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脱逃

2021-07-15 作者: 言桄
  第16章 脱逃

  小皮匠早听得入了港,他放下手中茶杯,不停询问:“顾先生,我听人讲过程小青的《江南燕》、《灯光人影》、《血手印》,那些故事真的是唬得人半夜睡不着觉,却又忍不住不听!今天侬讲的事,可真真就是活传奇!女青年会后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徐小姐又为何一身脚夫打扮,攀到墙上去?”

  顾植民抿一口茶,却道:“难道你不觉得,徐小姐在高墙上的桂花树里认出我,才是更罗曼蒂克的故事吗?”

  “对对对!先生快讲,到底她为啥会认出你?”

  “因为她之前听人讲过我,这便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之前?怎么会?莫非顾先生当时已经扬名上海滩了?”小皮匠咯咯直笑,笑声里是温暖的调侃。

  ……

  “你为啥晓得我姓名?”顾植民又惊又喜,连忙追问。

  徐小姐却抿嘴一笑:“先忙完,再知会你。”

  顾植民激动地直拍胸脯,满口许诺道:“忙什么?只消侬一句话,顾某愿意刀山油锅!”

  徐小姐绷着脸,一指后院。

  “我本打算装成脚夫,随你一起混入院子。谁知道你手快脚快,居然先把货先送进去了!哼,害得我活脱脱成了梁上君子!想跳下去,又怕声音太大,被人撞见!”

  “这么高的墙,侬也敢跳……”

  “呸,警告你,莫小看我!”

  顾植民哭笑不得:“就这点小事,包在顾某身上——徐小姐,这院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啰里吧嗦!”

  徐小姐一句痛斥,把顾植民反倒骂得心里像浇了蜜,两人小声商议几句,徐小姐终于云开月霁,道:“甚好,甚好,你赶快去!”

  顾植民便跳下墙,冲回黑铁门那里,擂得如同山响。不一会,便见院里脚步乱响,只见痨病鬼咣当一声拉开门,盯着顾植民,大声道:“怎么又是你?!”

  “我的怀表落在院里了!”顾植民强行欲挤进去,痨病鬼急忙把门卡住,让他说清楚,顾植民装作急躁,摇得铁门咣咣作响,侧耳听里面果然窸窸窣窣,想必徐小姐已被掩护进院子,这才拉住痨病鬼,拽开衣襟,给他看挂表链的扣环——这身旧洋装本就有挂表的扣环,只是那表没连同旧衣服一起卖给顾植民罢了。

  痨病鬼毫无办法,只好放他进来。顾植民甫进门,便瞧见有个人影闪进一扇门里。

  他故意不响,四处逡巡,痨病鬼被毒日头晒得油汗滋流,顾植民却在火辣辣的院子里反复徘徊,眼看痨病鬼扛不下去要中暑,这才慢悠悠掏出那两个双毫,道:“实在劳累你。不过这院子太大,怀表太小,你不妨把贵重东西锁了,进屋安心歇着,容我慢慢翻找也不迟——我这身穿着打扮,难道还会是贼不成?”

  两个双毫在日头下银光闪闪,色泽宛如希腊神话的青春泉水。痨病鬼如饥似渴,一把将它掳过来揣进怀里,骂了一句,径直进屋去了。顾植民看久无动静,这才蹑手蹑脚,走到徐小姐潜入的门房,一闪身也钻进去。

  里面一团漆黑……

  顾植民正在发晕,忽听徐小姐叫自己,循声过去,只见屋角隐约有一丝亮光。走过去一看,徐小姐穿着罩袍,戴着眼镜、口罩,正摆弄瓶瓶罐罐。顾植民仔细一闻,脑子里尽是灰黑脏污的色彩,不禁捂上口鼻,结果被徐小姐赠个白眼。

  “本以为你顾植民是个出息人,没料到只是叶公好龙而已!”

  “为何这样讲?”顾植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是谁提过我名字?”

  “你先看看,这是什么?”徐小姐说着调亮灯光,顾植民凑近一看,只见那些不是瓶瓶罐罐,而是他曾在化学书本上看过的烧杯、量器,还有试管、抽滤瓶、鸡心瓶……等等等等。

  “这里是……化学实验室?”

  “对,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开米丝吹。”徐小姐面色稍霁,又指点说,“呶,那边有衣服,赶紧套上——你看,这是丁二醇,是用来……”

  “保湿用的。”顾植民脱口而出。

  “不错,”徐小姐难得吐出一句赞赏,“这是聚二甲基硅氧烷……”

  “无臭、无毒,可滋润,可透气,还利于香精均匀发散,比动物油、植物油更易调教,适合与甘油类合成,让护肤油脂愈发温润细腻……”

  “有趣。你再看,这是梵尼兰香精,今天你搬运的木箱,里面装的便是梵尼兰草荚……”

  顾植民恍然大悟,他从书中看过,梵尼兰产于墨西哥国,人称香草,但气味怪异,非稀释不能闻其香,他竟以为是用来熬鸦片膏的罂粟……

  然而,这后院、这仓库、这试验室,究竟又是派做什么用场?
  徐小姐何等冰雪聪明,早看透了他眼神里的疑虑。

  “这里是化学社,就是调配各类化妆配方的所在。”

  “啊?!”顾植民欣喜过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一心向往的地方,没想到就在眼前。他仿佛闯进大盗石门的爱里巴柏①,小心翼翼挪动脚步,一样样打量着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这里岂止是爱里巴柏的宝库,这分明是爱拉亭②那无物不能化出的神灯!

  顾植民在宝库中徜徉太息,要是某年月能拥有一个试验室,就算当场死掉也会心甘!正在忘我,却被徐小姐一巴掌拍回现实,

  “小心!有人来了!”

  顾植民一怔,这才听到外面传来匆匆脚步声,正在慌乱,就听房门一响,两个人聊着天走进来。幸好徐小姐将他一把拽住,钻到桌子下面,但还是躲闪不及,碰在旁边钢桶上,咚的一声响。

  “焕侠,好似有动静?”一个中年人问道,“是不是人就躲在这里?”

  “哎呀,姐夫,这种老房子,鼠鼬虫豸总会有的。”另一个人声线听起来颇为年轻,他拽亮电灯,又道,“呶,你看,空空荡荡——老汪,有人来过吗?”

  “袁先生,我一直锁着院门,除了有个送货的男人,绝没第二个人进来!”

  “就是。姐夫,你若不信,那四处搜便是。”

  “不了,既然老汪讲没见过……”那中年人嘴里推说,脚步却分明朝里头走来。顾植民两人躲在桌下,本就堪堪遮挡,若是走到眼前,必定被发现。

  他回头看看,徐小姐躲在狭仄的桌下,因为惊惶忘却了心防,正紧紧贴在他身上。眼看那脚步越来越近,徐小姐也喘得愈来愈厉害……

  险关当头,焉能不救,顾植民索性一咬牙,腾地从桌下站出来,撒腿就往门外冲去!

   ①爱里巴柏:阿里巴巴。

    ②爱拉亭:阿拉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