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2022-02-23 作者: 吱吱
  第100章

  宋积云哭笑不得。

  就算那福禄葫芦瓶是拓的洪家提供的名人字画,可也需要根据器形的大小进行细微的调整,不能脱离了原画的意境,岂是随随便便就能画成的?

  可元允中已转身喊了小厮去帮她拿了颜料和调色碟,还催着她:“早点开始,早点画完。”

  宋积云见他坚持,只好改变主意,吩咐香簪去通知窑厂的大管事和大掌柜明天一早过来议事。

  香簪和小六子相伴而去。

  宋积云调好了颜色,铺了张宣纸,端坐在书案前,开始打草图。

  元允中背着手,不动声色地站在她的身后。

  细细勾线笔勾勒出流畅的线条。

  白色的瓷盘里,曙红和朱磦调和成了略带橙色的朱红,花青和藤黄则被调和成了深深浅浅的油绿色、葱绿色、翠绿色,像春天的山林,层层渐染,青翠清新。

  她拇指和食指夹着一支染色笔,食指、中指和虎口间则横着一支清水笔。

  大片的绿色铺在了微黄的宣纸上。

  油绿色的是叶脉,翠绿色是叶片,葱绿色的是叶尖。

  她中指一翻,染色笔和清水笔换了个位置。

  元允中扬了扬眉。

  宋积云认真地涂着颜色。

  清水笔轻轻地晕染着勾勒好的嫩芽,让它呈现出几不可见的绿意。

  她的中指再一翻,清水笔和染色笔又换了个位置。

  淡绿色嫩芽,开始点缀着一个个朱红色的小果。

  艳丽而可爱。

  乍眼一看,与原画中茱萸果没有什么不同,可再一看,却比原画像是多了几分娇媚的写意。

  元允中神色间闪过一丝讶然,好一会才道:“那个芭蕉罗汉是你画的?”

  全神贯注的宋积云吓了一大跳。

  笔锋一跳,小果画歪了。

  她想了想,在小果画歪了的位置画了半片油绿色的叶子,这才抬头思忖了片刻,道:“你是说窑厂雅室罗汉杯上的罗汉图?”

  元允中颔首。

  宋积云笑道:“你怎么觉得那个芭蕉罗汉是我画的?”

  元允中“哼”了声道:“那罗汉太文秀了。”

  是那罗汉身后的芭蕉叶的着色太轻柔了吧?

  她见过后世瓷器的变化,喜欢上了粉彩。受粉彩淡雅温润的影响,喜欢画花卉不说,画风也偏柔和明媚。

  宋积云重新蘸了点朱红色的颜料,笑着仰头问他:“这么明显吗?”

  那个时候她刚刚开始临摹她父亲的画,画风明显的倾向于她父亲的旷达舒放。

  元允元微微低着头。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宋积云的秀眉如羽尾,从眉弓处细细地收敛于眉尾,有种矜持的妩媚。

  他心怦地一跳。

  呼吸都紧了一拍。

  他不禁站直腰身,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道:“还好!不过我自幼跟着我祖父四处蹭饭,见过很多世家珍藏,可能别人看不出来,我却一眼就看出来了……”

  话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这才觉察到自己语气急促,言语混乱,辞不达意。

  他紧紧地抿住了嘴。

  再看宋积云。

  她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异样似的,正认真地审视着她画的茱萸图。

  他不觉就松了口气。

  然后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和其他几个罗汉杯摆在一起看,就比较明显了。”

  宋积云感受到了他的异样。

  可她一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最顶端的茱萸果那里画一截枝桠,一走神,也就把这句话给忽略了过去。

  她干脆问元允中:“你觉得需要在这里画截树桠吗?”

  元允中瞥了一眼,道:“不用画蛇添足。”

  宋积云还是挺相信他的审美的,放下笔,仔细地欣赏了一会。

  不添那截枝桠是对的。

  整个画面活泼热闹又不失俏皮。

  她起身,问元允中:“你觉得怎么样?”

  元允中却道:“太复杂了。简单些。少画几片叶子,上色的时候也能快点。”

  宋积云语噎,半晌才道:“画面还是要漂亮才行。”

  元允中看了她一眼,坐在了书案前,重新铺了张宣纸,勾线笔和染色笔在他指间娴熟地替换,很快画了幅茱萸画。

  “你看看,”他站了起来,将她画的茱萸图和他刚画的摆放在了一起,道,“哪个更简易?”

  元允中的画风明显和宋积云不同。

  他的画更简洁明快。

  寥寥枝叶下,是一丛又一丛的茱萸果。

  果多叶少。

  取自于那幅画中落在太湖石旁的茱萸果。

  他还道:“这茱萸一笔一个,一个熟练的画工一天怎么也能画个几百个。”

  敷衍之意溢于言表。

  宋积云忍俊不禁,道:“你这得多嫌弃啊!”

  不过,他也少有不嫌弃的时候。

  元允中毫不在意地道:“谁让洪家又是葫芦又是茱萸的。”

  葫芦除了有福禄的意思,还有瓜瓞绵绵,子孙昌盛的意思。而茱萸更是象征着吉祥如意、驱邪避灾之意。全是美好的祝福和愿望。

  宋积云道:“那你这个选图更好——春华秋实,五谷丰登。”

  “哦!”元允中面无表情地道,“硕果累累,落地的果子嘛!”

  他这么一说,反而让人想起事情到了物极必反,月满则亏。

  可见千人千法。

  宋积云想想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大笑。

  眼角眉梢都飞扬起来。

  元允中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的笑。

  仿佛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舒畅,明亮。

  他神色不变地望着她,只是那眸底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地隐隐透光。

  而宋积云想着洪家是洪熙的祖父当家,元允中的画可能会更讨老人家的喜欢。

  “那好!”她道,“等会就用你的画。”

  元允中不置可否,但等到小六子拿了葫芦素瓶过来,他却亲自动手画了好几个葫芦素瓶,还将它们在书案上摆成一排,对积云道:“你挑个顺眼的。”

  他提笔轻描就是片叶子,一笔点下去就是个茱萸果,不仅画得又快又好,还画得几乎一模一样,没明显的区别。

  宋积云忙赞道:“都好看。我瞧着都挺好的。”

  元允中神色矜持地颔首,道:“那就随便挑一个好了。”

  怎么能随便选一个呢?

  这些可是他的劳动成果。

  宋积云俯身道:“我还是仔细挑选一个吧!”

  她还开玩笑地道:“要不,我们把画得最好的留下来?”

  元允中没有哼声。

  就在宋积云以为他反对的时候,他突然“嗯”了一声。

  那声音,温和文雅,仿佛还带着几分愉悦。

  宋积云诧异地抬头。

  元允中乌黑的眸子平静无波,面色如常。

   若是晚上12点还没更新,多半是没有写出来。我会在第二天补上前一天欠的更新。大第二天看吧^O^
    PS:今天这一章没来得及校对,校对版估计得等下午,跟大家说明一下,请大家多多包涵。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