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再见

2021-07-12 作者: 言桄
  第13章 再见
  顾植民正欲拉着先生深谈,忽听一声哨响,原来几个红头巡捕①见此处人员集聚,便冲过来抓捕。先生哪还顾上闲扯,忙拉学生钻进里弄。

  顾植民见巡捕气势汹汹,也不敢久留,急匆匆朝人多的四马路赶去。偏偏有个阿三像狗熊见了蜜,举着藤条,紧紧尾随不放。顾植民趁着地形熟悉,左拐右拐甩开阿三,趁着行人满街,一头钻进华夏书局。

  风扇带来的悠悠凉风,顷刻间吹散他一头臭汗。顾植民奔跑得急切,犹自上气不接下气,正欲倚在柜台喘息,抬眼看到里面坐着的竟不是小董,而是一名脸面白净的伙计。

  “这位先生,侬要买啥书?”

  顾植民猝不及防,顿时结巴起来:“啊……买……不是,那个,小董……人去哪里了?”

  这句话让新伙计心生狐疑:“董哥吗?上午司理带他去印刷所,故唤我来,权在这厢代他掌班。侬找他做甚?”

  “找他……找……”

  顾植民欲编个借口,忽然嗅到阵阵芳香从楼上飘来。他精神一震,急忙问:“上面是不是有客人?是不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学生?”

  “……莫非先生来寻人?”

  “寻人!对对,我是来寻人!”顾植民拍着伙计肩膀,激动到不知该讲什么是好,“好兄弟,感激不尽!一会请你喝正广和汽水!”

  “哎哎,你这人,好生奇怪……”小伙计还没讲完,就见这位怪客一跃三丈远,兴高采烈噔噔蹬冲上楼去。

  顾植民站在三楼,他面前空空荡荡,只有一排排琳琅的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密密麻麻排列着一本本图书,犹如古时列阵待阅的士兵。

  夏日的风从窗口吹进来,带来外面的红尘喧哗,若不是能寻到熟稔的芳香,他简直都以为自己再次错失良缘。

  他心头直颤,想早点窥见芳容,又怕无故唐突了佳人读书的雅致。他放轻脚步,走过一排书架,又绕过另一排……

  依旧空无一人。

  唯有奇香萦绕整个屋舍,既不知其所以来,亦不知其所以往。顾植民犹如近乡情怯的归人,刚要小心翼翼绕过第三排书架,忽听身后一声咳嗽——

  他猛然回头。

  午后的阳光从后面照过来,在一片耀眼而朦胧的光晕里,他看到有个穿素色衣裙的女孩抱着一本书倚在书架旁,正警惕地打量着他。

  一瞬间,顾植民的脑袋只余空白。那是他无法比拟的容颜,甚至连百鸟翱翔的奇景都忘得干干净净。他只觉得斯人如梦,斯时如幻,就连脚下的地板也软绵绵的,仿佛踩在云朵上一般。正兀自陶醉,就听徐小姐又咳嗽一声。

  “你,鬼鬼祟祟的,究竟是什么人?!是巡捕房的探子?还是我阿爹雇来的帮凶?”

  “我——”顾植民一张嘴,险些将千言万语和盘托出,幸好这是书局,他猛然想起小董的叮咛,徐小姐是大家闺秀,若身份悬殊,断然不会与他讲第二句话……

  “误会误会,我是兵船面粉货栈的襄、襄理……今天来书店……是买书。”

  “你?兵船面粉?”徐小姐语气有所缓和,不过语调里依然满是警戒。

  “对对,绿兵船的货栈。”顾植民答道。小董之前曾与顾植民商议过如何发大兴、吹牛皮,想到米号本身兼营面粉,上海滩千家万户都吃兵船面粉,但却无几个人熟络面粉商号,这个名头大,门道偏,讲出去既能唬人,别人又摸不透底细。

  “那好,请问是福新几厂的货栈?”

  “啊!”顾植民但觉短衫又被汗水打透。小董明明说,大家闺秀都十指不沾阳春水,对柴米油盐酱醋茶一窍不通,所以才想用面粉栈襄理来卖野人头②,岂料徐小姐对面粉也十分谙熟,她不但晓得兵船商标,居然还晓得出产工厂。

  幸好仗着在米号混迹多年,不至于被她问住,顾植民于是一梗脖子。

  “我打理的不是福新厂货栈,而是茂新厂的。”

  “茂新一厂,还是二厂?”

  “都不是,是泰隆厂的。”

  “货栈在哪里,有几个工人,经理又叫什么?”

  “在新闸桥,常年佣工十六人,管事三人,经理姓郑,协理姓王,襄理……姓顾。”顾植民对答如流起来,他确实常去新闸桥货栈拉面粉,自然对一切了如指掌。

  “你既然是货栈掌事的,自然见过荣老先生?”

  顾植民已经淡定许多,他呵呵一笑。

  “荣老先生有十几家工厂,货栈更是多如牛毛,岂能人人都能见荣老先生——不过,家父与荣家是乡亲故交,所以有所来往。”

  “很好,”徐小姐也莞尔而笑,上下左右又用目光将顾植民搜刮一遍,道:“既然是乡邻,那贵府也住无锡东乡吧?”

  顾植民一听,知道这位徐小姐在给自己下套,他此时非但不慌,反而斗志愈旺:“密斯,侬错了,我家与荣家同是城西人,不在东乡。”

  “那荣家在上海住?”

  “西摩路荣家洋房。”

  “看来确实是同乡故友,敢问密斯脱贵姓?”

  “方才讲了,姓顾。”

  “好极,密斯脱顾,贵府既与荣家为故交,你本人又在荣老先生手下工作,想必知晓他的主张?”

  “主张?什么主张?是卖面粉的主张,还是卖棉纱的主张?”顾植民有些发懵,他平日去货栈等货,常会与那里的伙计攀谈,所以对荣家的琐事有所耳闻,可荣宗敬先生的主张却是第一次听说。

  徐小姐却是调皮的一笑,扬起手里那本薄薄的书,道:“荣老先生一向以民生衣食,振兴实业为己任。呶,这本《实业救国刍议》,就是他的倡议——密斯脱顾既然与荣老先生相熟,怎会不知道他的刚大之气,爱国之心?”

  顾植民一怔,心里乱得很,脸上却欣然自若,他哈哈哈大笑三声,反倒镇住了徐小姐。

  “荣老先生,是大实业家;我们顾家,则只是寻常乡绅,只晓得买田地,赚银钿而已。荣老先生怎会将鸿鹄之志,讲给我们这等燕雀听哉!”

  一席话让徐小姐无言以对,只得颔首道:“妙极,密斯脱顾果然伶牙俐齿,知识非凡。不过……”

  顾植民见她笑而不语,只是眯着眼望他,不禁也低头一看,顷刻间却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六魄失了五魄!
   ①红头巡捕:公共租界的印度警察,头裹红巾。

    ②卖野人头:吴语方言,说大话骗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