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镇魔之阵

2021-07-27 作者: 板斧战士
  第75章 镇魔之阵
  “啊——!找死——!”姬皞散发瞠目,咬牙切齿,激怒欲狂!掀起滔天真气就直冲下来!

  于是李凡也干净利落得一挥手,“走!”

  五人刚放了一把狠话,结果扭头就走,如鱼雷一般冲入海底礁岩石林之中。

  姬皞猛得一愣,旋即暴怒,“还耍什么小把戏!既然开了斗剑杀劫的契机!外头的人压根连剑光都瞧不着!本座尽可以把你们统统杀光!逃!逃得了吗!”

  “废话个屁!来追我啊你个王八绿帽龟公!”李凡一边用归墟玄冥的水遁逃跑一边扭头乱骂。

  “我不活撕了你个嘴烂的黑厮!”姬皞是真的被骂到暴怒了,区区的金丹,日常鱼脯似的东西,居然敢在对他如此无礼,虽然能看出对方是有阴谋的,但奈何李凡骂得又脏又烂又快,姬皞这个面前日常都没人敢半句不敬的魔尊,此时已经不管什么阴谋诡计了,竟是一条直线,撞破礁岩而来!

  李凡看着对方直朝自己追来,心里反而一松,果然!这老魔手里没法宝!不,是他没打算用!

  很简单的道理,若此魔头是久居南海,藏在此处的洞府躲避仇家的,没可能五石散会吃的不够了,还要露出跟脚,跑去找海市商船来买。

  所以有很大概率,是得知了炎洲飞剑出世的事情,就第一时间南下来争夺了。

  堂堂化神大修士,如此心急如焚,都不熟悉吕家的底细,就要抢一个地方散修家族炼出来的‘法宝’,而且刚才任凭李凡这么骂他激他,居然第一时间抢了六把剑就走,一点都不敢留下来和玄门的修士放对。显然他自己这种做派,也是背着不少人命,惹了许多天大的仇家,而厮杀争斗的法宝不足,才硬着头皮冒险来夺剑的!

  这种情况一点都不惜有,但看墨竹山这么大的宗门,望舒仙子也堂堂化神境界,还不是没有合用的法宝么?
  所以这个老魔,哪怕有一些压箱底的宝贝,但那也是得留着保命的,不会轻易扔出来损耗,更不会上来就对五个下酒菜级别的小修士出绝招。

  那他就落入算计了。

  “死——!!”

  不愧是化神级别的老魔,哪怕啥法宝不用,哪怕顶着深海水压,哪怕李凡也已经全力奔逃了,但他硬是肉身扛着水压,在呼吸间直冲到李凡身后,五指成爪,一把掏向李凡后心!若是掏中了,那真就是一招秒了!
  但是前面也说了,老魔头没有上来就把他们几个都杀光,反倒被激怒了,想着猫捉耗子慢慢玩死的话,就已经落入算计了。

  这个瞬间,一股炽热无比的炎流,瞬间由天而降!深泉海水都被瞬间煮沸,大量的气泡直向地心冲腾而落,李凡毫无抵挡之力,瞬间被冲到海底,轰得被压在岩床爬不起来,反倒是那老魔头有化神级别的修为,下意识得硬抗了一下,轰轰轰得就被无数礁石倒塌产生的气泡裹挟其中,很快地貌便被骇然道力碾平,他居然是中了埋伏,被镇封在了一处正正方方的法阵之中!

  而法阵的四角,正是随同李凡前来诛魔的其他四名金丹修士!刚才第一时间没杀了他们,于是这法阵便被激活了!

  “什么!四相镇魔阵!不可能的!这明明是杀劫之中!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布置的!”

  虽然知道李凡这么挑衅辱骂,必定是有点小算计,但姬皞自仗着修为碾压硬闯,可他确实是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把大招开了!而且居然是阵法宗师才能布置出来的镇魔大阵!

  海底怎么会有人布这种阵法的!而且这种级别的道力冲击!这分明是在阵法外头,凑齐四个元婴级的修士或者法宝,在合力镇压他!

  难道是吕家的后手?不可能的!吕家分明都被灭门了!还是仙宫玄门?不可能的!他们明明都在炎洲岛上争夺飞剑呢!
  “李师兄!你没事吧!”白剪秋抬头,朝被冲到他面前的李凡大吼,此时他也是掐着道诀,强撑着坐在法阵阵角,全身都被镇魔阵的骇然道力,冲压得皮开肉绽。

  他这种金丹境界的,没有被镇魔阵的瞬间道力压垮,完全是因为他们四个金丹依照李凡的计划,在礁石林里启动了逆四相镇魔阵。

  一正一逆,姬皞这老魔,总归是被两边四相镇魔的合力顶在核心,动弹不得。而这样阵眼的四个位置,反倒可以抵消一些压力,只不过他们四个的逆阵往上顶,也就是四个金丹,到底比不过元婴级别往下镇压的道力。只能让让布阵者自己缓一缓。

