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疯狂的刘隆

2021-07-24 作者: 老鹰吃小鸡
  第11章 疯狂的刘隆

  执法队开始搜查张家老宅。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张家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刘隆明白,暗中人在这盯梢很久,绝对不可能没重要东西,或者说对方是在等人?

  等谁来张家?
  然而,已经无人的张家,谁会来这,除了李皓这个还关心案子的家伙。

  身材高大的刘隆,背负双手,在宅院中四处游荡。

  李皓几人跟在后面,至于黑豹,一直也没走,只是此刻不敢靠近刘隆,好像颇为惧怕这位执法队长。

  很快,刘隆靠近了厨房。

  厨房门已经被打开,此刻也有人在里面搜查,当然,并无什么收获。

  李皓没有看烟囱,烟囱那边,一块石头被他替换了下来,李皓尽量做到还原了,只是烟囱外刷的那层石灰早已掉落,这个是没办法再弄上去的。

  年久失修的厨房,掉落一些石灰好像也很正常。

  其他人几乎不会抬头去看,也不会太过在意。

  刘隆的目光,则是极为犀利,一眼扫过,整个厨房的布局映入眼帘,他也没指望在这发现什么,更没指望被人盯了这么久,此地真有什么宝物等着他来寻找。

  正准备收回目光,刘隆视线微微一滞,在李皓换下的石块那边,微微停留了瞬间。

  很快,刘隆移开了视线。

  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看了一眼李皓,有些俯视的意味,冷淡道:“李皓,你来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

  李皓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也不是一点没有,根据我的观察,整个房屋都被人动过,甚至院子中那棵老树都曾被人挖起过。”

  “动静不小,却是没人知晓,不是实力强,就是遮掩能力强!”

  刘隆微微点头。

  忽然又道:“你觉得,拆了张家,幕后之人,会不会现身?”

  “大概不会!”

  李皓选择了实话实说,“就算拆了张家,执法队在这,对方哪怕实力强,也不敢轻易现身,那就不是暗中行事,而是和整个银城作对了!”

  “那你觉得,还有必要继续拆了这老屋吗?这可是你好友留下的祖宅。”

  李皓提起了精神,刘隆是发现了什么吗?

  是怀疑自己,还是怀疑红影势力拿走了什么?
  很可能是怀疑自己!
  无他,红影所在的势力,到今天为止,还在派人盯梢,真要拿走了什么,也许就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那么说,刘隆真的可能怀疑到了自己。

  “真够难缠的!”

  这么难缠的一号人物,为何这一年来,给李皓的印象却是有些无能?
  执法队这边,没破获的案子不是一两件,否则单纯的自焚案,李皓也不会觉得执法队无能。

  李皓思考一番,有些迟疑道:“若是能留下最好,若是无法留下,只要能抓到凶手,能给张远报仇,那宅子是死物,拆了也好,烧了也罢,我都没意见!”

  “说的不错!”

  刘隆微微点头,下一刻,陡然一拳打出,打的厨房墙壁上直接出现一个窟窿,看的李皓心中一颤。

  这厨房墙壁,虽说不是铜墙铁壁,那也是砖块砌成的。

  刘隆一拳下去,直接打的砖块断裂,出现一个坑洞,就冲这一点,李皓明白,自己被他砸一拳,不死也残。

  年久失修的厨房,被刘隆一拳打出了窟窿,也震荡的整个厨房墙壁上石灰四处掉落。

  刘隆冷冷扫了一眼四周,淡淡道:“既然没查到什么,就不浪费时间了,拆了屋子!掘地三尺,挖挖看,如果还是没有发现,那就点火烧!一把火烧了,还是没发现,那就罢了!”

  “是!”

  四周,执法队队员们纷纷应和,很快,轰隆声响起。

  刘隆再次看向李皓,淡淡道:“要不要去找找,留下几样物件,做个念想?”

  李皓轻轻摇头,叹息一声,有些消沉道:“不用!没意义!取下凶手的脑袋,将其送到张远墓前,更有价值一些!”

  此刻,李皓岂会引火上身。

  带走几样东西,那整个张家没了其他东西,就剩下李皓带走的那几样,到时候就是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红影一方一直没找到张家的刀,到了那时候,恐怕会觉得,李皓带走的东西,就有张家的刀了。

  偏偏,李皓还真有!

