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第1567章 200.如此肆意妄为,如此骄纵轻狂!

第1567章 200.如此肆意妄为,如此骄纵轻狂!

2022-06-30 作者: 帅犬弗兰克
  第1567章 200.如此肆意妄为,如此骄纵轻狂!
  “话说,这么欺负一个老实人怎么感觉有点糟糕呢。”

  在离开创世熔炉的路上,臭海盗揉着额头,对悬浮在自己身旁的黑白双剑吐槽道:
  “它这算不算是主动送上门被我卖掉,还要帮我数钱?”

  “是啊是啊。”

  活泼的黑剑埃雷梅尼如有多动症一样在原地飞来飞去,她尖叫着说:
  “主人你简直是这个世界一流的大坏蛋,那么老实的巨人你也骗,你这个人就没有良心!”

  “哈,我接受伱的赞美,但下次别说了。”

  布莱克哼了一声,又扭头对白剑沙拉托尔说:
  “这次搞定了奥杜尔的事后,我要从那些守护者们那里搞到一大批心能,除了我自用的那些之外,我打算把剩下的都用来强化你。

  我们仔细算算,有弗蕾亚的生命之力、托里姆的风暴之力和霍迪尔的寒冬之力,米米尔隆那个创造之力对我们来说没啥用,就拿出高价卖给侏儒们。

  剩下的三样泰坦心能的强化应该足以将你的威能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了。”

  “谢谢主人。”

  温顺的沙拉托尔发自真心的感谢一声,但很快黑剑埃雷梅尼就不高兴了,她悬停在布莱克身前,嘤嘤嘤的大叫到:

  “凭什么姐姐有我没有?主人你可要一碗水端平啊!”

  “哈,因为你刚才‘称赞’我了。”

  布莱克冷着脸说:

  “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我这个人有多么小心眼吗?我生气了,你的强化之后再说吧。”

  “不要嘛。”

  埃雷梅尼撒起娇来。

  但问题是,她是一把剑,还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剑,这要是撒娇过火绝对要给布莱克身上戳两个窟窿。

  海盗哼了一声,不理会这个中二的笨蛋剑娘,后者一路追着嘤嘤嘤的发出哭声,直到她的姐姐实在看不下去,小声对妹妹提醒道:

  “主人接下来要去讨伐尤格·萨隆那可是一头诞生于虚空的上古之神呢,你的心能强化还在在我前面呢。”

  “嗷嗷,原来是这样吗?”

  笨蛋黑剑这才安静下来,又飞过去用自己的剑柄贴在布莱克脸蛋上和主人贴贴,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与喜爱。

  就这么打打闹闹一路进入奥杜尔的战斗区域,眼前英灵和虚空造物的战争已经从破碎囚笼蔓延到了城市的主环。

  也就是环绕奥杜尔最重要的设施修筑的一条城市内部的通道上。

  到处都是倒塌的建筑物,到处都是惨死的英灵或者被净化的虚空邪物,布莱克在那些尸体里不但发现了传统的无面者和克拉西斯暴徒,还不出所料的发现了娜迦化的虚空造物以及一些身穿风暴教会和暮光之锤款式长袍的各种族邪教徒。

  这一点可以再次确认尤格·萨隆在面对危机时已经和它仅剩的邪恶兄弟联手了,但这一次它们不是为了吞没世界。

  它们是要抱团求活。

  啧啧,能把邪恶的上古之神逼到这个地步,看来星界观察者奥尔加隆的威慑力果真不是寻常。

  “那边有怪物!”

  得到了布莱克的心能强化许诺,让今日的剑娘分外活跃,黑白双剑绕着海盗飞来飞去,就如精准索敌,定向打击的巡航飞弹,在发现周围隐匿的虚空生物后就要呼啸着飞过去干掉威胁。

  但这一次布莱克没有让她们动手。

  他抬起左手,一团血红色的“袖珍”戈霍恩寄生虫在手中浮现,朝着那些邪教徒藏匿的地方随手一丢,由血液组成的寄生体在空中就分散开,发出怪异如虫鸣的声音隐入黑暗,几秒之后,那些藏起来的邪教徒们就发出惊恐的叫声从藏身地冲了出来。

  有几个人类以及侏儒,还有兽人和牛头人,甚至有两头野猪人.
  啧啧,这个组成成分够复杂,不愧是这个世界上比下贱的海盗还不如的一群狗东西,真正做到了各种族人渣大聚会。

