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青阳老魔

2021-07-26 作者: 板斧战士
  第74章 青阳老魔
  隐约听到了轰响,好像初春的惊雷,然后仿佛有绵绵细雨淋在头顶,唤醒了休克的少年。

  吕道莲废力得睁开眼。

  右眼什么也看不见,左眼撕开糊着眼皮的血痂,隐约看到了天顶。

  如同琉璃碗一般,倒扣在海底的玻璃罩子,屏蔽开了海水,在海中形成了一片空地。那琉璃罩子内壁,散发出如同星河一般灿烂的光辉,这正是吕家先祖,从师门偷出来的,五品中正的法宝,四海太平天球星釉荷边碗。

  有这法宝罩着,才可以护着吕家的剑池,遮掩天衍机算至今,只可惜上次开炉终究是泄了一丝机缘出来,叫玄门那边查探到了,这次又一下子养出好多飞剑,再无法轻易掩藏。若不是有法宝罩着,还把即将出世的剑炉提前藏到虚渊里,恐怕绝瞒不过玄门的神算子们。

  回忆着师父的嘱咐,吕道莲缓缓的收拢了思绪,逐渐恢复了意识,于是他也看清了,在那法宝屏蔽的海水顶上,是一片赤红亮丽的金黄光辉,就好像星空幕布外边,无限放射着的璀璨星云……不,那是海面上,真的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上面是,礁鲨帮,那群疯子在搞什么呢?

  吕道莲试着移动身躯,但失败了,一阵剧痛传来,带回了一时休克丢失的记忆。

  是了,他的双腿被那酒奴砍了,身上也被摔打断了不知多少骨头,还能活着,还能醒来,是因为师娘把她的护身无事宝玉牌给了自己。

  于是虚渊的记忆,开始潮涌般浮现在吕道莲眼前,最后凝结成了那个三只猩红瞳孔,凶光绽放,耀眼到甚至辨识不出面目的杀神……

  “墨……竹山……李……”

  “咔吧咔吧咔吧”

  突然有骨头断裂的那种脆响,传入吕道莲的耳中,一时甚至打断了激起他求生欲的恨意。

  是什么……什么声音……

  声音是从他右手边穿过来的,吕道莲废力得这过头,眯蒙着左眼,隔着血痂,模糊得看向右边,只被顶上的火光,隐约照亮一丝的岩床。

  岩床上摆着一张床榻,
  床榻上卧着一只四丈长的巨兽,雪白的毛发如同倒刺,乍看着仿佛是老虎。

  那老虎嘴里嚼得咔吧咔吧的,正把四或五个,和酒奴同样打扮,只有白绫绕体的元婴女婢,一并叼在血盆大口里,把她们的脑袋,臂膀,腰肋,髋骨,连皮带骨,吞血和肉,咔吧咔吧,咔吧咔吧得嚼碎下咽。

  从嘴角间稀里哗啦,稀里哗啦得,把肉块,血沫,骨渣,皮发,脏器,落在床榻上,落着岩床上,脏了一大片。

  而那白虎就卧着那嚼着,咔吧咔吧,咔吧咔吧,面无表情得,只把一双碧蓝的瞳孔,幽幽得盯着吕道莲的眼睛。

  吕道莲垂下了视线,躲避对方的视线。什么疼痛,仇恨,耻辱,在此刻都消散无踪。

  名为吕道莲的残缺的人体形骸里,剩下的只有深沉的,纯粹的,无穷尽的,

  恐惧。

  假的。是梦。

  哈,哈哈哈……

  一定是梦。

  然后那东西向他走了过来。

  虽然吕道莲没看到,

  虽然吕道莲根本不敢抬眼看,

  但他能感觉到,能感觉到那猛兽,那巨虎,正迈着步子从床榻上下来,一步一步,向自己踱来。

  全身剩下的每一块皮肉,皮肉上每一个毛孔,毛孔里每一个细胞,都在落魄丧胆的尖嚎,尖叫着想要他,即刻就连滚带爬的逃跑!

  可他就是不敢……

  一动都不敢动。

  一抖都不敢抖。

  于是那巨兽,就踱着步,走到了吕道莲的面前。

  “你——谁来着?”

  吕道莲低着头,使劲翻着眼,不敢答,却又不敢不答得,扯着嗓子,发出蚊子声一般响的尖叫,“莲,莲奴……”

  “莲奴?本座还有这么个奴婢来着?抬起头我看看。”

  就好像是名为恐惧的力士,强行卡着吕道莲的颈椎,把他的脖子掰起来似的,他抬起了头。

  眼前不是什么老虎。

  是一个只披件略有些陈旧的青色丝绸羽衣,看着不似法宝而是某个门派的法袍。露出大半胸膛锁骨,净面无须的男子。

  其身长八尺,肩宽体长,形貌昳丽,姿容甚伟,举手投足,英霸之气毕露,只是叉腰站在面前,就如同一道尊神一般,散发出莹莹的玉光。

  刚才……莫非是幻觉?

