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第1570章 203.是走流程?还是直接吃?

第1570章 203.是走流程?还是直接吃?

2022-09-10 作者: 帅犬弗兰克
  第1570章 203.是走流程?还是直接吃?

  布莱克很早之前就和恩佐斯打过交道,当时他还和自己的妻子玛维一起摧毁了恩佐斯的尼奥罗萨圣城,听说那个独立于物质世界之外的虚空之地到现在还没复原呢。

  这直接导致恩佐斯麾下的仆从们根本无处可去。

  那些邪教徒们除了于娜迦们很不友善的对待中待在海底之外就只能满世界到处乱窜,成为了人人喊打的有组织的街溜子。

  臭海盗也亲自过去克苏恩的封印地,但相比恩佐斯的“博爱”,克苏恩就是个吝啬鬼,它只对服从于自己的虫子们感兴趣,还给了它们虚空祝福来帮助虫人诞生。

  可惜,克苏恩的温暖小家也被布莱克这个走哪哪塌的混蛋给毁掉了,连克苏恩自己都成为了被镶嵌在海盗手甲上的一团心能。

  他还亲手将亚煞极阁下被封印的黑暗之心释放了出来,并且以此为自己的黑暗情人主持了复生仪式。

  这基本上就等于布莱克和整个艾泽拉斯所有的上古之神都打过交道。

  尤格·萨隆是他前来拜访的最后一个。

  说实话,相比其他上古之神的囚笼和外观而言,尤格·萨隆确实威猛,各方面都很威猛,不管是纯粹的躯体力量,还是用声音与梦境勾勒出的虚空威能。

  它自称为亚煞极之后最强大的古神这一点没毛病,可惜,就如萨拉塔斯之前列举的一系列失败所说,这家伙的脑子似乎不太好用。

  不是说它笨。

  大概是因为实力强大所以并不喜欢用阴谋解决问题,这就直接导致它的很多邪恶布置最后都被狡猾的恩佐斯利用或者摘了桃子。

  对翡翠梦境的侵蚀尤其如此。

  但说实话,尤格·萨隆并不在乎弱小的恩佐斯从自己的盘子里偷点残羹冷炙,毕竟就实际战果而言,在亚煞极死后,它确实是最有可能吞吃世界的古神。

  前提是,它能在今日这场虚空内战中熬到最后,不被眼前联手的狗男女吃光抹净。

  但因为是虚空内战的缘故,导致三人之间的战斗一点都不酷炫了。

  不管是尤格·萨隆的精神冲击还是萨拉塔斯的煞能之力,对于彼此能作用的效果都因为虚空力量同源的缘故而被压制到了最低。

  毕竟,你不能指望利用幻象或者情绪就把一个上古之神逼疯吧?
  人家本就是从充斥着疯癫与堕落的虚空深渊中诞生的,它们根本就不存在理智这种东西,又该怎么去摧毁一个根本没有的东西呢?
  而在上古之神最可怕的“理智摧毁”的手段被彻底废掉之后,这场“三魔大战”就只能降级为物理和魔法的对抗了。

  简单点说,又回到了互相拼刀卖血看谁先顶不住的场景里。

  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返璞归真了。

  对于自己的生命力雄厚程度,尤格·萨隆非常有信心。

  萨拉塔斯虽然复活但她先天不足,在这种残酷拼血如野兽般互相撕咬的战斗里她绝对不会是尤格·萨隆的对手。

  但问题是,萨拉塔斯可不是一个人来的。

  她还带来了帮手。

  “砰”

  千喉之魔挥舞着恐怖狰狞的触须带起暗影的重锤砸击在地面,混乱的能量以冲击波的姿态轰向整个囚笼,没有任何可以躲闪的地方,逼迫萨拉塔斯只能硬吃这一记攻击。

  好在蛇美人的魔法护盾足够坚固,暂时还顶得住,挥手丢了几个混杂着烈焰与寒冰的魔法球作为反击。

  但尤格·萨隆根本不躲闪,任由那贫乏的魔法打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的一张嘴撕裂开。

  有点疼,不过问题不大。

  它还有剩下的九百九十多张嘴呢,每一张嘴都能发出类似于女妖哀嚎之内的能量冲击,让这囚笼混乱的就如将亡的末日大地。

  “我说,这会就别再顾及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了,好不好?”

