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互帮互助

2021-07-24 作者: 板斧战士
  第72章 互帮互助
  李凡原本还想再呆一会儿刷点数的,谁能想到这吕道莲居然命不该绝,给那吃人女婢的主人救走了!

  唉,果然是反派死于话多,对这种有主角命数的人就应该狠下杀手,斩草除根。可惜现在李凡还是有点放不开手脚,总觉得至少还得把仇杀的因果和人家说一声,叫他也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事,死在谁手里的,要不和冤枉了他似的……

  现在好嘛,结果反叫吕道莲这厮给逃了,还结了一个化神的大仇,这下是后患无穷了,果然言多必失,失策啊失策……

  心里纠结万分,逃跑的时候却绝不含糊。

  李凡按照动手前就已经设计好的逃跑路线驾驭双龙剑气飞空,直冲到刚才藏身的岩石后头,把手一拍,激活了刻在岩石上的醒魂符,眼前立时一片明光绽放,把李凡的视野淹没。

  按照之前从四个真人学习的知识,拜月时,修士通过神识观识虚月,太极界的道体会化作煞气归墟,而元神会被瞬间投影到其他太素界去。

  在古代,通常只有境界到了元婴,元神够强的大修士才能这样元神出窍,遨游太虚。

  但天道大变,虚月当空之后,每个月有那么一两天,虚月的牵引力无穷无尽,连金丹期,甚至一些悟性极强的筑基期天才,练气期变,态,也能元神出窍,前往太素。

  但是,假如你境界不够,元神受损,也有可能迷失在虚渊之中,无法回到太极界中重塑肉身道体。

  而且在太极界肉身所化的那团煞气,也会随意飘散,出窍时间太久,煞气被其他修士,或生物吸收的话,回来重塑时就有肉身不全,道体损毁,甚至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转化魔胎的可能性极大!
  因此的因此,其实三大派这样有自己独门秘法传承的上古宗门,是不大进行拜月修行的。

  当然他们也不反对散修拜月,毕竟诸位都是重要的修行下酒菜来源啊。

  不过墨竹山却不同。

  墨竹山娄观道一脉,有着上古观星秘法,也就是尊天魔法坛。

  布下法坛以后,无论是不是虚月当空,都可以拜月修行。并且尊天魔化身,与特定的太素界相互牵引,观想魔尊,就能将元神投影到特定的太素界。想要回来时,也观想尊天魔化身显化即可。

  这样后期拜月的修士,就有前人的经验准备,也不会因为月相的变化和天气影响,就莫名飞到不知道什么世界,找不着归路了。

  而且修行者道体所化的煞气,还会被法坛束缚在一隅之地,不会四处飘散,这样附近的大修士,就能及时把道体还没完全解离的修行者,从虚风中拉回来。

  但问题是这次李凡拜月,是没有布置法坛的。

  毕竟他的目的,是要找寻吕家藏在太素界的剑炉。不能通过法坛,去往其他的世界,而只能就地拜月出神,寻找这个时间段,虚月经过南海夜空时,正巧牵引投影的世界。

  还好这一步到目前为止都完成了,剑炉找着了,但下一步就有风险了。

  怎么回去。

  没有尊天魔观想,就没有回去太极界的元神牵引。

  没有布置法坛,可能本体的煞气已经飘散,周围的真人更不会主动动手把李凡撤回去。

  所以那化神魔头居然能及时救走吕道莲,实在出乎李凡的预料,除了给对方的主角气运点个赞也没辙了。

  因此陈符师教了李凡一道醒魂符。

  眼前一片白光之中,那驼背山羊胡老道的面孔再次闪现。

  “此符的作用就是把惊魂,失神,落梦,入定之人,从执妄迷梦中唤醒。道符事先贴在你额头,在太素界想要醒来的时候,就画出此符,就相当于观想尊天魔,借着这一丝牵引力把你的元神拉回太极界了。

  但是你要记得,此符终究不是法坛,只是一种暗示,如果你脑子里一直惦记,可能刚去到太素界就被牵引回来了。可如果不仔细去记甚至记岔了,就迷失了道标,永远回不来了。

  而且还有一点,李清月,听说你悟性不错,但这个世道,悟性太高有时候不是好事,这道醒魂符,有时候会让人看到些莫名其妙的光景,有些人醒来以后反倒是直接疯癫了。

  所以你自己决定,九死一生,要不要去这一次!”

