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00.他是我的儿子啊

2021-08-24 作者: 酉卒日天
  第101章 100.他是我的儿子啊

  真白是无论如何都想保护牛仁义的,但如果牛仁义太强硬,且为了某种信念宁死不屈,那么她就是想在中间做缓冲也无济于事。

  如果双方最后真的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那她和牛仁义之间绝对在无可能!

  “我并不是一定要打,而是我真的不想受制于人。御坂!你自己也看到了,我都打算和你签约然后一起去国际学校了,态度已经表示的很明确了,但你那位庆叔叔呢,做了这么多,反而让我觉得他想在我身上得到的更多。”

  牛仁义声明着自己的立场,这也是他的底线。他非常清楚有些浑水一定不能趟,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他扪心自问如果庆晨让他以卧底身份伤害曾今保护过他的旗木合或服部科南,无论良心还是道义都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

  这无关爱国不爱国,只关乎他作为人的底线。

  “我只想中立自保,但如果他一定非要逼我做伤害我朋友的事,我实在恕难从命。”

  “那我帮你在好好问问行吗?如果对方真的要强人所难,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御坂真白叫住牛仁义,走到男孩跟前。

  她踮起脚尖用手捋了捋男孩因为气愤而导致鬓边绕下耳朵的头发,竭力拜托着。

  “拜托了,如果他们真动手,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你。我的计划还可以帮你成名,千万不要主动动手,真的动手了就怎么也挽回不了了。”

  头顶晕黄的光线染黄了御坂真白的眼瞳,女孩的声音仿佛能勾动地火天雷,却又有种不惹尘埃的澄澈。

  这幅场景,动人心魄。

  牛仁义的心头说不出的暗流汩动,这刹那,他在短短的一秒时间里回忆起了自己和御坂真白所认识的一切过往。

  在组建球队时,他们因为战术分歧,思想火花的碰撞;在学园祭时,两人乐器合奏的默契无间;在去年期末时,自己和女孩打赌一定能赢自己的淡定从容。

  一幕幕的回忆使他最终心软的点点头,他在心中反复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先按照真白说的做吧。

  见男孩答应自己,御坂真白欣喜和感激的亲了牛仁义一下。

  但旋即依旧有些不放心。

  她觉得牛仁义是有些惊弓之鸟的,和先前相比有太多的不自然。这万一有个风催草动,最后牛仁义恐怕还是会先下手为强。

  见御坂真白依信将疑,牛仁义则反客为主,反而安慰起御坂真白了。

  “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能控制住自己。也请你相信我。然后我告诉你,要是小樱在,绝对不会像你这样。”

  为了缓解真白的不安,牛仁义最后打算用激将法给女孩转移一下注意力。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不如谁?”

  御坂真白闻言,美眸顿时一瞪。

  学校里,她视为最大的劲敌就是天之本樱,这个无论是学业,外貌,人脉她都视为对手的人。

  说到这件事,她还没找牛仁义算账呢,竟然私下里教天之本樱武术,这是私下里瞒着自己和那女孩做了多少亲密事。

  “我只是实事求是的陈述事实,就演技来说,小樱的确比你大心脏。不过看在你的确在全心全意对我着想……嗯……我给你许个诺吧。倘若今天我能平安无事的回酒店,我就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大致告诉你。”

  “一言为定!这可是你说的。我们拉钩。”

  御坂真白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对准牛仁义。

  “你……这多大了,还勾手指。不觉得丢人吗?另外有人看呢。”牛仁义侧头看向胖子等人。

  秋道丁真和坂本一辉现在正一脸我们吃瓜吃的很爽你们继续的表情,古族大小姐萧薰儿则站在真白闺房的门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牛仁义。

  牛仁义和御坂真白的对话全部用的是日文,她听不懂。

  但听不懂并不代表看不懂,眼见到御坂真白主动为牛仁义理头发和亲牛仁义脸颊,她心里直接泛起了酸臭的波澜。

  她扪心自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不舒服。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这个牛头忘物丧志加沾花惹草,我必须离远点。”

  “没关系,反正都是自己人。”

  御坂真白眸子里带着嗔恼,强词夺理道
  “我们拉勾吧。打勾以后一百年不许变哦。”

  牛仁义扶额。

  作为回应,他只能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手指和女孩的左手指连接在一起。

  拉勾完毕,牛仁义则立即收回手转头看向在旁吃瓜的胖子面色发红道。

  “你笑的很欢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和你那两位老师表示一下让他们教我但不教你的意愿!”

