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秦郎君,缚膊还我可好

2021-07-12 作者: 沉舟钓雪
  第10章 秦郎君,缚膊还我可好
  风飒飒吹过,江琬眼睛睁大。

  望气术开启,她看见了。

  眼前这位身上紫气浓郁,气运冲天而起的郎君,心脏处却有一团玄黑光芒,如深渊盘踞!
  先前在崖岸边上的时候,因为离得远,江琬还只看到了紫气,不曾看到这黑光。

  如今乍然一见,一股森然恐怖的气息却是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
  江琬悚然而惊,思路都有一瞬间被打断了。

  望河上,原本疾速行驶的小舟速度略略减缓。徐翁不知何时停了挥桨,转过身,细看江琬。

  “文士影像?”他若有所思道,“福陵山,无名崖,莫非是……柳无双?”

  秦夙还捏着江琬的手腕,又轻轻扣了扣。

  江琬浑身不自在,有种瞬间被某种炽热光芒照透了全身的感觉。

  她忙又停止掉望气术的运行,心想:“这位紫气贵人身上,秘密也是当真不小啊。”

  不过,她并不想深究人家的秘密。

  毕竟有老话说,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嘛。

  不该她知道的,她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她转而看向徐翁,顺着他的话,小心说:“柳无双?”

  徐翁道:“五十年前,天圣时期,辩机先生柳无双在建州一带忽然失踪,有传闻说他是失足落了忘川河,也有说他是在福林寺出家了。嘿!”

  末了这一笑,意义难辨。

  江琬心想:“传言都不可信,柳无双是自己跳崖,自杀死的。”

  想到这里,此前不曾来的惆怅,到此时却徐徐来袭。

  她有片刻低落,系统称柳无双为“国士”,徐翁称“辩机先生”,这位拥有望气术的柳先生,昔年想必也曾是惊艳一个时代的人物。

  是什么使得这样的人居然主动跳崖自杀,死得惨烈又无声无息呢?
  真的只是因为望气术看到的太多,能改变的却太少吗?
  她扯柳无双的虎皮,真的是正确的吗?

  也没时间给她过多思虑,这边秦夙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并说:“的确不是神灵感应大‘法’,她没有邪种。”

  江琬忙背手到身后,又听徐翁啧啧:“那这小丫头资质很好啊,莫非真是柳无双显灵?”

  又说:“不过即便是有邪种又如何?什么神灵感应,还能偷到郎君你的身上?嘿嘿,别说是这个小丫头,便是让摘星老祖来,再许他百年功力,看他能不能做到?”

  言语间,自然存在着一种对秦夙的强大自信。

  江琬心想:“看样子这个神灵感应是邪功,会强行偷取别人的功法吗?被偷的人如果很强,这神灵感应大概是不能成功的。”

  又略略松口气:“这么说,这东西很低端呀,跟系统根本没有可比性。”

  秦夙则道:“她修的,是坤元篇。”

  徐翁一下子就瞪大眼睛。

  江琬忙思量:“坤元篇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徐翁已经身形一晃,一跨步来到她身边,也探手就来捉她脉门。

  因为此前秦夙的突袭,江琬已有警惕,在他放手后,她的双手就被她自己给藏到了身后。

  这时徐翁又来捉,江琬心一急,身体里沁凉气息猛一流窜,便从她丹田窜到腿部。

  江琬抬腿后撤,不料身体轻盈太过,这一撤,好家伙,就踩空了!

  只因小舟太小,而江琬后撤的步伐又太大,她一脚踩空,人已到了小舟之外,眼看便要跌入水中。

  “哎呀!”刘妈妈惊呼,“小娘子!”

  方才种种变化,她都应接不暇。此时终于一声呼喊,一口气撒出来,她连忙奋起余力,攀着船沿就想要来抓江琬。

  可一切发生太快,又岂是刘妈妈的速度能挽救的?

  江琬的脚尖都触到水面了,她心里也暗叫“糟糕”。

  便在此时,同样离她很近的秦夙忽然出手。

  他手一抬,五指张开。

  一股强大吸力便从他指掌间,如风卷般疾速向江琬扫来。

  江琬手臂上还挽着此前拆下来的缚膊呢,这时轻巧的缚膊便先向着秦夙的方向飞去。

  秦夙一手抓住缚膊,微微用力一拉,江琬也就随着缚膊一起,返身又往船板上扑过来。

  “哎哟!”不得了,没落水,但这动作,这方向,好像要撞到秦郎君啦!
  江琬是真不想跟这位相撞,心中急切,丹田中的沁凉气息更是高速流转。

  她忽然就觉得脑中仿佛有灵光闪过,这一瞬间气息下沉。

  气沉丹田,江琬伸手越过秦夙,在他身后船舱壁上一拍。

  借此反冲之力,她身体旋转,接连几步消除惯性,最后终于落定在小舟另一头。

  完美!

  既没碰到秦夙,也没落水。

  她心中欢喜,正要笑,抬眼间却又忽然对上了秦夙的眼。

  秦夙手上还抓着她的缚膊呢,此时侧头看她,目光如冰雪冷彻。

  江琬:“……”

  秦夙:“呵……”

  他举起手,手上微微用力。

  江琬的缚膊还被他拉着呢,这时候见他用力了,她就连忙把缚膊从胳膊上拆下来。

  这条长长的缚膊于是便在空中一卷,最后尽数落回了秦夙手中。

  江河有风,浪涛滚滚。

  小舟一叶,乌篷一顶。

  隔着船舱,两人对立。

  ……

  江琬不太自在地微微挪动脚尖。

  如果此处有配音,是不是应该来一首风萧萧?

  秦夙卷了缚膊在手中,有片刻静立。

  “罢了!”最终他只吐出这两个字,转头看了徐翁一眼,随即走回船舱。

  江琬几乎就要伸手喊他:“缚膊还给我呀……”

  好在秦夙走得快,江琬这番足以让尴尬加倍的话到底没能喊出来。

  缚膊什么的不是重点,秦夙那关大概算是已经过了,现在重点还是徐翁这关。

  江琬立刻调整心情,又看向徐翁。

  他家主君都说“罢了”,这位不会再追究吧!

  徐翁盯着江琬,倒没有执意要再来探她的脉,只是目光惊奇。

  “居然能自行领悟到坤元篇,柳无双的传承有这么厉害?”

  他啧了一声,又说:“据传柳无双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一双神眼,能望尽天涯,看穿世间一切因果。小丫头,你不妨看看,老头儿我这里有什么?”

  这……是试探!

  江琬明白了,徐翁还想试探自己一回。

  她沉吟间,心念微动,一边缓缓对徐翁施展了望气术。

   第二更,加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