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狡猾的江琬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56章 狡猾的江琬

  江琬是故意快速收回明凰真印的。

  这个东西,她当然不愿意被人看得太过清楚。

  因为在这个时代,印章是一种极具特殊意义的东西,带有凤形浮雕的印章,则更加容易引起歧义。

  江琬自己也没想到,签到得到的明凰真印,会与灵觉开悟的形象相结合,最后具现出这样一枚“凤印”。

  其实就连她自己,要不是在将此印收归丹田时,再一次获得某种明悟——实实在在地确定了,这个东西就是用来增强符法力量的。

  只怕她自个儿也要犯嘀咕:“凤印”加持,总不成,她也与江元芷一般,身具“凤命”?
  嗐,想太多想太多。

  什么草鸡凤命,这要是嫁个皇帝,一天到晚地还得跟三千佳丽争宠,就是给个皇后给她当,她也指定不能干啊。

  明凰真印毕竟只是一种灵觉具象,这个东西是虚幻的,就像一道烟,一股气,一种灵机。

  它的概念就很玄,江琬觉得,自己把它当成一种正面有助益的状态加持就好。

  其它问题不必太过较真。

  她收了印,这一次的燃血问灵到这里也差不多就算是结束了。

  祭鼎之上,白焰在缓慢消散。

  可是也没有人再关注它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江琬身上。就连老夫人也将审视的目光投了过来,第一次如此正视江琬。

  二老太爷更是急切地问:“琬娘,你方才究竟开悟了什么?”

  他已经直接亲切地称呼“琬娘”了。

  不过江琬对他的印象还过得去,并不介意他的这种直接。

  清平伯却是欲言又止,似乎有心要帮江琬挡下提问。

  但话到嘴边,他却又停顿了。

  有些问题总要面对,何不看看江琬自己怎样应对?

  一双双眼睛看过来,各种目光,或期待,或紧张,或深沉,或复杂。

  江琬便眨了眨眼,笑吟吟道:“既是二伯公相问,琬娘自然无有不答。不过,灵觉开悟毕竟是各人机密,不好随意公布。这个问题,我只答给二伯公一人知晓可好?”

  二老太爷:“啊?”

  正想问江琬要怎么只给自己一个知道,她那边已经束气成线,传音入密,果然将答案说了过来。

  旁人只看到她嘴唇微动,却根本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

  清平伯:“……”

  这个鬼丫头,哈哈哈!
  而站在江琬旁边的江璃则险些没给气死。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四个人一起进行燃血问灵,结果父亲哥哥和便宜妹妹都得到了灵觉开悟,只有他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就得了点血脉反馈,稍微回复了一些气血而已。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列祖列宗对他有什么意见呢。

  气炸肺了好么!

  江璃的白眼简直都快要翻上天了。

  最气的是,他娘的这野丫头还会传音入密,他都还没学会好吗?

  再看,得了答案的二老太爷笑得见牙不见眼,直说:“好,好!好孩子,你好生进益,有事与二伯公说。你二伯公家里还有几个姐姐妹妹,回头我叫她们来寻你玩耍。”

  江琬还是笑吟吟的:“好呀,那琬娘可就等着姐姐妹妹们来相见啦。”

  有示好就接着呗,以后能不能深交,回头再慢慢看。

  至于其他族老,抓心挠肝地一副也想知道江琬这边答案的样子,江琬却偏是不说。

  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她告诉了二老太爷却不告诉其他人,就是想造成这种不均衡。

  毕竟,同样是得到灵觉开悟的三个人,清平伯和江珣那边都没什么人问,她这边却被所有人眼巴巴地盯着。

  这不是柿子捡软的捏,是什么?
  软柿子也得让你们知道,咱好看不好捏呀!

  清平伯朗笑一声,多少年了,就数这一日最痛快。

  他扫视众人,笑罢又道:“诸位叔伯兄弟,都是一家人,我这里也不必说套话。”

  顿了顿,语气转严肃:“总之,今日灵觉开悟之事,不论是我与珣儿这边,还是琬娘这里,发生了什么,都请各位务必不要传扬。”

  二老太爷便立即道:“家主说的正是,方才也是老头子我孟浪了,该罚!就罚我守口如瓶。回头若是与谁多说一个字,我都拿瓶子封一回嘴巴!”

  他这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话一出,顿时引得众人一笑。

  众族老当下自然俱都表示认同,也有顺着二老太爷话往下圆的:“谁若是多言,何止是拿瓶子封嘴?就该拿针线缝他嘴巴!”

  是是是,众人又纷纷点头。

  虽是笑言,却也都是十分认真的。

  二老太爷却看向老夫人,说道:“弟妹啊,我们都说了封嘴,你这里是不是也表示一声?”

  老夫人豁然转头,眉头高高地挑了起来。

  自打老伯爷去后,她在伯府里就是辈分最高的老封君,谁敢这样跟她说话?

  二老太爷却不怕她,老伯爷的遗孀当然要尊敬,但他江老二,也是老伯爷的堂兄啊。旁人说不得江老夫人,他这个做哥哥的说一句,又怎么了?
  老夫人目光逼视,被江元芷扶着的那只手,抓在她手腕上,指掌用力,险些没把江元芷抓得当场痛哭。

  但她不敢哭,她必须得忍。

  二老太爷的寸步不让终于使得老夫人怒哼一声,当下道:“我是什么人?我会没有分寸吗?二兄未免太过于多虑了!元娘,我们走!”

  江琬被记入族谱已成定局,江元芷这边要移出去,也是必然的了。

  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看着他们改族谱,自取其辱吗?
  当然,还有一点令老夫人深深疑虑。

  那就是,她真没想到江琬居然还是会武功的。

  她一个乡野长大的孩子,哪里练的一身真气?居然还会传音入密,又能得到灵觉开悟。

  这是什么样的资质天赋!
  有此表现,往后她在族中,岂能不受重视?

  其实,要不是清平伯弄出一个燃血问灵,就照江琬这种种特异表现,老夫人还得再质疑一番她究竟是不是真的伯府血脉呢。

  可惜,燃血问灵一出,一切有关于此的疑问都不必再提。

  老夫人带着江元芷气咻咻地走了,伯夫人在旁边无措地站着。

  清平伯亲自请出了族谱,又请二老太爷执笔,为江琬添上名字。同时,划去江元芷的名字。

  一切妥当,清平伯便命江琬与自己同入祠堂,跪拜祖宗。

  这是今天这一场记名的最后一步。

  认祖归宗,又岂能不拜祖宗。

  而走进祠堂的江琬,却首先又被祠堂中央那一个白色光点吸引了。

  系统:“发现签到点,江氏祠堂正殿,请问是否签到?”

  之前是江氏祠堂广场,这一回是江氏祠堂正殿!

  原来同一个江氏祠堂之内,居然还能有两个签到点。

   二更^_^。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啦,看到了大家的打赏和月票,非常感激。还有各种评论推荐和收藏,无以为报,唯有精雕细琢,用心写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