  他们尖叫着逃跑,手指却不断的在身上抓挠,就好像是生了病一样,不出几步就将衣服撕破在皮肤上留下刺眼的血痕。

  但他们的身体并没有因为不断的抓挠就变的好受一些。

  实际上,他们在奔跑中就如“融化”一样,最远的体力最好的牛头人也没跑出十步,就在虚弱的嚎叫中化作一团红色的液体爆炸开。

  就像是被推倒的积木,又像是沙土制作的沙堡崩溃。

  那些红色的液体可不是血
  才不是那么有用的东西呢。

  这些液体都是这些邪教徒被抽取所有力量、存在乃至灵魂之后其物质躯体最后的养分也被汲取残留下的废渣。

  就像是被世界的恶意吞入口中咀嚼之后,从魔鬼的X眼里拉出来的排泄物,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东西。

  但这只是个开始。

  海盗冷笑着注视着眼前的黑暗。

  他不用感知就知道这黑暗里隐藏着多少来自虚空的恶兽,它们将黑暗之地视作自己的地盘,会对进入其中的一切存在发起攻击。

  它们奉尤格·萨隆为主人,要为它们的邪恶主人在这造物之地塑造出物质世界的虚空地狱。

  它们认为自己可以匹敌英灵军团,将守护者们揍的满地找牙,它们有来自激进又堕落的虚空意志赋予的信心。

  它们在黑暗中贪婪的觊觎着光明的世界,它们渴望的不是摧毁阳光,它们只希望看到所有被光照耀的大地都充满腐蚀的种子。

  这是超越了邪恶的邪恶,比黑暗更黑暗的黑暗,或许应该称它们为‘纯粹的恶’?不管是毁灭还是杀戮都不是出于兴趣,而是建立在自身存在的基础上。

  这和热衷于破坏,沉浸于毁灭中的恶魔们刚好是两个极端。

  布莱克并不敌视虚空生物,他觉得自己也算是半个虚空生灵,他并不鄙视那些扭曲堕落的血肉,但他也不喜欢它们。

  尤其是在今天。

  哦,尤格·萨隆是上古之神,所以你们拼了命的为它干活。

  但上古之神而已,谁还不是呢?

  我都到这了,你们还不出来跪迎“千舌之魔”的到来,真是太倦怠了。

  真以为本魔王好欺负是吧?
  行嘛。

  那就嗨起来吧!

  “去吧,我亲爱的德雷克。”

  布莱克在原地指向眼前的无边黑暗,他指示到:

  “教教这些目无王法,毫无尊卑的狗东西什么叫规矩,让恐怖的血疫在此地爆发,虽然那些虚空杂碎们体内流淌的很难说是血液,但只要是液体就能被你驾驭,不是吗?

  去吧去吧。

  敞开肚皮,大快朵颐。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感染之主’了,你应该学会自己挑选目标自己觅食自己成长,然后为我服务。

  哦,对了。

  英灵不能吃,那几个凡人勇士也不能吃。”

  布莱克叮嘱到:

  “我可不想回去之后向我哭哭啼啼的母亲解释为什么我的老父亲会在造物之地感染血疫,莫名其妙的死去。

  真是太麻烦了。”

  被布莱克恶意满满的命名为“德雷克”的神孽寄生虫立刻欢快的在原地以血液塑造出躯体,如圆滚滚的蚕宝宝一样尖叫着冲入黑暗。

  很快,来自无面者和虚空血肉带着惊恐的嚎叫就在黑暗中回荡起来,那些家伙的哀嚎和它们的长相一样丑陋。

  但可惜的是,这恐怖的哀嚎可吓不到谁。

  虽然名字叫“感染之主”,但来自戈霍恩的无尽寄生能力本就是泰坦们为了消除上古之神以及虚空力量才编写的。

  这家伙在面对其他生命时杀伤力爆表,但吞吃虚空才是它的“主业”。

  “哎呀,瞧瞧我发现了什么?”

  萨拉塔斯诱惑又沙哑的声音在海盗身后响起,上古尊者用一种矫揉造作的语气尖叫到:

  “我刚来这里就看到一位可怕的上古之神在对他的虚空同胞大开杀戒,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惹的这位新晋上古之神这么愤怒,但毫无疑问,他的冷血和残暴让我这样的黑暗女士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所以,我亲爱的小主人,您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黑暗从而彻底坠入混乱的深渊了吗?我日日夜夜都在祈祷的美好愿望终于实现了吗?
  我们可以现在就动手点燃这个讨厌的世界吗?”