  刘隆这话,未必安了好心啊。

  也许是试探,也许干脆就是借刀杀人,反正李皓不接这茬。

  刘隆眼中忽然露出微不可见的笑意,下一刻,高声喝道:“不要全部砸了烧了,带几样东西回巡检司,当证物!”

  李皓没说话。

  而是迅速判断刘隆的意思,这是想引诱红影一方上钩?
  此刻,他再也不会小看执法队,小看刘隆,而是仔细去分析他每一句话的意思。

  “其他人散了,四处找找!李皓,你跟着我!”

  刘隆遣散了身边其他队员,喊上了李皓。

  李皓不问什么,只是乖乖执行命令,迅速跟上刘隆。

  刘隆什么也不说,大跨步朝外走去。

  李皓马上跟上,连走带跑地才能跟着。

  ……

  张家门外。

  整个大街上,此刻到处都是人,有执法队的人,也有被惊动的老街住户,虽然搬走了许多,此地还是有一些人留下的。

  刘隆一言不发,继续迈步前行。

  一直走到老街中央的一处水塔之下,这才停下了脚步,接着跨步进入水塔,直接朝水塔上方走去。

  李皓再次跟上。

  他有些不明白这位的意思,也不清楚刘隆为何要来这。

  登高望远?

  这里是整个老街最高的建筑,倒是可以看清四周,是来观察敌人在哪吗?

  沿着木质的楼梯,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两人一路向上,片刻后,登上了塔顶。

  下方,老街尽在眼下。

  刘隆穿着黑色风衣,风衣随风飘荡,露出了风衣内部那密密麻麻的兵器,出乎李皓的意料,不是枪械,而是各种冷兵器。

  一把短刀,一柄精致的银色小斧头,还有一些刀柄极小的飞刀。

  刘隆仰头看向天空,并未看向人头攒动的老街,声音淡漠道:“李皓,你是机要室巡检,我问你,你来巡检司一年,对执法队最大的印象是什么?”

  “能干!”

  李皓毫不迟疑。

  “呵!”

  冷笑声传来,刘隆面露讥嘲之色,“虚伪!文人都是如此!”

  “……”

  无言以对。

  刘隆淡漠道:“是无能才对!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还行,大案几乎十件九不破!”

  “但是,你要知道,巡检司执法队,其实也就最近一些年,有些无能,前些年,银城巡检司,就是银城的定海神针!”

  “你是银城人,当知道,在你小时候,银城的治安,是附近所有城市中最安全的,夜不闭户都行!”

  李皓想了想,点点头。

  也是,小时候的银城,好像的确很安全。

  当然,也可能和小时候没有接触这些有关,那时候的他觉得,银城是很安全的,不会有任何危险。

  刘隆不管他想些什么,忽然又道:“你知道,我为何想让你进入执法队吗?”

  “不知……”

  “因为张远!”

  “……”

  李皓皱眉,什么意思?
  刘隆语气平静:“执法队,我当了十年队长,有感情了!就如你对张远一般,我对执法队也有兄弟情,不忍心见到这个兄弟渐渐死去!”

  “我也曾想拯救,结果发现,当局者迷,我已经无法清晰地用自己的理智去掌握感情!我对每个人都很了解,但是,也正因为这种了解,让我觉得,执法队的任何人,都不会作出对不起我的事!”

  “我不愿去怀疑任何人,不愿去相信,当年和我同生共死的兄弟,如今会为了一些钱财,一些身外物,去背叛我们的初心!”

  “加入巡检司的那一刻,加入执法队的那一刻,我们便曾一起宣誓:当为正义执法!当为不公执法!不畏强权,不畏牺牲!”

  “正义永存,永不畏惧,永不妥协!”

  刘隆说的极其严肃,下一刻,却又露出一丝自嘲之色,有些讥嘲道:“这就是当年的誓言,然而,好像很少有人可以从一而终,一直谨记于心!”

  李皓默默倾听。

  他和这位不熟,也许正因为不熟,这位才会和自己说这些。

  而刘隆没再继续,下一刻转移话题道:“张远的案子,不简单!背后可能涉及到了超能者!”

