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2022-02-20 作者: 吱吱
  第98章

  也就是说,她追着元允中说话的情景大家都看见了!

  宋积云再次感受到了“谎言如雪球,越滚越大”的威力。

  她在心里暗暗叹息。

  钱氏却抿着嘴笑着朝厅堂望了一眼。

  元允中喝着茶的侧影印在镶嵌着琉璃的槅扇上,优雅得如远山翠黛。

  钱氏不由压低了声音,道:“还好我拖了拖,正巧就遇到了元公子。听元公子那语气,你们去洪家,洪公子对你们挺客气的。可见元公子虽然出身寻常,但在外面行走也是能支应起门庭的人。你刚才也听到了,就是十一太爷听了,也夸元公子行事妥帖呢!”

  宋积云语塞。

  她转移了话题问起了父亲七七祭祀的事来。

  钱氏觉得这是大事。

  她又看了眼槅扇,略一思忖,领着宋积云出了内室,和在厅堂的元允中分左右坐下,事无巨细地说起了宋又良的祭祀:“到时候报恩寺的道长、无名寺的和尚、八仙庵的姑子都会派了人过来做道场。阴阳先生算得辰时是吉时,我们用了早饭就去你父亲坟前,烧了纸钱,正好赶回来用午膳。来的人比较多,午膳就请了小宴山的师傅过来包席,四个干果,四个冷盘,六个热菜,和你父亲出殡的菜式差不多……”

  宋积云见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赞扬起了母亲:“这些事我都不太懂,还是得您跟族老们商议才成!”

  齐心协力,其利断金。

  宋家二房只有这几个人,她以后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里的生意上,这后宅和人情来往上的事她母亲若不立起来,她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成。

  不然后世为何做什么事都讲团队精神呢?
  她得把家里的人各尽其能的培养起来。

  包括性格像钱氏一样绵软的宋积玉和年纪尚小的宋积雪。

  钱氏听了这话果然很高兴,她还拉着宋积云商量起了七七祭祀那天哪些仆妇留守家中。

  要不是郑嬷嬷见时候不早了,硬着头皮进来问她午饭摆在哪里,她恐怕连午饭都忘记了。

  就算这样,等元允中告辞,宋积云陪钱氏用了午饭,从母亲的院子里出来,也已经过了未时。

  宋积云还惦记着给洪家烧订制瓷的事。

  她和元允中迷路的赵家集,可是洪家的地界。

  那些追击他们的人被带走之后,她甚至没敢派人去打听后续。

  元允中的话怎不让她多思多想?
  宋积云让郑全悄悄地去打听洪家的事,她则回屋换了身日常居家穿的衣饰,吩咐厨房做了定胜糕,带着香簪去了荫余堂。

  虽说已入秋,可正午的阳光还带着夏日余威。

  邵青站在院子游廊下,督促着几个新进的小厮在日头下蹲马步。

  见宋积云来了,他大步上前和她打着招呼。

  几个蹲着马步的小厮却目光都没有移一下。

  这是跟谁就是谁的人了?

  不过短短几日,邵青把人教得这样好。

  寻常人家可没这本事。

  宋积云心中暗惊,面上却不显,笑着让香簪把装了点心的食盒递给邵青,道着:“元公子呢?”

  邵青接了食盒道了谢,笑道:“公子躺在床上看书呢!我这就去通禀一声。”

  宋积云点了点头。

  她把元允中拘在她的纱橱时就发现了,元允中不是个好动的人,颇有些“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散淡。

  邵青过了一会儿才请她进去。

  屋里的窗棂大开,微风轻拂,带着院子里草木的清香。

  元允中穿了件雪白素面杭绸道袍,懒懒地靠坐在太师椅上,明亮的日光照在他白净的脸上,他挺拔的鼻子和深邃的眉弓比往日更显梭角分明。

  宋积云微微一愣。

  她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

  这念头在她脑海一闪而过,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问一声,元允中已抬睑望着她,淡淡地道了声:“你来了!”

  平铺直述的声线,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或者是自己的错觉!
  宋积云干脆收敛了心绪,笑道:“厨房里做了些点心,拿过来给你尝尝。”

  元允中闻言坐直了身子骨,开口却把她的“路”给堵死了:“你们家也算是梁县的地头蛇了,打听一些旧事难道不是事半功倍的事吗?”

  宋积云气极而笑。

  敢情他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那还一幅“你别怪我没提醒你”的模样!

  要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见过面了,他要是有心提醒她,为何不早点告诉她?

  非要等她答应了给洪家烧瓷才说出来!

  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宋积云干脆道:“元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洪大公子是外室子的?”

  元允中不置可否,慢悠悠地整了整桌上纸墨。

  宋积云瞪着元允中。

  邵青用霁红瓷的高脚盘装了雪白的定胜糕进来。

  “宋小姐,你喜欢喝什么茶?”他把高脚盘放在书案上,笑眯眯地道,“我昨天弄了点祁门红茶和福建岩茶。”

  两种都是暖胃的茶,正当季。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邵青向来对宋积云都和颜悦色,在赵家集的时候人家更是穿的可是一身劲服,指使着二十几个黑衣人出现在了树林里。

  宋积云客气地笑道:“麻烦邵公子了。我喝祁门红茶。”

  “好咧!”邵青小二般的高声应和着出了门。

  元允中左顾右盼的。

  宋积云不由道:“你要干嘛?”

  元允中指了指桌上的定胜糕,颇有些嫌弃地道:“找把叉子来!”

  宋积云定定地看着他。

  元允中就在她的目光中好整以暇地重新靠坐在了太师椅的椅背上,道:“洪家山怎么变成了赵家集的,你就不好奇?”

  她不是没敢问吗?
  元允中这么说,等同于变相承认他在那之后就知道洪熙是外室子的事。

  他告诫她不要和洪家走得太近,还真与赵家集有关系。

  宋积云很想打他几下。

  她提议道:“能不能消息共享?有什么事互相说一声。”

  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风景就会不一样。

  她让郑全去打听,最多能打听到些家中族内的隐私秘辛。

  元允中却不同。

  至少她身边就教不出一个像邵青这样的人才。

  可她想到刚才她说的那些话,直觉元允中不会那么轻易的告诉她洪家的事,她情不自禁的打听:“你怎么会想到去查洪公子?”

  她说完,略一思忖,去旁边多宝阁上拿了果叉放到了高足盘旁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