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剑来,杀!【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2021-12-04 作者: 老鸡吃蘑菇
  第312章 剑来,杀!【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老陈头面目平静,可是衣服下已然青筋暴起!
  今日,就是他大闹酆都城主府之时!
  为了今日,他等了太久太久!

  他从没有像今日这般坦然过,如果今日会死,他也会站着去死。

  就是,不知道身为诡物的他,死后还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小妹。

  小妹,当年哥哥没有保护你,今天哥哥要勇敢一次了!

  而后,只听得一声沉闷巨响,空气猛然炸开,碎裂的地砖四溅飞散。

  黄土夯实铺以石砖的地面上,一只巨型蛇妖诡物,横冲直撞而来,老陈头无所畏惧,迎难而上。

  此刻,相撞一瞬间,尽管老陈头筋骨颤动,面上惨白如亡魂,柳使者疯狂之后,如山崩的一撞,好歹是让他给逼停下来。

  梁度看到这,没有说话。

  之前他本可以不让老陈头冒险,毕竟这小小蛇妖诡物,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可是,压抑了这么多年的老陈头,他需要这次献身一战,这是属于他的解脱。

  也是他对自己的救赎,以前他是来不及,此刻却是来得及!
  但是,这不意味着,梁度就要让老陈头去死!
  此刻,梁度二话不说,当即蹂身而上,手掌再次化刀,掌刀之上,裹上一层浓郁青芒,照着那蛇妖七寸,就是一刀。

  蛇妖没死!

  梁度抬头看了一眼,略显诧异。

  而后,他转头看向酆都城主,已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脸上略有笑意。

  既然你想玩,那我陪你玩玩,毕竟这个世界,他愿意多花点时间了解。

  宴会厅里的气氛愈加阴晦凝重,老陈头在蛇妖面前苦苦支撑,梁度一刀未成,张三有些焦急无措。

  梁度站立四顾,神色不变,而明白了酆都城主心思的诸诡,此刻重重围拢。

  “先生,再不将压箱底的本事使出来,咱们便只在这些诡物的肠肚里相见了!”

  话音方落,梁度这时候突然有了一丝恶趣味,想起了以前身边的方休。

  这家伙最帅的一招,应该是西南战场那次,飞剑御敌吧。

  于是,张三以为是绝境之时,突然,场中迸出一声轻啸。

  “剑来!”

  剑?
  什么剑?

  张三脑子里刚转过半个念头,便是神色一凛,没有来的,一个莫名的感觉拽住了他的心神,让他遍体生寒,好像下一刻他就要心神倶亡。

  而后,轰隆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啸,刺破了所有妖诡的耳膜,刹那间,炸起满堂红光。

  只见一道白光,犹如白虹贯日一般,从张三眼前一闪而逝,直冲蛇妖而去。

  老陈头本来还在抵抗蛇妖撞击的余威,此刻却手上一松,蛇妖那数吨的庞大身躯,立刻横飞出去。

  一顿墙柱摧折、房梁萎地、砖瓦倾落,这半边宴会厅,就这么倒塌下来,扬起厚厚烟尘,遮掩影响了满堂诡物的眼鼻。

  张三回过神来,赶紧掩住口鼻,脸上却有些发愣。

  方才那物从他眼前掠过,电光火石之间,他隐约瞧见,那似乎是一柄光剑?
  亦或者,就是一道光。

  这就是先生口中所谓的剑来!?
  梁度对这样的效果,感觉满意,怪不得方休小子喜欢这一招,的确很帅,还有压迫力。

  虽然,他并没有剑,只是唬人而已,可是这似是而非的飞剑手段,在他手上,也的确威力惊人。

  张三心里也满是感叹,怪不得先生如此气定神闲,原来他还有这么一个后招。

  那蛇妖被抓,他心里也差不多有了七八成把握。

  ……………………

  白光之剑依旧光华四射,光影倾斜下来,投入尘埃里,可谓颗粒毕现。

  此刻剑光冲击蛇妖,导致的浓尘迭起,不但遮住了目光,似乎也堵住了言语。

  方才还是剑拔弩张的宴会厅中,此刻却没了别的动静,只余下蛇妖绵绵不绝的惨叫。

  一剑而落,尘埃定。

  梁度此刻环视场中诸诡物,在各式怪异的面容下,他看到的皆是疑虑与观望。

  张三忍不住心里冷笑,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啊,呸!
  梁度再环视了一圈,确定剩下的诡物,的确都是聪明的,没人敢来送死。

