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第1569章 202.零灯?不不不,我直接黑暗加倍!

第1569章 202.零灯?不不不,我直接黑暗加倍!

2022-09-10 作者: 帅犬弗兰克
  第1569章 202.零灯?不不不,我直接黑暗加倍!
  “喂,德雷克,礼貌一点,你眼前的可是伟大的战争之王,他可以把你可怜的主人当成早餐面包吃掉,没准还要拿尤格·萨隆的黑血当果酱蘸着呢。”

  满地狼藉的破碎囚笼战场上,布莱克拉长又欠揍的声音从后方的黑暗中响起,他挽着自己的黑暗女友在一片死寂中款款走出,朝着那已经吃的满肚肥肠的寄生虫招了招手。

  后者发出喜悦又满足又得意的虫鸣,嗖的一声扑向布莱克,在靠近时又化作血色液体融入海盗的手心。

  这丑萌丑萌的家伙将自己吞吃到的“养料”反哺给海盗,让布莱克身上的属于上古之神的气息飞快的从虚弱变的充盈起来。

  海盗盯着已经融化的维扎克斯。

  这是一头虚空半神,德雷克能寄生它就代表着这小家伙在收割吃掉了很多个虚空生命后,终于把自己的等级“刷”到了可以寄生半神的地步。

  “拜托别露出那种表情,奥丁大人。”

  布莱克看着奥丁,他挥了挥自己的左手,语气温和的笑着说:
  “这都是为了胜利,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找人帮您将今日这精彩又伟大的战斗写成书发表到世界各地,让整个世界都知道是您战胜了古老的仇敌,豪取一场荣耀的胜利。”

  “莱登和纯净圣母绝对会杀了你。”

  奥丁沉声说:
  “伱不但骗了他们,还偷走了这份危险无比的力量,你到底想干什么,布莱克?”

  “我说了,只是为了胜利。”

  海盗面不改色的摆了摆手,眨着眼睛对奥丁说:

  “但您所说的要杀死我的人里没有您,所以,您会帮我保守德雷克的秘密吗?我又要因为您的保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请千万不要狮子大开口.”

  “漫天要价的下场就是这里会多出一具金色巨人的尸体,那将是一具充满了荣耀与勇气的冰冷尸体。”

  布莱克很温和,但他身旁的萨拉塔斯就没那么温和了,上古尊者毫不客气的发出了威胁,这让奥丁冷笑了一声。

  他看着布莱克和萨拉塔斯紧握在一起的手,两个上古之神的联合确实可以将他在此埋葬,但那又如何?
  战争之王岂是会被威胁的人?

  他甩了甩手中的闪电战矛,看了一眼布莱克,他说:
  “我会保守秘密的,这能帮我们再取胜利,我希望看到它在阿古斯的邪能之心中作为我们的战争机器发光发热。

  你能满足我的渴望吗?”

  “当然,当然。”

  布莱克满脸笑容的点头答应,他和萨拉塔斯越过奥丁走向眼前传出阵阵虚空呢喃的低语神殿,他对奥丁说:

  “那就再帮我一个忙,我亲爱的奥丁大人,让您的兄弟们别来干扰我们,让光明退散,请阴影入场。

  此乃虚空内战。

  秩序者勿近!
  我可不能保证任何被牵扯进来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糟糕下场,所以,请诸位守护者大人先行去喝茶聊天,等待胜利的消息传达。

  你们甚至可以去和米米尔隆玩一玩智慧的游戏。

  你看,一头上古之神都把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而现在,这里有足足三位,我的意思是,你们就别玩火了。”

  “砰”

  奥丁将自己沾染黑血的战矛扛在肩上,他目送着布莱克和萨拉塔斯手挽手如跳舞一样消失在黑暗的废墟中,他摇了摇头。

  在战争之王回头的那一刻,奥丁低声吐槽道:
  “我真的希望尤格·萨隆吃掉你们两个然后被噎死,这样我们就能一次性少了三个麻烦.真是见了鬼了。”

  “喂,你说别人坏话的时候能不能先等到别人离开?”

  萨拉塔斯的抱怨最先响起,随后是布莱克冷幽幽的声音在战争之王耳边响起,他抱怨说:

  “不愧是战士,连说坏话都说的这么糟糕呢。”

  “呵呵,你以为我在说坏话?”

  奥丁冷笑了一声,大步走向神殿之外。

  他对于不能参与到对尤格·萨隆的讨伐中多少有些失望,但也谈不上多么愤怒,主要是奥丁现在“志存高远”。

  在阿古斯邪能之心的战争还需要他付出自己所有的精力与力量,一个尤格·萨隆而已,不过是过渡罢了。

  从宏观角度来看,奥丁甚至要感谢布莱克和萨拉塔斯主动接过了这个重任,能给目前刚刚复苏还虚弱不堪的守护者们带来更多的休养时间。

  “封锁最终大厅!”