  李皓没有装聋作哑,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毕竟六起自焚案,都很自然,甚至我亲眼目睹,普通人很难做到。”

  “那你还敢追查?”刘隆忽然笑了,这可能是今晚第一次笑,笑的有些渗人。

  李皓不知道,这位是否也和红影有关,可此刻,他没有别的选择和办法。

  “张远是我唯一的朋友!”

  “为朋友两肋插刀吗?”

  刘隆淡淡道:“年轻的时候,都有这样的冲动和热血,也许年纪大一点,想法又不同了!”

  说罢,又开口道:“这不重要!你现在有些危险,第一,涉及进入了这起自焚案中!第二,是你揭开了自焚案的序幕,让这起案子进入了执法队视线。第三,今晚你来这,打草惊蛇了,这也是你危险的源头之一。”

  “不要指望袁教授可以帮你太多,做人只能靠自己,靠别人,始终都是不靠谱的!”

  “袁教授也只是普通人,巡夜人也许卖面子,也许不卖,你不要觉得,只要涉及到超能者,巡夜人就会插手。”

  “对巡夜人而言,死6个人算什么?”

  刘隆摇头:“不是他们不在乎死人,而是巡夜人数量不多,分布在各地!银城这片区域,巡夜人很少,而且各司其职,除非出现大规模的死伤,巡夜人才会出动。否则,几个人死了,又涉及到了超能者,巡夜人未必有这个功夫理会。”

  这是李皓第一次听人认真说起巡夜人这个组织。

  李皓压制不住好奇,低声问道:“巡夜人数量不多吗?”

  “对!”

  刘隆点点头:“数量不多,其实维持治安的,更多的还是巡检司的普通人!只有到了万不得已,巡夜人才会出动,而且还有一点,不是所有超能者,都会加入巡夜人,巡夜人只是超能一系中的一个较大的组织。”

  李皓考虑了一下,又问道:“队长,超能者是天生的,还是后天诞生的?”

  “都有!”

  刘隆玩味道:“你也想接触这个领域?”

  “没有。”

  “撒谎!”

  刘隆嗤之以鼻:“任何人,第一次听说超能,都会向往,因为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危险,其中的奥秘,只知道,超能神秘,无所不能!只有深入其中,才能明白其中的危机所在,以后后悔有可能,一开始恐怕都会向往。”

  李皓只好点头,赞同他的话。

  谁听到了这个,都会向往的,他其实也很向往。

  “可你一无所知,贸然进入,不说其中难度多大,一窍不通就一头撞进去,恐怕九死一生!”

  “恰好……”

  刘隆再次笑了起来:“我对巡夜人了解的还算多,你若是来执法队,也许我可以指点你一二。”

  李皓古怪道:“队长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劝我加入执法队?我只是刚进入巡检司一年的三级巡检,我不认为我有这样的价值,值得队长对我说这么多,甚至涉及超能领域,只是为了让我加入。”

  “不要小看自己!”

  刘隆眼中带着一些意味深长:“我想让你加入,自然不会那么简单。你也可以认为,借刀杀人!比如说,你的老师,袁硕教授,就是很好的一座靠山!执法队这边,如今积重难返,也许需要一些外力来破开其中的壁垒。”

  “你的老师袁硕,是普通人,但是又不全是,银城方面和古院、巡夜人三方,其实都有些仰仗他,帮忙解决一些问题所在。”

  李皓默默听着,没有插话。

  “这是其一,第二,执法队的确需要一些新鲜血液,你来自古院,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三,你够义气,也是我极其看重的一点,起码放心将后背交给你。”

  “第四,你有脑子,够细心,培养一番,你可能会成为我的得力助手!”

  李皓再次点头。

  刘隆笑道:“你觉得呢?这样够了吗?”

  够了吗?
  不够!

  李皓觉得,这样的理由,虽然充足,但是也不够充足,起码不能让刘隆这样的人物,一直盯着自己,还特意单独和自己谈话这么多,只为了让自己加入他们。

  他看向刘隆,而此刻的刘隆,没有看他。

  身材高大的队长,一直盯着天空的方向看,也许是感受到了李皓的目光,忽然笑道:“小家伙,知道太多,其实未必是好事,我想帮你破案,你来帮我,这不就够了吗?何必追根究底呢?”

