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亏本

2021-07-21 作者: 言桄
  第22章 亏本
  这是一家日晖港边的小酒馆。说是酒馆,其实只是个巴掌大小的屋子,屋里只能容下一个柜台,两张方桌上挤满黝黑干瘦的男人,不声不响默默喝着酒,大略是附近厂里下工的人。

  小皮匠只好带顾植民坐在屋外竹凳上,支起一张桌面,把下酒菜每样叫来一碟,两人就着日晖港的煤烟和腥气,先碰了一杯浓厚的绍兴老酒。

  “顾先生,依我看,侬那个卖米做广告的法子,理应无甚效果。”

  “哦?怎讲?”

  “到米号买米的主顾,可不都是拉货的脚夫和挑夫。”

  “你讲得有道理。”

  “所以?”

  “所以我连送三日,送出去九匣香粉,净赔七元两角,最后——”

  ……

  第四天大清早,顾植民刚爬起床,就听门外阵阵喧哗,打开门一看,竟是二三十个陌生大汉堵在门口,嚷嚷着要买米。

  “买米买米!”

  “你们是……”

  “我是沧洲饭店的!”

  “我是法华厂的!大清早就往这边跑,跑了二十里路,别家米号都不看,专程来殷盛元,赶紧卖给我们米!”

  “今天送几盒鹅蛋粉?我们排后面的,可还轮得到?厂里的林妹子听姊妹讲了,这里送的粉又香又细,还不要钱,非央告我来抢不可!”

  顾植民哭笑不得,原来这些人都是给饭店、工厂籴米的人,大概是闻听有便宜占,所以不辞路远劳苦,特意跑来买米——如今鹅蛋粉一樽都没卖出去,倒是帮殷老板打响了名号,如今送粉三天的时间已过,但眼下几十个大汉堵在门口,如果没有一点说法,那肯定闹得地覆天翻。

  “诸位,诸位!”顾植民皱紧眉头,放声高呼,“我们这里买米送粉,每日三人,只送三天,如今已是第四天……”

  话音未落,就听门前群情激奋,把来上工的黄阿大和陈土根吓得远远躲着,不敢近前。顾植民清清嗓子,又喊:“诸位!念今天许多兄弟风尘仆仆赶过来,我们就再多送一天!”

  “还是送三个人?那我们排后边的如何交待?!”

  “排后边也不要紧!就像这位兄弟讲的,我家的香粉,用的尽是真材实料——还有从墨西哥国舶来的梵尼兰草!后边的兄弟,我只成本价卖你们,只要九角钱!”

  “什么?还要钱?!”

  “兄弟,这样上等货的香粉只卖九角钱啊!侬去先施百货、去广生行窥窥,那里的上等鹅蛋粉都是一元五角起卖!侬买了这粉,送人也体面,就算不送人,转手一个银元也有人要。左右都不亏啊!”

  人群里一阵嘀咕,有几个人骂着怏怏离开,但也有十来个留在那里,翻着衣衫凑钱。

  “他讲话在理,女人欢喜这些粉粉膏膏,留着送婆娘,轧朋友①,都拿得出手的。”

  “无名无姓的粉粉,不会搽坏脸蛋吧?”

  “放心!我娘舅家的表嫂的妯娌的外甥侄女用过两天,说好得不得了的!”

  片刻过后,黄阿大、陈土根乐呵呵给人称米,顾植民坐在柜台里,一边收钱,一边郑重其事将鹅蛋粉递到一双双粗糙的手里,抬头看见有个红脸汉子畏畏葸葸坠在队尾,便故意等众人散了,朝他招手。

  “先生,我也想买鹅蛋粉,但身上只有七个角子……”

  “那我悄悄卖给你,覅②与他人讲。”

  汉子大喜过望,从口袋里掏出几个脏兮兮的铜板递上去,千恩万谢,像珍宝似的将鹅蛋粉揣进口袋,挑着米开开心心出了门。顾植民望着他的背影,想起自己初到上海时,也曾为一匣香粉、一樽雪花膏而翘盼欣喜,不禁感慨万千。

  第四天盘点存货,共送出十二匣粉,卖掉十一匣。高兴一天之后拨弄算盘,净赔八元七角,亏空越来越大。

  “别气馁,今天已经打出名声,明日一早,会有更多人来买。”顾植民自信十足。

  然而次日,顾植民清早开门,门外冷冷清清,并没有一个人。

  ……

  小皮匠听得发愣:“我本认为挑夫脚工,就不会买什么鹅蛋粉。可明明前一日卖得很好,下一日又没人来,这是何种缘故?”

  “道理很简单。前一日他们误以为店里送鹅蛋粉,于是挥汗如雨老远跑来,若再空手回去,那便是白白劳动脚力,岂不亏欠自己?而他们得知不再送粉后,何苦还要伤筋动骨,跑来米号买什么劳什子鹅蛋粉呢?——那些糙汉子,本就不是鹅蛋粉的主顾啊。”

  “顾先生言之有理,那后来怎样?难道就一直冷冷清清,无人问津吗?”

  “正是如此。”

  ……

  顾植民在米号又等了三天,却是一个买鹅蛋粉的客人都没有,想要再打出买米送粉的招牌,又怕愈亏愈大,无法收拾残局。倒是殷老板跑来分号,问他原价买了三匣,说是前几日米卖得格外好,也算投桃报李,给顾植民的慰劳。

  “我家女儿,就在格致公学读书,偏爱这些粉粉膏膏,送她也是聊表做老父亲的心爱。”

  殷老板推开门,又折回来,问:“植民,若是可以,我帮你找几个老板,凑几份买单,早些卖完这些,圆了你心愿,如何?”

  顾植民犹豫片刻,最终摇摇头。他晓得殷老板一片诚意,但这几日他试过香粉,仍不信这上好的货品就真要靠亲戚朋友倾囊相助才能售出去。

  他必须要想别的法子,他想到了一个人。

  爱多亚路法租界巡捕总房,包打听③许广胜正给法国探长薛迪爱煮咖啡,忽就见自己兄弟顾植民在窗外探头探脑。他心生疑惑,赶紧伺候完上司,推门走出去。

  “植民,你来找我?”

  顾植民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两匣鹅蛋粉,塞到许广胜手里。

  “广胜,都说法国女人最欢喜化妆品。这是我囤来的货品,想请你帮忙绍介一下,让她们用用,如果好的话,尽管找我订货——到时给你返佣!”

  许广胜拍拍手中香粉匣,也不问个中原委,只是笑道:“这个好说,包在兄弟身上,我帮你找销路,才不要给什么康密逊④呢!”

  顾植民感激地拱手作别,许广胜望着他身影消失在十字路口拐角处,掂掂两匣沉甸甸的鹅蛋粉,转身推开屋门,顺手将它们掷进身旁的废纸篓里。

   ①轧朋友:上海话,谈恋爱。

    ②覅:吴语方言,不要。

    ③包打听:法捕房最低职位,上海滩大亨黄金荣曾担任此一职位。

    ④康密逊:由英文commission演变而来,佣金的意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