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城隍庙前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32章 城隍庙前
  幽幽深巷,邪灵注目。

  江琬有片刻,简直都险些又要被它慑去心魂了。

  但她的望气术仍在运转,体内乾坤离恨经真气流转间,一股她无法理解的奇异力量,通过双方的对视,相撞了。

  “啊——!”邪灵纸做的眼眶中忽然爆出两道血液般的黑气。

  与此同时,江琬投射的铜钱在蒙蒙夜色下,亦于这一刻流星般赶至,猛地击中邪灵双眉正中心!

  眉心,亦称印堂穴。

  印堂印堂,神灵所居之高堂也。

  邪灵也未能颠倒。

  铜钱到了,真气爆发。

  这一击,江琬在其中灌输了全身大半真气。

  擒龙控鹤,岁寒无求。

  浓缩的坤元真气爆发,便是本身属性极阴寒的邪灵都在这一刻呆滞身形,似是被冻僵了。

  江琬按捺住惊喜,连忙乘胜追击。

  她纵身一跃,从高墙上飞射而至,大袖掀起,一脚飞踏。

  此为风雷步,清风相随,雷霆暗隐。

  江琬福至心灵,足尖一点,重重踩至邪灵纸做的心口间。

  三连暴击!

  至此,邪灵再无反抗之力,靠墙一倒,内中黑气消散。

  而纸衣之上,一股幽蓝火焰自燃而起。

  江琬连忙退步,避开这股幽焰。

  原先被邪灵控制的灰衣男子此刻身躯一歪,恰也偏倒在旁。

  “砰”一声,惊醒了因为江琬的突然出现,而有片刻呆愣的一众巡夜甲士。

  方才一切变故,兔起鹘落,亦不过发生在呼吸之间。

  巡夜甲士中,持符之人最先欢喜大呼:“邪灵被除了!”

  待要再来感谢江琬,江琬哪里愿与他们照面?早已抬袖遮脸,身形一动,踏着风雷步,飞身远去。

  她步法潇洒,衣袂飘飘。在夜色危机中倏忽而来,飘然而去,真如天外高人,风采出世。

  一甲士“哎”一声,又神往又失落:“我方才竟没来得及说声感谢,也不知这位……仙子从何处而来?”

  持符甲士欣羡道:“孙道长的破邪符都无用,这位却弹指间便将此邪灵灭杀,她还擅使铜钱,说不得便是哪位玄门高徒!”

  “真了不得……”

  甲士们赞叹。

  而被众甲士神往赞叹的江琬,此时出了小巷,又顺着大路飞奔了一程,却不得不寻一处屋墙,停下脚步来稍作休憩了。

  她微微喘息着,暗悄悄地连连哎哟了两声。

  唉呀妈呀,后劲儿上来了,吓死宝宝了!
  纸衣邪灵啊,光听着都吓人,更别说还要跟这玩意儿正面刚。

  最要紧的是,她这会儿真气快消耗光了。

  江琬不得不停下来稍作调息,恢复真气。

  她同时也对这个世界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从方才巡夜甲士们的反应来看,邪灵这个东西,原来它不稀奇!
  巡夜的甲士甚至还会随身携带“破邪符”,可见此物也是他们日常要应对的。

  这个世界远不如它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那般和平安定,它的危机都藏在暗处,普通人不常见,或许只是因为常见的已经有人为他们背负了。

  这一猜想无疑加深了江琬危机感。

  好在刚才的经历虽然有些赌心跳,可收获也着实令人欣喜。

  系统提示:“你灭杀邪灵一次,自由点+3。”

  三个自由点!
  且这还不是结束。

  系统:“你成功解救被邪灵抓捕的男子,自由点+1。”

  系统:“你成功救助被邪灵攻击的甲士,自由点+1。”

  一共五个自由点!

  灭杀邪灵获得的自由点,比破除邪物还要更多一个。

  同时因为击杀了邪灵而附带救下的人命,系统也给算了自由点。

  江琬略微有点不明白的是,那一队甲士共有十人,为什么系统只给一个自由点。

  “不可能说十个甲士只值一个自由点吧?”

  她很快想明白:“这个自由点,应该是救最开始被邪灵攻击的那名甲士而得到的。至于其他甲士……对了,这是在建州城里,他们完全还可以呼叫援兵。”

  “就算我不出手,可能也只是最开始就被邪灵捕捉的男子,和离得最近的甲士会死,其他人,系统判定他们是能得救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系统的因果判定还具有预判性。

  江琬直起身,她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了。她怕那些巡夜甲士再叫来其他高手,猥琐发育阶段,还是少节外生枝为好。

  她的真气大概恢复了有三成左右,这个速度她不知道算快还是慢,但三成真气已能支撑她自如运用风雷步,这就够了。

  城隍庙离这边已经很近,很快,江琬就见到前方一条阔街,街左一片宽地,是规模很是不小的一座广场。

  广场后方殿阁高起,楼宇成群。

  勾檐翘角的建筑群中排排红灯起伏垂挂,此时灯火俱都点燃,照亮内外。

  纵使夜深人静,此时并无信众流连,这座气派的城隍庙也依然显得肃穆又繁华。

  江琬想起刘妈妈说过:“各州城的城隍庙是先帝当年初初建国时,便立即敕令建造的。各地城隍爷也都是先帝御封,全是咱们开国时因战去世的功臣呢!”

  在功臣死后,将其荫封为城隍,又或是赐予其它神职。这种事情,华夏古代的各朝皇帝也常常有做。

  不过他们这样做,或许只是因为古人重视死后哀荣,也或许是出于多种政治考量。

  而在这个世界,大周皇帝这样做,江琬就难免思量,还有其它意义吗?

  莫非,这些死去的功臣,到了地下还真能继续为周皇效力?
  这个世界除了人有异力,世有邪灵,难道还真有冥神?
  此时站在城隍庙前,因种种思绪涌入脑海,江琬甚至有了片刻畏怯。

  她其实也曾问过刘妈妈神灵的问题,刘妈妈挺实在地说:“奴是不曾见过,总之大家都拜,奴也拜,大家敬畏,奴也敬畏。”

  她又合十,忙忙说:“主君常言,子不语怪力乱神。小娘子,勿多问,勿多问。”

  得了,当初在崖底,您还漫天神佛地一通乱拜呢,回头又说“子不语怪力乱神”,矛盾成这样,就可见您也是个糊涂了。

  江琬鼓起勇气,还是先用望气术观望前方建筑群中的气运显像。

  她双目运气,却只见前方众殿群中,最中间的主殿位置,一团清气带着蒙蒙金光,从那殿宇间散射而出。

  这座城隍庙真有灵性!
  或者说,它有物性。

  正与江琬此前从秦夙赠予的那张岁寒剑谱上见到的气相类似,这是同样的物性,不同的表现。

  但她没有见到明显异于人或物,而特殊存在的“冥神”之气。

  应该没有什么“冥神”,大概就是她想多了。

  江琬微微松口气,再继续扫视两边建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