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初试青云鼎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58章 初试青云鼎

  江琬想不想去长乐夜宴?

  呃,江琬连长乐夜宴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她研究药符术有点上了瘾。

  药符术的基本要点是,引药气入符文,灌注到承载物上,再有灵光一点,即可成符。

  这个承载物,一般说的是空白的黄表纸,裁做半个巴掌大小,再画上符文,就是成品符纸了。

  当然,也不是只有黄表纸能做符。

  黄表纸只是最基础的符文承载物,高级些的有玉牌、桃木牌、雷击木牌等等。

  不太常用的还有兽皮、丝绢、符珠等物。

  江琬还是初学,当然用黄表纸就好。

  而药气的提炼就有些麻烦了。

  按照基础药符术上记载,江琬要先用真气将备用药物碾碎成粉末,再以或文或武的各种火焰相烘烤,最后以真气为引,念动秘法口诀提取药气。

  江琬于是有些愁。

  要动火,难道她还要跑厨房去制符?
  这就……

  除了有点毁形象,好像也没什么?
  不过,不对,江琬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有个青云鼎。

  当时系统给的解释是:内置益火之主青云木心,可以水火炼丹,真气催发。

  青云鼎自带火源!
  用它炼丹是有点困难,毕竟江琬还不懂丹法。但要是用它来帮助激发药气,好像可以试试?

  江琬立即心念一动,将它从系统空间取出。

  这个被系统称之为望仙谷传承丹炉的药鼎约有三尺高,一人合抱大小。

  鼎身材质难辨,有种剔透感,如同青玉琉璃。

  有三个鼎足,鼎身浮凸着日月山川的雕纹,气息宏大又神秘,古老而悠远。

  鼎盖上有九孔,把手处雕着一只举杵捣药的玉兔,却又有几分可爱。

  江琬掀开鼎盖,再看里面。

  嚯,这乍一看,只觉鼎内空间无限深远,一眼竟看不到底。

  再定睛一看,江琬看仔细了,又觉得方才只是错觉。

  只见这药鼎空间的底部雕着一面太极图,黑白双鱼,鱼睛灵动。

  虽然看不到青云木心在什么地方,但这药鼎确有不凡之处。

  江琬想了想,便从自己的药材包里选了一味防风出来。

  她得到的药符术不是全篇,目前只有基础部分,祛邪篇。

  何为祛邪?

  中医认为一切病气多由邪起,风寒暑湿燥火疠都是邪,怒喜思悲恐惊忧,也是邪。

  一旦邪气过盛,扰了人本身的正气,人就会生病。

  因此我们又需要祛邪扶正,如此方为治本之道。

  所以药符术祛邪,祛的其实就是所有于人体有害的东西。

  这个概念在如今这个具有神奇意义的世界里,则又要更广泛些。

  比如江琬上次碰到的,被邪物侵害的母子。

  如果江琬那时候就有药符在手,那她打破邪物后,当时就能为那个母亲祛邪扶正,后续可能连调养药方都不必再为她开了。

  这就是药符术的神妙之处。

  江琬当下以掌运气,粉碎了一把约有一两分量的防风,又以真气吸附,将之投入青云鼎中。

  随后,她将手掌贴在鼎外大日浮雕处,微吐真气。

  当真气游走鼎身,江琬忽然生出一种朦胧的颖悟。

  青云木心被点燃了!

  烟气蒸腾,下一瞬间,江琬闻到一股苦涩的焦糊味。

  哎呀,不小心用力过猛,这把防风粉末可就变成防风灰啦。

  江琬倒不气馁,她反而有些惊喜。

  青云鼎真的能用,只是或许是因为青云木心的益火功效太过强大,她只是轻吐真气,这药材粉末就成了药灰。

  那要怎么办呢?

  不急,多练练就好。

  江琬上辈子能做研究员,自然是骨子里就有股钻研精神。

  她最不怕重复枯燥的练习,因为不论怎样枯燥的实验,她都能从每一次细微的不同中分辨出进步的要素。

  时间便在她反复的练习中飞速流逝。

  锦宁堂中,江元芷又再一次提起了她的危险预感。

  她说:“祖母,元娘还是好生不安。有句不大好的话,元娘本不该说,可是今日……祖母,姐姐原来居然有一身非凡功力,这,好生奇怪。”

  老夫人刚跟她商量过长春节献艺的事,这时对她格外宽容,当下认同她道:“有什么不该说的,这野丫头也不知哪里学的本事,的确十分古怪。”

  江元芷便带了惊慌道:“祖母,元娘几次三番只觉有人欲要杀我,不会……是姐姐……哎呀!”

  她又连忙掩住嘴唇,仿佛失言般懊恼地低下了头。

  老夫人目光锐利,这次却不接话。

  江元芷又连忙补救般说:“祖母,是元娘的错,我……元娘只是好生害怕。呜呜……祖母,元娘与祖母同住锦宁堂。”

  她停顿了一下,泪水涌上来,人就扑到老夫人身上,直哭道:“若当真有歹人要害我,岂不是,要连累祖母?我,祖母,元娘好怕!”

  老夫人目光沉下来,搂着江元芷轻轻拍她,一边叹:“好孩子,不怕。祖母再调护卫守着锦宁堂便是,在祖母这里,谁能害得了我的元娘?”

  江元芷顿时大为感动,祖孙又是一番温情不提。

  竹涟水房,江琬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直练得一身真气都快要告罄了,终于有这么一回,她成功提取出了一缕药气。

  她不敢怠慢,连忙牵引药气,投入到备置在一旁的朱砂符墨中。

  药气再度调和符墨,她执笔运气,铺纸绘符。

  笔尖狼毫游走,朱砂行云流水。

  一点灵光,似如神来。

  符成!

  江琬丹田中,那团明凰真印的烟气忽而一动。

  她立刻抓住灵机,心中默念:用印。

  没有实质上的印章出现,可下一刻,江琬立即感觉到,眼前的这张符纸,有所不同了。

  就好似凡物有了灵机,又像是原本普普通通一张平面画,忽然有了立体感。

  质的飞跃!

  这张符,会有什么奇妙的威力吗?
  江琬欣喜地将符收起来,心中默默记忆着方才的感觉。同时决定,继续画符,画到丹田中真气全部耗光为止。

  等真气用完,她就打坐恢复真气。

  然后用晚饭,饭后等待入夜。半夜再遛一回江元芷,遛完就出门去试符。

  顺便赚自由点去!
   二更。

    抱歉,让大家久等,今天有点晚啦。坐车晕车,把我给整懵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