  闻言,丁真那原本还和坂本一辉聊得正爽的表情骤然凝固,他一点一点的转向牛仁义,试探着说道,“你……不会吧……”

  胖子脸上的笑容在牛仁义的眼神下,一点一点的瓦解,然后他看看自己的戒指,以及周围三个愣愣不知道发生什的人表情变得极为难看,他低声附和道:“牛头,我们一起学习可以吗?我知道你天赋好,但也不能独占啊………”

  看到牛仁义那依旧微笑的表情,胖子那仅有的侥幸最终消失,低头扫视四周,一咬牙,像是下定心思受刑般准备去摘自己的戒指。

  他捏紧拳头,他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而就在丁真伸手准备拿下戒指的刹那,牛仁义却把手按在了丁真的左手制止他继续摘戒。

  肩膀被轻轻的拍了拍,睁开眼转过头,牛仁义揽过他的肩膀,低语道,“放心吧,是你的机缘我不会抢……我们今天还得想办法一起活下去!”

  “不主动动手,不代表不防备。下面我们商讨一下应对方案,以及如何应对庆晨的攻击。”

  月亮初升,暗云绵密漂浮,只留下两道紧搂肩膀手彼此依靠的身影,这幅画面,微醺而热血,预热了某种传奇。

  …………

  …………

  牛仁义在腾达酒店的房间。

  此时亦是有两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为了不引人瞩目,屋子的照明设施并没有打开,取而代之的是只飘着几盏悬浮在空中的魔法灯。

  一般来说,这种魔法灯释放出来的光,只有身怀魔力的人才能看到,这是一股柔和温暖的白光,在这股白光的照耀下,牛仁义在房间里一切有关魔力波动的痕迹都会逐一显露。

  “还没有好吗?时光回溯魔法阵?你这准备速度实在有些慢。”

  开口的是一老者,他是不久前才和橘右京达成协议的上杉家老家主上杉谦。

  “在等一下,家主大人。”回复上杉谦的人是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年龄未知把自己的脸隐藏在一个魔法兜帽的人。

  面对上杉谦的催促,他说完刚才那一句又补充道:“家主你耐住性子再等一下,要把固定时间段的发生的现实重新投影,真的急不得。毕竟这门魔法也是最近才研发出来的。”

  上杉谦没好气的说:“我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如果这期间他们回来,你是想让我用空间魔法逃遁?上杉岳!”

  上杉岳说:“再等一会,最多还有五分钟就搞定。还差点细节。而且大人不是派人跟踪了吗?他们一行人都已经离开东京都了,没可能这么快回来!”

  说话间,上杉岳面前有几张符文自行飘散开,升到空中,开始凝聚成人形:“你看这不就好了吗?接下来我制作的纸人就会把十几个小时前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有关魔法波动的事情都还原出来。”

  说话间,在上杉岳的操控下的几张符文渐渐绘制出一个人影。

  投影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十几个小时前的牛仁义。

  而在被投影的牛仁义身前,一个玄奥的魔法法阵随即也投影在两人身前的地板上。

  上杉岳眸光流转看着投影出的召唤阵发出惊叹:“有意思,有意思。这种召唤法阵还真是第一次见,家主啊,这似乎是来自英国皇家魔法学院的不传之法。”

  上杉谦摇摇头:“召唤法阵的事暂且不说,这孩子是这召唤阵的构筑者才是最关键的,我原本以为是旁人在别的房间里施法召唤,但没曾想竟然真是他。这样的年纪有这么深厚的魔力造诣,却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依旧还是得处理不是吗?家主。”上杉岳双手插袋,冷然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他犯了禁忌。那怕他是京都人!”

