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老管家

2021-09-17 作者: 背后有神助C
  第168章 老管家

  翌日清晨
  染城的街上,不少人围在告示旁议论纷纷。

  “太猖狂了。”

  “咱每年那么多税钱,怎么连个海盗都打不死。”

  “是啊,真是无能。”

  不少人看着道衙府的告示指指点点,道衙府的告示有三部分,一部分是河口城被海盗攻破大肆劫掠之事,一部分是道衙府需要紧急收购一批赈济物资,会火速驰援河口城。

  众人都知道河口城是大城,蓬郡北面的长河马上便可通过河运把物资运到河口城,河口城是大城,这次的损失应该非常严重,所以道衙府才会在全国各地公告此事。

  第三部分则是许多三河郡内的人发布的任务,希望有能之士帮忙救回被掳去的家人或是重要物件。

  具体的任务并未在告示上,有能者可以到当地的道衙府去接受任务。

  不少人都不想把手里的货卖给道衙府,因为这种赈济类的货物,道衙府的收购价格很低,基本赚不到几个钱。

  街上不时可以看得到一辆辆机关马拉着的马车,大部分都是木染郡的商贾,昨夜道衙府便已经派人通知了他们,方信今天要召集他们开会。

  此时在道衙府的大堂内,一个个商贾们在窃窃私语交谈着,都在等方信过来,几名文侍已把需要的一些药材衣物等类的货品明细给了商贾们。

  看不少商贾的样子都不大愿意,这木染郡不单单是胭脂水粉出名,布匹棉绒也是应有尽有,这马上要过冬了,河口城遭此一劫,城内城外五十万人都急缺过冬物资。

  海盗们无恶不作,烧杀抢掠,听闻尽河城附近已经一片焦黑,千里沃野化作了灰烬,这次的大规模劫掠前所未有,四名道司毙命,当地的城守重伤濒危,道捕衙兵更是死伤了四千多人。

  可口城目前哀鸿遍野,海盗们连老人妇孺都不放过,女人基本上都被劫上船或是就地伤害后处死。

  天下人都愤慨此事,但过去几年里,道衙府组织的几次剿灭海盗行动均以失败告终。

  此时方信从后堂出来了,不少商贾们有些奇怪,因为今日方信的脸色很差,看起来气息很弱,一些道捕们也觉察到了方信的灵气很弱,似是经历过一场打斗,脸上还有伤。

  “昨夜我与几位师兄切磋,故此耗损了些灵气。”

  方信看出众人的疑惑,便解释道,随后方信说起了希望商贾们合力,拿出一些物资卖给道衙府,一些商贾们当即同意了,方信振振有词道。

  “诸位请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了,等月圆节过后,我会跟着师傅一同前往盛城参加完阳鼎宗的婚事,便会直接前往东海剿灭海盗。”

  商贾们纷纷拍手称赞起来,盘岐宗的厉害众人是知晓的,现在又多了个陆择羽,更是如虎添翼,有此等高手愿意剿灭海盗,事情肯定要比道衙府的数次剿灭靠谱多。

  近年来海盗们三番五次的骚扰沿海地区,劫掠过往船只,每次一些地方被劫掠,道衙府总是以赈济的名义要求各郡低价收购一些物资,但实则这些物资很多都到了一些大宗门手里。

  上个月才因为渔都的事,商贾们简直是割肉拿出了物资来,钱没赚到几个不说,还得出人出力。

  “希望大家今天能尽快决定下来,最好明日就启程,把货物运到蓬郡北部的码头。”

  最终商贾们点头了,方信把事情交给了文侍们打理,他也很无奈,那些各大宗门在道衙府内担任要职之人总是会利用手里的职务之便,为自己的宗门谋取更大的利益,这已经是百姓见怪不怪的事了。

  这种赈济物资本就是远低于市场价,只要拿过去一倒手,利润可以翻上数十倍,所以很多商贾们才不愿意低价卖出手里的货物。

  收购的货物一路过去,肯定要缺斤少两,只要别缺太多,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各郡之间还会公然的商量如何瓜分之事,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好在天谕州各郡都比较富足,因为有大量的妖们没日没夜的在田间地头劳作。

