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第1572章 205.大家好啊!我是‘千舌之魔’布莱克·肖,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第1572章 205.大家好啊!我是‘千舌之魔’布莱克·肖,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2022-09-10 作者: 帅犬弗兰克
  第1572章 205.大家好啊!我是‘千舌之魔’布莱克·肖,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萨拉塔斯说自己要保持身材。

  她看样子并不是在开玩笑,布莱克还以为经历过苦战的上古尊者要把尤格·萨隆整个吃掉来泄心头之恨呢。

  但没想到萨拉塔斯很克制。

  她只吃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多一点就停了下来,在黑暗中散去虚空本相又回到了蛇美人的第一形态。

  可以肯定的是,萨拉塔斯绝对不是因为要保持身材,所以只吃了这么点,这或许是某种“仪式”?
  不过真实躯体受到的损伤都会投射于这第一形态下,因而再次现身的蛇美人就非常凄惨了。

  左眼瞎掉,右手断掉,身上的蛇鳞和皮肤布满了可怕的伤痕,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就像是在和玛维与塞菲尔的女人抢男人大战中凄惨的输掉了一样。

  可别提有多狼狈了。

  但她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她大概知道自己现在的姿态很难见人,于是就停在布莱克五步之外,也伸手禁止布莱克靠近满身血污的她。

  她隔空给了臭海盗一个飞吻,语气疲惫的说:

  “我先回去休息,我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但等我养好精神我会主动来找你的,小主人,就如我曾立下誓言,我会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你。

  在我心中最后的怨念消散之后,我终于可以成为独属于你一人之物。

  我迫切的需要休息一下,需要睡一下,再洗个澡,化个妆,瞧瞧我现在,多狼狈我可不想以这样的姿态见伱.唔”

  萨拉塔斯的话还没说完,迎面就迎来了海盗的一个热吻。

  在这凄惨的战斗地狱中,在德雷克正大快朵颐的吞吃尤格·萨隆剩余力量的咔咔作响的咀嚼声里,布莱克很深情的与自己的黑暗情人拥吻。

  几分钟后,他指着自己的眼睛,说:
  “我戴着眼罩呢,我的萨拉塔斯,你现在有多狼狈我可看不到,在我心里你依然是那个诱惑又完美的情人。

  你可以在我坚韧又宽大的怀中休息,没人会嘲笑你的狼狈.
  没人敢那么做!”

  “我真很想。”

  萨拉塔斯似乎真的被感动到了。

  她抽了抽鼻子,在布莱克脸颊上吻了吻,小声说:
  “但我现在必须离开,尤格·萨隆是堕落虚空的仆从,我吞噬了它的血肉便会被那些尊主注意到,我必须净化那些烙印,否则会给你引来麻烦。

  耐心点,小主人。

  等我回来,我便永远不会再离开你了,时间不会太长的。”

  说完,蛇美人艰难后退,借由布莱克挥动萨格拉斯权杖的动作将她直接送回了德拉诺的戈尔隆德荒野之上。

  那里有虫群保卫她,是最安全的休憩地。

  在送走了萨拉塔斯之后,布莱克耸了耸肩,伸手解下了其实屁用没有的眼罩,他在黑暗中叉着腰吐了口烟圈,又回头看了一眼尤格·萨隆。

  千喉之魔的生命力真是顽强,被硬生生吃掉了四分之一多,又被德雷克寄生到虚空核心里,居然还留着最后一口气。

  但也就是砧板上的鱼了。

  已经落入绝境的它再无任何反抗的可能。

  就算布莱克有心放过它,德雷克也无法再停下寄生到最后时刻的吞噬。

  这是它“出场”时被设定好的“程序”,遇到能杀死上古之神的机会就必须毁掉这些污秽之物,可以说,这就是德雷克的本能。

  海盗蹲在眼前抽搐的巨大血肉之山下,近距离观察这上古之神还真是可怕,光是这个体型就足以让99.9%的生命失去所有抵抗的战意了。

  “看她吃的津津有味.”

  布莱克很嫌弃的伸手捏起一块被黑血覆盖的血肉残渣,放在鼻孔下嗅了嗅,那股饱含虚空污染的味道直冲鼻孔,让海盗在原地干呕了一下,顺手把那血肉丢在一边。

  “算了,有些东西长成这样大概就是为了警告那些想要吃掉它的人.我还是不要随便尝试的好,免得又有些离谱的‘异食癖’传言传出来可就不好了。”

  海盗如此很轻易的完成了自我说服。

  他站起身,盯着眼前根本看不到眼睛在哪的上古之神,他说:
  “都归你了,听到了没?德雷克,如果你把它吃光之后实力还没有个提升的话,我会对你非常失望的!

  接下来去阿古斯还要靠你镇场子发挥呢,到时候要是拉了胯,我就把你丢进克罗库恩的邪能火山里,我说到做到!”