  李皓沉默瞬间,低声道:“我想报仇,但是……我想知道,我究竟在做什么,知道比不知道好!队长说的一切,我都可以理解,可以接受,但是我要知道真相,而不是稀里糊涂地就成了牺牲品!”

  “年轻人啊,真沉不住气!”

  刘隆笑了起来:“你在张家,是不是取走了什么东西?”

  “没有,不明白队长的意思。”

  “呵!”

  刘隆冷笑:“那烟囱上,好像被人动过手脚,李皓,我是做了二十年巡检的老巡检,我当了十年的执法队长,你可以认为我无能,不能认为我眼瞎!痕迹很新鲜,难不成还是别人动的手脚?”

  李皓头皮有些发麻,却是依旧坚持,“我不知道队长说什么,我真没动过任何手脚。”

  “无所谓!”

  刘隆忽然笑了:“哪怕你取走了什么超能物品,也无所谓,没关系!我不在乎!”

  嗯?
  李皓心中诧异,这刘隆,他愈发看不透,也看不懂了。

  这位,到底什么意思?
  到现在,他其实都有些稀里糊涂的。

  刘隆再次笑道:“那就敞开了说,我要你来,因为不好强行调你过来,你有靠山,我不好强行动你,否则……你现在必须跟着我!而不是好言相劝!”

  李皓顿时皱眉。

  刘隆再次恢复了霸道,冷漠道:“你的老师,还是有些地位的,所以我不能强行对你如何!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你很危险,你也许就是下一个死于自焚的被害人!”

  咚咚咚!
  心脏陡然跳动起来,剧烈跳动。

  李皓心中震撼莫名,刘隆……和红影有关?

  “不要想太多!”

  刘隆打断了他的思绪,淡淡道:“自焚案,远没有结束!超能者涉足,按理说就算杀人,也早就该离开了,然而,对方却是在银城布局了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不是一场意外杀人,也不是一场仇杀,这是有目标,有目的性的杀人。”

  “他们或者他的任务还没结束,对方还有目标,原本我还在想,谁是下一个目标?现在看来,也许就是你了!”

  李皓压下悸动,低沉道:“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

  刘隆笑了:“姓李的很多,最近跳的欢的,好像只有你了!我当然要把你的嫌疑提升到最大。”

  李皓再次一怔,刘隆……好像也知道那首俚曲!

  “那些人盯着张家老宅,也许是为了所谓的张家的刀?”

  刘隆这句话,差点让李皓失态。

  “张家的刀,李家的剑,都在你手中?”

  刘隆又笑了,而李皓,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只有心寒。

  这位,门清!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当然,也许是李皓上报了案子,他才推断了出来,可短短时间,刘隆居然就能查出这么多东西,也是极其可怕的!

  “是超能物品吗?”

  刘隆自言自语,很快摇头:“不重要,也无所谓!超能物品,对普通人作用不大,他们眼中的宝物,在我们眼中,其实一文不值!你拿走也好,没拿走也好,都无所谓。”

  “恰恰相反,你若是拿走了,那最好!”

  刘隆笑了:“这样的话,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你!百分百是你!布局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会放弃,哪怕已经引起了注意,那更不会放弃的!所以,你加入执法队,不单单是帮我,也是在自救!因为你不可能对付超能者。”

  李皓不愿意承认这些,只是此刻,他心有些乱了,压下烦躁,低声道:“队长,执法队好像也有对方的眼线……队长说了这么多,难道说……”

  “呵!”

  刘隆嗤笑:“你在怀疑我?这是应该的,但是没必要,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你能理解的,当然,你也许以后可以理解。”

  李皓沉声道:“队长有话直说!”

  刘隆再次沉默了下来。

  许久,轻声叹息一声,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语气平淡,说出的话,却是让李皓心惊胆战!
  “超能者,正如你想的那样,你也想跨入,成为非凡之人!而我……也想!不单单想,甚至我曾经差点就跨入那个领域,可惜,最终我被退回来了!”

  “我不甘心,见识了那个领域,你让我退回来,我如何甘心?”

