冬,度过了一个难言的人生。

  终于。

  东方的群山之中,有了点点的紫光。

  紧接着。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赤红色的金乌都向着九天之上扑击而去,向着世间洒落出了它的光辉。

  咯咯咯~
  村落之中的第一只公鸡打鸣了。

  天亮了。

  而此刻。

  唱完最后一句歌词的牡丹,则是十分释然的,看了一眼这个世间。

  眼角之中,一滴斑斓的泪水从虚空之中坠落。

  伴随着一阵幽幽的呢呐,院落之中的倩影消失了踪迹。

  “还能唱曲~”

  “真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