  “嘎嘎”

  怪异的虫鸣从尤格·萨隆的躯体里传出,代表着现在已经有了智慧的德雷克的回应。

  说起这个神孽寄生虫和布莱克的关系也非常奇特,理论上说,之前在转职仪式上布莱克让德雷克回到自己躯体中就代表着德里克已经“寄生”了他。

  但又因为这团心能是布莱克通过临时的自我分裂完成的激活,所以德雷克理论上属于布莱克的“力量体现”。

  两个家伙互为所属,就搞成了现在这幅奇怪的关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海盗在这样的“共生”中是占据主导的,人物卡上的主仆关系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海盗虽说,这一波算是借助榜一大姐的援助成功的卡了个BUG。

  “心能啊,尤格·萨隆的心能在哪?”

  海盗绕着千喉之魔将死的躯体转着圈,他在等待尤格·萨隆死去后会“爆出”的心能,很快,随着一声低沉的呜咽,千喉之魔被诅咒的生命终于走到了终点。

  在这最后时刻,这源于堕落虚空的意志还在向外散发着极端的恶意:
  “你会死在那个雌性手里!你控制不了她,就如你控制不了一头被欲望与饥饿驱使的野狗她会如杀死我一样杀死你。

  你在她眼中也很美味!
  你也会成为她口中之食!”

  低沉又虚弱的虚空冲击在布莱克精神世界里荡起涟漪,海盗掏了掏耳朵,很不屑的回答到:

  “我愿意成为我的小甜心的口中食,如果某一天我和她一起被困在了一个绝境中,我会要求她吃掉我来减少我的痛苦以及让她活下去。

  这是纯粹的爱情,你这个丑八怪显然不懂这些。

  而且你也管不着!

  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情趣,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这丑八怪。再说了,我也是正牌的上古之神啊,我亲爱的尤格·萨隆。”

  布莱克弯下腰,从烟斗的燃灭里喷出一抹烟气,他伸手抚摸着眼前黑血喷涌的血肉,如“摸头杀”一样,对将死的尤格·萨隆说:
  “真要算起来,我和我的萨拉塔斯谁吃谁还不一定呢,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对你的污秽血肉毫无兴趣。

  在你死后,我会妥善利用你留下的心能。

  你的死亡会让我更强大。

  而你的死讯毫无疑问会震惊恩佐斯,那个愚蠢的阴谋家会真正看到我不依靠起源熔炉也有轻松杀死你们的能力。

  源于死亡的恐惧会逼迫它落入另一个陷阱里但别怕,我保证,它死的绝对不会比你轻松,呵呵,那可是来自一个女人的怨恨。

  众所周知,生气的她们最可怕了。”

  “你的灵魂会落入虚空”

  尤格·萨隆用最后的力量试图丢一个诅咒出去,但很快它就意识到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可以豁免它心智粉碎的怪胎。

  它的诅咒不会对另一个上古之神生效的。

  这真是太让上古之神绝望了。

  于是,在最后时刻,尤格·萨隆只能如一个弱者一样诅咒到:

  “在那虚空的真理之海中,你会如无根浮萍一样漂泊,最终于无光之海里被真正的阴影吞没,你会万世受苦,不得解脱!”

  “抱歉,但我的灵魂早就被人出高价预定了,我一直觉得我卖的便宜了,但没关系,之后可以再议价的。”

  布莱克对于这败犬的哀鸣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他站直身体,目送着千喉之魔在绝望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尤格·萨隆的污秽残躯就如那些被血疫感染的虚空生命一样粉碎着爆裂,但这一次没有成为液体,而是化作漫天飞舞的红色星尘。

  让这污秽又阴暗的低语神殿这一瞬显得如此的奇幻与安宁。

  吃的膀大腰圆的德雷克艰难的活动着自己的虫子躯体,它似乎有些“吃撑了”,便讨好似的对布莱克点头哈腰又在改变形态下变回血红的液体落入了海盗手心。

  这一次德雷克回来的时候,神孽寄生虫很“懂事”的将自己从尤格·萨隆那里汲取到的虚空之力分了一大半反哺给布莱克。

  倒不是它很愿意这么做,主要是它此时的生命形态实在是承受不了这么多力量,与其任其逸散,不如交给主人来讨得欢心呢。

  而随着那股磅礴的虚空神力被海盗吸收,他眼前人物卡上属于“上古之神”职业后方的等级数字跳动了一下。

  从1变成了2。

  这一瞬,仿佛有一道炸雷在海盗灵魂中爆开,属于上古之神的力量奥秘一股脑的涌过来,让海盗感觉脑袋升腾。

  片刻之后,他捶着额头,闭着眼睛说:
  “唔,原来满级只有3级的半神职业的力量是这么划分的吗?这还真是神奇,我还以为在我足够强大之后就不会再被动学习到技能了呢。

  看来还是我太年轻了呀。

  你说对不对,我亲爱的战争之王。”

  海盗回过头,看着带着一群守护者与英灵们迈着庄严的步伐走入这污秽之地的战争之王奥丁。

  作为全程目睹了这场虚空内战的奥丁,他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完了所有的黑暗与邪恶共舞。

  但其他人可被封锁在神殿之外,他们只是知道战争之王向古神囚笼里投放了“决战兵器”,他们也能听到囚笼中传出的恐怖声响,但他们并不知道这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战争之王那个神神秘秘的“决战兵器”到底威能如何,大家心里也没个底。

  但现在,在亲眼看到布莱克周身环绕的赤红色星尘,以及在低语神殿中心残留下的古神残骨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激动。

  尤格·萨隆死了!

