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启程

2021-09-18 作者: 背后有神助C
  第169章 启程
  “真如弘义先生所说,师傅,应该没事了。”

  吴思望着今日已有所好转的弟子,邹妄连连点头,今天一大早,许多弟子明显所有好转,雨花宗已死了二百多人,再这么下去,宗门要玩完了。

  之前楚弘义就说过,月圆之前必有灾厄,这也是楚弘义从自己的师弟陶谦赋口中知道的,只要待月圆过后,灾厄就会自行解除。

  后天便是月圆节,邹妄完全松了口气,今日不少商贾们过来道衙府商议赈济物资的事,邹妄已约了一些过去生意上的伙伴,他们也答应了会尽快给雨花宗送一些物资来。

  今天邹妄心情格外好,一早就差人去请楚弘义过来,结果楚弘义身体抱恙,邹妄也觉得这段时间来楚弘义每日尽心尽力的帮忙,确实耗损了太多灵气。

  “思儿,你到我屋内去,拿一瓶环内金乌丹给弘义先生。”

  吴思转身就走,望着两侧棚屋里不少已经可以下床脸色红润了一些的弟子,邹妄内心是高兴的,他让吴思送过去的丹药是极品补灵圣药,一颗的价值超过一两金子。

  这药是过去邹妄的四位师傅留下的,现在只剩下六瓶,在灵气耗损剧烈时服用,有非常好的效果,只是平日里邹妄鲜少与人切磋或打斗,所以这几十年来都用不上。

  临近黄昏时,吴思来到道衙府内,托一名文侍把丹药交给楚弘义,便回去了。

  一阵后文侍把丹药给了方信,转达了邹妄的话,方信望着手里的丹药,有些诧异,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能见到梵音寺的秘药。

  方信去了左侧师傅们休息的院子,敲开了楚弘义的房间门。

  “嚯,竟有这玩意,这老家伙还真是抠门,老子天天耗损灵气帮他治他的弟子,他这种时候才拿出来。”

  楚弘义二话不说打开瓶子后,拿出一颗服下,又递给了方信一颗,方信尴尬笑笑,心想。

  还不是你弄出来的!

  方信也没多想,吃下后果然不一会就感觉一团纯粹的灵气在体内慢慢散开,这样他们几个时辰就可恢复了。

  “去,把药都给师兄他们送去,这刚好,本来说让他们舒坦这几天过了月圆节再说,现在好了,今晚我就继续作弄他们。”

  方信无奈笑笑,这样的秘药等于是雪中送炭,因为明日风悠扬几人就要启程前往落阳郡的盛城,下月初一,就是阳鼎宗的大婚之日,等参加完婚宴,他们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往天谕城,解决陆择羽的事。

  方信会暂时留下来,而楚弘义也是,他会在大婚当日才会过去,而风悠扬要提前动身的原因在于之前在秃村里与陆择羽相识的那个小丫头有一个约定。

  具体是什么风悠扬并未说明,其他的人也没有问,只是方信听鲍游提起过那个叫崔敏的小丫头的事,不免觉得有些疑惑。

  此时一阵吵闹声传来,是陆择羽他们回来了。

  “今晚吃什么?”

  一进来陆择羽就问道,方信尴尬的笑笑,再这么每天吃下去,木染郡道衙府要被陆择羽吃垮了。

  “师弟,天天吃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今晚吃点清淡的如何。”

  陆择羽撇撇嘴。

  “也行,反正只要有的吃就行。”

  身后的桑空,喜儿和程凝三人面色凝重,他们四人在城外逛了一圈回到城内后,陆择羽还是一路吃过来,刚刚才从一家面摊上起身,一回来就又问吃的。

  “赶紧回去默写。”

  陆择羽撇撇嘴。

  “刚刚我们怎么说好的,说话不算话吗?”