  对,这就与天台山那次九龙神火罩同理,只不过外头的主阵不是神火柱,而是墨竹山四位元婴真人联手。

  而提出这个作战,还用嘴臭嘲讽老魔到核心阵眼的李凡,正被蒸腾得道力压在海底动弹不得,只能竖起个大拇指,向白剪秋表示还可以,撑得住。

  得亏他模仿莫海娘的道体和功法是水战加成的,天然对海底磅礴的压力有抗性,要不然真就被这一下压得全身骨头都碎了。

  “哈哈哈哈!你们五个!以命换命,真就以为可以伤及本座吗!未免太小巧我青阳宫的神通了!呵啊!!青阳擎天大化神功!”姬皞如托鼎一般,咆哮着把双手往上一抬。

  全身道力,如青白色的火焰,轰得蒸腾爆发,一瞬间就将往下镇压的无穷道力,顶得上翻,虽然阵法道力无形无质,但单单从完全煮沸的海水气泡,一下自从往下冲逆转为上涌,就可以看出这化神老魔,实力委实骇然可怖!
  李凡也咬着牙,支撑着岩床爬起来,他明显可以感觉到身上,四相镇魔的道力压力大减!

  艹!不行啊,四个老头是学术派的,好像顶不住啊!

  “乾坤飞龙剑!”李凡嘶吼着回身一道黑白双龙剑岚甩出去,正中姬皞胸膛,打的他身上浴袍似的丝绸单衣大碎,但全然无用!硬接了一发双龙剑岚,但这老魔居然没有被伤到分毫!甚至身上的青白色火焰都没有晃动!
  “哈——哈哈哈哈!嘴臭的黑厮!打的和挠痒痒一样!这下你见识到境界实力的差距了吧!哈哈哈啊!你他妈的找死!!”

  恩,李凡又打了一发,名曰双龙掏蛋,攻击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大概这一下可把李凡刷上姬皞人生中最痛恨的贱人名单了,以至于他怒到咬着牙,腾出一只手来怒挥出一道青白道炎的鬼爪,逼得李凡得再放一个乾坤双龙,靠着冲击波翻腾躲开,但肩背被鬼爪的爪风扫过,登时裂开一个口子。

  姬皞虚空把手一抓一摄,登时有大股鲜血,如喷泉一般从李凡背上创口喷涌飞溅而出,痛得他一阵嘶吼。

  得亏的这时外边镇魔道力换了一口气,猛然增大数倍,逼得姬皞也一时顾不上李凡,得再用双手发功支撑住道力,李凡才逃过一劫。

  但情况也不好,李凡也受了重创,一样被磅礴道力碾压在地上,口腔鼻腔里都爆出血来,丫丫了个呸的,突然这么大力输出,老头们这就开始嗑药了啊。但是……看着那化神魔头还有余力呢……

  他正要强撑起来,再朝姬皞的命根子打两招掏裆式,却被人抓着手臂,扯到了阵眼的位置。

  是石勇!他把自己的阵位让给李凡歇脚,自己拄着刀跪在道力重压下顶着,被嘴唇都咬破了。

  白剪秋在一旁看了,拔剑而起,咬着牙冲向姬皞,“青阳老魔!衡山白剪秋来替同门报仇!天柱剑诀!”

  他把那柄长剑横在手中一抹,好像明镜似的把剑光往姬皞脊背一照,登时这魔头背上就出现了一道剑痕,仿佛是被横斩了一剑似的,泛起了明显的剑印。

  “哼!衡山剑法不过如,混账!你们都是些下三滥的玩意!”

  姬皞着实恼怒,镇魔大阵的压力都给他一个撑着,这几个金丹的杂碎反倒可以腾出手来攻他。而且毫无名门正派的作风。那个嘴臭又下作的黑厮都懒得说了,这个白剪秋也是大大方方叫嚷着在人背后出剑,结果都不等他反嘲一番,两边又有一把飞剑刺喉,一道闪电劈目,都是一声不吭就使阴招,损的很。也就是使刀的那个明显修为差了一筹,还没有阵眼的位置歇脚,无法出手,于是拄着刀跪在那脸色通红得憋着。

  “没用没用没用!区区金丹级!给本座填肚的玩意!少在那猖狂了!你们真以为能破的了本座化神的道体吗!”姬皞大吼着,神功大起,青白色火焰全力爆发,居然能硬顶着四个嗑了药的真人,把道力硬逼回去!“你们只管挣扎吧!等老子破了这法阵!看你们还有什么招……啊!你他妈又来!!”

  “大家合力打他的哔——!”一招飞龙剑又中的李凡大吼,“一把年纪了还在嗑药玩女人!命根子必是这老东西罩门!而且他刚才明显又啊了一声的!”