  吕道莲真是看的呆了,哪怕他自己曾经也同样是天生丽质,英俊非凡,但论及这潇洒超凡的气场,依旧远远不能与此人相比,更何况此时他已经成了个面目全非的废人,一时间居然没了恐惧,反倒是耻辱,羞愧,遗憾和仇恨涌上心头,更加自惭形秽,更加咬牙切齿。

  “啊,本座记得你了,当时你被追杀,是本座救了你的命,你就说有飞剑献给本座来着,反倒把本座诱骗到这里,还带了一个酒奴去虚渊折了,是也不是?”那男子回忆起来了似的,微笑着问道。

  “不不不!主人!主人!我,莲奴没有诱骗主人!莲奴真的带酒姐姐取剑去了!是!是李清月!是墨竹山李清月从中作梗啊!主人你相信我!”吕道莲惊惶失措得摆手。

  男子哈哈一笑,“你说的,我不信,我只信自己看到的。”

  还不等吕道莲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突得双臂一线刺痛,低头一看,只见两条手臂其肘没了,登时反应过来,哇——得惨叫着跌倒在地,扑腾在血泊里扭动,只在半边视野里,看到那男子把自己的双臂塞到嘴里。

  咔吧咔吧,

  咔吧咔吧,

  嚼得稀碎,和着骨血吞下了肚。

  “恩……墨竹山……”男子闭着眼,好像回味了一番吕道莲双臂的肉味似的,睁开眼,露出一对碧蓝如同宝石的眸子,看着面前惨嚎的吕道莲道,“你说的到是实话。想不想作本座的弟子啊?”

  “救!救命!不不不!愿意!莲奴愿意!主人您说什么莲奴都愿意去做!”吕道莲惨叫着狂呼。

  男子满意得点点头,手一挥,把那还沾满了血肉的床榻唤出来,直接座下,“那拜师吧,本座乃北昆仑青阳宗门主,姬皞。”

  吕道莲颤抖着,忍耐着剧痛,支撑起身子要拜,而在这个时候,突得有一道惊雷,砰!得打在四海太平天球星釉荷边碗上,惊得吕道莲下意识抬起头看去。

  只见五道光焰,五道人形,围在琉璃罩外。

  当先的一个褐色皮肤,身长七尺的金丹剑士,手持白铁双锏,直指着姬皞的鼻子怒骂,

  “魔头老怪!无耻人妖!你的末日到了!披着人皮,杀人如麻的畜生玩意!大限已到还不出来领死!你爹我真后悔没把你哔——到墙上!叫你个哔——种下出来祸害好多良善!真是丢了你十八辈祖宗的脸面!还把个哔——头缩在哔——里面不敢出来见你爷爷吗!呸!个不知廉耻的哔——玩意,这个时候到知道自己的哔——下贱了!我叫你快点出来受死耳朵聋了吗!但凡还药典哔——莲的,就现在自己哔——了自裁,也好叫你早投到畜生道,多转几世猪胎,偿还自己的罪孽!别和个哔——似的躲在壳子里不敢见人!怎么你娘下你的时候,连哔——都忘了给你一起拉出来的吗你个哔——哔哔——哔哔哔哔———!!”

  金丹修士身后众人,“……”

  吕道莲,“……”

  姬皞脸上笑容都僵着了,忽然扑过来按着吕道莲的头,砰!得一声砸在地上,血花四溅,差点就把他的脑壳砸爆了。

  “我叫你快点拜师!”

  李凡在外头一看,下意识觉得这场面不对,眉头一皱,又破口大骂,“吕道莲!你吕家庇护礁鲨海贼!杀人如麻!作恶多端!合该有此一劫!死就死了,下辈子投胎转世也记得改过自新,做个好人!

  可你若是认这哔——贼作父,拜这个牲畜哔——为师,就是万劫不复!承了这祸害的因果,早晚给拖累的形神俱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下三滥哔——玩意拿人下酒,百无下限!根本不会给你好下场的!早死晚死有甚么区别的!死也做个人死吧!”

  吕道莲头被姬皞抓在手里,满面是血,眼神散乱,但莫名的把李凡的怒吼听到了,居然有一阵犹豫。

  姬皞脸上笑容转冷,也不废话了,抓着吕道莲的脑袋,‘砰砰砰砰’连着往地上撞了九下,砸得他血肉模糊,根本辨不出正脸才松手。然后乐呵呵得站起来,“好了,三跪九叩拜师礼,为师期望你时刻铭记我青阳门的宗旨,道法大日之明,胸怀皓旰之光,此即道号明光。

  从今而后,你就是我青阳门第十三代弟子,吕明光……”

  “明尼哔——个头光!你个哔——沟里混迹的腌渍玩意到底有个什么哔——脸面说出这些话的!都不害臊的吗!做的这么肮脏事情还有什么哔——脸给人传道号明光的!我可去你个大哔——的哔哔哔——!!”李凡哔哔哔哔哔开启喷射战士模式。

  “哼!好小贼!口齿伶俐是吧!你等着!”姬皞实在是没法对外头这嘴脏的不行的黑脸家伙,保持化神修士应有的气度了。

  但他居然不直接出来干架,反而一掐诀,一甩手,挥出一道龙卷,在虚空中卷开一道门来,然后闪身钻进门里去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逃了?”石勇忍不住问道。