  桑空走过去按着陆择羽的肩膀头,他马上埋怨道。

  “我休息一会,喜儿给我弄点凉茶来。”

  喜儿微笑着点头便走,桑空拽着陆择羽跟着喜儿离开了。

  方信有些疑惑,之后从程凝的口中听闻了《仙女散花摘星揽月集》的事,有些惊讶了,因为他也知道这件事,是从道衙府的修道年鉴里看到的,关于那个绮丽道姑的事。

  提起沧澜州,方信想起来,以前十多岁的时候,曾跟着风悠扬去拜访过他的朋友,只不过沧澜州隔着大海,近年来已经很少和天谕州有所来往。

  六大州中,目前还有联系的唯有临尘,良奇,天谕和通幽四州,在通幽州的北面便是沧澜州,而再往北便是六州中被称作坟场的跌宕州了,那里曾经是仙魔大战时的中心,从二百年前开始便与外界断绝了一切往来。

  根据道衙府的年鉴里,最后一次道衙府派出使节前往已经是二百一十三年前的事了,只可惜去了的使节团无一人回来。

  此后前往跌宕州的修道者们均无一人回来,那片土地仿佛早已被世人所遗忘,无人问津无人知晓,而且听闻整个跌宕州被笼罩在瘴气中。

  “信儿,你去通知下大家,我们今天就走。”

  风悠扬从二楼上下来便说道。

  “师傅,那么急吗?”

  今夜有一艘货船会前往河口城,我们只需要坐上,中途下船即可,风悠扬直接前往了陆择羽的院落。

  此时陆择羽正趴在桌边,只手端着凉茶,只手拿着笔,桑空在身后望着。

  “写。”

  陆择羽咬着鼻头,艰难的写了起来。

  “还要画图,好麻烦。”

  桑空放着两页纸,一张是写字用的一张是画图,陆择羽左右看看,还是决定先画图,程凝和喜儿在一旁看着,陆择羽瞄了瞄两人拿着笔放在眼前,似是在测量。

  “择羽,你被那么看着我们好吗!”

  程凝尴尬的说道,陆择羽转过头,开始勾勒起来,不一会就画出了一女子的轮廓来,画得很像,众人都惊呆了。

  毕竟这是出自陆择羽之手,随后陆择羽开始在女性轮廓内填充东西,一阵后程凝和喜儿脸红心跳的望着。

  “让我看一眼,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陆择羽说着起身走过去,程凝和喜儿都往后退,桑空转身关上门。

  “择羽你这.”

  “万一画错了,怎么办。”

  陆择羽望着两女,而就在此时楼上的瑶香下来了,直接给了陆择羽一巴掌。

  “干嘛啊?”

  “我们要走了,先别抄了,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成天在想什么。”

  陆择羽高兴的丢下笔,不一会众人就聚集在了道衙府的大堂内,东西也收拾好了。

  风悠扬之所以急着要走,就是因为鲍游昨晚才把崔敏在盛城说的话提了起来,结果鲍游被痛骂一顿,但昨晚与桑空练手,徒儿们都耗损了不少灵气,好在今天那邹妄竟送来了如此好的秘药。

  “吃过再走吧。”

  陆择羽说着,马上殷韵过去就拽着他的马尾辫。

  “车上吃,我已经装好了。”

  “啊,又吃馒头咸菜啊,那东西不够味啊。”

  殷韵眉头一皱。

  “上车。”

  陆择羽无聊的走了过去,坐在马车的后兜里,除了楚弘义和方信外,其他人都坐上了宽大的马车,四匹机关马直接启动了。

  夕阳之际马车出了染城,风悠扬有些着急,殷韵和萧渊驾着马车,速度飞快的朝着蓬郡过去。

  “放心好了,老油子,这个速度今晚开船前肯定能赶上的。”

  今天一大早方信已经差人到蓬郡去先安排好一切,他们只需要过去即可,所有停靠在长河上的船都可乘坐。

  马车并未太过剧烈的颠簸,毕竟又长又直的大路,一直可通到河口,这些由通达宗耗费了十年的时间,动用了数十万妖们修起来的路,解决了过去陆路通行慢的问题,起码比过去要快了十倍。

  自从通达宗修完天谕州所有郡的通路后,天谕州才步入了盛世。

  此时马车内,瑶香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漂浮在空中的身体,风悠扬拿着一张刚刚制作好的术法符箓,贴在了瑶香身上。

  毕竟瑶香还有伤在身,虽这样的颠簸不算什么,但对伤者来说就是大问题。

  “谢谢风道长。”

  风悠扬闭上眼盘坐着,一旁的陶谦赋望着窗外的景色,已经许久没有出过门,鲍游就在后车兜处靠着,只不过就在此时,众人发现陆择羽人不见了,一起在后面的桑空也不见了。

  “你要干什么?”

