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冲突,猪诡亡!

2021-12-04 作者: 老鸡吃蘑菇
  第311章 冲突,猪诡亡!

  “快快快,好久没吃到新鲜诡物了,城主,咱们是不是叫个大厨过来?”

  酆都城主没有说话,柳使者却没有丝毫顾忌,对着侍者直接一阵吩咐。

  而后不多时,在猪诡眼巴巴的目光之下,宴会厅内走进一个大腹便便的诡物。

  这诡物一进门,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只招呼几个仆役搬来炉灶,架好大锅,设起案台,摆好刀具,似模似样净手更衣,别的尚且不说,这派头倒摆得十足。

  好肉,自然需要好师傅掌厨!

  尔后,就看到这厨师模样的诡物,又指挥着几个仆役,盘进来两个大台子。

  紧接着,他打发仆役退下,这才拍着肚子发话。

  “俺早年习得一门手艺,将肉割成一片片极薄的肉片,最大程度保留食材的风味儿与口感。

  厉害的高手,能在食材还活着的时候,一片一片将肉尽数割下,而后放入高汤锅中……”

  说着,他得意洋洋昂起头来,诸诡更是口水横流,今天真的是赚大了。

  “快,把这年轻诡物抓了,让大师傅展现高超厨艺,我都迫不及待品尝这鲜美嫩肉了。”

  “梁度却依旧面无表情,好像自己不是诡物目标,而是其他人一般。

  就让他们蹦跶一下,而后外送他们上路,再者说,酆都城主还没跳出来,这先生。”张三此刻轻声唤道,他心里是真的急了,这一下必须要出手了。

  些诡物都是跳梁小丑而已。

  那边,诡物厨子已经看向梁度上下打量,好像确认从哪里下刀才会最完美。

  “那你觉得我可以割上几刀?”

  此时,梁度冷不丁开口,让所有诡物为之一愣。

  那还有自己讨论自己扛几刀的?
  这厨子闻言却是一急,张口就骂,好像梁度刚才的话,是侮辱他一般。

  “你这是看不起我,我可是练足了手艺,若是没割足九百九十九刀,就让你咽了气,你就拿我的肉吃去。”

  “我都咽了气,还怎么拿你的肉吃?”

  这次厨子听到这,一时半会儿没有转过弯来,不由气呼呼回到:“俺手艺好,你就别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了,安静等死多好,这么多大人都等不及了。”

  话音刚落,诸诡此刻满是赞同,他是真的想尝一下这年轻诡物的肉了。

  “快点吧,别耽误时间了,我都饿了。”

  诡物厨师没搭话,看着梁度冷笑,不管如何,他都是板上钉钉的肉,跑不了。

  红衣虿诡此刻诡异一笑,就想拿下梁度,却没想到他自己独自走到案台上。

  他没有丝毫紧张,瞧着上面十来把样式大小不一的刀具,像是好奇不已。

  这年轻诡物,实在有些邪门,他到底在想什么,知不知道他是要被宰了被他们吃下去的当事人?

  梁度好像察觉不到他们的心中疑惑,忽而指着案台上最小的一柄问道:“这刀何用?”

  “取髓的。”

  他又指着最厚最大的一柄。

  “这把呢?”

  “斩骨的。”

  “便是它了。”

  “你还有些眼力,相信我,不会让你多痛苦的。”

  厨师诡物以为梁度在给自己挑刀,冷不丁说了一句貌似安慰的话,只不过梁度接下来,自己拿起了斩骨刀。

  而后,他在满堂诡物的注目中,老神在在走到铁锅旁,瞧了一眼里面翻滚的蔬菜与香料,转身朝那诡物厨师勾了勾手指。

  “你且过来。”

  那诡物厨师愣愣走来。

  “作甚?”

  梁度笑呵呵指着锅里。

  “你瞧瞧,你这汤是不是尚缺一味材料。”

  “不可能!缺啥?”

  诡物厨子傻不拉几探头往锅里看去。

  “自然是缺头骨汤,借你脑袋一用!”

  他怎么敢!?

  一时之间,满堂哗然。

  猪诡更是满腔怒火!

  诡物厨师可是帮他制作顶尖美食的!
  红衣虿诡此刻更是一跳三尺,气急败坏。

  “你好大的胆子!找死!!!”

  老陈头此刻已默不作声站到了梁度的身后,看到这,也是照顾他的情绪,梁度开口。

  “莽撞了,可能要连累两位了。”

  “先生……唉!”张三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罢了,只能拼命了。”

  老陈头此刻却是放声大笑。

  “先生说的什么话?这本来就是我想做之事,如今不过是先行一步罢了。

  我已经苟活这么久,此情此景,不管是谁,只要是男儿,又有哪个按捺得住?”