  “靠!这时候给老子闪走马灯回忆杀!太不吉利了吧啊啊!”

  李凡怒吼着睁开眼。

  然后他看到自己站在那间茶室里。

  一着黑一穿白,两个和‘李清月’长得一模一样,身穿道袍的童子正躺着打牌。

  “哟,李凡。”黑衣的童子转过白色的瞳孔朝他笑笑。

  “哦,李凡。”白衣的童子翻着黑色的眸子瞧了他一眼。

  “……”李凡眯起眼瞪着他俩个,“怎么的,三个月没见你俩也化形了?”

  “这都是你的功劳啊,你不是成就金丹了嘛,而且那两本天书的研究进度不错,我们也系统升级了。”阴鱼童子欢笑。

  “托福托福。”阳鱼童子随手抱抱拳,然后把手里的长牌一阵甩,“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可知礼。给钱给钱。”

  阴鱼童子瞅了一眼,甩袖子把牌一收,笑着朝李凡道,“那司南你可还喜欢,我特意帮你申请下来的呢!”

  阳鱼童子就眯起眼盯他兄弟。

  李凡挠挠头,“啊,那指南的勺子是吧,是能指出宝物所在的方向吗?”

  阴鱼童子点头,“不仅是宝物,还有洞天福地,灵丹妙药,神功秘籍,更准确的说是机缘。不过不一定是无主的机缘,也有可能是有主的,所以偶尔会遇到人和你气数相争,机缘就成了劫数了。因此也不要使用个不停,比如在宗门洞天那种有主的地方,到处都是别人的机缘,你还能尽皆偷抢了不成?成灵入品的法宝也是有感情的呀。

  所以还是一句话,适可而止,凡事争的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阳鱼童子伸了个懒腰,“气数机缘岂是如此不便之物。只要你拳头大,握的紧,守的住。自然万般法宝都与你有缘,若是力有不逮,也不必执着于一时的输赢和法宝,重在求个逍遥快活,随心而行,等你修为有成,该是你的气数,自然还是你的气数,谁也夺不走。”

  这对阴阳鱼童子好像话里有话,但又说的不明不白,李凡一时也不能领悟,但他也不是那种金丹法宝稀罕的不得了,一定要攥在手里不肯放的性格,于是点头谢道,“多谢两位的教诲。”

  两童子对了一阵眼神,然后大概是因为输了牌,阴鱼童子咳嗽了一声道,“李凡,还有个小事情,准确说是私活,当然我们有报酬给你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

  “私活?”李凡有点意外,怎么他这个系统,雇佣关系还挺灵活的么,这俩鱼还能接私活?“说来听听。”

  阴鱼有点犹犹豫豫的,阳鱼则笑了笑说道,“简单的很,你不是会乾坤双龙剑么?去买两条金鳞鱼的鱼苗,从小开始,一条用乾气养,一条用坤气喂,把它们培育到筑基境界,快要化成金卿的地步,就可以给我们俩作个道体了。

  这样闲的无事,我们也能下界去转转,不必困在这打牌。”

  “咦?怎么你们居然还能下界!”这下李凡更意外了,倒也答应,“此事不难,我搞些钱就去置办。就不知道金卿要怎么养,你们对道体有什么要求,还有乾坤剑气要怎么喂鱼啊?不会戳死么?”

  见他爽快答应,阴鱼童子笑着指了指案台,台上突然就出现了那碟金骨蝉翼天青盏。

  “无需担心这些,简单的很,都在酒里了,请用。”

  李凡看看那天青盏里,浅浅的酒色,仿佛有一黑一白,双鱼的鱼影游动,再抬头,两个童子却都不见了踪影,于是耸耸肩,端起酒盏,闭起眼,一饮而尽。

  仿佛入口了一发乾坤双龙剑岚,一冰一炽,两股螺旋的道息直冲内景,然后扩散开来,仿佛寒冰烈火,泉泉生机,充盈全身!

  “痛快!”

  李凡睁开眼大吼一声。

  把周围甲板上的老头们吓了一跳。

  陈符师急道,“咋回事!这才半炷香的工夫,你咋这就出来了呢?莫非是误触发了醒魂符?”

