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秦夙:凌波微步,踏水渡湖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50章 秦夙:凌波微步,踏水渡湖
  江琬满载而归。

  这一趟出门,她不但获得了神秘技能拈花指,醴风玉泉水一方,鲛绡三丈,十三篇点穴技法。最后,原本只剩两个的自由点,又变成了四个。

  此时月光西斜,街市的热闹逐渐远去,江琬回到胜业坊,又是一通穿墙走巷。

  等到了伯府的院墙外,她才稍稍停下脚步。

  当然,这个时候是该动用望气术了。

  江琬聚气于双目,正欲观察伯府内护卫的巡逻路线。

  忽见前方院墙侧边处,那一股紫气如此醒目。

  这是……

  江琬:我的天,不是吧?

  不,是的,就是!
  那就是秦夙的气机,江琬用望气术看过他那么多遍,他的气运气机又如此独特,江琬岂有错认之理?
  错是不可能认错的,有了望气术,甭管你是藏身黑暗,还是置身人海,你就是把自己化装成妖魔鬼怪,我也能一眼认出你呀。

  但这瞬间,江琬又宁愿自己没有认出。

  大佬这是要做什么?
  不会真是像徐翁说的那样,送她回家吧?
  他跟了她一路吗?

  想想自己刚才干的那些事……

  天呀,要社死了!
  不不不,江琬,你别自作多情了,想太多是种病。

  大佬暗中尾随,送你回家?

  你凭什么以为人家会这么干?就因为徐翁的一个玩笑?
  打住打住,快别看了。

  人家藏得好好的,你非得给人家看出来吗?

  视而不见,是种智慧!

  江琬简直心惊肉跳,视而不见也是需要意志力的。

  要命啊。

  她一提气,强做目不斜视状,便纵身越过伯府外墙。

  伯府挺大,护卫们还在交叉巡逻,但对江琬而言,要躲过护卫们的巡逻路线也并不难。

  难的是,她总觉得身后有大佬的视线跟随。

  如芒在背,刺挠得她全身上下,寒毛直竖。

  等下等下,自作多情真是种病,江琬你快醒醒!

  江琬觉得,自己可以去领一个最佳镇定奖。

  她用自己颁给自己的奖章强行控制住了情绪,来到丹璧湖边,然后,又犯愁了。

  愁什么?愁身边这个大包裹。

  江琬发现自己有点傻,她可是回趟家都得游湖的人,这种情况她还买一包裹衣裳。

  是嫌自己轻装上阵,夜晚独泳太惬意?

  这下要怎么办?总不能是头顶大包裹,艰难游回去吧?

  其实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怎么说呢,人总是要点面子的。

  如果没有发现秦夙藏在暗处,江琬觉得自己就算这么干也没什么,可是有熟人的视线在旁边,那就不一样了。

  咱可以狼狈,但不可以傻吧。

  头顶大包裹,游湖回家,那画面……真的是,可以成为一生黑历史!

  这是美少女该干的事儿吗?
  清平伯,便宜爹,你不是狠,你是狗啊!
  怎么办?
  江琬掩映在湖边花树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忽然就蹲下身。

  她把包裹放在脚边,人则靠在矮树丛旁,接着,脑袋垂下,双臂抱膝,做出了无声哭泣状。

  对,江琬就是想试试,秦夙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看自己。

  她的望气术虽然可以远远看到秦夙的气,但望气术又不是透视眼,却没法透过重重黑暗与建筑物的阻隔,使她看清楚秦夙此时的神态目光。

  他在做什么?
  真的是在看她吗?
  如果在看她,那看到她靠在湖边树丛间哭泣,秦夙会现身吗?

  江琬的心微微有些颤,她也不明白自己是在期待秦夙出现,还是期望他不要出现。

  湖水很平,与月色相依。

  伯府中零散也还有灯光,那是守夜人点的灯。

  今夜不知有多少人无眠,又不知有多少人辗转。

  啾啾虫鸣,似同晚歌。

  天地万籁,又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一种有声的寂静。

  江琬蹲伏着,肩膀轻轻颤抖。

  好像有脚步声,轻如落叶般来了。

  是风,吹动了流连的叶片,婉转落下。

  一声轻笑。

  江琬蓦地回头。

  月光下,她的眸中亦仿佛浸满了湖水。

  水波是盈盈的,月色是皎洁的。

  江琬轻轻眨了眨眼眸,忽觉面颊上流淌冰凉。

  原来她以为自己是假哭,可不知不觉间,也不知因何而起,她的泪水竟已溢出了眼眶。

  对面的郎君轻俯身,星眸倒映湖光。

  他伸了手,似有些无措,好像不知道是该先拉江琬起来,还是该先为她拭去泪水。

  江琬已经暗暗一咬牙,就抓住了他的手,借势站起身。

  秦夙的手有些热,与他表面给人的冰冷感截然不同。

  江琬一触即离,站起身后立刻就将手抽回,又轻轻背到身后。

  不得了,手心好似有些烫。

  她轻咳一声,微微偏头道:“我住湖心岛。”

  言下之意是,我回不去啦。

  有些微不可查的委屈。

  秦夙立刻道:“我有一轻身法门,可凌波微步,踏水渡湖。”

  江琬目光闪亮地看着他。

  秦夙束气成音,轻诵口诀:“气与神浮,过三焦而定任督……”

  “寄微波似流风回雪……”

  “曳雾绡若文履远游……”

  轻诵间他又伸出手。

  江琬不由得将手递过去。

  灼热与微凉再度相握。

  秦夙微微一用力,掌心真气忽吐。

  似烈日般滚烫的乾坤离恨经·乾元篇真气倏地自江琬掌心处探入,带着她的真气在她经脉间悠悠转一圈。

  她的乾坤离恨经本来也是学自秦夙,乾元篇与坤元篇相辅相成,根本毫无冲突。

  很快,她的真气就游走过一遍这门轻身功法的运行路线。

  秦夙拉着她,脚下一动,身形飘飘似风雪,便轻踏在前方湖面上。

  湖面轻泛涟漪,似蜻蜓点水。

  “调动真气!”秦夙说,“不要怕,跟我走。”

  江琬身形亦随他而动。

  夜风吹送,月色似披轻纱,丹璧湖如拢云烟。

  湖岸花树错落,檐角间灯光点点。

  从湖岸到中心小岛其实也不过十几丈。

  五十几米的距离,常人如何能渡?无非游水或乘船。

  可此番轻身绝妙,江琬踏水渡湖,却只觉片刻间又已由水到岸。

  秦夙袍袖轻拂,带着她翩翩落下,不惊点尘。

  因速度太快,府中护卫也毫无所察。

  江琬脱口问:“这门功法叫什么?”

  秦夙道:“踏波行。”

   一更。

    看到小伙伴的长评了,非常感谢,只是钓雪有点老土,不太会操作评论区答话,就不在评论区回复啦。

    也谢谢大家热情的打赏、月票,还有推荐和收藏。

    今天继续挑战日万,希望今天能成。反正最少四更还是会有哒,加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