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神庭金丹

2021-07-23 作者: 板斧战士
  第71章 神庭金丹
  这是一片锈红色的裂谷,两侧大概是充斥铁离子的红土高原。地表也有炙热的液态铁流形成的岩浆火川,空气中充斥着焦热的灰烬与热气,时不时地面断开裂层,就会有液态的铁海喷涌而出,最后凝结成一片合金的钢山,然后在大气中快速的锈化腐蚀,形成新的红土铁岩层。

  空气中,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流,还是因为特殊地形,总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响,好像风声中带着一股韵律,但仔细听又听不出来。

  李凡左手掐着避金诀,足下凝结神罡气,踩着断谷的岩壁,垂直往悬崖上爬去。一直爬到山谷的顶端,举目四望,依旧是一片红土,只有偶尔从地幔中喷射出的,岩浆似的铁水。

  左看看右看看。

  “什么鬼地方,还有系统,你是不是坏了?”

  这么特殊的地貌,自然不是几位真人的渊识里提过的地方。而且系统很不对劲,因为李凡听到那个小男孩,两条鱼的声音,这么在耳边说。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什么鬼啊?这不是太素界吗?怎么心情反而每秒都在上升啊!虽然他提前掐住避金诀,但也不可能效果这么好,直接从心情下降变成上升的吧?
  “系统你确定没搞错吧?我心情多少了?”

  ‘李凡,心情,400/400。’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李凡皱着眉,试着松开左手的避金诀。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好家伙,心情是399,400,399,400的反复横跳,而抽奖充能点数,2468一路飙升,搞不好一会儿工夫又能刷满了。

  所以掐个避金诀,确实能有效避免因为道体不容于环境,而导致的心情下降么……可为啥心情还会一直上升呢……不过倒是蛮适合刷点数的呢……

  李凡耸了耸肩,干脆避金诀也不掐了,大概太素大道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有的地方掉心情,有的地方涨心情吧。但至少这一回,不用担心心情掉到0嗝屁了。

  之前陈符师还教了他醒魂符,要是撑不住的适合可以拍个符自己还魂清醒来着,看来倒是暂时用不着了。

  然后李凡把勺子和盘子取出来看看。这样看来系统给的奖励是可以一起带过来的啊。那样下次可以把鲲也一起带到太素界练级了啊。

  不过话说系统,这咋用?恰饭套装吗?

  ‘司南之杓,投之于地,其柢指南’

  哦。

  于是李凡把勺子往地上一扔,就看到勺子柄滴溜溜得转个不停。

  恩……也是呢,毕竟看这地形,到处都是磁铁嘛……

  看勺子不停,一时也不确定要往什么地方走,李凡干脆就在悬崖顶端坐下来,闭眼入定,先突破了再说。

  李凡原本以为,这个世界明显充斥金铁,修炼时需要引导神罡真炁的走向,避免走火入魔的。可出乎他意料的,通过神识观察内景的修炼状况,太阴五罗剑鬼的功法,居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偏差,甚至反而比之前修炼在洞天福地修炼还要顺畅,还要迅捷!

  五行真炁几乎是自然而然得梳理成形,神庭金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圆满成形,简直就好像一滴一滴灌注丹液的水龙头突然爆了,直接哗啦一下倾泻灌注进来,然后就,恩?是不是好像,成丹了?

  ‘李凡突破金丹境,心情上限提升了’

  ‘李凡,心情,399/900,当前充能进度280/900’

  ……真的假的哦……太素大道突破也太简单了吧?简直丧心病狂……

  可金丹是货真价实的,在神庭识海之中,李凡分明可以观想到,一颗红彤彤的内丹已然成形。

  要不等他仔细研究一番,猛得,一只巨大的红色眼球,猛然突跃入李凡的神识之中!
  再伴随着嗡——!得一声巨响。好像耳膜被扎穿似的声响贯穿颅首!
  李凡猛得睁开眼,喘着粗气,脑门脊背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怎么回事?

  刚才啥玩意?
  然后他发现,自己开眼后所见的视野,好像不对……

  闭上左眼,看的到,闭上右眼,看的到,左右眼都闭,还是看的到……

  于是李凡咽了口唾沫,闭着双目,举起手掌,招了招,上下移动着,缓慢得捂住了视野,最后按住了自己的前额……

  “艹啊!老子长出三只眼了啊——————!
  长出来就长出来了吧……”

  太极仙道成就金丹可能会被雷劈,太素大道成就金丹可能会幻化魔胎。这些基础知识真人们倒是早就提到过了。而且李凡也见过茯苓那对翅膀。倒是也有心理准备了。

  又尝试用神识检查了一下全身经脉气穴,李凡倒是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单纯就只是眉心横长了第三只眼,其他地方一切正常。修仙嘛,你看墨竹山那些妖魔鬼怪一个比一个离谱夸张,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多一只眼小问题啦。

  其实只要没变身波霸,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然,如果非要说什么不正常的话,就是进入神识之后,那只巨大的猩红的眼睛依旧在神识之中,直勾勾得盯着李凡,乍一看真有点毛骨悚然的。