  方信又交代了一些事后,便直接回了后院,此时刚过巳时,回到大院子里,陆择羽正在和喜儿做女红,程凝在一旁学着,瑶香无趣的仰着头坐在阶梯处,一旁的桑空拿着《妖帝经》在给她讲着什么。

  “专心点,你资质不错。”

  瑶香望了一眼桑空,这两天来瑶香觉得桑空挺亲切的,而且很会教人,况且桑空虽然是仙兽,但本就是妖,瑶香也觉得舒坦了不少。

  桑空觉得这只小狐狸很聪明,许多东西一说她就懂了,而且实际演练的时候,也能拿捏到位,而且听说她短短一两年就开了灵智,桑空更觉得厉害。

  妖开灵智是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甚至更久,一方面源于无人教导,一方面则是妖曾经是这世间的主宰,曾给人造成过灭顶之灾。

  之后修道者出现,才具备了与妖抗衡的实力,直到仙与魔的出现,妖们才彻底的没落了。

  而修道者们创造出了越来越多的功法道术后,妖已不是对手,妖道自此没落,虽然很多妖们效仿人开宗立派,留下妖类的功法道术,教导刚出生的妖们认字算数,但一切已晚,仙魔对妖们进行了彻底的铲除,那些曾经能吞天食地的大妖们在仙魔的围剿下纷纷陨落。

  “继续进去打坐休息吧。”

  方信拱手道。

  “桑空兄,记得看好小师弟。”

  桑空点头后,方信进入了屋子里,昨晚除了风悠扬外,其他的人都与桑空打了一场,最后萧渊再次出手,桑空又与萧渊一直打到天明,众人才回来。

  虽然众人耗损了大量灵气,但他们这等身手的修道者,要恢复灵气只需一日便可。

  “你说以前这世间是妖主宰,之后换成仙魔,现在又换成了人,就无人想过和平相处吗!”

  桑空咧嘴道。

  “相处得看怎么个相处法,世人的思量都不同,所见所闻皆不同,没法统一自然无法相处。”

  瑶香叹了口气,桑空指着《妖帝经》上的一段继续说了起来,瞅着坐在陆择羽身边,教导着他的喜儿。

  “那小姑娘资质很好。”

  “别提了,她心里压根就不想修道。”

  瑶香也注意到了,喜儿最大的一点便是细心,无论做任何事,都比寻常人细心太多了,并且学新东西也很快,之前方信要处理一些道衙府内的算收事物,喜儿只是在一旁看了几天,就会了,结果现在染城道衙府的算收事物方信都交给喜儿处理。

  平日里方信需要处理好几个时辰的算收事物,喜儿一个时辰就处理好,还能做到无误。

  瑶香也算是知道喜儿如此细心是怎么来的,毕竟她以前是丫鬟,而且是在那种变态的大小姐身边服侍,稍不注意就要挨打受罚,每日里提心吊胆过日子,只有把一切做到令人满意甚至完美,才不会被打骂。

  “择羽你要不要喝凉茶,我给你弄点来。”

  陆择羽点点头,喜儿欢快的起身,程凝马上跟了过去,不一会两人拎着一大罐子茶过来,甜甜的有些微苦,这种凉茶是解秋燥很好的,喜儿前几日找到了合适的药材制作。

  “喜儿,要不我教你些基本的功法,你我都是女儿身,也方便点。”

  程凝说着,喜儿马上抿嘴摇头。

  “不用了程凝,我现在挺好的。”

  喝着茶的陆择羽瞄了一眼程凝。

  “要不你教教我。”

  程凝有些讶异。

  “择羽,你跟我学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陆择羽撇撇嘴,他基本上不会任何功法道术,打架全靠拳头,虽然已经够了,但陆择羽还是想要尝试学点新东西。

  “人间的功法你学了作甚?如若让外人知道的话,会笑掉大牙的,师尊也会面上无光的。”

  陆择羽喝了一大口凉茶后,站起身撑着双手。

  “差不多了,上街去玩一会。”

  桑空只得起身,问及瑶香,她表示自己伤还没好透,而且要静心研习功法。

  一阵后四人来到了街上,一路过去尽是些打招呼的人,陆择羽坐在一凉粉处,就不走了,吃了一碗又一碗。

  “你怎么才吃一碗,你那么大的体型,吃几百碗应该才会饱。”

  陆择羽吸着凉皮,桑空擦擦嘴道。

  “我没你那么厚脸皮。”

  陆择羽望了一眼还有半桶的凉皮。

  “来都来了,吃完再走。”

  喜儿算着陆择羽吃了多少碗,最后和老板讨价还价一番后,给了三两银子。

  “吃吃吃就知道吃。”

  桑空有些恼怒的望着陆择羽,又打算在一臭豆腐摊坐下,一把拽住他。

  “有什么的嘛,本来就是出来玩的,一路吃过去才过瘾嘛!”

