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第1571章 204.噬魔者

第1571章 204.噬魔者

2022-07-01 作者: 帅犬弗兰克
  第1571章 204.噬魔者

  “吃!吃!吃掉你!”

  上古尊者的怒吼声在破碎囚笼中回荡着,仅仅从那声音的内容来看,一直守在囚笼之外手握战矛的奥丁毫不怀疑那个跟着布莱克一起过来的邪神已经疯了。

  但考虑到虚空生物多多少少都有些疯癫的征兆,所以也不好说这是不是萨拉塔斯的“真情流露”。

  不过仅从囚笼中不断传出的尤格·萨隆的低沉哀嚎来看,上古尊者在这场战斗里不能说是占尽优势,但最少也可以压制住尤格·萨隆的反抗,甚至能微微占到上风。

  这虚空巨兽的厮杀还真是疯狂.
  战争之王想到。

  他在击溃了黑暗帝国的主宰之战时就听说过这些上古之神有非常邪恶的传统,当复数级的上古之神降临一个世界时,最终只能有一个完成吞食世界的黑暗荣耀。

  换句话说,就算秩序的力量在艾泽拉斯彻底溃败,这些上古之神也会在一个被污染的世界里展开厮杀直到最后一个,直到最强大的那个完成对世界之心的污染和吞吃。

  据说当一个上古之神玩成这样吞噬世界与星魂的“伟业”时,它就能在虚空力量的位阶上得到晋升,从堕落虚空意志的使者,成为堕落虚空中的黑暗神灵之一。

  虚空界,那是六大原力中最神秘的一个,连奥丁这样被万神殿塑造出的战争之王对于那力量的真相都知之甚少。

  真要算起这个世界里谁对虚空的了解最多,恐怕也只有嗯?
  奥丁的思索被突然降临的黑月打断。

  战争之王感觉到了很神圣的上位气息,他诧异的抬头,在这破碎的宫殿穹顶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但作为半神这些建筑物可挡不住他的视线。

  他能清晰的看到奥杜尔上空那一轮黑色的月光拨开阴沉的云层,如一道光一样精准的射入了自己身后的囚笼之中。

  萨拉塔斯那样的邪神是不可能与艾露恩这样的生命真神有什么联系的,所以,这道黑月所代表的.是布莱克的新生力量?
  但他不是已经选择虚空之路成为行走的上古之神了吗?
  战争之王的独眼中闪耀着强烈的疑惑。

  但很快,一个惊悚的可能在奥丁心中升起,难道布莱克·肖这个神奇的凡人在身为传奇者的情况下同时攫取了通往两道原力的至高路径?
  还是几乎完全对立的两道?
  这.
  奥丁被这个可能性弄得捶了捶自己的脑袋,他本能的想要否定这个可怕的想法,他很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靠近虚空巨兽的战场导致自己的思维被虚空干扰出现了幻觉。

  但眼前的事实却让他无法忽略。

  艾露恩和虚空同时将通往原力的奥秘之径向一个艾泽拉斯的海盗开放?
  天呐。

  光是这句话本身就足够冲击战争之王心中对于力量的诠释,如果未来救回了泰坦们,他把这件事说给众神听,众神也一定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没准还能评个“万神殿年度地狱笑话”什么的。

  奥丁左右看了看,一向威严的战争之王这会如一个偷窥狂一样,躲在低语神殿的门外朝里面打量。

  他用自己的独眼清晰的看到了疯狂如七首邪龙一样的上古尊者全身是伤的撕扯着尤格·萨隆的堕落躯体。

  他也看到了被黑月包裹的布莱克在尤格·萨隆的攻击死角里疯狂输出。

  纯粹虚空的使者与月之神的神选配合的相当完美,一个以蛮力压制尤格·萨隆的反抗,另一个则以犀利无比的身形攻击在千喉之魔的躯体上开出一个又一个黑血狂喷的伤口。

  最妙的是,面对这两个对手的时候,尤格·萨隆最拿手的心智摧毁毫无用处,恐怖的大招被封印之后的尤格·萨隆就像是一个被围殴的虚空超级兵。

  它很想反抗。

  战争之王看得出来。

  尤格·萨隆在竭尽全力的反抗,但它做不到。

  哪怕不使用心智摧毁的堕落威能,它也完全可以对付这两个家伙中的任何一个,但当两个家伙联合起来的时候,那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了。

  千喉之魔这样的上古之神是接受堕落虚空的意志而生的。

  但虚空界中还存在着纯粹虚空的意志,前者渴望看到物质群星被虚空吞没,而后者只想要安安静静的当个真理传播者。

  这两者之间是有矛盾的。

  就像是同为邪恶,也有秩序邪恶和混乱邪恶之分,毕竟虚空原力的完整威能也只能被一个意志攫取。

  所以眼前这场战斗与其说是布莱克和萨拉塔斯这对狗男女欺负一个数百万岁的“老弱”千喉之魔,倒不如说是纯粹虚空与堕落虚空在物质世界的对抗厮杀。

  凡人的宗教典籍里有句话说得好,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唔,这句话形容的大概就是眼下这种情况了。