  按照日本魔法管制条例,在日本地区除了上杉家的族人或上杉家认可的仆从在任务执行期间可以使用魔法,其他时候,别的家族的人或他国魔法师都不能被允许使用和学习魔法。

  如被发现,上杉家的执法队会出面,轻则废除修为,重则一命呜呼。

  只有这样才能垄断上杉家对日本地区魔法师的控制。

  话音未落,面前的魔法影像忽然金光大亮,下一刻,魔法阵的正中央出现了吉尔伽美什的影像,而被投影的牛仁义则半蹲着自己的身子伸出了自己左手。

  他的左手手背上正闪烁着令上杉岳和上杉谦都瞪大了双眼的魔辉。

  上杉家宗家血脉才会有的魔辉!
  上杉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感觉就像在看他父亲生前在召唤魔法生物的模样。

  “他是我上杉家的血脉!”

  上杉谦声音近乎颤抖的说道。

  由于上杉飞拒绝冻精,时至今日,上杉家宗家的男性嫡系彻底断了。

  因为血脉彻底断了,这也就导致了上杉家家宗家最引以为豪的魔法血脉力量断了传承。

  而为了家族传承,上杉谦才会迫不得已的去投靠橘家。希望依托橘家继续延绵上杉家的家世。

  但假使牛仁义真有他上杉家宗家血脉,那岂不是代表着上杉家可以不靠橘家就有翻身的可能。

  血脉之力是上杉家有别于其他魔法师最大不同之处。

  有这股血脉不仅先天存储魔力是一般魔法师的两倍,在领悟魔法的天赋和能力上也超人一等。

  “不会搞错吧,家主。”上杉岳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不是宗家人是靠着努力和勤奋才爬上来的分家人。

  他可不希望有一个类似上杉飞的存在回来后要强压自己一头。

  不行,这件事必须得和橘大人报告。

  上杉谦用力的摇着头:“不会有错,年龄这么小就能施展出高阶召唤魔法。再加上这魔法辉文,天佑我上杉家,天佑我上杉家。我知道了……这是我的孩子啊。”

  “我想起来了,十五年前我去过京都。这孩子是我在那时候留下的,他是我的儿啊,是我的儿啊!”

  看着上杉谦如同着魔了一样,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上杉岳的脸色愈发难看。

  按照上杉谦所述,对方这是帮牛仁义把出生都想好了。

  遗留在外的上杉谦私生子!而且还是老来得子!

  妈蛋的,难道就这样看着那姓牛头的小子上位?!

  上杉岳心中闷闷不乐的想到。

  上杉谦又问道:“那孩子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他。立刻,马上!”

  上杉岳摇头答道:“他现在出了京都,京都的那群安保都跟出去了。目的地是长野县方向。”

  上杉谦原地踱步了三四圈,说:“那现在拿烦请你接我一拳。去地狱吧。”

  “……什么!”

  上杉岳瞪大眼眸,完全没想到老家主说动手就动手。

  下一刻,上杉谦已经出拳,没有任何声响,上杉岳也未能捕捉到上杉谦的任何动作。

  他只觉一股气浪从腰腹处的打击点爆发出来,如狂风过境般席卷了整个周身。

  两秒后,上杉岳的身体开始出现裂痕,开始逐渐的蹦碎。

  望着眼睛里已没有光彩的上杉岳,上杉谦道:“很抱歉,我必须杀了你。你作为橘家藏在我上杉家的奸细,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为了那孩子的安全,你还是死了比较好。”

  “那孩子的存在,在和他相认前,只有我知晓比较好。”他一边说话,一边朝门口走去。

  待他走出房外,在他拿出怀中的手机,用速拨键拨了个号码,只过了三秒对方就接了起来,一个声音道:“大人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上杉谦回道:“叫打扫队打扫干净刚才的那件房间。然后家族成员上杉岳反叛,刚才已经被我处决,你知道一下。”

  “另外帮我确认一下目标人物牛头……仁义的行踪在哪,我要确切位置!”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