  污染了造物之地的上古之神被干掉了。

  神圣之地又重归纯净,这一幕让饱经风霜的泰坦守护者们激动想要拥抱着哭泣,但可惜他们没有泪腺,所以只能表现出欢呼和激动。

  至于凡人们.
  背着阿格拉玛之盾的老戴琳叼着海军的玉米芯烟斗,站在人群后方,他双手拄着自己的普罗德摩尔家族战刀,以一种欣慰又骄傲的目光看着自己那站在古神遗骸前的儿子。

  他就知道,虽然自己这个儿子又乖张性格又差,还喜欢当海盗四处劫掠,以及到处犯罪还有暗地里做坏事。

  听凯瑟琳私下说,这孩子还有非常糟糕的XP。

  但他依然是个好人。

  不愧是普罗德摩尔家族下一代最出色的家伙,他在今日做到了凡人可以做到的极限最少老戴琳认为这是极限。

  总不能每个人都和布洛克斯一样挑战泰坦的吧?
  “真是讨厌的家伙。”

  在戴琳身边,拄着统御者战锤的穆拉丁吹胡子瞪眼的说:

  “他把乐子都抢光了,我还打算用尤格·萨隆来测试一下神器的威能呢。”

  “你就耐心点吧。”

  戴琳劝解老朋友说:

  “等去了阿古斯,有的是恶魔给你杀,到时候别脚软就行。”

  “恭喜你,死亡的克星,古神斩杀者。”

  战争之王和自己的兄弟莱登对视了一眼,他拄着战矛大步上前,假装自己没看到那些黑暗的秘密,威严的对布莱克说:

  “你帮助泰坦和守护者们夺回了造物之地,你已证明你的存在对这个世界的重要性,从今往后,你将是奥杜尔和所有泰坦设施的贵客。”

  “感谢你们的看重,但我早就是你们的贵客了。”

  布莱克哼了一声,朝着奥丁挥了挥自己手指上的饮血者指环,他矮下身从尤格·萨隆的遗骨中拿出一个比较像是颅骨的玩意,在手里上下抛了抛,又拿起了手边一个被黑血沾染的魔法口袋,那是他从尤格·萨隆的肚子里找到的“奇特战利品”。

  他吐着烟圈,对奥丁说:
  “把这里收拾一下吧,让泰坦之光重新照耀这个地方,那些遗骨都送入创世熔炉粉碎,连骨灰都要被泰坦守护者们永久看管。

  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这些东西落入有心之人手中会引发多大的麻烦。”

  “嗯。”

  奥丁点了点头。

  布莱克准备离开,不过在走之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回头对奥丁说:
  “我知道我有很多头衔,这一度让英灵殿里为我雕刻石像的工匠们很头疼,他们不知道该用哪个头衔代称我。

  以后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终于确定下我的新绰号了,以后诸位就叫我‘千舌之魔’布莱克·肖.别笑,我认真的,这可是‘官方认证’的头衔呢。”

  海盗叹了口气,指了指天空,说:

  “最少艾露恩女士喜欢这么叫我,总之,就这样吧。”

  说完,海盗消失在阴影里,一群泰坦守护者们也长出了一口气,和一个行走的上古之神待在一起,很难让他们克制住用武器干掉这家伙的想法。

  几分钟之后,奥丁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回头看向正在和纯净圣母低声说话的莱登,问到:

  “那个.米米尔隆的‘末日决战’系统关掉了吗?”

  “呃,好像关掉.不!见鬼!只剩几分钟了!快!跑得最快的家伙去智慧火花!快关掉它!”

  “别怕,时间都到了但还没有爆炸呢!我们还活着,说明我临走时关掉了那个自毁系统,瞧把你们吓的!
  这可是泰坦工程学,我惊世骇俗的仪器从不会出错!”

  另一边,智慧火花实验室里。

  布莱克面无表情的收回缠绕着神力的萨拉迈尼战剑,他看着眼前冒着火星子被一剑砍开的复杂控制器,以及控制器上停在00:03的倒计时。

  刚才他尝试着关掉这东西来着。

  但对于泰坦工程学不是很了解的他完全做不到这件事,只能使用“物理手段”了侏儒们果然都是神经病啊,包括他们的祖先也一样。

  这么危险的东西不关掉跑出去到处乱转,嗯,逗比这种种族特性果然会遗传,而自己又一次拯救了世界呢。

  艾露恩女士肯定会满意的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