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2022-02-22 作者: 吱吱
  第99章

  元允中见了,嘴角微微地翘了翘,这才慢条斯理地拿起果盘旁鎏银的银杏叶果叉,叉了块定胜糕放在了手边的青花瓷金边小碟子里,徐徐地道:“你应该知道赵家集所在的那片山林是洪家的吧?”

  误入“赵家集”之前宋积云不知道;误入赵家集之后,她不仅知道,还曾悄悄派了郑全去打听洪家的事。她因此不仅知道那片山林是洪家的,而且知道那片山林是管家的一个小管事,看着洪家的人常年住在苏州没回来过,悄悄地将那片山林以每年五十两银子的价格租给了一个姓“卢”的人。

  至于这个姓“卢”的是什么身份、来历,与赵家集的那些人有什么关系,郑全想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却发现有官府的人也在查这件事。

  她怕郑全打听到了什么不应该打听到的事,没让郑全继续查下去。

  加之她觉得她们家和洪家既没有什么恩怨,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她想不出洪家有什么理由要追击她,也就只是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怀疑洪家的缘故。

  如今元允中重新提及这件事,她不由想起洪公子不怕得罪她大伯父送来的泥料,想到他委托她烧瓷……她顿时心生警惕,道:“难道追堵我们的人与洪公子有关?”

  元允中看她脸色不对,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道:“你害怕了?”

  说完,他随后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神色一冷,斜睨着她道:“你难道是在害怕这件事与洪公子有关?”

  宋积云心里正琢磨着与洪熙几次见面时的情景,闻言也没有太在意,诚实地道:“还是有点害怕的!”

  元允中闻言脸色好像都开始隐隐有些发青。

  宋积云暗暗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只好说起了对洪公子的印象:“他这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且谈吐有物,风趣优雅,待人处事也颇为温和谦逊,稳重可靠。”

  如果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她心里沉甸甸的。

  谁知道元允中却嗤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没想到宋小姐还是个以貌取人之人!”

  宋积云愕然。

  这话说得也太偏颇了!
  洪公子虽然嫌疑很大。但不管什么事,都要讲证据。

  元允中这样,更像是感情用事,凭着个人的好恶去猜测、怀疑别人。

  她仔细想了想之前两人的对话,不禁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元允中,道:“我怎么觉得你过于针对洪公子了?”

  元允中愣住,满脸不可思议,鬓角的青筋仿佛都在跳,沉声道:“我针对他?”

  宋积云吓了一大跳。

  不至于这样生气吧?

  她是真有这感觉。

  不过,她更倾向于他发现了些什么。

  她狐疑地望着元允中,道:“还是你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元允中望着她冷笑,一副不想理睬她的样子。

  宋积云暗中点头。

  看样子还真有发现啊!
  她想到他至今云里雾里的身份,不想刨根问底把自己也给牵连进去,索性把球重新踢给了元允中,真诚地向他请教道:“那我到底要不要给洪家画葫芦呢?这万一洪家真的有什么想法,我岂不是自投罗网?”

  元允中瞥了她一眼。

  宋积云立刻冲着他盈盈地笑了笑。

  那秾丽的眉眼,灼灼如盛放的夏花。

  元允中像被那炽热灼着了般,垂下了眼睑。

  宋积云却在那里继续道:“这世间也没有后悔药卖,我现在真是骑虎难下,想找个理由推了洪家,还得绞尽脑汁想理由。”

  她非常苦恼的样子,清脆婉转的声音都恹恹的,没有了生气。

  元允中放在桌上的手指动了动。

  满室都是宋积云的长吁短叹,如窗外吹拂着枝叶的秋风。

  元允中终于撩了撩眼皮,道:“你还准备和那洪家结通家之好不成?”

  “什么意思?”宋积云满头雾水。

  元允中半阖着眼睑,道:“抄家灭族尚且罪不及出嫁女,你不过是帮他们家烧了窑瓷,你怕什么?”

  也就是说,只要不和洪家深交就没事。

  终于让这家伙交了底。

  宋积云舒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你郑重其事地告诫我一番。”

  她那听似抱怨的语气里不自觉的带着几分娇嗔。

  元允中抿了抿嘴角,道:“我这不是看有人要压上全副的家当给别人烧瓷,连御窑厂的生意都不想做了吗?”

  语气里到底少了几分讥讽。

  “怎么可能?”宋积云正色地道,“只有继续做御窑厂的生意,我才算是真正的在窑厂立了足,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那就早点把洪家的葫芦搞定了。”元允中挑着眉道,“御窑厂明年的订单下个月二十八就要开标。”

  宋积云难掩惊骇。

  御窑厂是在每年的十月开标不错,但具体的开标的日期却没有定数,都是督陶官随意安排。

  现在离开标还有一个多月,他怎么会知道具体的时间?”

  她睁大了眼睛望着元允中,没忍住道:“你怎么知道?”

  “哦,”元允中风轻云淡地坐在那里,任由她看着,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回答了等于没有回答。

  宋积云在心底倏尔一笑。

  不管他是怎么知道的,是什么人,他总归是给她递了句话。

  至于这句话是真是假,她提前准备着,总归比临时抱佛脚好。

  “多谢公子。”她朝着元允中福了福,起身告辞,“我这就吩咐下去,开始准备御窑厂的标文了。”

  元允中却喊了小六子进来,吩咐他道:“你去大小姐那里,让人拿几个福禄葫芦素瓶过来。”又指了书案前太师椅,对宋积云道:“早点把那个葫芦画出来,也好早点开窑。”

  他这是让她在这里把样品画出来吗?
  宋积云想到元允中高雅明快、细腻工整的画风,有些心动。

  但她更惦记着御窑厂开标的事,想了想,还是婉言拒绝了:“我准备下午把窑厂的几位大管事和大掌柜请到家里来,说说御窑厂开标的事。洪公子的福禄寿瓶,只能晚上画了。”

  元允中皱眉,道:“拓几个果子而已,能耽搁什么事?”

  那语气,好像她不是要润笔画画,而是要随手从树上摘几个果子。

   悄咪咪地重新开始更新。把更新的时间暂时定在晚上的11:40左右,如果没有更新,大家别等,第二天看吧^O^。很抱歉,让投资这本书的姐妹们失败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