  场面中一时寂静了一下,白剪秋陈南谷沈东阳三个对了一个眼神,无声交换了此事以后谁都不能再提的默契契约,便一齐果断出手!
  “混,混账啊混账!啊啊啊!”姬皞勃然大怒,一身青白火焰都动摇了。

  但你还别说,可不就是罩门么,毕竟你若是修为到了极高的境界,炼得铜皮铁骨,金身不坏,刀光剑影劈上去,连一点痛觉都没有的,那磨磨蹭蹭又还有个什么意思是不是?这魔头既然就好这口,日常还要用五石散助兴,那当然不会去磨炼那里的嘛。

  于是四人一阵剑岚,剑光,剑刺,雷光,掌风,直朝着姬皞下体轰去!这老魔被外边四个嗑药的元婴道力压着,顷刻间又冲不破阵去,下体又被四边四个贱人用绝招暴打,要躲闪又躲闪不开,只能‘啊啊啊哦哦哦’得硬顶着,反倒是连镇压的道力都有点扛不住了。

  “混账啊嗷嗷嗷——!呼呼呼——!”姬皞目眦尽裂,仰头咆哮!呼!得吹起一阵狂风!居然从嘴里吹出一大堆看着黏糊糊的东西来。

  那些东西落在地上,一个个支撑着站起来,居然是一堆黏稠模糊,被吸干了血肉的人皮,好像刚从胃袋里吐出来的,摇摇晃晃得,就向阵中五人走来。

  而姬皞一阵呕吐之后,就硬顶着裆部的重创,啥也不管了,拼命要首先冲破镇魔阵。

  怎么这是进入二阶段了?

  “伥奴!”陈南谷大惊,掉转飞剑和掌风,直轰向那些人皮,“先杀这些伥奴!她们会采补活人的精血!再炼化给这老魔食用!切不可叫她们近身夺了元阳!”

  其他几人听了他的指点,自然立刻调转输出,先打小怪。

  “该死!化神的魔头!居然连伥奴都是元婴级的!”沈东阳一看一道天克邪物的雷霆,居然不能劈死一具伥鬼,也是大惊。

  “这是不知道采补残杀了多少人才炼成的啊!”白剪秋把大剑翻飞,左右轮舞,斩出一道道月牙般的剑光,但虽然能展断这些皮囊,她们缓慢得又会重黏起来,非常不好对付。

  “石勇!你怎么样!等我来换位啊!”李凡已经磕着金丹,又塞了一堆墨线,胡乱把背上破口堵起来了,这些人皮可以用乾坤飞龙剑岚卷飞,但是石勇状况看着很糟。

  这家伙就拄着刀单膝跪在阵中,面色通红血管暴起,眼看着就要被道力压爆了。

  “我来换!我撑的住!南无大行十大愿王!”陈南谷收了飞剑,双掌一合,全身显化金身,佛光如金钟护体,飞身冲出去救人。

  而其他的伥奴也仿佛有意识一般,一群皮展开,如蝙蝠一般朝着陈南谷和石勇两个飞扑过去,就要落到他们身上。

  “庄严十千不净世界,令其严净,如青香光明无垢世界!”陈南谷扑到石勇身边,大颂佛号,金光四溢将漫天伥鬼逼退。

  其余三人借着这良机一齐出手,
  “北辰乾坤飞龙剑太阴五罗加强版!”李凡气力尽出,一口气暴打出十四条黑白剑龙,剑气暴卷,冲得伥鬼漫天飞散!

  “天柱明星光耀剑诀!”白剪秋一声怒喝,双手紧握剑刃,如同照镜子一般把宝剑举到面前,双目猛睁,眼眶里豪光绽放射在剑脊之上,剑耀刃闪,一瞬间剑光满天,眨眼间将这些皮囊悉数斩碎。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普照大法——!”沈东阳大吼一声,叉开十指,扬手挥出无数道雷蛇电网,弥天散开,青霆紫点,瞬间将碎裂的伥奴皮脂,齐齐打作劫灰飞尘!
  然后,石勇也出手了。

  鳄神屿教出来的顽石,只会一招。

  “劈波逐浪,斩——!!!!”

  在这镇魔大阵的擎天重压之下,倾尽毕生功力的一刀,不入品的垃圾级戒刀法器自然支撑不住,直接被折断了。

  但这一刀,还是斩了出去。

  刀罡。

  于是姬皞浑身一震,低头看到被刀罡斩断的业根,离体而去,瞬间被道力压在地上,碾成了肉泥。

  “啊啊啊嗷嗷嗷——!”

  于是一点青炎绽放开来,滔天的道火轰如雷暴,瞬间冲破了镇魔大阵,将岩床上的五人淹没在青炎火海之中。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