  在破碎神殿之外,提着维扎克斯将军的邪恶脑袋出现的奥丁立刻得到了英灵们的欢呼赞颂,但随后战争之王就大声宣布道:
  “关闭通往此处的能量节点,不许任何人靠近!我已经将‘最终决战武器’投入尤格·萨隆的巢穴,它们将负责最后清理上古之神遗留的腐蚀污染。”

  “这”

  托里姆诧异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奥丁,作为守护者的他可从没听说过什么“最终决战武器”,但眼下战争之王是摆明了不想解释这一切。

  风暴守护者犹豫了一下,他决定不在这个重要时刻多说话,于是转身就带着英灵们向各处能量节点冲去。

  他们要按照奥丁的吩咐将这里彻底封锁。

  “不愧是直肠子的战士啊,瞧瞧他找的这个理由,啧啧,拙劣到我都不想对此发表意见。”

  在尤格·萨隆的低语神殿前,布莱克拄着萨拉迈尼战剑,对身旁正捏着一面镜子在补妆的萨拉塔斯说:

  “或许我应该给他把理由什么的也设计好,免得他说出这些让人听了会对守护者的智慧感觉到抱歉的糟糕话来。”

  “你还能对一群石头脑袋抱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萨拉塔斯一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边说:

  “他在看到德雷克时没有当场爆发就已经说明战争之王很冷静而且对你很宽容了,我的小主人,说实话,我刚才都做好要和他斗一场的准备了呢。”

  “不会的,守护者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们知道自己的目标艰难,便从苦难中学会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我对于他们而言就属于那种让人很讨厌,但又必不可缺的角色。

  我很有价值,所以我可以任性胡来。”

  海盗咧嘴一笑,随后又看向萨拉塔斯,在看到萨拉塔斯拿起眉笔还要画个眉毛时,他忍不住掏出怀表,木着脸说:

  “但我亲爱的萨拉塔斯,你已经很漂亮了,不需要再化妆了,我们已经耽误了好久了,再这么下去要赶不上和尤格·萨隆的晚宴了。

  我知道催促你并不好,但我真的不想迟到。”

  “女人化妆的时候男人别多嘴!”

  萨拉塔斯哼了一声,一边给自己描眉,一边说:

  “这可是我的复仇之日,是大日子,必须盛装出席,懂不懂?你刚才把我的口红都吃掉了很多,这让我又得补妆,这都怪你!

  而且我希望把我最好的一面展现在我亲爱的兄弟面前。

  这毕竟是它漫长一生中的最后一天了,所以就当可怜可怜它,给它看点美好的东西吧。”

  “画什么嘛。”

  海盗抱怨到:

  “反正一会开吃之后也要把妆容弄花掉的,你们这些姑娘真的是太形式主义了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你继续画,好吧?
  我愿意为我亲爱的上古尊者浪费一点时间。”

  这两个家伙的对话就在尤格·萨隆的神殿入口,也根本没想着遮遮掩掩,结果全部被低语神殿中的尤格·萨隆听到,强大的千喉之魔立刻被这两个混蛋的装腔作势激怒了。

  它可是既亚煞极之后,艾泽拉斯世界里最强大的上古之神!
  它以一己之力打垮了泰坦守护者的体系,又利用虚空的诱惑和血肉诅咒彻底终结了神话时代,是它派出自己的仆从追杀弄死了提尔,也是它借助德鲁伊们种下的古树,将自己的污染之力遍布到物质世界与梦境之中。

  是它参与其中引诱了灭世者的堕落,也是它差一点就完成了对玛里苟斯的污染,它从造物之地深入世界之心,将虚空的剧毒灌注到这个世界的心脏。

  沉迷于寻找起源熔炉的克苏恩,沉浸于和娜迦仆从玩阴谋游戏的恩佐斯在它面前简直就是弟弟中的弟弟!
  再给它一点时间,它就可以完成连亚煞极都未完成的事。

  它停留于囚笼里不是因为它无法突破,它只是渴望将这个世界最神圣之地化作通往堕落虚空的神殿。

  而且它成功了。

  但现在,就在门外,一个曾经的失败者的幽魂,一个不知所谓的下流凡人,他们夺取了其他失败者的力量便以为自己可以和强大的千喉之魔对抗?
  呵呵,真是可笑!
  随着千喉之魔的愤怒延展,整个破碎囚笼都开始震动起来,源于虚空界的力量在渗透,那代表着尤格·萨隆要借助这源于家乡的力量将可笑的囚笼彻底粉碎。

  “你看你看,它急了。”

  布莱克探头探脑的向低语神殿打量,他回头对收起镜子的萨拉塔斯说:

  “都怪你要在人家家门口化妆来挑衅,瞧,可怕的尤格·萨隆生气了,我们这两个小菜鸟要被它杀死了,说不定连我们的灵魂都无法解脱灾厄。

  这简直太可怕了。

  我们该怎么办?
  丢掉武器在千喉之魔前面跪拜来祈求它的原谅吗?”