  拄着剑的布莱克没有加入战斗,他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站在边缘,一边躲闪着尤格·萨隆狂暴的魔法攻击,一边对萨拉塔斯喊到:

  “展现你的虚空真容啊,伱不变身这还怎么打?光看双方的体型差距就没得打了好嘛。”

  “你先闭上眼睛!”

  萨拉塔斯嗖嗖嗖的闪现躲避,又在空中弄出一团大的惊人的奥术冲击砸向千喉之魔,朝着海盗尖叫了一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些笨蛋姑娘真的没救了。”

  布莱克骂骂咧咧的从怀里取出一条黑色的,恶魔猎手风格的眼罩遮住眼睛,他张开双臂说:
  “现在没问题了,我看不到了,呃,我会假装我看不到,快变身成可怕的大怪物吧,笨蛋,你要被它活吃了!”

  在反复确认布莱克真的遮住眼睛之后,萨拉塔斯松了口气,她重新回头看向尤格·萨隆,双手交错在身前捏出一个相当古怪的法印。

  下一瞬,暴涨的煞能黑烟就将姿态诱惑的蛇美人完全包裹。

  就如布莱克所说,在这上古之神与上古之神的肉搏死战中,她不变成虚空真容的本相是根本不可能取胜的。

  但她不希望布莱克看到她丑陋的样子。

  尽管她也知道,对于现在的海盗的感知而言,有没有眼睛都不会影响他的感官,但掩耳盗铃这种事最少能给蛇美人带来心理上的安慰。

  尤格·萨隆也意识到了问题不对,它咆哮乱舞自己的恐怖触须如战锤如长鞭挥动砸向正在变身的萨拉塔斯。

  好消息是它打中了。

  空中被煞能黑烟包裹的萨拉塔斯如球一样被狠狠砸向神殿边缘,轰的一声撞入墙壁之中,让整个囚笼都在震动。

  坏消息是萨拉塔斯根本没想着躲.
  随着黑暗之心的跳动声如战鼓敲打在堕落囚笼里回荡开,尤格·萨隆心中的不详越发沉重,它几乎调动起自己所有的触须把自己所有的魔法都砸向那不断逸散的黑色烟雾里。

  但没用。

  一切都如石沉大海,直到第三次触须捶打轰塌神殿四分之一的剧烈震动中,一双被煞能包裹的黑色恐爪撕开烟雾如镰刀横扫,将千喉之魔来不及收回的触须尽数切断。

  “嗷!”

  腥臭的鲜血与恐怖的剧痛在尤格·萨隆几百张嘴的同时嚎叫中爆发,一起爆发的还有那冲天的堕落煞能。

  在黑色烟雾组成的煞能气场里,一个有黑色山羊一样的脑袋,长着弯曲缠绕的七根金色大角与七只眼睛,有三对撕裂万物的煞能恐爪,全身上下都被阴沉的黑暗和凄惨的苍白点缀如邪龙般的怪物挪动沉重的虫肢。

