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问清平伯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35章 三问清平伯

  国民标杆,勋贵典范的清平伯父女,果然在饭后便即刻启程,踏上了回西京的路。

  刘妈妈不会骑马,也没有骑快马的体力,便暂留在了建州城。

  建州刺史韶学义每隔半月都会派遣车队上京一趟,再过几日又是车队出行的日子。刘妈妈到时正好可以随他们一同回京。

  而江琬学骑马,果然如她自己所言,一学就会,端的是聪慧非凡。

  当然,实际上她能轻松学会骑马,其真实原因是,因为她身怀真气,又深得擒龙控鹤技巧之妙,真气一动,胯下马儿都不敢不配合她。

  这就相当于开卷考试,硬是有人喂答案,那还能不会么?
  不过江琬也确实是聪明,因为喂答案都喂不会的人,这世上也尽有。

  清平伯就吐着长气感慨:“一教就会,这他娘的就是爽!想当初老子教你哥……啊呸呸呸!”

  跟新认回来的女儿吐槽长子,这好像是有点不大厚道。

  清平伯便掠过话题,只说眼前。

  他喊江琬:“来,小丫头,身躯微伏,甩鞭,走,跟上你爹!”

  江琬一夹马腹,马儿迎风奔跑。

  韶学义派了十名护卫充当清平伯的“排面”,结果清平伯带着江琬一通飞奔,硬是把这十个“排面”又给远远甩在后头了。

  两人在如此疾速的奔马中还不忘说话,清平伯聚气成束,教授江琬传音入密的技巧。

  这是一种将声音用真气包裹,只使指定之人听见的秘术。

  此前在船上,徐翁给江琬讲解擒龙控鹤之技,只江琬能听见,而同样就坐在旁边的刘妈妈却听不见。当时的徐翁,也正是运用了此类技巧。

  那时江琬就对这门本事十分眼馋,此刻清平伯主动传授,她当然学得很用心。

  聪明人学什么都快,江琬在这方面又格外有灵慧。

  很快,她就能利用传音入密向清平伯询问当今格局。

  清平伯赞道:“难得你长于乡野,却懂得放眼天下。不愧是我江承的女儿!”

  自夸一通,当下侃侃而谈。

  江琬仔细倾听,心中也默默总结。

  要说到天下格局,当然就不能只说大周,首先还得先提一提周边诸国。

  三十五年前,国祚延续五百年的大魏皇朝分崩离析,百家乱战,门阀并起。

  如是八年,到二十七年前,关西秦氏逐鹿中原,杀出重围,最后成功建立大周皇朝。

  可是从前大魏一统天下的盛况却再难复现。

  秦氏虽然以西京镐都为政治中心建立了周朝,可北面有燕国,极西有乌孙,西南有胡羌。最南边还有扶南与百夷诸族表面臣服,实则野性难驯。

  至于其它诸小国,或依附于此,或依附于彼,实难逐一尽述。

  清平伯感慨道:“天圣时期,何等辉煌,百家争鸣,万国来朝。如今百家被放逐,儒道一家独大,看似是乱战止息了,可从前盛世,也再难复现。”

  他作为大周重臣,却居然感慨前朝。

  虽然是跟自己的女儿传音入密,也算得上失言了。

  清平伯很快住口,江琬亦不追问。

  这其实是她第二次听人提起天圣时期了。

  上回是徐翁提到柳无双,说他是五十年前天圣时期的人物。

  当时江琬还不知道天圣是什么意思,此时才算明白,原来天圣是前朝大魏的一个年号。

  一个曾经无比辉煌,引得大周重臣清平伯如今都在感慨的年号!

  江琬便转而问起了另一个自己同样十分关心的问题。

  她先说了自己昨日在一户人家遇到邪物作祟之事。这个发生在白天,江琬光明正大,因此没什么不好对清平伯说的。

  说完她问:“阿爹,邪物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嘛,就像有人跟你追根溯源,问“人”是什么一样。

  一般人会考虑这个吗?
  正常人都只要知道“我是个人”,“我能吃喝睡”,不就能过日子了?
  清平伯头皮微微麻了一下,思索片刻,觉得做爹的威严不能丢。

  “琬娘啊,你既得柳无双传承,又修有真气,便当知晓,世上原本便存在无数种气。”

  他缓缓组织措辞:“气分正邪,人分正邪,物……亦分正邪。还有山川、谷地、河流、湖泊,乃至沼泽、沙漠,无不有正邪阴阳之分。”

  江琬就懂了,接道:“正如山南为阳,山北为阴;白日为阳,夜间为阴。天地万物,甚至于日和夜,都自分阴阳。如此,于人体有益为正,于人体有害为邪,万物又有正邪。”

  清平伯:“……不错,好孩子,果然有颖悟。”

  江琬受到鼓励,继续说:“自然气候,如风寒暑湿等,使人致病,此为邪,如阳明和畅,风清月白等,使人心旷神怡,此又为正。”

  她联想到中医的哲学,一下子又思路打开,只觉得条条通达。

  又说:“自然界也常有邪地,如瘴气、沼泽之地,迷魂、混乱之地,此也为邪。有些矿物,自带邪气,有些植物,还能食人。”

  江琬想,如果将邪气看成一种辐射,或者说是有灵性的辐射,是不是更好理解呢?
  那么邪物,就是拥有灵性辐射的有害物品。

  不过“辐射”这个概念不太好提出,江琬就这样跟清平伯总结:“使人混乱、迷惑、昏沉,使人受毒害,偏离原本的,便是邪物!”

  清平伯:“……”

  总结得真是精练准确,哈哈。

  他轻咳一声,继续夸孩子:“不错,你果然懂了。”

  江琬很高兴,只觉得风也舒爽了,天也开阔了,问题得到解答,真是太高兴了。

  她上辈子做研究员,天性里就有股子喜欢刨根究底的邪性。

  而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说实话,她的世界观就一直在被颠覆。

  虽然为了生存,她勉强自己接受了这个世界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但再奇怪的东西,你也得有个内在逻辑是吧?

  江琬就跟这个逻辑死磕上了,不弄明白她浑身不舒坦。

  她就又问清平伯:“阿爹,那邪灵又是什么?世上当真有鬼神吗?我们修炼,修到最后,到底要修成什么样呢?”

  清平伯:“……”

  “琬娘啊,子不语怪力乱神。”

  “啊?”

  清平伯又清了清嗓子,说:“你如今的真气水平,也不过将将进入通幽境,还需努力修炼啊。”

  他说到了真气水平的划分,江琬立刻便又是精神一震。

  太好了,这个问题也同样是她很想知道的。

   二更。

    一句话小剧场:清平伯:“死孩子放过我吧!”

    ——哈哈!
    感受到小伙伴们的热情啦!
    感谢数字书友44702、L婧婧、溜溜凡、大王她懒癌晚期、数字书友12170、鱼鲱、NASA外星人、无心无我亦无道、断仙、吃苹果的lemon等书友的打赏,感谢小伙伴们的月票,篇幅有限,这里就不逐一点名啦,后台都有记录,我能看到哦,谢谢大家的支持。

    还有各种推荐评论和收藏,你们的每一个鼓励都是我前进的动力,谢谢大家^-^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