  “它确实该愤怒。”

  萨拉塔斯舒展着身体,任由自己那黑暗的长袍裙摆低垂在身侧,摇曳着蛇尾踏入眼前摇曳不休的神殿通道。

  她一边走,一边对身边提着剑的海盗说:
  “作为一名自以为强大的老牌上古之神,这么轻易的就被黑暗之心挑动情绪的混乱,如果我是尤格·萨隆,我也会因为我的愚蠢和软弱而感觉到愤怒。

  它引以为傲的功绩不过是一堆失败品的堆叠。

  它击溃了泰坦守护者们,却没能进一步腐蚀污染将它们化作虚空先锋;
  它终结了神话时代却又把世界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了崛起的凡人;
  它巧妙的借助德鲁伊们种下的树来散播萨隆邪铁的污染这个点子很不错,但可惜它的计划在老鹿盔含怒烧掉了沃达希尔之后就宣告失败。

  它第一个入侵了梦境,但随后又被恩佐斯接过了噩梦的权柄。

  它杀死了提尔,却没能完全毁灭提尔的神性,直接导致了洛肯的被擒与死亡;
  它宣称自己向世界之心注入虚空毒素,然而沉睡的星魂只需要苏醒就能顷刻间完成自我净化.
  在它充满失败和挫折的一生里,唯一一件能拿出来说一说的是就是死亡之翼的堕落。但那也不是它一个人做到的。

  我敢说,恩佐斯在其中出得力绝对比尤格·萨隆多得多。”

  萨拉塔斯的嘲讽越发辛辣,惹得海盗在旁边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布莱克很虚伪的劝阻道:
  “哎呀,我亲爱的黑暗小女友,说话不要这么恶毒嘛,你看你把尤格·萨隆阁下的脸都气绿了.哦,那原来是它释放的邪恶之雾吗?”

  “嗷!”

  两个狗男女的一唱一和让尤格·萨隆彻底绷不住了。

  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在破碎囚笼崩溃碎裂如一池怪异水流的坑洞中,属于千喉之魔那庞大的躯体在萦绕的邪恶之雾的包裹下出现在了这并不黑暗的囚笼神殿里。

  眼前这东西和克苏恩的本体相比确实更丑恶更凶狠一些。

  虽然整体都是血肉之山和腐臭脓包放大版的恶心样子,但相比克苏恩那全身长满了眼睛和触须的姿态,尤格·萨隆躯体之上布满了各种扭曲狰狞的嘴巴和利齿。

  每一个都在发出惊魂的咆哮,每一个都像是通往黑暗的深渊入口。

  它的无数张嘴巴在诵念着堕落之音,那些怪异的虚空呢喃汇聚在一起便形成了一道冲击灵魂的晦暗旋律。

  若是普通人在此,只是倾耳倾听这个动作就足以让他的灵魂被腐化扭曲。

  而相比克苏恩的混乱气息,尤格·萨隆显然更具备邪恶神话中那些恐怖而恶毒的神,虚空的气息缠绕在它腐化的躯体之上,几乎形成了实质性的精神回响。

  让每一双看向尤格·萨隆本体的眼睛都像是在直视混乱与疯癫的深渊,而在那些视线中倒映出的将是堕落无比的深渊之容。

  很强势。

  很堕落。

  很可怕。

  完美符合了灭世恶魔应有的形象,不愧是在艾泽拉斯黑恶势力排行榜上常年占据前三的混蛋啊!
  千喉之魔登场的一切都很完美。

  除了它展现出的这些堕落威仪对于海盗和萨拉塔斯而言毫无用处,甚至比不上迎面吹来的寒风,或者熊孩子照着脑袋丢来的石头更有威胁。

  大家都是上古之神,都是服从于虚空的杂碎,都是继承了虚空意志诞生于物质世界的扭曲生命,所以,你这狗货搁这给谁耍威风呢?

  “呃,我本来对于吞食上古之神这件事还有点期待呢,但显然是因为我忘记了上古之神们长得都是一副什么样的该死样子。”

  布莱克小声对身边的萨拉塔斯吐槽道:

  “看到它的真容我就倒胃口了,我后悔了,我不吃了,你把我的那一份一起吃掉吧。”

  “吃太多会破坏身材的!这可是你说的。”

  萨拉塔斯哼了一声,说:
  “我才不多吃呢。”

  “唔”

  海盗撇了撇嘴,在尤格·萨隆反复被狗男女挑衅到近乎失去理智的愤怒中,他低头看了一眼左手上探头探脑的德雷克,他说:
  “那就拜托你了,我的小可爱,一会记得多吃点,上古之神的血肉养人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