  他像是有些可惜,吓得其余诡物低下头,生怕被梁度盯上,梁度这才将目光转向那瓦砾中躺着哀嚎的蛇妖。

  那蛇妖的惨叫声愈加高昂,庞大的身躯因剧痛在瓦砾间翻来滚去,碾出更多的粉尘。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是那柄光剑,而且,这新来的诡物好生歹毒,本来可以一击毙命,偏偏要折磨蛇妖。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得罪对方!
  此刻,诸诡物心里暗自有了计较,这时候,那蛇妖吃疼不住,也尝试着化出手来,妄图将那光剑拔取出来。

  可惜,它方探出手,那光剑又往皮肉里钻深了一寸,巨疼便让它哀嚎翻滚着打回了原形。

  而后,梁度像是已经没有了玩下去的趣味,一声冷哼,在蛇妖听来如暮钟敲响,瞬间恢复了理智。

  可是,迟了!
  在群诡的胆战心惊的注视下,那嚎叫声愈加虚弱,不多时,蛇妖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嘴里哼哼冒着血沫。

  死了!

  蛇妖此时最后一个念头,却是后悔,自己得罪这新来的诡物干嘛,好端端丢失了性命。

  宴会厅内,一片寂静!
  忽的,梁度忍不住瞳孔一缩。

  蛇妖肉山般肥硕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枯瘦下去,没一阵,便只好大一堆皮包骨。

  之后,他身体上空出现一道红线,迅速飞往酆都城主身上,速度极快,转瞬即逝。

  诸诡物越发无声,好家伙,想不到这一切幕后黑手,竟然是酆都城主,他们刚才还奇怪,蛇妖诡物为何如此冲动。

  原来是酆都城主玩了一手“元神”控制,这可是相当厉害的本事,只有酆都城主才有能力施展。

  梁度呵呵一笑,就在红线要钻入酆都城主身体的一瞬间,刚才那柄光剑突然飞出。

  瞬时间,绽出艳丽的白芒,往那红线上一卷,那红线便被白光绞得七零八碎,须臾间没了踪影。

  乖乖个隆。

  这新来外来诡物,果真了得,这是和酆都城主完全撕破了脸啊!
  这个举动,吓得所有诡物都不由得停下脚步,躲在一旁,完全不敢吱声。

  这时候,寂静场中,突然多了一个落地的声音,原来是梁度一剑斩杀了蛇妖,老陈头这才心神放松,一把坐在了地上。

  老陈头此刻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现在的神色间仍是凝重,因为酆都城主还在,他们解决的依旧是小角色。

  梁度依旧面不改色,只见那光剑斩杀蛇妖后,腾空而起,撒欢似的在堂中呼啸飞转。

  几个倒霉的诡物,不小心被光剑扫到,立时就丢掉了脑袋,吓得其他诡物们赶忙扑倒在地,胆颤心惊地听着那恐怖的尖啸自头顶掠过。

  所有人心中咒骂,却不敢开口,好在梁度像是玩够了,那撒欢的光剑直接消散,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剑光虽然已经消散,但诸诡没有一个敢乱动,毕竟它只是消失,又不是不能重新聚集。

  就好似一头凶猛的猎犬,一直牵在主人手中,但依旧可以撕咬猎物,猎物自然胆颤心惊,。

  诡怪们不敢乱动,可是酆都城主可不会让他们消停,毕竟酆都城主自己也起了心思。

  这不像是地府的手段,反倒像传说中人类绝命神通。

  他心里有了小九九,自然不可能放过梁度三人,只不过他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底牌,自然不会轻易下场。

  酆都城主有这样的心思,自然想让这些诡物充当先锋,但这些诡物们不晓得他的想法啊。

  张三此刻看到梁度大显神威,与有荣焉,此刻他也站起来,神色睥睨,眼光所至,哪里就一阵慌乱,生怕被他们认作下一个目标。

  上首处几个诡物贵宾,红衣虿诡早就不见踪影,自取灭亡;诸诡一招被灭;柳使者尸骨还在地上。

  一时之间,哪里还有诡物敢逞凶,若不是畏于酆都城主往日积累的凶威,此刻恐怕早就跑了个没影。

  但他们留在这里,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你推我攮,谁也不敢向前,之前包围梁度三人的圈子,已经退到了墙边。

  张三心里暗喜,眼前危机已然瓦解,可是酆都城主真的就任由他们在这里撒野?

  张三得意之后回过神来,不禁有些担心。

  紧接着,酆都城主竟然站了起来,对着梁度三人诡异一笑,而后,竟然——

  消失了!
  是的,酆都城主消失了!

