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露馅

2021-07-13 作者: 言桄
  第14章 露馅
  原来顾植民舍不得白色洋装,平素将它小心翼翼束之高阁,本打算等小董一声哨响,再穿戴整齐冲过来撑门面。今天街上听演讲,若不是红头阿三追赶,也断然跑不到书局来。

  现在他嘴里吹牛皮,身上却是粗麻短衫旧布鞋,无论如何看,都与货栈襄理无丝毫关系,不免恨自己听了小董的主意,非要混腔势装小开,又恨自己脑壳发昏,不先回米号换好行头,非要亟不可待冲上楼见人……正暗暗懊悔,忽听对面又传来纶音玉语。

  “你倒不像一般的人。”

  这句话说得顾植民满头雾水,因为不晓得她讲的一般人到底指何物,是一般的小开?一般的佣工?还是一般的骗子?

  徐小姐看他发怔,只是微笑,将那本《实业救国刍议》放回书架,又道:“你做茂新的襄理,一定很忙咯?”

  “啊!确实很忙……也不算太忙……”顾植民左右为难,他只听过襄理的名头,又不晓得襄理做什么事务,既怕讲不忙被看出端倪,又怕讲太忙耽误了与徐小姐攀谈。

  徐小姐显然瞧出他的窘态,噗嗤一笑,径直道:“你这人很怪,打扮得像个车夫,懂的东西却不少,言谈里也有些自信——你真是货栈襄理吗?”

  顾植民也想转圜,可时至如此,只好一口咬定。徐小姐却没在意,忽闪两下睫毛,又问:“那你午后可有时间?”

  “有!有!当然有……”顾植民心情激荡,又怕露了馅,改嘴道,“正是因为今天空闲,所以才来书店逛逛。”

  “哦?那你想买什么书?”

  “还没想好,先看看……再说。”

  “哦!不知顾先生是否有闲,帮我一个小忙呢?”

  莫说帮个小忙,此时就是让顾植民登天揽月,潜渊探骊,他都在所不惜。不过那样表诚心戏码太过,顾植民只好按压心神,告诉徐小姐,自己愿意效劳,只是不晓得从何帮起。

  徐小姐却嫣然一笑,道:“顾先生若是方便,下午三点到税关钟楼赫德铜像等我,可好?”

  顾植民惊喜得头晕目眩,倚着书架,连连点头,不停说好。正在说着,恍惚中猛见对面徐小姐劈手一个嘴巴抽过来,把他抽得打个激灵,定睛看去,站面前的竟是书局的小董。

  顾植民一时间觉得自己又在“庄生梦蝶”,只是不知彼时是梦,还是此时是梦?到底是梦里出现了徐小姐,还是董伙计?
  “你发梦啦?”小董摇晃他肩膀,“我刚从印刷所回,听说你来了,就跑来楼上瞧瞧,谁知就看见你靠着书架,两眼放光,一阵阵傻笑,你是不是着魔了?!”

  顾植民一听大喜,这样说来,方才遇到徐小姐绝不是梦。他不禁大笑起来:“小董,我就是着魔了!还魔怔得不轻!”他将前因后果给小董讲了一遍,小董也跟着哈哈傻笑起来。

  “还戳在这里做什么?!看你这身行头,人家还愿约你帮忙,简直是老顾家祖坟冒了青烟——等什么呀,麻溜儿回米店换好衣服,三点钟还得去约会呢!”

  顾植民恍然大悟,一看离三点也不太久,急忙踅回米号。炎夏晌午,客人寥寥,他嘱咐伙计帮忙料理事务,伙计们见他翻出白洋装,顿时围拢过来,一个个又是出主意,又是揶揄。

  “植民哥,好好努力!”

  “就是,莫亏了这身宝贝似的衣裳!”

  “也别吝惜花银钿,莫穿着像小开,出手却空麻袋背米,叫人瞧出破绽来!”

  顾植民懒得跟他们废话,他用香胰子冲个凉水澡,换上洋装,蹬上皮鞋,又梳上一直舍不得用的三花头蜡,打扮得齐齐楚楚,香香喷喷,这才跑到街上,本想省钱步行,又怕出汗脏了衣衫,一咬牙叫辆黄包车,沿九江路,飞快朝江海北关那边赶去。

  天高云淡,艳阳朗朗。顾植民扶着司递克,站在赫德铜人下荫凉里,迎面吹来黄浦江上潮湿腥热的风,不远处离港邮轮一声汽笛长鸣,恍惚之间,他觉得洋装加身的自己分明已同这繁华似锦的上海滩融为了一体……

  “哎,侬就是顾先生?”

  顾植民惊讶回头,站在面前的竟不是徐小姐,而是个满身油污、脏兮兮的短褂后生。一瞬间他又怀疑自己日思夜想,确实在书局发了梦,约他来的或许只是个买米的人。

  “我是顾植民,你是……?”

  “有位徐小姐,叫我来这里找你。”短衫后生拍拍拖板车,“码头上有她要的货,要交给你。”

  “啥?货?交给我?去哪里?!”

  “随我来——咦,人家分明告诉我,说你是个拉货的,为何非要打扮成这模样?头发亮,皮鞋亮,倒像个白相人。”

  短衫后生往前走了几步,见顾植民兀自发怔,只得回头喊,“哎,辰光也不早了,你到底来不来,不来就找别人送走了!”

  事到如今,也无退路。顾植民只好穿着洋装,随后生下了水门汀台阶,穿过码头,走到一处临时货场。后生指着一辆板车,踢着地上六个木箱。

  “呶,就是这些。”

  “交给我……难道我就在这里看着货吗?”

  “那怎么可以!英国领事馆对面有个女青年会,你把这些搬上车,拉到女青年会后院去,会给你一个双毫的赏钱。”

  顾植民哭笑不得,本以为书局一番话赢了芳心。谁料到徐小姐聪明如炬,早将他的伪装照得通通透透。如今自作自受,他只能小心翼翼捋起衣袖,像大虾弓着身子,尽力不蹭到衣衫,将木箱抱上车。

  那箱子却也不重,只有一股似酒非酒的异臭飘溢出来。顾植民平生辨味万千,却辨不出这是何种气味,心生纳闷,于是问那后生。

  “如何就臭烘烘的,不会是糟鱼烂虾吧?”

  后生一声冷笑:“你懂什么,这是舶来的贵重物品,眼下闻着臭,将来烧起来,那气味却是绝香的。”

  顾植民不好再问,却又想再问,于是灵机一动,想起激将法来。

  “哦,我晓得了!闻起来臭,将来却香——那一定是臭豆腐!”

  后生差点将白眼翻到天际,他啐了一口道:“侬脑子瓦特啦?臭豆腐是什么玩意?值得坐轮船漂洋过海?值得用这样好的木箱包裹?!这里面是从墨西哥国万里迢迢运来的宝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