  在整个囚笼地面的震动中,一点一点的向血肉之山造型的千喉之魔移动。

  这家伙的头颅中心是七只眼睛里最大的那颗,黑色的瞳孔在绿色的眼眸中不断的旋转,最终锁定在了尤格·萨隆那散发着虚空气息的美味血肉之上。

  而它为了“美貌”特意在足以吓死圣骑士的邪恶脑袋四周生长出的黑色触须如长发一样在七色煞能中飞舞,还有那张和恐虫一样锋利的长满了交错利齿的嘴巴。

  这一切都在向尤格·萨隆宣告一个等量级的可怕对手的降临。

  亚煞极!
  七首巨兽亚煞极!
  不!
  不对,不是纯粹的亚煞极。

  看眼前这虚空真容上遍布的虫群与巨蛇的特征,就知道这邪龙一样的生物是亚煞极的黑暗之心与萨拉塔斯的虚空本源结合之后的“新产物”。

  或许该叫它“上古尊者ProMax版”?
  “在美丽的容颜之下隐藏的是如此可憎的怪物,我把自己塑造成这副矛盾之形,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萨拉塔斯在化身真正的上古尊者之后,连说话都失去了娇滴滴的感觉,转而化作如尤格·萨隆的数百张嘴一起开口时的“虚空混响”。

  但相比千喉之魔那种纯粹的邪恶阴沉,上古尊者的声音除了附带可以一次性逼疯一支军团的虚空冲击之外,还带着一种不可忽视的威严。

  那是来自力量的威严!
  曾经的最强古神已经在被分食的最弱古神的躯体上重生,它有着强者不可阻挡的蛮力与弱者绞尽心思为了活下来才积攒的恶毒智慧。

  在上古之神这一行而言,萨拉塔斯真的已经快到走到极限了。

  只要她吃掉眼前曾与其他恶棍一起吃掉她的这个恶棍。

  “你知道吗?尤格·萨隆!”

  上古尊者挥动自己的三对煞能恐爪,在尤格·萨隆被切断的触须尚未重生之时,以恐怖撕裂的姿态狠狠的扣入眼前的“大餐”之中。

  仅仅是一次撕裂就让千喉之魔失去了最少六十张喋喋不休的嘴。

  在那黑血四溅中,萨拉塔斯以狂暴蛮横的姿态将那些被撕开的虚空血肉吞入嘴中,她恐怖的利齿开合之间,滴下足以腐蚀万物的涎水。

  她说:

  “你,真的.很美味!”

  面对这样的挑衅,千喉之魔也发了狠。

  眼见上古尊者于此现身,它若是再不绝地反击今日就只能沦为食物。

  它嚎叫着,让自己庞大如山的躯体撞向眼前的萨拉塔斯,剩下的利齿不断的在上古尊者如邪龙一样的躯体上撕咬啃食。

  两头虚空巨兽就这么厮杀在一起,它们爆发的混战带起的虚空余波毫不留情的轰击在整个奥杜尔的每一座神殿中。

  那些被救醒的守护者和高阶战士们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逼得纯净圣母不得不临时将他们转移出奥杜尔之外。

  而在城市外围负责封锁的巨龙们更是不堪,除了龙王和神奇的小星星军团还能顶在前线,剩下的巨龙们不得不在连续爆发的虚空冲击中退避三舍。

  上古尊者和千喉之魔的争斗怒吼几乎传遍了整个诺森德,让强大的猛犸人也如虚弱的狗头人一样满心恐惧的四处躲藏,那些愚昧又迷信的维库人们更是将其视作恐怖的“诸神黄昏”即将到来的征兆,一个个在长老的带领下疯狂的向奥丁祈祷。

  但战争之王.
  嗯,战争之王估计也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他们。

  因为战争之王也抵御的相当艰难,作为距离战场最近的守护者,奥丁承受的虚空重压是其他人的好几倍。

  如果不是他有最坚定的战士意志,他极有可能会在这种程度的虚空冲击中失去自我。

  泰坦在上啊,这简直像是虚空世界在物质世界打开了大门一样,数不尽的疯狂倾巢而出,它们在黑暗的深渊中低语,想要把光下的世界彻底淹没。

  而奥丁就是那深渊守门人。

  在他倒下之前,任何黑暗都别想通过。

  “当我说我有三个妻子时,很多男人都会羡慕我,但得知我的妻子里有一名亡灵和一名上古之神时,他们就不会羡慕了。

  而如果让他们看到我的小情人如今的样子,十成十的家伙都会可怜我唉,布莱克啊布莱克,你真的得检讨一下自己和这个世界对于‘美’的定义到底是谁错了?”

