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奇门兵器:一捧清秋寒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41章 奇门兵器:一捧清秋寒
  对于照雪剑,江琬虽然才刚刚得到,但她心中已经有了一股万般珍爱之情。

  签到得到的百年雷击木桃木剑都没让她这么喜欢。

  实在是,软剑的特性太具备传奇色彩了。

  不过桃木质地的霜华剑另有两个好处,一是应对邪灵邪物有克制特效,二则是能藏于系统空间。

  这个特性更妙一些,如果用它来杀人,那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最后,江琬在清平伯的武库里除了拿到一柄照雪剑,又还取了一根九转金丝鞭。

  这个鞭子名字起得很唬人,其实主材是犀牛皮。若用上真气,杀伤力当然很大,但如果只是寻常挥鞭,也能很好控制力度,不至于轻易就失手致人重伤。

  江琬道:“阿爹,这个鞭子我拿来抽不长眼欺负我的人。谁若寻我麻烦,我也懒得寻回去,只给他一鞭子便是!你说可好?”

  说话间,她侧头,笑吟吟看着清平伯。

  这位曾经放话对她说“什么都不用怕,咱背景不输给谁”的便宜爹,如今又会怎么回答呢?
  因为这回江琬话里的意思,可有很大一部分是针对府中诸人的。

  清平伯微顿了顿,接着“嘿”一笑:“有什么不好?我江承的女儿还有人不长眼敢欺负?谁敢欺负,给他一鞭子便是!你爹我兜着!”

  背过身,他又悄悄嘶声。

  哎呀呀,不得了啊!
  这野孩子有点难管,得想个好主意让她自个儿明理,不能让这小苗长歪了。

  清平伯就想快快带江琬离开武器库。

  江琬也不贪心,之前说是满库精品任挑选,但最后她也只要了一剑一鞭。

  当然,系统的馈赠她也没错过。

  连演武场上都能签到,清平伯的武器库里又怎能少得了白色的签到点呢?

  江琬当然是对着小光点,立刻喊签到!
  系统:“你在清平伯的私人武器库里签到,获得奇门兵器,铁扇清秋骨。”

  奇门兵器!

  江琬立刻将意识往系统空间探了一圈。

  系统解释:奇门兵器三十六折铁扇,得名清秋骨。寒铁做扇骨,鲛绡做扇面,一捧清秋寒,风月两无边。

  好家伙,帅!
  不,是美,有诗意。

  江琬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往后要在什么场景,什么情况下动用这清秋骨了。

  哈哈哈。

  不过也有不美的地方,就是到此为止,她的自由点又只剩两个了。

  签到点永远在招摇,自由点永远不够用,嗐!
  下午,清平伯用过午饭后匆匆出了伯府。

  临走前,他又叫向武从前院拨了两个大丫头,四个小丫头,两个粗使婆子给江琬。

  并亲自给她挑了两名赐姓江的部曲,做外出随行护卫。

  还说:“人手不足,且先使着,回头叫向武再去庄子上给你选一批人过来,你再亲自挑。”

  这种规格,他居然说人手不足。

  江琬可算是见识到这世家时代,豪族的气派了。

  要问她什么感觉,只有一个,能当老板,谁不高兴呢?

  江琬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回了收拾一新的竹涟水房。

  值得一提的是,回竹涟水房没有陆路——她们是坐船回的。

  湖上的长廊只是连接了内院与外院,并没有修建到湖中小岛那边去。

  这是真的有意思,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回自己的住处,还得坐船!

  要不是有人跟前跟后地服侍着,江琬真觉得,这种风雅,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然后她又开始测算,到了晚上,如果她要偷溜出来杀人,该怎么过湖,又要怎么避过湖边巡逻护卫的目光呢?
  她的轻身功法来自于岁寒剑的配套步法,风雷步。

  这门身法以闪避与奔袭见长,有风之轻盈,雷之迅捷。但她还只是初入门径,学得不够精通,要想神仙般凌波微步,踏水过湖,只怕还欠了火候。

  难道得下水,游湖而过?

  至于自己划船出行,那是不考虑的。

  护卫们又不是瞎子,做坏事还招摇,这是指望全世界都跟着自己一起降智?
  江琬忽然觉得,自己这位伯爷爹,很有深意啊。

  竹涟水房中,她开始缓看内外布置,一边与跟着自己进来的几个下人闲聊,了解众人情况。

  湖上清风微送,斜阳仍有余晖。

  不说进出的麻烦,单只看风景,住在这种地方,倒是当真惬意。

  江琬也不急,她打算好了,等到晚上如果再没想出其它合适的渡河方法,那大不了,她就游水过嘛。

  游渡不了望河,还能游不过一个小小的丹璧湖?
  总之,什么也阻挡不了她去暗杀江元芷的决心!

  锦宁堂,老夫人的居处。

  老夫人用过午膳后坐不住,便回了内室小憩。

  说是小憩,其实今日这种情况,她又怎么可能睡得着?便也只得歪在榻上躺一躺,一边生闷气,一边思索应对。

  江元芷陪着她小憩,坐在她榻边给她捶腿捏肩。

  老夫人看她如此乖巧,心中更怜惜,一咬牙叫来心腹路妈妈,吩咐道:“持我信物,去一趟二老太爷和五老太爷家,叫他们明日务必阻止伯爷开祠堂!”

  路妈妈踌躇道:“这……老夫人,只怕他们不敢应。”

  老夫人哼一声,顿了顿道:“拿我那两个妆宝匣子去,请他们寻个隐蔽处,好生游玩一番,十天半月再回,这也不成?”

  这……谁知道成不成?
  大概是成罢。

  路妈妈也不敢再多说,只低头应了。

  等她退下,室内只余两人。老夫人转头一看,却见榻边坐着的江元芷明明一声不吭,却不知何时竟流淌了满脸的泪水。

  老夫人骇一跳,连忙问:“元娘,好孩子,你这是怎么啦?”

  江元芷似从怔愣中回神,也吓一跳,忙拈着帕子轻拭脸上泪水,只说:“叫祖母忧心,元娘无事。只是……只是见祖母如此厚待,我……元娘好生感动。祖母!”

  她切切呼唤,春水般的眸光轻轻落在老夫人脸上,有深刻的不舍,也有浓浓的忧伤。

  老夫人被她看得心中又软又痛,却更是警惕道:“不,元娘,你定还另有心事。告诉祖母。你怎么啦?祖母为你做主!”

  “我……”江元芷仍犹豫不愿说的样子。

  老夫人就燥了,抬手一拍身下软榻,怒道:“你祖母我还没死呢!怕什么?谁还敢慢待了我的元娘不成?”

  这却是因为她发散联想,以为江元芷如此忧伤,是担心自己以后在府里地位下降呢。

  江元芷泪水盈眶,身躯轻轻一颤,终于脱口道:“不,祖母!元娘只是好生不安。祖母……我好怕,我觉得,有人要杀我!”

   二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