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厄运

2021-07-12 作者: 言桄
  第4章 厄运
  那群无赖夜里聚在香花桥喝老酒,顾植民硬着头皮寻上门,小弟识得他是烟纸店伙计,上来便打,幸好流氓老大侠义心肠,见顾植民小小年纪单刀赴会,便喝住手下。顾植民拱手作揖,心中惶恐,面上沉静,他告诉老大,自己非为烟纸店而来,而是想讲两个三国故事。

  “哦?想当说客?有趣有趣,尽管讲来,倒要看看侬是阚泽还是蒋干。”

  这句话给了顾植民莫大勇气,他索性整顿衣裳,装模作样,将刘备伐吴、七擒孟获的故事绘声绘色讲了一遍。老大笑眯眯的,却是不响,几个小弟虎视眈眈、青面獠牙盯着顾植民,将他额头盯出一层汗珠,只得又把勿要逼人太甚、以免火烧连营的说辞讲道出来。老大听完,把老酒喝光,呵呵一笑。

  “不错,讲得蛮有花头①。”

  顾植民如释重负,正欲松缓口气,只听咔嚓一声,老大将碗掷个粉碎:“花头有个卵用?!老子平生最敬关二爷,你倒来讲刘玄德兵败,拿我做寿头②?!兄弟们,照死里揍这个瘪三!”

  小弟们对三国毫无兴致,酒酣耳热后,早就想耍拳弄腿,他们恶狠狠杀上去,一个个好似长坂坡赵子龙,三下五除二就将顾植民放倒。顾植民还想争辩,只听耳边风声,一记重拳砸在太阳穴上。

  他耳边一阵轰鸣,人像齐根砍倒的木头咕咚栽倒在地,朦朦胧胧间,眼前掠过的又是那群飞舞升腾的鸟雀……

  那群鸟雀飞得愈发近了。

  它们先在眼前盘桓,仔细辨认,里头有黄鹂,有苇莺,有鹭鸶、有虎鸫,大大小小,热热闹闹,像在呼唤什么,然后又一忽冲上半空,朝远处高楼大厦飞去。顾植民被它们吸引,它们天上飞,他在地上追。它们掠过江水,绕过钟楼,飞到熙攘的大马路上,然后一个俯冲,哗啦啦涌进百货公司明亮的玻璃窗里。顾植民想跟进去,但一个穿洋装销售员伸出手,将他拦下来。

  “密斯脱,这里不是侬能进的地方。”

  顾植民一急,忽然睁开眼睛,只觉头疼欲裂,原来刚才又在做梦。灯光昏黄,朦朦胧胧里,姐姐带一抹绛色香气,正面带笑意看他。

  她伸手拍拍顾植民肩膀,他偏头望去,那双手光滑细腻,未曾有半点皴裂,叫他心中不胜欢喜。

  “倷醒过来啦?”

  他吃了一吓,猛地坐起来,一把抓住那双手。对面“啊哟”惊叫,吵醒了他的幻梦,借着昏沉沉的煤油灯,竟看到眼前闪着几个姐姐的面容——原来不是姐姐,是几个陌生的年轻女子,他手里攥着的也不是姐姐的手,而是其中一个女子的手,那手上瘢痕点点,还带着稀碎的裂纹。

  顾植民讲到这里,弹弹裤腿上的烟灰,小皮匠只听得愣神,早忘记擦鞋的工作。

  “这倒是奇怪,那几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呢?”

  “是香花桥边的一个评弹班子,我给流氓讲《三国》,触了他们霉头,却被这些女子听得顺耳,她们动了恻隐之心。等流氓散后,便把我抬进屋,救活过来,留我养伤。那些流氓放出风,不准老城厢的店铺用我,她们便托人,把我介绍去三山会馆旁一家茶馆跑堂。”

  小皮匠叹口气:“失之东隅,得之桑榆。看来一段故事,讲给不同人听,效果却有天壤之别。”

  “正是。一段好经,由不同人讲也有可能念歪。我那个百鸟飞翔的梦境,看似美好,却也是百转千回。”

  “先生莫说笑,梦都是虚幻泡影,怎能还有百转千回?”