  “执法队中的混乱,其实一部分也是我的原因,几年前我安心扎根执法队,所以我勤勤勉勉,可自从被退回来之后……我再也不甘心就此平凡下去!”

  “所以我对执法队,少了许多关注,也导致执法队现在鱼龙混杂。”

  这些,不是让李皓心惊的原因。

  下一句,才是李皓有些想逃的原因。

  “我不甘心就此沉沦,不甘心就此和神秘领域擦肩而过……所以,我知道一个办法,可以让我再次跨入超能!那就是……杀超能者!”

  刘隆眼神冷厉,瞬间煞气沸腾。

  “杀,杀一个和自己属性匹配,或者能力匹配的超能者!剥夺他的神秘能,引入自身,一次不够,那就两次,直到神秘能激发自身的超能,那你就是下一个超能者!”

  “超能者少见,而且难杀,每一次都是搏命!可我不愿意就此平凡,最近三年,我们已经猎杀了数位超能者,可惜……我们一直没有成功!”

  我们?

  李皓此刻已经心乱了。

  杀超能者,成为新的超能者,他无法相信,也无法想象,一个执法队,居然……居然如此大胆!
  李皓头上冒出冷汗。

  他知道刘隆为何要自己加入了,甚至知道自己的一些问题,却是不当回事,他甚至更希望自己真的能引来超能者的追杀。

  “咕隆!”

  李皓咽了咽口水,他觉得自己够胆大了,可今日,他见到了一个更胆大,更疯狂的家伙。

  刘隆笑声有些狂放,“怕什么?所以,我不太愿意让巡夜人来参与,至于危险……富贵险中求!不入超凡,难道就此平淡一生?”

  “李皓,你也是!你若是想进入超能领域,哪怕你真的加入了巡夜人,但是,你还是很可能被打回来,因为巡夜人只会给你一次机会,引能入体!可巡夜人中,神秘能有限,一次不成,没有第二次机会,你在见识了神秘领域之后,你被打回凡尘,你愿意吗?”

  “难道……没人一次能成功?”

  李皓问了一句,他想到了自己喝的水,那星光灿烂的能量,是所谓的神秘能吗?

  自己好像喝了好多次,可是也没成为超能者,难道说……自己其实一直在引能入体,却是一直没有成功?
  “有!”

  刘隆微微点头,却是很快自嘲道:“每年,巡夜人在各大城池,起码选拔上万人进入,成为实验者!最终,成功的恐怕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百人左右,剩下的全部失败!李皓,不说银城一年那少数几个实验者名额,就算你能被选中,你觉得,万人当中,你会成为那百人之一吗?”

  李皓沉默了。

  “所以,只能靠自己!”

  刘隆沉声道:“靠自己去杀!用凡尘手段,搏杀超能者!杀了他们,剥夺他们的神秘能,只要匹配自己,一次不行,两次三次,你一定可以成功!”

  李皓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再看刘隆,如同看到了疯子。

  一个为了成为超能者的普通人,却是不断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居然去搏杀超能者,这……真的出乎李皓预料。

  他觉得自己有这想法,已经够疯狂了。

  而眼前这位,不是有这想法,而是明显已经干过这样的事了。

  “队长……觉得我能引来超能者?”

  “一定可以!”

  刘隆这时候也敞开了说:“你别否认,第一眼看到你,我其实就隐约感受到了一些神秘能,你一定近期和超能者或者超能物品有过接触,你这样的人……和超能领域脱不了关系!”

  李皓不知道是石头玉剑的影响,还是之前喝了泡剑水的原因,显然,这位队长早就看出了点什么。

  可怕的家伙!

  一个以凡尘之身,要搏杀超能者,成为超能者的存在。

  李皓不知道超能者到底多强,但是他知道,肯定很厉害,红影杀人手段就很可怕,这位可真是……疯狂!
  “考虑考虑,随时欢迎你来!”

  刘隆忽然从塔楼上跳了下去,声音隐约传来:“不要指望你的老师,你老师没法帮你跨入,甚至他自己都不行,巡夜人也不希望你的老师,或者你老师的学生可以跨入,因为……那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李皓心中微动,老师……也不行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