  蛇美人从背后的黑暗中浮现,她细长又点缀着华丽堕落宝石的蛇尾缠绕在海盗双腿上,那几乎相当于没穿的衣服斜斜的挂在身上,让她拥抱布莱克时充满了别样的诱惑。

  她伸出蛇一样分叉的舌头在布莱克耳边轻轻碰触,又气吐如兰的说:

  “你变了,小主人,我能嗅到,一些变化在你的灵魂与你的躯体上发生,就像是黑暗中的蛋经过漫长的温养终于要让黑暗的生命破壳而出。”

  “你是不是根据自己的经历才说出这个奇妙の比喻?或许我觉得你用‘种子开花’的说法显然更精准也更诗意。

  但我又能对一个没上过学,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高雅文法的虚空精粹有什么更多的期待呢?”

  海盗不为所动。

  他在黑暗中咧了咧嘴,伸手点在萨拉塔斯精致的下巴上,让蛇美人在自己眼前如眼睛蛇一样摇晃着身体,他说:
  “你说我变了,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不好也不坏。”

  萨拉塔斯的双眼亮晶晶的,在黑夜中散发出幽紫色的光,她呼吸急促的说:

  “但在我眼中更迷人了,让我的欲望勃发想要就在这里把你一口吃掉.”

  她说着话的时候,还用舌头舔着丰满的嘴唇。

  别提多涩情了。

  “这里?”

  布莱克环视了一周,周围那些倒毙的尸体和那些肆意流淌的红色液体让他什么欲望都消退了,他对萨拉塔斯耸了耸肩,说:

  “还是等到我们回去纳格法尔号,或者找个更高档的地方。不是我说你,萨拉塔斯,现在好歹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不能这么随便,我的意思是唔.”

  海盗的抱怨被主动送上的香吻堵了回去。

  这对虚空狗男女便在这死寂安静的地方开始了旁若无人的热吻,这场热吻持续的时间惊人的长,毕竟不管是萨拉塔斯还是布莱克都不怎么需要呼吸。

  “好了,还要办正事呢。”

  在好几分钟之后,布莱克将眼睛水汪汪的上古尊者推开,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对欲求不满的萨拉塔斯说:
  “今天不是来找乐子的,尤格·萨隆就在前面,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在等我们,但毫无疑问,我们会前去赴约。

  我会和你一起。

  我会为我曾经被吃掉的女朋友向那些欺负女人的混蛋们发出质问以及惩罚
  瞧瞧我对你多好啊。”

  “可是比起尤格·萨隆,我现在更想吃掉你。”

  萨拉塔斯不满的将自己那挂在腰间准备“盛装出席”的衣服重新拉起到肩膀,又白了一眼布莱克,真如恋人逛街一样,在这个充满了虚空腐蚀和尸体遍地的地方甜甜的挽起海盗的手腕,将头贴在他肩膀上。

  在走出几步之后,萨拉塔斯突然问道:

  “为什么要把你那只虫子放出去自由觅食?你不怕被奥丁他们发现你的秘密吗?”

  “反正又藏不住,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

  布莱克撇了撇嘴,认真的说:

  “另外,它不叫‘那只虫子’,它有自己的名字,它叫‘德雷克’,是我新找到的最好的朋友。”

  “哦,我记得你也曾对死亡之翼说‘达瓦尔阁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萨拉塔斯哼了一声,她盯着布莱克说: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要让它在这里疯狂觅食?”

  “因为使用它是需要熟练度的,我亲爱的上古尊者。”

  海盗走入眼前安静到让人心头发毛的黑暗,他小声说:
  “我必须在我们面对尤格·萨隆之前,让我亲爱的德雷克进入到一个可以寄生半神的程度,着就像是玩某种枯燥无聊刷刷刷游戏一样,你总得在打BOSS之前把技能熟练度刷起来,不然会被扣DKP的。

  说起来,我亲爱的萨拉塔斯,你不会真的打算吃掉尤格·萨隆吧?
  我的意思是,你这纤细的身体可没那么大胃口,你最多吃掉三分之一,否则就会破坏你完美的身材。

  成熟的女性都知道要学会节制欲望,来保证自己在他人眼中美好的形象,而不是发疯的因为自己身材好不起来,就试图改变整个世界对于‘美’的定义。

  不能让世界迁就你。

  这是一种美德。

  等你品尝完名为‘复仇’的美味之后,我再品尝一下尤格·萨隆的虚空滋味,剩下的那么多总不能就直接丢掉吧?
  那也太浪费了呢。”

  布莱克叼起烟斗,在黑暗中打响虚空之火点燃烟叶,烟雾升腾中,他说:
  “这个世界里就剩下两头上古之神了,这样珍惜的生物可必须被妥善使用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