  说完这话,老陈头已然挺立,哪还有之前的佝偻,一伟岸大丈夫是也!
  那边,那红衣虿诡面上先是疑惑,再是恍然,接尔便作厉色——他们竟然敢杀人!
  “快杀了他们!”

  此刻色厉荏苒的红衣虿诡,已然慌了神,因为梁度的目光,已经盯上了他。

  上首,酆都城主身边柳使者,看到这一幕,既羞且怒。

  他本是城主手下最倚重的心腹,平日里是耀武扬威好不得意,左近的诡物见了他,哪个不得抖三抖。

  今儿是城主的大好日子,他被委以重任,维持宴中秩序,只不过在门口遇到梁度三人,想起了送请帖的不对劲,这才试探一二。

  岂料,这些人还真的是恶客,这让他怒火中烧,更难堪的是,他们竟然在所有诡物面前,直接斩杀了大厨。

  何其嚣张!

  此刻的柳使者,羞怒之火从五脏中焚出,几乎把全身点燃!
  “虿诡,还不出手?”

  红衣虿诡一愣,可是柳使者发令,他哪里能够拒绝,心中虽然有些忌讳,但还是腾空而起。

  “死来!”

  一时之间,嗡鸣声迭起,只见红衣虿诡已经化身漫天虫子,照着梁度袭来。

  这红衣虿诡的偷袭,在满腔惊怒下,是又快又猛,眼瞧着就要将梁度吞噬。

  红衣虿诡忍不住露出笑容,还以为是什么难缠的人物,原来只是一个绣花枕头。

  可是,千钧一发之际,梁度竟如背后长眼一般,以身形不相符的敏捷,弯腰一转身,就躲过了红衣虿诡这一招。

  不仅这红衣虿诡毒虫攻击落到了空处,只见梁度还漫不经心一挥手,瞬时间,大火突起!
  嘭!
  犹如爆米花一般,毒虫群瞬间爆炸,而后一阵香味传来,瞬时间,毒虫全军覆没。

  呲溜!

  在此严肃时刻,突然一阵咽口水声音想起,回头一看,竟然是猪诡吞了一口口水。

  原来是毒虫被烤熟的香味,让这个吃货产生了条件反射。

  不过,红衣虿诡顾及不了这些,因为毒虫群被消灭的瞬间,他表示一阵惨呼。

  如同人类十指连心,此刻毒虫的死亡,让它痛不欲生,损失惨重。

  可是,这时候还不算完,老陈头早已经按捺不住,看到梁度已然出手,瞬时间,手中出现一根狼牙棒。

  只见他伸手一搭,前进一步,而后是一拉一推,那狼牙棒便脱手腾空而起,红衣虿诡一声哀呼,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然而,还没完!
  张三这家伙最是阴狠,也最有眼力,不然也不可能在老诡墓穴,生死危机之下,还留下一条性命。

  此刻不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只见张三心测测向前,一把利刃出鞘,瞬时间,红衣虿诡又是一声痛呼。

  这红衣虿诡没了毒虫,一身实力可谓十不剩三,可想而知,梁度那漫不经心一把火,威力何其厉害。

  宴会厅内,其他诡物心中咯噔一声。

  这外来诡物好厉害的手段。

  此刻,群诡好像被梁度的手段震慑,一时无声,可是接下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妈的,都是不中用的东西,想要吃了他,还这么扭扭捏捏,算个球东西。”

  说完,便是一声仰天猪吼,待在案桌旁边的猪诡终于按捺不出,一脚就把案桌踢飞,酒食瞬间撒了一地。

  诸诡腾空而起,落地却成了只獠牙利齿的猪诡,一眼看过去,都感觉有些胆寒。

  上首,柳使者心中一喜,猪诡出手,这一次怕是稳了。

  要不是猪诡真的有本事,之前他那么失礼,酆都城主为何会轻拿轻放,一切都靠实力说话。

  不谈柳使者心中所想,此刻猪诡龇牙咧嘴把身子低伏,前探的猪蹄,竟然已经深深扣进地面。

  张三还没眨眼,就看到一个阴影,夹着阵恶风,瞬间向他们扑了上来。

  这一番兔起鹘落,却是比方才的红衣虿诡偷袭,还要迅猛三分,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饶是以张三的警觉,一时也躲闪不开,他心中暗暗叫苦,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就算活下来,恐怕自己也会身受重伤,根本没有战斗之力,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变化突生。

  只见老陈头逮着机会,竟然不管不顾,冒死来救,一个挺身竟然到了诸诡背上。

  他一把揪住了这猪诡的后颈,大喝一声,青筋暴起,竟然一把将它转了方向。

  嘭!
  砖石飞舞,宴会厅一阵骚乱。

  张三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活下来了!