  千喉之魔本想在低语神殿里撕开虚空界的次元裂痕,将堕落虚空的力量投影于物质世界来完成对奥杜尔的重新掌控,但随着它在战斗中被布莱克和萨拉塔斯联手压制,那堕落虚空于彼界汇聚的力量也在消散。

  就像是上古之神的造物主已经对自己废物的仆从失去了信心,隐于幕后的虚空尊主们似乎并不觉得尤格·萨隆能赢。

  但没关系,祂们还有恩佐斯。

  以及这正在痛宰尤格·萨隆的两位虚空使徒,不管是萨拉塔斯还是布莱克,他们都展示出了优于尤格·萨隆的潜能、力量与智慧。

  看看如今的群星吧。

  奥术原力的神灵们已经近乎全灭,死亡正在虎视眈眈,生命事不关己还在塑造着下一场战争养料的新生,邪能狂暴的同时和物质群星与虚空阵营作战。

  至于圣光?

  嘁,谁会关注只盛产狂信徒和懦夫又喜欢多管闲事的圣光呢?

  唔,堕落虚空想要发展壮大,在即将到来的“失衡纪元”里占据优势就需要眼下这样的人才啊。

  尊于彼岸的某位虚空尊主对布莱克很感兴趣,借着尤格·萨隆打开的裂隙,祂想要以虚空神灵的身份和海盗进行一些交流。

  虽然布莱克为纯粹虚空服务,但对于他这样的血肉凡人而言,纯粹虚空与堕落虚空的差别并不明显。

  不过就在那晦暗的意志即将接触到布莱克时,一道皎洁的月光和一道飞舞的血光同时窜起,狠狠的轰在那若有若无的意志上,将虚空尊主的真理思绪狼狈的赶回了祂该去的地方。

  毫无疑问,那是警告!
  那是与祂同级的力量在发出警告,眼前这个海盗是我罩着呢!
  不许碰他!

  但前一道是喜欢多管闲事的月神艾露恩,那是生命原力的神灵,但后一道充满罪孽的血光.哈,死亡原力,来自彼岸世界的一位永恒者的青睐。

  这海盗可以啊。

  在如此弱小的时候居然能赢得如此“殊荣”,难怪能以凡人之躯做到痛宰古神的伟大之事呢。

  那位尊主有些悻悻的收起了自己的真理思绪,但毫无疑问,祂对于这会正呼唤着月神之名砍杀尤格·萨隆的臭海盗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阿嚏”

  正在挥刀猛砍“落水狗”尤格·萨隆的布莱克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感觉到刚才的间隙似乎发生了点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很快,战斗中的海盗就重新集中精神,他抬起头,在烟熏妆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对吞吃虚空血肉有点上头的上古尊者吹了个口哨。

  来自小主人的召唤让沉浸于复仇狂热中的萨拉塔斯清醒了一些,她立刻意识到这是布莱克要她配合。

  于是下一瞬,已经全身是伤,被尤格·萨隆的反扑咬断了两根煞能恐爪的上古尊者环绕起自己如邪龙又如巨蛇一样的躯体,蛮横的合身而上,将千喉之魔压制在战场上让它无法躲闪。

  “艾露恩!请赐予我更多力量,我要将这场胜利与这邪恶之物的颅骨献上您的座前!”

  海盗大喊了一声。

  这听起来根本不像是对月神祈祷,反而像是对某些狂暴疯癫的邪神祈祷一样。

  你听听他喊出这词,就差没把“血祭月神,颅献颅座”这种可怕的祷词念出来了。

  月神对此很不满意。

  玛维在化身月夜战神时就不会这么疯,或许是祂不小心把力量给多了?导致布莱克这会有点神力上头?

  但即便如此,对于自己最好用的神选的祈求,艾露恩并未拒绝。

  作为生命原力的神灵,祂对于上古之神这样的污秽之物理所当然的非常厌恶。

  更多的星月之光从海盗身体中逸散出来,形成了明亮的星月战衣笼罩在布莱克身上,他在原地做出一个突刺的动作,下一瞬就挥动皎月战刃切开了尤格·萨隆的伤口,就如当初干掉克苏恩的办法一样,他如虫子一样冲进了尤格·萨隆如肉山般的躯体中。

  月神之力保护着他不会被上古之神的黑血腐蚀,而另一道虚空半神的职阶让他免疫上古之神的心智摧毁,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两把皎月战刃挥砍的如同高速旋转的神性切骨刀,一路朝着尤格·萨隆的核心冲上去。

