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正面

2021-10-25 作者: 剑气书香
  第508章 正面
  “做的不错。”

  太上道人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姒癸,很是赞赏说了一句。

  “师伯祖谬赞。”

  姒癸神色平静道:“后土陨落,幽冥之地在崩溃,六道轮回不存,这是师伯祖想要的结果吗?”

  虽然是后土出手对付他在前,他被迫反抗,并联合盘古真灵使其陨落在后,但不妨碍他将这个罪名安在太上道人身上。

  毕竟从头到尾,可以理解为是太上道人算计了后土。

  算计的理由也很可笑,担心盘古真灵吞噬后土,最终导致盘古苏醒。

  可从结果上来看,盘古真灵带走了后土的本源,意味着太上道人非但没有阻止对方,反而帮了对方一把。

  换而言之,太上道人不像是在阻止盘古苏醒,而是在襄助盘古苏醒。

  以姒癸对太上道人的了解,这对他而言,一定有常人想象不到的好处。

  大胆猜测,盘古的苏醒,或许是太上道人窥视圣人境之上的契机。

  在这种存在眼中,恐怕除了这种事,别的完全无法让他提起哪怕半点兴趣。

  太上道人淡然一笑:“你在质问贫道?”

  姒癸双手一摊:“晚辈只是心中疑惑,师伯祖若要这么想,晚辈也没办法。”

  太上道人脸上笑容很怪,说不清是冷笑还是嘲讽。

  “你亲自建立的天庭,搭建的地府,让三界秩序井然,稳固异常,居然会担心幽冥之地会因此崩溃?”

  “你是不是太看不起自己了?”

  姒癸闻言一愣,脸色逐渐怪异。

  他以最快的速度勾连地道,发现幽冥之地真如太上道人所言,已经停止了崩溃。

  反而因为这次崩溃,变得更加空荡和纯净。

  以前还能有巫族生存,现在估计只剩鬼了。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原来立天庭,也是太上道人早就布下的局。

  那自己,初始是后土和盘古真灵的棋子,接着成了通天道人的棋子。

  到最后,居然是太上道人的棋子。

  连成了圣人,都没逃过对方的算计。

  “那,下一个是谁?女娲吗?”

  姒癸轻笑一声,忽然问道。

  太上道人反问道:“你很想让女娲陨落吗?”

  不谈能不能,只问想不想。

  姒癸沉默许久,脸上露出一丝疲惫之色:“师伯祖的计划,一定要让这么多圣人陨落吗?其实大家都是同类,好好相处,一起探寻大道不好吗?”

  “倘若世间只剩师伯祖一名圣人或者更高境界,恐怕也会很寂寞吧。”

  太上道人脸上满是赞赏之色:“不错,很久之前,贫道和你同样的想法,可这么多年忽然发现,哪来的同类?”

  “一个手持重宝六道轮盘,却整天想着复活兄弟姐妹的小姑娘,一个占据妖道和人道两条大道,只知帮扶兄长的哥哥。”

  “两个胆小怕事,躲在自己编制的世界不肯出来的懦弱,以及两个相互算计,不怎么听话的师弟。”

  “连一个和贫道探讨大道的都没有,所以哪来的同类?”

  “都是凡人,乞丐与帝王真的是同类吗?凤凰为万禽之祖,山中野鸡如何与鸾鸟相提并论?”

  “追寻大道的路上,永远是孤独的,没有同类的说法,有道友,但更为难得。”

  “起码诸圣当中,除了复苏的盘古真灵,谁都没资格成为贫道的道友。”

  “你很有潜力,但贫道不想等太久。”

  劝说无效。

  姒癸能感受太上道人来自骨子里的孤寂。

  自身境界太高,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太上道人见他默然不语,淡然问道:“看到后土如此下场,你是物伤其类,还是担心鸟尽弓藏?”

  姒癸想了想,没敢说实话。

  “晚辈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生命太过漫长,天天你争我斗,未免太过疲倦和枯燥。”

  太上道人似笑非笑望着他,没有继续询问,而是问道:“你有把握让女娲与你在混沌海中斗法吗?”

  姒癸几乎没有任何考虑,摇头:“没有。”

  当女娲是傻的吗?
  后土刚和他论道斗法陨落,女娲失了智才会接受他的挑战?
  不要小看任何圣人境,女娲不把后土陨落这件事弄清楚,估计不会轻易出娲皇宫。

  太上道人似乎对姒癸的回答并不在意。

  “没有就继续等,等到有为止。那你有兴趣欺师灭祖,对你师祖和元始师伯祖吗?”

  连这两个也不放过吗?
  姒癸瞳孔微缩,摇了摇头:“没有兴趣,其实师伯祖想算计谁,没必要每次都让晚辈出面。”

  “以师伯祖的实力,纵然所作所为霸道强硬一些,对付寻常圣人境应该不难。”

  何止是不难,理论上来说,除了盘古真灵,太上道人想让哪个圣人境陨落,都有无数种方法。

  实在没必要接他的手。

  太上道人淡然道:“贫道要盯紧盘古真灵,这些事,只能由你去做。”

  “不过你不用太过着急,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出手即可。”

  “毕竟对你而言,见识到各种圣人境的手段,也是好事来着。”

  姒癸微微皱眉,这种好事,他可以让给别人。

  “其实师伯祖刚刚有句话说对了,晚辈的确担心被鸟尽弓藏,沾多了同道的血,总担心哪天会步入后尘。”

  “或许将来,有个人站在晚辈现在的位置,去询问师伯祖该怎么除掉晚辈。”

  “晚辈总不能辛苦一场,最终连自己都被搭进去吧?”

  太上道人淡然道:“跟你说你也不会信,所以贫道要怎么做,你只管说出口便是。”

  当太上道人说出这句话时,姒癸脸上难免流露错愕之色,让自己开条件?

  还有这种做法吗?
  姒癸认真想了想,连大道誓言对圣人的约束力都在逐渐下降。

  其余保证的话说出来,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所以得让太上道人做什么样的承诺,才能避免这种风险?

  似乎什么都不保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