  “不,不是逃。”李凡眯起眼,是去取剑炉了,真是老魔头,他这么喷了半天,居然没把对方激得三尸暴跳,怒火攻心出来杀人,反而还采取了最稳妥的战术,先去夺剑。

  看来这魔头真是老奸巨猾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先确保夺得飞剑,处于可进可退的不败之地,然后再出来做一场。而且看这老魔这样谨慎,怕是也察觉到他们五个金丹,都只是钓鱼的诱饵,还有后手躲在后面埋伏了。

  果然,不一会儿黑风大作,那道门轰然大开,浓烟滚滚而出,旋风煞气涌动,眨眼间就显出沉船的影子来,剑炉被带回现世了!
  登时,就见宝光冲天,剑光激荡,把整个宝碗照的五光十色,和迪厅的灯球一样闪耀,无穷剑意,也一下就从灵脉中渗透而出,方圆十里的海底灵脉,都宝光涌动,亮如白昼!
  “这,这是!”

  “吕家的铸剑池!”

  “得赶紧禀明师门!”

  “不要失神!他把剑炉开出来就是想逃了!按照计划来拖住他!”李凡一声大喝,立时镇住了周围的金丹修士,于是他们四人也反应过来此行的根本目的,恢复冷静,各自分五行阵法站位。

  “哼,几个金丹,布个五行阵就想拖住我,等到你们师门来援是吧。”姬皞满不在乎,瞧了瞧床舱里头八炉剑,“不过确实还差一会儿火候,本座却也没工夫在这拖着了。”

  他把手一摄,将地上吕道莲抓到手心里,“你家叫你来提前取剑,该有开炉之秘法吧?”

  吕道莲气息游离,“主,主人……求你……求你饶了我……”

  姬皞摇头笑道,“你看,明光呀,你若是认我这个师父,照着青阳门的规矩,我也不会拿你如何。

  但你现在还叫我主人,就是眼里没我这个师父是不是?你不肯把秘法说出来,就是不信任我是不是?那我只能逐你出师门了是不是?”

  吕道莲惨叫着嚎哭,“不!不!师父!师父我错了!都给您!飞剑都献给您!只求您给我接上双手!让我帮您取剑!”

  “哈哈哈哈!好!”姬皞开怀大笑,“那可真是多谢徒儿的美意,既然你亲口答应了,那为师也不客气,吕家的机缘就由为师笑纳了!但开炉之法就不必你来了!其实我早已看到了!

  顺带着,你刚才有意瞒我,是对为师不敬,是心怀阴私,违我门规,所以从今天起你就被逐出师门,不算我青阳门弟子了!哈哈哈!”

  然后他甩手一扣,就把吕道莲的躯干,一把穿透在那第一炉剑炉的炉壁兽首上,把他整个人挂在滚烫的剑炉上惨叫,吕家子嗣的精血瞬间被剑炉榨取,吸收殆尽,吕道莲一声惨叫嚎到一半,就被榨干烤干,化作一块人形的焦炭,糊在剑炉上了。

  但炉盖的封印也被破除了,而吸尽了吕道莲这么个气运之子的气运,飞剑也终于养成出世了!

  “哈哈哈!气数在我!”

  姬皞大笑,一掌掀翻了炉盖,朝着直冲飞天的六把剑光一甩手,尽皆用神识强行摄入袖中,随即化作遁光,冲出沉船,又一巴掌打飞罩在头顶的四海太平天球星釉荷边碗。居然全然不顾布了阵势的五人,直接遁身要走!
  “你个吃大哔——长大的贱哔——真是说话犹如放哔——!
  就这么夹着尾巴逃走连脸蛋和哔——都不要的吗!哔哔哔——!”

  李凡怒骂嘲讽。

  姬皞哈哈大笑,“小子满口喷哔——!逞口舌之利就以为能激本座入阵,拖到你们师门追着剑光而来么!本座才不像你这样哔哔!咱们来日方长!等本座炼化了这些飞剑,再来取你满门的舌头品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嘎——!”

  姬皞没笑完,结果砰得一头撞在海面上,被弹回来了……

  “哔哔!!怎么回事!!”

  李凡虚着眼看他,“和个沙哔——似的,你都没注意着现在杀劫斗剑么!

  那吕家的虽是个小人也有气数,命不该绝!老魔头居然敢背誓弑徒!天理不容!已经杀劫缠身,还不知死么!枉活了这么多年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哦错了,侮辱狗真是抱歉了,狗狗是人类的朋友,你特么就是狗的哔——你个哔哔哔!”

  “什么!杀劫斗剑!你们发了什么疯!四个金丹的要和本座斗剑!和本座一个化神修士斗剑!开什么玩笑!啊!”这个化神大修士今儿个真是要疯了。

  李凡冷冷的看着他,“谁特么和你开玩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死!

  北辰剑宗,李清月!”

  “衡山白剪秋!”

  “峨嵋陈南谷!”

  “丹霞山沈东阳!”

  “南海石勇!”

  五人齐声怒喝,“今日替天行道!卫道除魔!邪魔外道,速速过来领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