  看亚煞极的死法就知道,上古之神这种东西不存在物质意义上的死亡,亚煞极都被干掉数百万年了,但它的黑暗之心依然存在。

  所以,想要干掉它们就得别出心裁。

  上次弄死克苏恩用的是黑暗帝国之刃,这次那玩意没在手里,但海盗已经有了更好的“武器”。

  “嗖”

  一道血光从布莱克左手手心跳出来,化作丑萌丑萌的神孽寄生虫“德雷克”,在布满污秽黑血的古神体内传来的诱惑让这寄生虫非常焦躁,非常渴望。

  但它很乖。

  哪怕是在寄生本能都快要无法压制的情况下,德雷克依然停在原地,等待着来自布莱克的允许,尽管现在月夜战神形体下的布莱克让它感觉到非常恐惧。

  “真乖。”

  海盗哈哈一笑,指着前方那黑色的尤格·萨隆之心,他如对自己的战兽宠物下命令一样,说:
  “去吧,履行你诞生的职责与使命,吃!把它吃光!”

  得到了允许的德雷克二话不说在原地爆炸,那些血色的雾气渗透入尤格·萨隆的血肉之中,它开始不加节制的吞吃这属于千喉之魔的堕落威能。

  尤格·萨隆立刻就感觉到了。

  尽管它的躯体都快被萨拉塔斯撕成两半,但它立刻意识到那个刚刚钻入它体内的东西才是真正要命的玩意!

  它吼叫着挣扎弄出地动山摇的场面,于布莱克所在的伤口中凝结出黑血的触须狂乱的拍打。

  它不吝啬自己体内的神力,只想着将那可怕的毒素从躯体中祛除出去。

  萨拉塔斯也好,布莱克也好,输给他们的结果无非是自己被吞吃被封印,但自己终会如黑暗帝国之刃以及亚煞极的黑暗之心一样残留下可以保留意志的一部分残骸。

  自己失去了躯体和力量但并没有迎来死亡,只需要耐心的等待下去自己迟早能东山再起。

  但如果被这个一看就很危险的东西寄生,自己就会在今天迎来真正的“永寂”。

  “不!不!!!”

  千喉之魔咆哮着,声震四野。

  死亡的威胁带来了更多的爆发力量,甚至硬生生咬断了萨拉塔斯的又一根煞能恐爪,还用黑血弄瞎了上古尊者的眼睛。

  它挣脱了束缚。

  甚至不理会从自己躯体里抱着一样东西冲出来的布莱克·肖,它如发疯一样将自己带着血盆大口的污秽触须刺进伤口,将那些被感染被寄生的血肉从自己体内撕扯下来抛向四周。

  就像是自残或者自杀。

  这绝对是最痛苦的自杀方式。

  但可惜,面对由万神殿编写出来专门针对虚空生物的寄生体,此时已经很累很疲惫的尤格·萨隆“自我净化”的速度最终没能赶上自己被吞吃被操纵的速度。

  在某个瞬间,疯狂自残到血肉四溅的上古之神就像是被关闭了“电源”。

  它残缺又可憎的血肉躯体在这一瞬彻底颤抖着停下动作,那是德雷克开始和它争夺这具诅咒之躯的控制权。

  “还等什么呢?”

  已散去月光的布莱克站在原地,叼着烟斗站在原地,模仿着高档餐厅服务生的动作,彬彬有礼的对上古尊者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喊到:
  “尊贵的小姐,您的餐点上齐了,今日的特色菜是‘尤格·萨隆复仇刺身’,绝对的生猛海鲜,味道独特且口感丰富。

  还请趁热用吧。

  哦,对了,记得把它的颅骨留下我要用我惊世骇俗的技艺,将它加工成最精致的贡品供奉给我的月神。”

  全身上下凄惨无比的上古尊者扬天大笑。

  她努力的想要维持自己的尊贵和体面,但来自积蓄数百万年的复仇渴望早已急不可耐。

  在下一瞬,这恐怖之物便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已无法挣扎但又意志清醒,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吃掉的尤格·萨隆咬了下去。

  嘶.
  疼!
  太疼了。

  数百年万年,当五个上古之神的种子被虚空尊主送入艾泽拉斯的那个夜晚,就在一片莽荒的平原上,四个弱小的恶棍联合起来对它们中最有潜力最强大的同胞实施了一场谋杀。

  尤格·萨隆参与其中还是第一个动手的,它大口吞吃了那位同胞的精华血肉,这才让自己熬过了最弱小的时候,一直活到了现在。

  它一直在为自己那时的果断感觉到骄傲。

  但遗憾的是,做了坏事不可能不被惩罚,尤其是在这个魔法的世界里,一切罪孽终有回应,就如树枝不会在变色龙的手臂上折断一样,纯粹的正义会在终点等待每个人。

  而对于上古之神这个独特的生命族裔而言,复仇的方式也相当的朴实无华,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肉还肉。

  当初伱吃了多少,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还回来多少。

  这就是萨拉塔斯的复仇
  一克不多。

  一克不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