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旧识

2021-07-22 作者: 言桄
  第23章 旧识
  随后几天风平浪静,顾植民晓得兄弟整日奔忙,料是有许多大事处理。他无法孤注一掷,苦等消息,他想尽快动作起来,又逢秋天新米收获,正赶上忙碌的关节,唯夜里才有闲余,又焉能卖货?

  顾植民心头焦躁,嘴上起泡,眼看离半月还剩几天,自己没赚到钱不说,还凭空折了本,到时就连将鹅蛋粉原封不动退还给化学社都不可能,又如何向徐小姐交待?
  正郁闷时,邮差送来一封信,寄信地址写的是化学社,但撕开一看,写信人却是他日思夜想的徐小姐——

  植民:

  你的信件已经收悉。表兄为传递消息,着实花了一番力气。你尽管放心,我如今被安顿在亲戚家一处阁楼居住,每日好茶好饭,身体亦好,无聊时可以开窗透气,数一数碧空中飞翔的白鸽——虽无法与你百鸟朝凤的美梦相提并论,却也算是人间精致的风景。

  本想托表兄为你谋个差事,未料到你颇有骨气,竟要助他售卖鹅蛋香粉。你推测不错,那香气有我的设计,我却要请你来解这个谜,你自诩有通感的绝技,那便来猜猜看,究竟这款鹅蛋香粉里,搭配了哪些香料?
  万勿念我,亦万勿寻我。

  徐帧志

  又:请接受我的感激,谢谢你赏识我做的香粉。

  这封信令顾植民开心整个下午,但转念一想,徐小姐被家族幽禁,却依然秉性乐观,未在字里行间露一丝哀愁与抱怨,他又有何资格枯坐烦扰?

  可目下米号忙碌,确实抽不开身,殷老板对他不薄,他也不可能在秋忙时节抛开米店,去照顾自己的私计。所以只有在夜间才能活动,正踌躇时,忽听街上敲锣打鼓,竟是新饭店开张,请来西洋鼓乐队助兴。

  顾植民不禁心思一动,他不再犹豫,冲到后院,撸起袖子,吆喝疲累不堪的黄阿大赶紧干活。

  “早干完,早休息,也早给我匀出些辰光去卖鹅蛋粉!”

  “掌柜的,你还能记得那鹅蛋粉?!”

  “何时忘记过?!”

  顾植民白天一刻未闲,待收完米、记好账,才关好店门,背上一袋鹅蛋粉,直往大世界而去。每天夜里,那里都是上海滩的繁华所在,去白相①的太太小姐们络绎不绝。他在大世界门口寻块空地,与卖烟、擦鞋的人挤在一起,放声朝过往的人群吆喝——

  “哎呀呀,上等香,鹅蛋粉,馨芬芬,白细细,搽到面上,娇嫩精致,一等一的货,一元一匣大甩卖咯!”

  旁边的烟摊看他兀自吆喝,忍不住直笑。

  “兄弟,别人家的鹅蛋粉都金贵得深,只能隔着水晶柜面窥一窥。你却跟我们这些三教九流站一起,这街上风大尘大,也不怕折了鹅蛋粉的身价?”

  “哎,酒香也怕巷子深!自家酿的酒再好,不吆喝怎会有人晓得?”

  “有趣得紧!”卖烟郎朝顾植民竖起大拇指,看有两位女士过来买香烟,不免推介道,“这位太太,侬要不要窥一下他摊上的香粉?物美价廉,真真买到就是赚到!”

  顾植民看别人都为自己卖力,紧忙将两匣粉递上去,岂料两位太太一人送他一个白眼。

  “去去!瘪三,离我远些!”

  “吓死个人!阿拉用的都是上等的洋货香粉,就算广生行、孔凤春都不入法眼,谁看这些地上捡起来的货!”

  “就是,若里面掺了迷魂粉,被恶人绑架了……”

  “是的啊,哈同花园鲍家就遭了劫,说不定就是迷魂香!”

  顾植民听着两人肆意污蔑徐小姐调配的香粉,不由怒上心头,反驳道:“你们不买便罢,凭什么张嘴便讲这是迷魂香,红口白牙,污人清白!”

  两位太太“谈兴”正浓,一听这话,立刻将眉毛挑起来。

  “呀!你卖来历不明的鹅蛋粉,我们没有告到巡捕房就是格外开恩,还敢犟嘴!我看这烟摊也与他是同党,香烟还给你,把钱退回来!”

  万没想到香粉未卖出去,反倒连累了烟摊生意。顾植民连忙朝人道歉。这时旁边一位挑着“妙手回春”幌子的江湖郎中发声劝道:“兄弟,容我讲句话,你来此处摆摊卖香粉,本就不对——大世界什么地方,是体面人白相的场所!来这里的人,一为了白相,二为了体面,就算过往的太太小姐看上这香粉,也不好当同伴面掏钱来买!她们想图便宜,也要暗搓搓图,晓得伐?”

  郎中一番话点醒梦中人,顾植民这才明白,自己的计议原来全落在了错处。他只好摇头叹气,准备收拾香粉,再寻别的地方,忽然听身后有个清脆女声唤他。

  “小顾?你是小顾吧?”

  顾植民抬头看去,只见一位穿双襟旗袍,梳燕鬟头的女人站在身边,望似面熟,却如何也想不起名字。

  “哎呀,果真是小顾,我是卢溪云——孙太太,你还记得伐?”

  顾植民一怔,这才想起当年在茶馆,跟讲书先生章玉骦私奔的孙太太。当年正是因为这一出桃花官司,害得茶馆被砸个稀巴烂,没想到如今在这里相见!他再定睛看孙太太,只见她虽然穿着比从前朴素,脸色却丰腴红润许多,看来逃出豪门之后,日子过得也很是安稳。

  “小顾,你卖的这是什么东西?香喷喷的,我喜欢这味道。”孙太太——卢溪云——性情依旧如从前一样,不端架子,温柔热心,未等顾植民开口,她便捡起一匣香粉,打开一闻,连声赞叹。

  “啊呀呀!这个香气我老喜欢的!小顾啊,你那时候就喜欢这些,没想到如今当上了卖香粉的货郎!你的眼光不错,挑的货也不错!多少钱一件啊?”

  顾植民倒像被她夸得中了迷魂香,连忙伸出一个指头。卢溪云拍手说着“蛮实惠的”,又朝马路对面招手,只见五六个女学生牵着手,叽叽喳喳走过来,先朝她鞠了一躬,叫“卢先生”,又盯着顾植民,嘻嘻发笑。

  顾植民尴尬得直抓头皮,就听卢溪云开口说:“我与小顾是旧相识,他是个老实诚的人,你们看看这香粉,是不是很不错?只要一元钱!”

  几个女学生雀跃着接过香粉,凑近一闻,赞不绝口,当下就卖出去三匣。

  卢溪云笑道:“小顾啊,以前便是我照顾你生意,今天又走在一起——我如今在惠风女子学校做国文老师,你要卖香粉,何不去那里找我?学生也爱美,手里却没有那么多银钿,就欢喜物美价廉!”

   ①白相:上海话,玩耍,游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