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姻缘

2021-07-18 作者: 言桄
  第10章 姻缘
  顾植民大惊,他如何也料想不到码头竟有人认出自己,急忙回头寻找,竟见一伙歪歪扭扭穿着检验制服的人走过来,为首一人似乎面熟。他仔细辨认,仍然不明所以,那人却走过来,用三接头皮鞋将木箱踢得橐橐直响。

  “这里头装的什么?”

  半路杀出来程咬金,书局的伙计有些惊慌。

  “书、是书……”

  “书?往香港运书?!”

  小伙计豆大汗珠直往下落,顾植民急忙闪到前头,掏出一盒纸烟,恭恭敬敬给人点上,又将两块大洋掩进人家袖子里。

  “仁兄,恕我有眼不识泰山,敢问侬又如何认的我?”

  那人摸到沉甸甸的银元,脸色稍霁。

  “你不是广胜兄弟米号里的朋友吗?有几次去找他喝酒,瞥见过你。”

  顾植民恍然大悟,原来这便是那群码头厮混的无赖,如今套上检验员制服,想必是收了洋人的钱,严防死守缉拿爱国人士。

  他看后头几个人摩拳擦掌,正欲撬开木箱查验,急忙张开双手拦住,又将那带头大哥拉到一旁,悄声道:“仁兄,你我都是广胜的兄弟,不妨实言相告。我这是挣些私房钱,接的私人差事。木箱里确确有书,但也有英国商号夹带的瓷器文物……若是强行开箱,弄碎了先不讲,如果真翻出英国人的违禁物品,侬到时是查没呢,还是给他们装回去?”

  那人听完最后这句,不禁浑身一凛。英国人开罪不起,到时戳破窗户纸,大家一并尴尬不讲,连收场都难。顾植民趁热打铁,又塞上两个银元,拍拍他肩膀:“老兄,实不相瞒,这趟差事我赚六块大洋,拿出四块请兄弟们喝老酒,等啥辰光约来广胜,咱们再饮!”

  “好呀,兄弟们也是收钱办事,抓的是赤色分子,与侬无关!”那人接了大洋,索性揽过顾植民肩膀,两人勾肩搭背来到跳板处,一声令下撤了查验。

  顾植民亲眼望着几个木箱进了船舱,离了码头,正余悸未消,突然又有人一掌拍在背后,险些双腿一软,跌在地上,回头看去,却是戴所长笑嘻嘻看着自己。

  “你小子是个人才!晚上来书局找我,开米丝吹我不懂,但英文教你绰绰有余!”

  ……

  小皮匠听到这里,连连赞叹。

  “顾先生,侬也算时来运转,遇到戴所长这样的人物,想必很快便能结交不少名流,这华夏书局是否与先施有什么关系?先生如何就从米号跳去书局,再跳到环球百货公司呢?”

  “毫无关系。我当时也从未想过从米号去书局,再从书局去到百货公司。”

  “那这机缘,不是书局给的……?”

  “哈哈,书局给我的不是机缘,而是一段姻缘。”

  “啊呀!我老欢喜听姻缘了!”

  话说顾植民自从认识了戴所长,便白日在米号做工,夜里浣洗干净,往四马路书局里读书。戴所长是个大忙人,每礼拜有一两次来书局公干,顾植民便趁着机会,或中午,或晚上,跟他请教学业。他从ABC学起,兼读一些中西文化启蒙书籍。转眼又是一年,他已觉才能渐长,虽然许多文章仍不甚了了,但也不像从前一窍不通。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民国十五年春天,戴所长积劳成疾,住进仁济医院,顾植民听到消息,但觉得心肝俱碎。他赶去探望,戴所长刚做完手术,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面色蜡黄,他拉住顾植民的手,久久也讲不出话来。

  顾植民只得将眼泪咽入心里,等出了病房,望见小园里百花争妍,生机烂漫,又想起戴所长曾教过“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诗句,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尽洒在春光里头。

  人间四月芳菲尽。就在满报纸刊登小杨月楼东京演出《花木兰》的当天,戴所长无声无息地去世了。顾植民请了假,前去公墓送了恩人最后一程。戴所长一死,华夏书局盘点账目,才发现这些年戴所长做了太多慈善,折了不少本钱。

  董事们颇为不满,委派了一名商人做司理,掌管书局大小事务。书店也换了伙计,盯得甚紧。顾植民失去了晚上听课的机会,而且再也不便自由出入书店。他只好攒着工钱,有时买书,有时蹭书,每每趁着午休的空当,便跑到书店,像海绵一般如饥似渴吸收着知识。

  春天刚刚过去,时局愈发不稳,报童的生意一日好似一日。今日闻听直奉联合讨“逆”,明日便又听到广东挥师北伐的消息。虽然看惯了军阀混战,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情形,但这次打仗实在与众不同,整个上海滩都在讨论胜败。顾植民去“一枝香”送米,都被两位掌柜拉住,让他评一评南北两军谁会赢,谁会输。

  “纵观历史,无论东晋、南宋,除了洪武皇帝那一次,自古就无北伐成功的道理。何况兵力相较,北方大帅们的军队数倍于那国民革命军,南方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断无一丝一毫翻盘的可能。”

  “此言差矣!既然北伐成功过一次,如何就没有第二次?依我看,那广州政府军容齐整,万众一心,北洋军阀号称联合,却勾心斗角,逡巡观望,各怀异心,逐一击破,正在其时——小顾,我讲得可有道理?”

  顾植民对天下大势不感兴趣,又不好得罪老主顾,只能敷衍几句,抽身出来。看看正是午饭时分,七月烈日当空,想来店里也无甚生意,不如趁这个机会,去华夏书局翻翻书本。想到此,他顶着日头,沿四马路朝西,辗转到了书局门口。刚推开门,便听风扇呼呼作响,直将溽热暑气吹得一干二净。

  书局的活计姓董,是直隶漷县人,讲一口京腔,见顾植民进门,不禁揶揄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顾大老板!都说你们上海话鲜明,把占便宜讲成‘揩油水’,我看顾老板揩的倒不是油水,揩得却是油墨吧?”

  顾植民不理他,径直去三层,打开一本新翻译的书。正看得入神,忽然清风徐来,但觉阵阵幽香在空气里盘旋,他浑身一震,这分明是那天在先施百货门口邂逅的迷人奇香!

  斯香犹在,斯人亦不远矣!他连忙放好书本,噔噔蹬便冲下楼,只见小董独自一人在柜台前噼里啪啦打着算盘,连忙问方才是否有客人进来。

  小董茫然放下算盘,盯着顾植民,如同盯着怪物一般。

  “什么客人?店里只有你一个客人,算上我也只有两个人——你读书发梦了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