  刘阵师拉了他一把,“别,小子已经成就金丹了。”

  两人把脸凑到李凡面前指指点点的,
  “你还别说,都没咋变,就多长了一只眼嘿!靠拜月成丹居然能把持住大半原身人形,这份道心可以的啊。”

  “三只眼呢,我听说玄门里也有类似的道法,不过瞳子不是血红的……嗨小子,你这眼睛收的住吗?”

  李凡点点头,把眼一闭,额头只剩下一丝隐约的红色纹路,好像眉心画了一道红印似的。

  刘陈两个又是连连点头品评,

  “真不愧是道种。这么轻易就稳住道体结丹了。”

  “对了,把丹吐出来看看,什么成色的。”

  你两个好烦……

  李凡撇撇嘴,神识控制着神庭金丹,可刚一张口,突然腹部一股清气逆流,居然喷出一颗黑白相接的太极球来。

  鲲鼓着眼泡,跳过来顶了一下,那内丹被拨弄得转动起来,散发出黑白两色的乾坤道炁。

  咦!这是!炁藏金丹!这,怎么会多出来一颗!莫非是那两条鱼搞的鬼?这就是好处?

  “乾坤一炁!”“两仪相合!”

  两个娄观老道已经捂着胸口仰倒。

  “不公平啊!如此道种怎么给山主一脉拉过去啦!”

  “这小子道体居然炼的这么扎实!应该拜在观主门下修人道才对嘛!你们两个说呢?恩?咋一句话不说?”

  然后李凡和两个老道一齐扭头,只见秦真人伸出八只手臂,捂住眼耳口鼻,单脚蹲在舟头,一副你过来我就跳的意思。

  杜工师的傀儡蜷缩成一个球,也不知道从哪里发声,闷声闷气得道,“清月,你眉心的眼睛是不是闭上了?”

  李凡有点莫名其妙,“啊,是的……吧?”

  两个娄观老道对视一眼,若有所悟,“杜工师,你们观到什么了?”

  杜工师闷声闷气得道,“也没观到什么,就是听着一阵弦音,枢机大动,机关道体隐隐有溃散变形的意思。刚才听你们说他眼睛收住了,这异响就停了。”

  陈符师捻着胡子,“原来如此,有趣有趣,老秦,你也听到弦声了?老秦?老……堵的这么严实……”

  他走过去手指捅了捅才把秦剑师捅醒。杜工师还是缩着一个球不露头。

  “我听着有剑鸣,看着有虹光,道体突然一阵奇痒,脏腑也有崩解重组的态势。”秦剑师心有余悸得用一只眼打量李凡额头的红线,“你小子又整出个什么玩意来了。”

  刘阵师揣测着,“我们却无半点不适,莫非是只对太素道体有影响?”

  李凡也想起来,之前杀的那个酒奴被他看着时,僵立散功的奇怪反应,对了!酒奴!
  李凡猛然回神,“别提这些了!我寻着那剑炉了!但再不过去怕要被魔头抢走了!”

  他当下长话短说,把法阵方位,沉船外观,六道剑光出世,以及吕道莲,乌篷船的魔头主人和元婴女婢的事情讲了一遍。

  四个真人仔细听着,等他说完,刘阵师和杜工师已经推算出剑炉所在的灵穴方位了。

  “此去炎洲东北百里的海底……”确认李凡背出的阵图布置和推算无错,杜工师一阵奇怪,“可是不对啊,怎么会在岛外呢?”

  秦剑师就要架起剑光而走,“不管如何,先去了再说,那个化神的魔头既然救走吕道莲,想来已经知道剑炉的事情已经暴露,不知什么时候就该开炉取剑了!”

  陈符师拦住他,“不行,现在岛上这么紧张,风吹草动就能打得鸡飞狗跳的,我们四个拉起剑光过去,怕是节外生枝……”

  刘阵师,“难道走海底?可避水潜过去天都要亮了……”

  “不!就走海底!”李凡建议道,“我机缘巧合,结交一位散修道友,她见我不善水行,就赠了一部《归墟玄冥内息循环》,最适合在深海中水遁了!”

  四个真人还真是又一次意外了,“居然有如此气运!你小子道缘不浅啊,随便结交个道友都能得缘法相赠,若是此番我竹山能争得这批飞剑,可要好好感谢这位热心道友啊!”

  李凡满口答应。

  日后可是得好好感谢感谢这位古道热肠的道友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