  不过,和那只大眼球对瞪一会儿也习惯了。

  李凡估计这大概是自己眼睛在神识里的投影,功能还有待开发,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而退出神识状态,这第三只眼给李凡的感觉倒也没有多特别的,就是视角更开阔了一点,试着牵动肌肉也可以闭上眼。具体有什么其他的效用还不得而知。目前看来也就是多射一发赤脉童子剑光吧?当然要是有透视之类的额外功能的话,他倒还有点小期待呢……

  这时旋转着的司南猛然停住了。

  李凡不由得睁开三只眼,站起身朝勺柄直指的方向看去。

  远远的,有六道虹光绽放,直冲天际,华光万丈,撼天动地。

  “剑炉!飞剑出世了!”

  李凡一把抄起司南,御气直向六道华光的方向疾奔。

  一路摇摇晃晃的,适应金丹期三只眼的新道体。

  金丹期可以御剑气飞行了,李凡适应了一下,很快也能用乾坤飞龙剑诀飞空,而且这个世界的天地之炁简直充盈无比,全无损耗,乾坤飞龙剑使出来也仿佛真龙一般,声势浩大,居然不亚于剑光,不肖片刻工夫,他就远远得瞧见了一艘船。

  一艘搁浅在红土原野上的沉船,外边看就是个沉没已久的废墟,但那六道华光,分明是从船体内迸射而出的。看来只是个遮掩用的外壳罢了。

  李凡驾驭剑气,远远得落到沉船外,能通过剑光的指引,看到这艘船里居然摆着八座炼剑炉。只有其中一炉中有宝光溢出,居然开出六剑来。而其他几炉好像还在煮。

  现在他冲过去把剑开了也没用,一则也带不回去,二则里头肯定不止这出世的六把,玄门算到的十六剑出世,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把他捡的剑丸算上,但此时一开怕就全废了。

  于是李凡首先寻找着周边阵法的踪迹。

  按照几个真人的说法,剑炉的地点是固定在地脉灵穴上的,不止有法阵聚集灵气,还有各自种天才地宝辅料秘方,配合剑炉里的淬炼。

  就算是被吕家的炼丹师,带到太素世界隐藏,如果不整个连同法阵一起搬运的话,断了供给投料,整个炉子也就毁了。

  所以李凡首先按照刘阵师的传授,依次寻找法阵布置的阵眼,反正不是九宫就是八卦,要么是周天星数,反正死记硬背,数一数就知道布的什么阵,依着哪条灵脉。

  等回去了太极界,就可以倒算逆推回去,直接寻着这剑炉的所在。

  暗记下了剑炉的法阵,李凡正打算这就画个醒魂符就回去来着,不过突然反应过来。

  急着回去干嘛,这地方是真的不错,刷点数老好了。

  于是就往地上一坐,掐了个避金诀,打算把心情和充能刷满了再走。

  这样坐了一会儿,大概三分钟吧,把心情刷到六百的时候。

  李凡突然看到沉船甲板中间,有一股旋风突然荡漾了起来。

  接着就见黑风一卷,在甲板上出现了两个人影。

  嘿,居然还都是两个曾相识的。

  一个是吕道莲,另一个是那条乌篷船上的元婴侍婢,杀活人下酒的那个。

  李凡眯起眼,在额头上画了隐身符。

  “真的是剑炉!莲奴儿你倒是乖巧,此番得了主人的欢心,说不定主人真能收你做个下奴。”那周身只裹着一条丝绸白绫的侍婢咯咯娇笑,媚眼乱飘,笑得胸前白肉一阵乱荡。

  吕道莲则跪在地上咚咚咚磕头,“还望姐姐美言,请老祖传我神功!来日诛尽九大玄门并墨竹山满门为我吕家报仇血耻!”

  “呵呵呵,要不要帮你美言两句呢?恩……”看来这元婴侍女也对锥子脸爱慕不已,居然伸出一只雪足,磨蹭着吕道莲的侧脸,故意用脚趾去扣他脸上的剑疤。

  这吕道莲大概毕生未层受过如此屈辱,但经历了灭门这样的大起大落,居然握紧拳头,跪在地上任她施为。

  那婢女媚笑了一会儿,猛然脸色一变,一脚踹在吕道莲脸色,把他打横踹出去,撞在船舷上跌的头破血流,瞠目怒骂道,“你是什么狗奴!作出那副样子什么意思!嫌我脏吗!是嫌我脏吗!啊!”

  吕道莲大惊,跪在地上磕头,“姐姐哪里话!道莲岂敢……”

  “还不自知身份吗!”婢女怒呵着把白绫一甩,居然直接削断了吕道莲的双腿。

  痛得他匍匐在地上惨叫大吼,“知错了!下奴知错了!知错了!”