  臭海盗一个人蹲在被虚空力量反复轰炸覆盖的巨兽争霸战场的边缘碎碎念着。

  他脸上还带着黑色布条,但正如萨拉塔斯所知道的那样,布莱克已经不需要用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了。

  其实,他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萨拉塔斯的第二形态是什么样了。

  他并不在乎这些。

  他此时也不是在emo。

  而是如一个标准的刺客的行为准则,在寻找着最适合进行刺杀的时刻,当然,要刺杀一名上古之神,肯定不能用如今这个凡人的样子。

  “我亲爱的艾露恩女士,我知道您还在生气,但没关系,您最忠诚的选民即将把艾泽拉斯最邪恶之物的头颅作为贡品奉献给您。

  这玩意一定能让您的宝库的品味上升好几个档次。”

  布莱克蹲在黑暗中,朝着天空祈祷,他闭着眼睛说:
  “这可是我第一次使用月夜战神的力量呢,我希望来一场技惊四座的表演,以此将月光的威严播散在这个世界最神圣之地。

  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坏事。

  但那都是必要之恶。

  所以,艾露恩女士,请将您最黑暗的月相在这混乱的时刻显现,请允许我在您的恩许下披上最无情的战妆.
  以月亮的名义,我要狠狠惩罚那个污染您所钟爱又青睐的美好世界的狗东西。”

  “嗡”

  一道晦暗之月的光在这一瞬穿透奥杜尔的云层与破碎囚笼的阻挡,精准的将怪异的祈祷刚刚完毕的臭海盗包裹其中。

  他在月光中活动着身体,将黑色猫头鹰战盔咔的一声扣在头上,艾露恩的无尽武装在月夜战神之力被开启的瞬间就转换形态。

  它从全覆式的守望者战甲转化为布莱克记忆中玛维化身月夜战神时会穿的那种半覆式的轻便战裙样式的武装。

  海盗手中的萨拉迈尼战剑无法适配月神之力完成形态转换,因此布莱克现在手中所持的是他从奎尔多雷精灵那里敲诈来的索利达尔·群星之怒。

  在皎月之力的闪耀中,这战弓仿佛在月光中被融化,又在月光拉长的塑形中化作两把装饰华丽的皎月战刃。

  这武器.呃,怎么说呢?

  这就不是该出现在战场上而应该出现在祭祀中的玩意!

  它的两端开刃但却都成月弧型,像是变种的月刃,但看造型就知道非常难以使用。但谁让艾露恩女士是个可恶的颜值党呢?
  她在设定月夜战神的传承时可从来不会考虑自己麾下的战士该怎么使用这别扭的武器作战,反正她又不需要以此踏上战场。

  布莱克抬起头,在金色长发于晦暗之月乱舞中,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只有精灵们才会使用的月神战纹。

  他的双眼则化作风行者妈妈同款的“烟熏妆”。

  你还别说,这副非主流的姿态搭配上布莱克上身和后背那夸张的纹身,颇有种钢管舞郎的骚气姿态呢。

  “嗡”

  海盗抬起左脚,整个人化作月光之影消失,如切割空间一样出现在尤格·萨隆被撕扯开的伤口之下。

  他在旋转中引发群星坠落的轰击,又在行走间带起月神之怒的滚烫灼伤,每一次转身都会唤引最光明的月神之剑,每一次劈砍都会带起月光爆炸的神性威仪。

  简直是个行走的屠戮机器。

  布莱克感觉状态好极了。

  他觉得来自黑月的力量不断的延伸膨胀,现在的自己可以一人双刀从卡利姆多这头杀到卡利姆多那头,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尤格·萨隆!”

  海盗的身影出现在月光笼罩的高空,他摆出一个伊利丹同款的风骚姿态,以带着眼罩的双眼直视下方,于黑月闪耀的背景中正义的呵斥道:

  “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