  猪诡一击不成,还被老陈头骑在身上,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气,瞬时间他转头去咬,却被老陈头用另一只手揪住顶门的皮肉。

  痛!
  老陈头蛰伏这么多年都没死,自然有他的本事,这一手的力气,自是不消多说,猪诡可谓倒了大霉。

  猪诡挣扎不休,但也只是徒劳,倒是四只猪蹄胡乱扒动,而老陈头却也解决不了它,只是暂时抓住了机会而已,要是再这么纠缠下去,吃亏的肯定是他。

  老陈头也很明显知道自己的本事处境,他也不是迂腐之人,他又不是单枪匹马,瞬间呼唤帮手。

  “先生!”

  至于张三,老陈头压根就没有想过他可以帮忙,他他现在还躺在地上,没有回过神来呢。

  “莫急。”

  话音刚落,梁度知道这时候已然撕破脸皮,已经不用再留手,于是直接一跃而上。

  手掌化刀,一斩而下,这一次手刀攻击,直接找上了猪诡粗壮的脖颈。

  旁边的诸诡看到这个情况,都忍不住轻笑,尤其是柳使者,更是轻蔑看了一眼。

  堂堂猪诡,岂是你这么容易能斩杀的!?

  然而——

  手刀一碰上猪诡脖颈,梁度只是冷冷一笑,也不说话,只见他手中青光一闪,而后从容收手,后退三步。

  猪诡背上老陈头,心中一紧,而后凭着直觉,直接跳下,落地一瞬间,一股腥臭妖血,直接喷溅三丈。

  这猪诡此刻还在挣扎,然而越是挣扎,那几乎横贯脖颈的伤口上,血液就喷溅得越快。

  没一会儿功夫,他便只软塌塌一团烂肉,瞬时间,猪诡面面相觑,就连酆都城主的目光,此刻都像有些闪动。

  这猪诡平日里也是这酆都城一恶霸般的存在,任谁也没料到,电光火石之间,如此简单就葬送了性命。

  这年轻外来诡物好是棘手,恐怕不是之前那般想象那么容易,一时之间,柳使者感觉遍体生寒。

  因为,此刻酆都城主的目光已经看向他,场上诸诡背梁度一招震慑,不敢再轻易上场。

  酆都城主这时候感觉还不到他亲自下场的地步,因此,作为心腹的柳使者,他不上谁上?
  柳使者纠结的时候,张三和老陈头却是惊喜连连,他们知道梁度很强,却没想到这么强。

  尤其是张三,这可是大名鼎鼎的猪诡,如此说来,今天真有可能一举拿下酆都城主?
  想到这,张三不由心跳怦怦直跳,口干舌燥之际,心里也有一股野望。

  也许,自己也可以一诡之下,万诡之上!?
  柳使者此刻已经陷入两难,这事其实本就算是因他而起,要不是他挑明梁度三人的事,又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可是,上前就有可能会死啊!

  就在柳使者陷入两难的时候,他却没有发现,酆都城主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

  也许,自己对下面的人太好了,都忘了自己的脾气了!
  一时之间,酆都城主手指轻点,瞬时间,一丝红线从柳使者脑顶钻入。

  柳使者的眼神,刹那只见变红,而后身体急剧膨胀,一脸疯狂之色,竟是对着梁度三人,直接冲撞而来。

  半道上,但凡是来不及的闪躲的诡怪,尽数被他撞飞,落个皮穿肉烂、筋断骨折。

  柳使者已然发狂一般,根本不在意障碍,直线前行,就是那合抱的房柱,被它轻轻一蹭,也是横飞出去。

  这样一来,木梁砖瓦也是直接砸下来,被它巨型身躯一带,竟也如强弓劲弩飞射而出,诸诡脸色巨变,慌忙做出防御。

  这条蛇疯了!
  不错,此刻柳使者已然化出原型,就是一条巨蛇,在这如小山般的躯体当前,给人一种亮度三人避无可避的感觉。

  宴会厅的诸诡此刻看到这个情形,更是一哄而散,退缩到了角落,唯恐殃及池鱼。

  转眼间,让人窒息的庞大身形,已逼至梁度三人眼前。

  “我来!”

  梁度此刻还没说话,他身旁越出一个身影,面对这如山河倾倒的撞击,老陈头竟是当头迎了上去。

  此刻他的背影,一往无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