  顾植民呵呵一笑:“只要有心,梦便不是泡影。而且后来幸有高人点拨,我才明白那个梦却有一段科学的解答。”

  这句话听得小皮匠心头发痒,本想拉个稀有客人,赚几个铜钿,听一段故事,松一松疲累,可不知不觉间主客易位,他已被眼前这位客人迷住,不听完故事,端的是心神难宁。此时一双鞋已经擦得铮明瓦亮,他眼珠一转,连忙举起鞋底望望。

  “啊呀,这鞋掌磨得厉害,我帮先生换一副上好的鞋掌。”

  顾植民笑笑,任由小皮匠脱下鞋子。

  “你是想听解梦,还是想听茶馆里的故事?”

  “……这,”小皮匠眼珠又转了几转,“还是从头听下来安心——茶馆里都是贵客,我猜顾先生必定是在那里遇到了贵人。”

  “呵呵,恰恰相反,去茶馆帮工,正是接连不断厄运的开始。”

  顾植民当年做工的茶馆在四马路尽头,赛马场对面。比起老城厢,这里更多洋房。比起烟纸店,茶馆也是另一个天地。每到夜间,闲来无事的太太小姐们便纷纷赶来,嗑瓜子听说书,只是台上不讲三国,讲的是新派小说《玉梨魂》。

  讲书的台柱子是位白面先生,艺名章玉骦,口齿伶俐,声情并茂,比如说到梨娘因相思害病,遗书何梦霞做媒,真个是未发声先动情,纠结悱恻,噫噫嘤嘤,闻者莫不哽咽叹息。其中落泪最多者,往往是孙太太。

  孙太太二十二岁,是大丰商行孙老板新娶的妻子。也是顾植民最早熟络的人。刚做跑堂时,他脸上还带着淤青,活像乌眼鸡,太太小姐躲着他,孙太太却不嫌弃,还提醒他要好好浣衣洗澡,不然汗味重,会招客人心烦。

  “等老板发了工钱,你就买盅雪花膏,抹一点便喷香喷香,客人们欢喜你,才有赏钱。”

  一听雪花膏,顾植民来了精神。孙太太用的香粉便有种清幽的香气,像初夏的菡萏,绯绯粉粉,顾植民将嗅到的色彩与她一讲。孙太太十分开心,打开坤包,拿出个小铁樽,说这便是她用的雪花膏。

  顾植民只嗅到丝丝缕缕的香气,与荷花的淡彩迥异,倒像是雪里腊梅的清冷黄色。他又把这个一讲,孙太太更加讶异。

  “还以为你胡乱攀谈,没想到真的蛮灵!你手上拿的是夏士莲雪花膏,但你闻到的荷花绯粉香,却是我喷的林文烟香水!”

  孙太太一句话触动顾植民心衷。太太们之间,秘密很多,但私房话亦不少,经孙太太几番宣扬,顾植民闻香辨香的异能一传十,十传百,许多原非茶馆的客人也跑来试验。

  顾植民不光辨香,嘴巴也学得清甜起来。在太太们眼里,他操洋泾浜口若悬河的样子简直又灵又憨。一来二去,他与讲书的章先生成了“茶馆双宝”。转眼过了一个月,终于有位太太看顾植民灵光,嗑着瓜子许诺,要将他介绍给一位做化妆品生意的老板。

  “你这鼻子,能辨真货假货,真真灵光。”

  顾植民一听,连忙道谢。太太也很爽快。

  “明日晚上,我便将那位老板带来,侬有什么话,当面与他讲!”

  顾植民激动得一夜未睡,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床,去裁缝铺加急做了套新衣衫,待到午后,便按捺不住,动身往茶馆去,谁知刚到茶馆门口,便见一个长衫男人快步走来,看看招牌,拽住他问。

  “这悦心茶馆,可否有个章玉骦?”

  “啊,章先生正是这里讲书的头牌。”

  长衫男人只是冷笑,回头一声吆喝,只见四围八巷刹那间冲出一伙扛枪弄棒,杀气腾腾的黑衣打手来!
   ①花头:奥妙的地方,新奇的主意。

    ②寿头:上海话,傻瓜。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