  程凝和喜儿已经吃不下了,两人面面相觑,喜儿急忙道。

  “择羽要不咱们到城外走走。”

  陆择羽转念一想,便答应了,四人来到南城外,虽已中秋,许多草木开始凋零,只不过还是有不少秋花绽放。

  桑空还在观察着喜儿,考虑着她适合什么样的功法道术,猛地桑空想到了一点,他走过去按着陆择羽的脑袋。

  “《仙女散花摘星揽月集》你还记得吧!”

  陆择羽挠挠头。

  “记得啊,干嘛?”

  “默写出来。”

  陆择羽这次不干了。

  “不要,我再也不想抄书了,而且这本有好多字我都不认识。”

  “你记得不就行了?”

  陆择羽坚决的拒绝了,毕竟他记得,这《仙女散花摘星揽月集》可是有厚厚的十多本的,桑空一提起来陆择羽就有印象了,而且最为让陆择羽恼火的便是这玩意还有好多图,虽然陆择羽都记得,但又要写字还要画图,陆择羽一百个不乐意。

  “日月星辰天地阴阳八卷,而且还分作人仙魔三个大卷。”

  陆择羽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马上脸色骤变。

  “三八多少来着?二十六卷啊。”

  “你是怎么算出二十六来的。”

  桑空恼火的问道,陆择羽一个纵步,但下一刻已被桑空一把钳住肩膀。

  “别想偷跑,你不抄也得抄。”

  程凝和喜儿都有些不解,喜儿更是跑过来说道。

  “我看择羽一写字就很痛苦,桑空大哥,要不”

  “这是绮丽仙人所著的修道秘籍,适合女性修炼,你们应该多少听过吧。”

  程凝想了良久后说道。

  “难道是八百多年前那位绮丽道姑吗?”

  桑空点头,之后程凝说了起来,那女修道者在八百多年前登仙成功,她的绮丽门也是沧澜州内赫赫有名的大宗门,只收女弟子。

  只可惜绮丽一登仙,她的绮丽宗便迅速没落,女子修道本在这世间就存在巨大歧义,而绮丽俨然已坏了世俗的规矩,绮丽一等仙,绮丽宗顷刻间便化作血海。

  程凝是听闻绮丽宗的女弟子们无一人活下,整个宗门在屈辱中灭亡。

  桑空眉头微皱,他之前与师尊一同去过绮丽仙女的仙域,确实看到她面庞上的愁思,没想到她在人间的宗门竟会遭此厄运。

  “这部功法应该很适合你们修炼。”

  程凝和喜儿都有些疑惑了,不知陆择羽的师傅是何人,为什么能拥有如此多的功法道术秘籍。

  “师尊是受邀前去指点的。”

  一想到那次,桑空就咬牙切齿,因为要穿过很多个时与间的域,而龙作为穿越时与间最好的坐骑,所以师尊才让桑空一同前往,结果二人刚出去没过几个时辰,陆择羽就把人家仙域打穿,让破碎之界出现,最后师尊只得匆匆回去,修补破洞。

  也就是那次师尊罚陆择羽抄了这《仙女散花摘星揽月集》,陆择羽足足跪在地上抄了十天,才抄完,抄完了还要背,然后再抄,第二次抄用了七天,第三次用了两天,最后直到他能一字不漏倒背如流,师尊才放过他。

  看陆择羽面带难色,桑空接着说道。

  “她们二人如若你不在身边,遭遇危险该当如何?”

  陆择羽挠挠头。

  “这个,那个”

  “你先把人卷默写出来就行,仙魔卷的话暂时不必。”

  陆择羽一听欣喜的笑了。

  “人卷才那么一点,简单,我两三个时辰就写完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