  桑空站在陆择羽身后,陆择羽在林子里,到处的找着。

  “我不想吃馒头咸菜,好歹要有包子才够味,我捉点蜈蚣先顿好的吃。”

  桑空转身向前踏步,人已在马车上,告诉众人事情原委后,他便消失了,又回去看着陆择羽。

  “怎么个头那么小。”

  桑空才去了一会,回来就看到陆择羽抓了一堆花花绿绿的蜈蚣,个头都大小不一。

  “正常人不会吃这些毒物。”

  桑空一脚踢飞了陆择羽抓到的蜈蚣。

  “你干嘛?”

  桑空闭上眼,顷刻间消失,再次出现时,手里握着一只已死去的野猪。

  “怎么做到的?”

  桑空笑了笑,你去弄点柴火来,我出来时带了些调料,直接烤着吃。

  一阵后伴随着蒸腾的火焰,处理好的野猪挂在架子上,桑空时不时翻转,陆择羽在一旁看得眼馋,最主要是这样的感觉很熟悉,现在陆择羽确信了,他认识桑空,而且和他关系很好。

  “呆子,以前咱们也这么在仙界里,天天吃喝玩乐。”

  陆择羽还是不相信自己是仙。

  “那我咋不会飞?”

  桑空笑了笑。

  “你不会任何仙术功法,自然不会飞,这双踏云履可以载你飞空,只可惜你的仙识断开了,我就先借用了。”

  陆择羽仔细看看桑空脚上的靴子,自己的靴子明明没那么大。

  “给。”

  桑空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罐东西来,黑乎乎的。

  “什么东西?”

  “静凝仙域里的鱼子酱啊,哎真是的,之前你捉了几百条鱼,胡吃海喝一通,把静凝那老头都弄哭了,这是以前制作后剩下的。”

  陆择羽拧开小罐子,伸着鼻子嗅了嗅,罐子里的黑乎乎的东西,散发出了九彩的气息来,陆择羽吃了一口,马上欣喜道。

  “就是这个味了,我在哪里吃过呢?”

  望着挠头的陆择羽,桑空很是欣慰,和这个单纯的呆子相处起来,是非常愉快的,两人认识了十八年,从他出生就认识。

  “对了呆子,你打算怎么办?那三个女子。”

  “什么怎么办?”

  桑空眉头微皱。

  “你要和他们结婚生子么!”

  陆择羽挠挠头。

  “好像很难懂,结婚我是知道,怎么生子呢?”

  “算了,等你稍微再明白一些再说,你爹娘之前来过,托我把这东西交给你。”

  桑空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了一小块血红色的石头,陆择羽拿过来感觉很亲切。

  “我有爹娘吗?”

  桑空笑了笑。

  “你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当然有了,你爹和你娘都是在这人间得道升仙者,他们两的宗门还在。”

  陆择羽啊了一声,挠挠头。

  “你爹和你娘,因为在这人间是死对头的大宗门,但彼此相爱,无奈之下双双选择登仙,到了仙界才生活到一起,然后生了你,但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没办法照顾你,才把你寄养在师尊那。”

  陆择羽哦了一声,开始抱着野猪啃了起来,桑空举着爪子,推开陆择羽,把外面烤熟的部分切成片后递给陆择羽,自己也拿了一些吃起来。

  “你就不关心你爹娘的事吗?”

  陆择羽挠挠头。

  “我又没见过他们,关心什么?”

  桑空无奈的笑了笑。

  一直到了深夜,两人才找到了已经抵达松城的盘岐宗众人。

  “呆子你干什么去了?”

  殷韵嗅到了一股火烟味,桑空才说道,陆择羽在山林里吃了十多头野猪。

  “赶紧走吧,我们今夜就离开。”

  殷韵说着,众人继续驾着马车穿过街道,很快就看到了停泊在一个湖泊上,正在装货的大货船,这艘船是通达宗的,几人一过去,一个中年男子就迎了过来。

  “恭迎诸位,请!”

  风悠扬点点头,一行人驾着马车直接上了货船。

  陆择羽此时拿出了鱼子酱来。

  “要不要尝尝,味道很好的。”

  桑空急忙一把拿过来。

  “呆子,这东西不能给下面的人吃,会死人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