  可接下来,那些诡物贵宾们,却突然脸色苍白,眼神赤红,一副疯了的模样。

  梁度看到这,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些诡物早就被酆都城主暗中控制,只是他们不自知而已,想到这,他却没什么反应。

  管他什么手段,在他手里,先杀他一个痛快,然后再去找酆都城主算总账。

  这个世界的秘密,他肯定了解一些。

  就在梁度思考的时候,老陈头和张三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来到梁度身边,做好了防护姿态。

  “哐当。”

  此刻,变化突起,大门轰然撞开。

  一帮子诡物一拥而入,正是之前院子里那些参加喜宴的诡物,此时张三神色竟有些激动。

  因为领头的诡物,正是路上想要谋害他的老妇人诡物,这是让自己有复仇的机会吗?

  这时候,那老妇人诡物已然开口,看着梁度三人,就像是看着三个死后的尸体。

  “诸位,城主说了,杀了这二人,这庄子里美酒想喝便喝,以后咱们只要不造反,城主任我们行事……”

  一时之间,众诡物激动至极,满是欲望,好像他们已经解决了梁度三人,获得了酆都城主的奖赏。

  不过,此刻老妇人诡物虽然口中喊得热闹,但眼珠子却不停四下打量,并没有冲动。

  它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瘦骨嶙峋的庞大蛇妖尸体,而后演技爆发,理所当然放缓脚步,落在了队伍中央。

  梁度看着眼前拙劣表演,还没等他动手,就被老陈头劝阻,
  “我来,等下酆都城主那个老诡,还需要你来对付,这些小角色,交给我们。”

  说完,不等梁度开口,他一把拉过张三,而后直接提刀迎上,没有丝毫畏惧。

  张三也没有任何犹豫,当头迎面扑向老妇人诡物,她就是他现在的第一目标。

  新仇旧恨,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张三刚及老妇人诡怪身旁,那老妇人就吓了一跳,直接就是最强战术,自己整个身体便是皮肤皲裂,冒出老大一只绿螳螂。

  螳螂诡物!

  这酆都城,还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不过张三没有退缩,只是一脸镇静掷出一枚金针,他在梁度面前畏畏缩缩,但不代表他一无是处。

  只不过,他本瞄的是那三角脑袋,可这老妇人所变螳螂诡物,反应也是迅捷,双翅一震,身子便偏转开来,那金针就落到了前肢上,浅浅刺入小半截。

  而这螳螂诡物反应过来,直接前臂一展,那镰刃就朝着张三挥来。

  张三对此却不为所动,对面螳螂诡物忍不住欣喜,这个没战斗经验的家伙,可是接下来,它自己的动作突然一滞,紧接着直楞楞僵硬着扑倒在地。

  “呵!竟然敢小看我的渡厄金针,难道不知道我之前穿的道袍,并不是摆设吗?”

  螳螂诡物授首,张三算是报仇,不过在它后面的诡物,可不管它的生死,接二连三冲过来,直接一拥而上。

  于是,就看到张三手上的金针也飞速掷出,飞针轻快,这么短的距离下,哪个诡物躲得开?

  只见张三掷出金针无不命中,命中的无不立时扑地,率先冲上的诡物,竟然顷刻间便一扫而空。

  张三大发神威的时候,老陈头也没有闲着。

  只不过他的手段,直接就是硬碰硬。

  诡物们一如那潮水,汹涌而来,碰上老陈头,就像潮头碰上礁石落得个粉身碎骨,而后汹涌而去。

  可就在张三顺风顺水之时,他接连甩手就是一针,这一次他不偏不倚正中诡物眉心,可这一次却如幻影,直楞楞透体而过。

  糟糕!

  张三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是那些眼色赤红的宴会厅贵宾诡物,他们终于出手。

  这时候,那诡物身下,飞出无数绿气,消片刻,便只瞧见一团浓稠的汇聚不散的雾气。

  这雾气瞬间席卷而至,那腥臭之气已抢先钻进张三的口鼻,他顿时头晕目眩,鼻腔里是火燎似地刺疼。

  好厉害的猛毒!

  不但是他难受,几乎丧失战力,就连那些院子内冲过来的诡物,也被熏得东倒西歪。

  可是被这么多诡物吸收之后,那浓雾竟是半点没有退散,反而越演越烈。

  完了,托大了!

  一时之间,张三倒下昏迷之时,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紧接着,他便神智全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