  于是婢女又咯咯欢笑着,跳舞似得踮起玉足飘落过去,把吕道莲拾起来好像个婴儿似的搂在怀里,用白绫擦擦吕道莲脸色的血迹,轻声细语得道,“莲奴儿不要怨姐姐,你要在主人身边做事,先得知道自己的身份。生的这副皮囊再惹人怜惜又如何,惹怒了主人,还是化作鱼脯,懂了吗?”

  吕道莲双腿热血滚滚而出,面白如纸,气息游离,“莲,莲奴知道错了……”

  身上被溅满热血的婢女,又是欢愉又是心疼得娇笑起来,把吕道莲搂在怀里,“乖,这就对了,来,姐姐这就喂你……什么人!”

  轰!得一声爆响!黑白双龙剑岚从背后直攻婢女光洁如玉的后心。

  到底是元婴老怪,这近在咫尺的一发剑龙狂岚,居然被她怀里搂着半个人,腰肢一扭就躲过了!
  “咯咯咯,莲奴儿莫慌,看姐姐取了贼子的心肝给你治咔——咔——咔——”

  婢女话没说完,就被从侧身角落里吹出来一片灯花剑,砍断了大半个喉管,只是元婴的脊椎太硬了,带着一点筋皮把她的脑袋还连在脖颈上,锤到吕道莲眼前和他头碰头。手也一松,把惨叫着的吕道莲落着甲板上。

  李凡是不知道这婢女被人偷袭的时候,还逼逼叨叨说些啥。他也没想到居然才第二招就把对方脑袋削掉了。但以防万一,还是把后边准备的一套连招一弃打出来。

  于是从船舱各个角落,又有四道人影,一齐驾驭乾坤飞龙剑气,朝这女婢周身齐冲而来,砰砰砰砰得四股八道龙形剑气嘶嚎怒吼着扑上来,打得女婢皮开肉烂,血肉糜碎。断足烂肢,飞溅的到处都是。

  太阴五罗剑鬼这功法真是阴的很,功法大成之后,在一定的范围内,鬼影还可以御剑气离体,引而不发,打一个波段进攻的连招。又有这个世界充裕的灵炁支持,乾坤剑气的威力也大大增幅,居然能对元婴期的道体造成实质上的伤害,甚至断了她四肢!

  同时额头画了隐身符的李凡本体,也不断换着方位吹灯花,把剑气螺旋着射出去隐藏弹道,并攻击婢女皮开肉绽后,暴露的柔软脏腹。

  那婢女一身白肉都被这劈头盖脸一阵乱剑狂射打成了粉红色,但李凡依旧不停手,持续用剑鬼驾驭乾坤飞龙剑主攻。

  反正真炁无限嘛,装死啊,系统不说话他才不停手。

  “啊啊啊——!!”那婢女尖嚎着,看不起面目的血肉直立起来爆发出惊人的煞气,纯粹元婴境界的冲击波爆发开来,一下子冲散了剑鬼鬼影,把李凡的身形给逼出来。

  “嘎————!!”

  那团人型的血肉手足并用,直向李凡扑来!

  李凡甩手丢出狗飞盘,瞪眼就要发射赤脉童子剑光。

  但是他愣了一下没射。

  因为眼前的婢女和李凡视线一对,好像石像一样突然全身都僵住了,居然连扔到她面前的狗飞盘都没捡,反而身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黄,股脓,溃烂,腐坏。包裹全身,如火焰一般的黑色煞气,居然也瞬间熄灭了。

  怎么回事?突然不能动了?是耍诈?可狗飞盘能不捡的?
  李凡心里奇怪,手上倒是没停,朝近在咫尺的婢女一发乾坤飞龙剑丢出去,轰得炸成烂肉。

  意外的是这一次剑诀的威力极大,一下子就把婢女炸得血肉溃散了。散落的肉片沾满了甲板,好像一地飘零的花瓣。在李凡的目光下颤抖了一阵,突得化成脓血,溃散成了一甲板的肉酱。

  ‘李凡在杀劫中战胜,击败酒奴。’

  恩?杀劫?
  ‘李凡的心情上限提升了500点,当前心情,600/1400’

  靠!杀劫!这回是玄门那边的杀劫!
  李凡这才反应过来,怎么,难道他自称一句带头大师兄,这就被裹挟到玄门的气运里了?还有这种好事?那玄门九把飞剑,是不是他也能分一把啊!

  这时在一地血肉之中,已经失血到神志不清的吕道莲,在李凡无语的视线中爬过来,捡起地上的狗飞盘,递还给他。

  李凡看着这家伙也是有点无语。

  好惨啊锥子脸,当初何等的意气风发……

  收回狗飞盘,李凡在指尖凝结剑岚对准吕道莲还完好的半边脸。

  “求,求求你……我,我还不想……”吕道莲还伸着手不肯落下。

  李凡看着他,“你记得,杀你的人是墨竹山的李清月……”

  然后一只皮肉晶莹剔透,连血管肌肉都能看清的手臂,从虚空中伸出来,抓住吕道莲的手腕,哧溜一声把他从虚空中拖走了。

  于是李凡射出的飞龙剑炁,只来得及打掉吕道莲剩下的小半块脸皮。

  李凡,“……卧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